大连市年逾六旬老人遭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俗话说“老人健康是儿女的福份”,意思是,如果老人身体不好,做儿女的不但要担忧老人因病痛而遭受的痛苦,还要花费时间、人力和物力照顾老人;而如果老人身体健康,做儿女的不但没有这些后顾之忧,还可能得到老人的帮助,料理家务,照顾小孩等等,这真是做儿女的福份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在大连,就有许许多多这样有福份的儿女。他们的父母,本来疾病缠身,但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但疾病痊愈、身体健康,而且道德升华、精神高尚。一九九八年二月对大连地区6478人修炼法轮功后的健康状况的调查统计显示:疾病症状消失率达90.12%,修炼时间越长症状消失率越高。并且观察到修炼者思想健康、心理稳定、家庭和睦、邻里融洽。6327人每年节省医疗费共1524.47万元。因为一部份修炼前身体就比较好的人未参加此项统计,所以实际节省医疗费额将超出这个数字。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但是,自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被施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也没能幸免于难。他(她)们有的被中共虐杀;有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含冤离世;有的因家人惧怕中共暴政,不让修炼,导致旧病复发,不幸离世……他(她)们的儿女也因此受到极大的伤害。

在中共的强权统治下,老百姓连追求健康的权利都没有了。

以下是经民间渠道证实、法轮大法明慧网发表的,大连年逾六旬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因消息的严密封锁和对中共的惧怕,目前还有众多的冤案还不为世人知晓。

一、遭中共直接虐杀致死的老人

◆王友菊(Wang,Youju),女,终年64岁,生前为大连瓦房店市卫生学校校长,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在瓦房店看守所被迫害的心脏病发作而死。

王友菊
王友菊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王友菊被共济派出所警察奚乃魁诱骗到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看守所,每天被强迫从事卷牙签等超长时间的体力劳动,完不成任务不许吃饭睡觉。

七月三十一日,警察准备释放王友菊。出牢房时,王友菊已经非常虚弱,由别人搀扶出来,在释放证明书上签字时,她开始颤抖,心脏难受,后来站立不住。救护车到来后,医生在看守所办公室进行抢救。当晚,王友菊死于瓦房店看守所办公室。此案曾被法新社等多家世界媒体报导。

迫害王友菊致死的相关责任人:
徐长元:瓦房店市委书记;
丁长江:曾任瓦房店市公安局局长,现任中共瓦房店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监察局局长。住址:辽宁省瓦房店市文化路34号第1单元第4层楼。办公室电话:0411-85612197,住宅:0411-39106966,手机:13998588899,办公地址:辽宁省瓦房店市新华路2号。
迟彦超:瓦房店公安局副局长,单位电话:0411- 85633699;
那刚:原瓦房店“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现任瓦房店市公安局政经文保大队政委;
奚乃魁:时为共济派出所警察,现为福德派出所副所长

◆曾宪梅(Zeng,Xianmei),女,终年63岁,生前家住旅顺口区横山街三号楼203室,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被迫害致死。

曾宪梅
曾宪梅

曾宪梅是一位高级知识份子。修炼法轮功以前,曾宪梅因性格刚强、争强好胜,造成工作、生活诸多不如意,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每天愁眉不展,孩子们也只敢在她心情好时跟她说些什么。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曾宪梅彻底变了样,变的生机勃勃、乐观向上。因为目睹母亲的巨大变化,她的孩子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八月九日上午,曾宪梅和老伴在西岗区丰源街5号融泰小区1-2-2女儿家,帮助女儿料理家务。西岗区公安分局政经保科警察伙同红岩派出所警察,在老俩口不知来人何意拒不开门的情况下,从外阳台强行入室,非法抄家,在勒索老俩口二百元后,将曾宪梅绑架到西岗区公安分局。

八月十四日下午,曾宪梅的家人得知其出事,急忙赶往西岗区公安分局。家人强烈要求见老人,时任分局局长邢某及政经保科科长曲某等人一再拖延,从家人三点十分左右赶到分局直到在大连第二人民医院 (原西岗区医院)见到老人,中间拖延三个多小时。

