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2月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

  • 四川遂宁市东禅分水镇刘言群被迫害事实

  • 抚顺市新宾县谢可义一家遭非法关押和勒索

  • 内蒙古扎兰屯市英语教师孟慧玲被迫害事实

  • 河北蠡县中共官员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李建锁被迫害经历

  •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晓昌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管沐铎被迫害事实

  • 四川遂宁市东禅分水镇刘言群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遂宁市东禅分水镇油草沟二社村民刘言群,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当地邪党恶人多次绑架、关押、勒索。

    刘言群,女,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修炼前重病缠身,生不如死。刘言群修炼后不久,一切病全没了。

    二零零零年初,刘言群的儿子去北京天安门护法,证实大法被绑架。镇上、分水派出所非法抄家,抄走所有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抢走收录机、放像机。儿子被非法关押在吴家湾看守所四十五天,被勒索五千元,分水派出所所长税朝建要家里交三百元生活费,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四月,刘言群与丈夫、儿子、侄女四人又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非法劫持回本地。回本地镇上、派出所劫持他们到分水、兴隆、太来三个乡镇街上游街示众,后劫持到遂宁吴家湾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放人。儿子被劫持到资阳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九,镇综治办严昌全带领十多人绑架了刘言群、郑岚、郑重伦。当时天冷下着雨,把他们三人强行扒光衣服,只留内衣,把衣服丢在雨地上,再拳打脚踢,把三人打的全身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打人凶手有税朝建、王飞等。后来刘言群、郑岚各被勒索五百元,郑重伦被勒索一千六百元,非法关押三天三夜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九月,刘言群去八庙办事,被八庙派出所绑架,劫持到遂宁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勒索生活费一千八百元才放回东禅派出所,派出所强行交保证金一千元,当时说的是一年后退还。到了一年后,去派出所要钱,当时所长刘崇德说:钱到了我们所里就不会退还的。所以所谓的保证金至今未要回。

    四川省遂宁市东禅全镇四个乡,目前所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一、共被绑架三十二人、五十八人次,非法劳教九人,非法抄家七十四次,十六人被打伤,其中一人肋骨打断,一人被迫害致死。

    二、非法罚款总数98990元,其中抢劫财物及现金十六件,折款11000元。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强行交生活费15640元,实际罚款72350元。

    遂宁拦江镇莲花乡恶人:

    胡泽果,男,五十多岁;莲花乡真武接绍寺五大队原书记,指使恶人非法抄法轮功学员、彭素莲的家。

    何泽军,男,拦江莲花乡文化站,曾伙同恶人绑架、监视法轮功学员陆秀清等。

    刘绍勇,男,莲花二大队,恶告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陆秀清、彭素莲。


    抚顺市新宾县谢可义一家遭非法关押和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谢可义,六十五岁,是辽宁抚顺市新宾县南杂木农行职工,妻子杜金环和女儿谢丽霞一家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谢家三口被迫害,遭非法关押勒索高额钱财。下面是谢可义自述的经历:

    一、公安局局长李广仁施暴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我下乡处理银行有关的信贷业务。大约四点多钟返回,当我骑车行至政府门前时,前面有一辆面包车挡住了我的去路,从车上下来几名警察,让我到公安局去一趟,分局长有事找我。我给他们讲:我下乡刚走到这里,等我到银行报个到,然后再跟你们去。因大家平时都很熟,他们也没