家人见到曾宪梅时,老人已经离世,遗体惨不忍睹。曾宪梅的老伴张泽源在《我老伴曾宪梅五天内被迫害惨死的事实经过》中描述如下:“白布下盖着的赤裸全身的她——头部被纱布裹着,在小脑部位可见拳头般大小的血迹,证明此处有伤;右眼圈黑肿的吓人;前下颚靠下嘴巴的中间部位靠里2—3公分处有一块圆型紫黑点,直径大约1—2厘米;右肩上面大面积红肿并中间小面积脱皮;身上在右肋、左腰部、右胯部均有紫青色伤迹;而手背红肿且高高突起;再往下看——左腿下方用一块纱布盖着的破口(纱布上带血),两脚背红肿并伴着多处小裂口等外伤,并且我们还在洗手间的垃圾桶里拾到了老伴的血衣。相信凡见到尸体、见到那些不同部位、不同大小形状伤迹的人,对我老伴的死因会一目了然。”

痛苦不堪的家人想拍下曾宪梅的遗照,被时任分局政经保科科长王某、西岗区检察院李广明科长无理拒绝并阻拦。在家人的据理力争下,最终同意照一张像。

家人要求看曾宪梅的抢救记录,院方称正在整理,在家人的一再追问下,从一位女医生口中得知:分局在下午一时十分左右将人送来,五时十分左右死亡。死亡前,医院既不输血,也不拍X光片及CT片,仅给老人挂一个小吊瓶和一个氧气瓶,而家人看到小吊瓶时,吊瓶中的液体还是满的。

后来,院方提出想看抢救报告需由家属先交抢救款,并且家属要求补拍一张X光片均被拒绝。

下半夜一时许,时任分局局长孙某告知家人,按照规定,非正常死亡人员的遗体,公安部门可以不需家属同意签字,有权单方拉走放到市尸检中心,家人万般无奈,也只好随车将老人的尸体放到了几十里外的姚家停尸处。

曾宪梅在死亡前,是否经医院全力抢救?西岗区公安分局为什么要拖延三个多小时,直到老人死亡后,才带家人到抢救现场?老人是被分局迫害的去医院抢救,为什么医院要家属出抢救款,才给家人看抢救记录?答案昭然若揭。

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在悼念母亲的文章中,曾宪梅的女儿希望:“母亲的生命会唤醒更多世人认清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本质。”

将曾宪梅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
时任西岗区公安分局政经保科科长:王良玉

◆ 丁振芳,女,终年六十一岁,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
丁振芳

丁振芳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折磨她几十年的胃病、腰椎间盘病、牙痛病全好了,更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得到了改变,一心要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十二年的时间,丁振芳有八年多的时间是在看守所、教养院和监狱度过的。因不放弃信仰,遭受了灭绝人性的酷刑迫害,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在大连看守所,丁振芳被施酷刑铐“地环”和“抻床”。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一年九月期间,丁振芳被所长王某和孟君两次铐“地环”,一次十天,一次四十天,导致其大流血;二零零三年七月,丁振芳被“抻床”折磨,因绝食抵制酷刑迫害,被狱警折磨的奄奄一息,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将其放回家中。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地环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在大连教养院,狱警强迫老人站铁笼里五天五夜,又施“抻床”迫害。狱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洞眼往嘴里灌浓糟、浓蒜水、尿,活蜘蛛也往嘴里塞、身上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服内爬,往脚上插大头针。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拨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

在马三家劳教所,丁振芳先后三次被关进小号迫害,共计三十五天,丁振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舌头上长满了小瘤,经狱医确定为脑梗塞及尿结石等病症,马三家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家属连夜赶过去领人。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狱警李鹤翘动用所有的刑具折磨丁振芳。仅二个月的时间,丁振芳即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病症。李鹤翘亲自动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气管上,狠狠抽打她,吊了七天七夜,最后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来。李鹤翘还指使犯人严厉看管丁振芳,“只给她留口气就行,如果你们不严厉,就不给你们加分,不加分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吗?就是不减刑。”

为抵制残酷迫害,丁振芳老人长期绝食抗议,被狱方长期暴力灌食,导致她胃部溃烂,疼痛难忍。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为了掩盖丁振芳被酷刑迫害的真相,狱方非法剥夺家人的探视权。丁振芳被劫持到监狱以后,三年的时间,家人共见了她四次。而最后一次见丁振芳,是在她被迫害致死前一周,狱方主动打电话让她丈夫过去一趟,要求其承担治疗丁振芳被狱方酷刑折磨的医药费用。

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星期六,在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两天,狱方给她丈夫打电话,让其赶快过去,狱方亲自出人帮助办理保外就医;七月三十一日星期日,丁振芳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按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大脑已经死亡了。

由于长年的酷刑折磨,丁振芳的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二零一零年三月,家人探望丁振芳,发现她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就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说不够条件,第一就是不放弃信仰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前半个月,当家人知道其身体状况不好时,第二次要求保外就医,狱方吴姓科长仍以其不放弃信仰不予保外。直到确认丁振芳濒临死亡时,狱方却主动帮助在双休日办理保外,狱方的用意昭然若揭。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的儿子、儿媳、姐姐、妹妹等家人赶到时,狱方已聚满了约有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被全力抢救的假相。当家属质问狱方为什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

参与迫害丁振芳的相关责任人: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政经保科:高应忠
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初乐成、薛仲琳、田力、郭连军
大连看守所:姜明、王姓所长、孟君、贾玲、郭维佳、苏英、王英(以上为狱警)孙彩云、初雪梅、姜明(以上为在押人员)
大连教养院:万亚林、苑龄月(以上为狱警)张秀娟、王冲、于业红、吕静(以上为普教)
马三家教养院:大队长李某某、江某某、女二所所长、赵来喜、黄海燕
辽宁省女子监狱:武力(手机15698808066)、李鹤翘、吴姓科长、胡姓队长、尹旭(以上为狱警)戴秀香、孟宪秋、王翠平、程涛(以上为犯人)

◆ 刘丽华(Liu,Lihua),女,终年61岁,生前为大连庄河市人。

刘丽华
刘丽华

自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刘丽华因不放弃信仰,累遭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及判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刘丽华被庄河兴达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劫持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在女子监狱,刘丽华绝食抵制非法关押和无理迫害,被狱警王建指使的犯人野蛮灌食,并关“小号”。刘丽华被迫害的出现胃下垂,最终导致胃癌。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七日,监狱通知家属拿钱保外就医,还不准老人回庄河老家,将老人拉到大连儿子家,老人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刘丽华从监狱保释出来时,食管已被切开,并且有三个警察沿途监控,怕其被迫害的真相曝光。一直到刘丽华火化以后,警察才离开。

二、遭中共长期摧残致死的老人

大连市内四区(中山区、西岗区、沙河口区、甘井子区):

◆ 吴仲明,男,终年81岁,生前为大连市军队离休干部。

吴仲明
吴仲明

吴仲明和老伴于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多年的腿关节骨质增生痊愈,经常帮助对门老邻居扛东西上楼;干休所院子新栽的树,每天都提两桶水去浇树。虽然年龄越来越大,但是身体却越来越好。由于身体健康,子女们也都安心工作,没有后顾之忧,一大家人都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虎滩街道书记于某先后带着市人事局、妇联会、二轻局、街道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态度粗暴;干休所官员也给吴仲明施压,强迫其放弃修炼。此后,派出所、街道、居民委不法人员长期监控吴仲明老俩口,并经常上门骚扰、恐吓。老人每次听到有人敲门都精神紧张,平时连子女回来敲门都紧张。全家人也都被迫长期处于精神压力摧残中。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中山区中南路派出所警察高某又到吴仲明老人家进行恐吓,高某走后,老人长期积攒下来的惊恐一下子爆发了,几天没尿下来尿。五月四日,老人发高烧后昏迷休克,送到医院抢救,落下半身不遂。

吴仲明老人从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到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十年间没吃一粒药,除二零零四年五月后到医院抢救所需的医药费外,给国家节省了大笔医药费。

吴仲明老人在半身不遂的六年八个月里,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起居,给老人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每天都生活在极其压抑的氛围里,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夜里含冤离世。

◆ 曲百福(Qu,Baifu),男,终年79岁,生前居住在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

曲百福
曲百福

曲百福和儿子曲连喜、儿媳石桂芬、二女儿曲秀兰、三女儿曲萍都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前,一家人和睦相处,生活的其乐融融。

自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十二年的时间,这个昔日幸福的大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儿子曲连喜,有十一年的时间是在看守所、教养院和监狱度过的。因坚持信仰,累遭酷刑折磨。在辽阳铧子监狱,狱警指使犯人在劳动场所,将铁板铺在刚出炉的热煤渣堆上,强迫曲连喜站在铁板上烫他。

儿媳石桂芬,先后五次被绑架,三次被劳教,非法关押时间近五年半。在第一次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时,办案警察让她签收从她家搜走的钱,签收单上写的是五千七百元,石桂芬签名后,警察只给了四千元。石桂芬问警察:为什么少了一千七百元?警察说:送你的路费,吃饭钱,都从你身上出。她说:你们的做法象强盗一样,你们迫害我,还让我拿钱。警察们都不吱声,当时有四个警察,其中一人叫梁猛。

二女儿曲秀兰,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非法劳教两年。

三女儿曲萍,先后六次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曲萍去母亲家,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及葵英街派出所警察孙某、王某、黄某等十余人强行闯入,企图绑架曲萍。曲萍从二楼母亲家跳下走脱时,摔伤脊椎。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仍将她抬上警车抓走。当晚,警察看到曲萍有生命危险,又偷偷的把她扔在母亲家楼下。二零零六年五月,曲萍在长期的骚扰迫害中离世。

而老人曲百福,也多次被派出所警察骚扰、恐吓及非法抄家,面对当时儿子被迫流离失所、儿媳及二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女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老人悲愤难当,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离世前连孩子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

◆丁翰(Ding,Han),男,终年77岁,生前为海军大连老虎滩干休所军级离休干部,离休前为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代主任。

丁翰和老伴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体会《老两口幸运走上修炼之路》中,丁翰写道:

修炼前,“我和老伴百病丛生,度日如年,天天吃药,年年住院。”修炼后,“我先后两次摔倒在水泥路上,都是后脑着地,响声很大,结果啥事都没有,头脑反而更加清醒了,过去只能连续写两个小时的材料,现在一气写三个小时也不觉得累。老伴颅骨损伤(6X6CM)二十八年,炼功后消业一年多,后来装在损伤部位的有机玻璃板露出头皮。在取玻璃板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现代医学无法解释的奇特现象。”“现在,我俩精力充沛,浑身有劲,走路一身轻,吃饭睡觉都很香,两年多没吃过药、打过针,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为了让更多的人从修炼法轮功中受益,“我俩使很多人得了法(编者注:指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多人知道了法轮大法。他们中有军区司令、兵团政委、舰队政委、基地司令、集团军军长和战友们的家属,也有我们的亲戚和原来的老部下。”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海军大连老虎滩干休所连开三次党小组会,高压强迫丁翰放弃修炼,导致丁翰出现脑血栓症状,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 隋若兰(Sui,Ruolan),女,终年73岁,生前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昌平街71号楼1-2-3号。

隋若兰
隋若兰

修炼法轮功以前,隋若兰患有高血压、心脏病、风湿、肾炎、老年综合症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都好了,白发开始变黑,还来了例假(编者注: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真正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的人,身体会向年轻人方向变化)。更神奇的是,隋若兰不识字,修炼后自己能通读整本《转法轮》。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因隋若兰家中多人修炼,受到派出所、街道及居民委的长期监控。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沙河口区兴工派出所所长赵卫东、警察邢棘厚、孙某、刘某等人,伙同邻居仲连凤绑架了隋若兰及儿子。隋若兰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后因身体极度虚弱,血压及心律极为微弱才回到家中。

回家后,隋若兰身体一直很虚弱,因不堪派出所、街道、居民委和邻居的骚扰、监控,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姜伯良(Jiang,[Bai;Bo]liang(音)),男,终年73岁。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起,姜伯良多次被居住地日新派出所、日新居民委不法人员骚扰、恐吓,强迫其放弃修炼。姜伯良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含冤离世。

◆刘玉兰(Liu,Yulan),女,终年72岁,生前家住中山区明泽派出所辖区。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玉兰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在火车站被绑架,后被明泽派出所羁押三天并勒索现金三千元。

此后,派出所、街道、居民委多次上门骚扰、恐吓,使老人长期处于恐惧之中,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不幸辞世。

◆栾锦秀,女,终年72岁,生前为大连冷冻机器厂高级工程师。

栾锦绣
栾锦绣

修炼法轮功以前,栾锦绣患有肝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病好了。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栾锦绣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因失去学法炼功的环境,栾锦绣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离世。

◆袁成富(Yuan,Chengfu),男,终年71岁,生前家住大连市西岗区新石道街,离休干部。

袁成富和老伴都修炼法轮功。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多次遭警察上门骚扰、恐吓,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突发肠癌,含冤去世。

◆李茂勋(Li,Maoxun),男,终年70岁,生前为大连市检察院处级退休干部。

李茂勋
李茂勋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三千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和支持者汇聚美国首都华盛顿DC,再次以大游行的方式呼吁终止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李茂勋的女儿李慧英和外孙女白雪也参加了这次游行。李慧英回忆父亲时说:“父亲退休前在大连检察院工作,我在大连法院工作,我们也曾有过幸福的家。父亲早前疾病缠身,修炼法轮功之后,一身的病都好了,人显得很年轻,以前的霸道性格全变了,性情变得非常和善。可这场迫害令我们家破人亡。”

二零零一年,李茂勋由于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直到身体状况严重恶化才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放回家。同年十一月,因长期高压迫害,李茂勋患脑出血。后来,李慧英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老人最终承受不了,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日再次脑出血,三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离世前,因李慧英不放弃信仰,马三家劳教所警察不允许她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

白雪说自己和母亲来参加这次集会的最大心愿是:“迫害已经十一年了,实在太久了,希望发生在我们家的悲剧不要再重演!”

李茂勋的女儿李慧英和外孙女白雪在游行起点
李茂勋的女儿李慧英和外孙女白雪在游行起点

◆高春花(Gao,Chunhua),女,终年70岁左右,生前家住大连市中山区解放路。

二零零一年二月,高春花被西岗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大连市教养院,因坚持信仰,遭电棍电击。后因检查出食道长瘤,才于同年七月回到家中。即便如此,不法人员仍要求其每月必须写思想汇报材料交到派出所。

因高春华坚持不放弃信仰,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夕,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两天后再次上门骚扰。家人在极度恐惧与无奈中,配合了警察,不许她学法炼功。

因不能学法炼功,高春花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含冤离世。

◆ 姜瑞虹(Jiang,Ruihong),女,终年68岁,生前为大连纺织局机关退休干部。

姜瑞虹
姜瑞虹

姜瑞虹自一九九四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从头到脚十几种病全好了:800度的眼镜扔了,高血脂(每年住院两次稀释)、高血压、哮喘、心脏病、颈椎炎、浅表性胃炎、妇科病(修炼前子宫全切)、肾炎、尿结石、肛门内外痔、关节炎、末梢神经炎(两手麻木提不上裤子)、两脚掌各有一块硬皮板,走路时间稍长一点儿,两脚掌疼痛难忍等疾病全都不治而愈。修炼十五年来,她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因不放弃信仰,姜瑞虹屡遭迫害。在大连市教养院,姜瑞虹被警察毒打,导致血压升高至200,教养院怕承担责任,对其办理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姜瑞虹和老伴去探望有病的大姑姐,在大姑姐家被西岗区人民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老俩口于当晚回到家中,但姜瑞虹因精神受到强烈刺激,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反应。

从那以后,姜瑞虹出门就喘的上不来气儿,走路得慢慢走。九月九日下午四点半,老人起身接电话,突然摔倒在地,失去语言功能,出现脑血栓症状,立即送去医院,经抢救无效,于九月十六日早七点含冤去世。

◆ 蔡淑芬(Cai,Shufen),女,终年65岁,生前为大连重型集团幼儿园园长。

蔡淑芬
蔡淑芬

修炼法轮功以前,蔡淑芬患有肾炎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健康。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蔡淑芬长期遭受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区公安分局、香炉礁派出所及香炉礁街道不法人员重点迫害,长期被监控、骚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及劳教并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清晨六点五十分,蔡淑芬含冤离世。

◆孔昭淑(Kong,Zhaoshu),女,终年64岁。

修炼法轮功以前,孔昭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一九九二年心脏动过大手术(换两个瓣),每天服用六七种药也未治好,脸色发青,走几步路就得停一停。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体恢复健康。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二零零零年九月,孔昭淑进京上访,在大连海港被绑架,后被西岗区八一路派出所劫持到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并被勒索七千元钱。

在中共的恐怖高压迫害下,孔昭淑失去正常学法炼功环境,心脏又出现以前的症状,于二零零四年九月含冤离世。

◆陈殿军(Chen,Dianjun),男 ,终年六十多岁,生前为大连商场某部经理。

二零零四年,中共十六大期间,陈殿军进京上访,被绑架并勒索罚款,此后不久即在家中去世。

◆ 于力(Yu,Li),女,终年六十多岁,生前为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

于力
于力

修炼法轮功以前,于力患有严重的冠心病,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

二零零一年五月,因母亲生病,于力回金州母亲家照看她。一天,于力母亲听到对面住房老太太的敲门声,打开门后,冲进来一伙警察,将于力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几个月后,于力被非法判刑,转入沈阳大北监狱。

在大北监狱,因不放弃信仰,不法人员将年已六旬的于力吊起来,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编者注:用这种铁棒子打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被打坏)狠命打她,直到将她打得昏死过去。为了验证于力是否还活着,不法人员将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把她的前胸后背都烫伤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于力被保外就医回到了家中。回来后,于力几次出现严重吐血现象。二零零五年九月末的一天晚上,于力又一次出现严重的吐血现象,三天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孙瑛(Sun,Ying),女,终年62岁,生前家住大连市西岗区团结街。

孙瑛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孙瑛被西岗区民乐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致使疾病上身。

二零零一年八月,孙瑛回到家中,但仍长期受到派出所监视、骚扰,病情加重,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离世。

◆张明开(Zhang,Mingkai),男,终年61岁,生前居住在中山区,户口在西岗区日新派出所。

修炼法轮功以前,张明开体弱多病,是有名的老病号。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七年多未曾吃过一粒药。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整个大连市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明开的妻子被居住地辖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四月二十四日,张明开户口所在地日新派出所警察杨永毅,为增加绑架名额以邀功请赏,将张明开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又将其妻子从拘留所转入看守所,其妻后被非法劳教,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

张明开的妻子在马三家劳教所不到两个月,就被迫害致癌症病危,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马三家劳教所警察仍经常打电话威胁其妻,如不放弃修炼,还要将其劫持回劳教所。

因不堪骚扰,张明开与妻子被迫离家出走。由于居无定所,贫病交加,流离失所七个月后,张明开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含冤去世。

◆吴树运(Wu,Shuyun),男,终年60岁,生前为大连建筑构件公司职工。

吴树运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以前的多种疾病都痊愈了。

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腊月二十七日),吴树运被沙河口区长兴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突发心脏病。看守所见其病情严重,让长兴街派出所放人,长兴街派出所迟迟不放。家属多次托人并被勒索一万元钱,吴树运才回到家中。

吴树运回家后,长兴街派出所警察仍不断上门骚扰、恐吓,使其心脏受到很大刺激,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含冤离世。

大连市金州区及开发区:

◆李桂芝(Li,Guizhi),女,终年87岁,生前为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镇北房身村人。

李桂芝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多种严重疾病都好了。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三日,李桂芝因在户外炼功,被金州区三十里堡派出所绑架并羁押三天。派出所意欲将其劫持到金州看守所,因年纪大被看守所拒收。派出所勒索李桂芝二百元钱,将其放回家。

回家后,李桂芝仍经常被派出所骚扰,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一年八月离世。

◆曲淑媛,女,终年80岁,生前为大连市开发区董家沟人。

曲淑媛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上的病全好了,身心受益。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其子因不放弃信仰,屡遭迫害,就在老人离世前十二天,不法人员还去其子家抓他。

曲淑媛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她常说“迫害大法比文革还隐蔽”,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老人含冤离世。

◆王淑媛(Wang,Shuyuan),女,终年74岁,生前为大连市金州区三十里堡镇北房身村人。

王淑媛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一身健康。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三日,王淑媛因在户外炼功,被金州区三十里堡派出所绑架,关押在铁笼子里。三天后,派出所意欲将其劫持到金州看守所,因年纪大被看守所拒收。派出所勒索王淑媛两百元,将其放回家。

王淑媛的三个女儿都修炼法轮功,自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三个女儿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及勒索钱财,王淑媛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六日不幸离世。

◆卢桂香(Lu,Guixiang),女,终年68岁,生前为金州区亮甲店镇人。

修炼法轮功以前,卢桂香患有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都好了。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卢桂香的儿女因惧怕中共暴政,不让她学法炼功,导致其旧病复发,于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陈春梅(Chen,Chunmei),女,终年63岁,生前家住金州区站前街道民和楼。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陈春梅进京上访,想以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并非法关押。

回来后,派出所、街道及社区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恐吓。在长期的恐怖高压下,陈春梅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王振东(Wang,Zhendong),男,终年61岁,生前为大连市金州区居民。

王振东一家三口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九月其老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其女儿被非法劳教一年,妻女的遭遇给王振东造成极大伤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王振东去大连市教养院看望老伴,警察不准见,王振东悲愤欲绝,在回家途中遇车祸身亡。如果没有中共迫害,决不会出这种事。

大连市旅顺区:

◆姜本芝(Jiang,Benzhi),男,终年70岁,生前为旅顺盐滩三队农民。

姜本芝因身体不好,以捡破烂维持生活,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因不放弃信仰,多次被骚扰、恐吓及非法拘留,身心受到严重刺激,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大连瓦房店市:

◆王联芝(Wang,Lianzhi),男,终年72岁。

王联芝和家人都修炼法轮功。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瓦房店“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文革时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和派出所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加上儿子被非法劳教,导致王联芝精神压力太大,卧床不起,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含冤离世。

大连普兰店市:

◆孙永升,男,终年71岁,老伴马桂芳,终年75岁。

修炼法轮功以前,孙永升患有鼻炎、静脉曲张、浅表性胃炎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三月和老伴一起修炼法轮功以后,这些病都好了。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共不法人员经常上门或打电话骚扰、恐吓,一天打好几次,有时半夜也打,老俩口被迫流离失所,在外面租房住。后来,不法人员知道老俩口租房处,又去骚扰,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先后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二零零九年一月初离开人世。

◆林淑英,女,终年70岁。

林淑英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她的影响下,二女儿也走入修炼。因为受益良多,二女儿热心的向当地村民介绍法轮功,使得多人开始修炼。村民白天干活,晚上一起学法炼功,普遍体验到无病一身轻。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因不放弃修炼,二女儿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及抄家,林淑英住在二女儿家,目睹孩子一次次的被迫害,加上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恐吓,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王全金( Wang,Quanjin),男,终年64岁,生前为大连普兰店市夹河镇许家村人。

王全金
王全金

王全金患有二十多年的乙型肝炎,后又得轻微脑血栓和高血压,修炼法轮功后都不治而愈。王全金的多位家人都修炼法轮功。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因不放弃信仰,老伴、三女儿轮番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及抄家,曾经一家六口人,只剩下九岁的外孙和老人两个人在家。因目睹家人被迫害,加上地方政府及派出所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不幸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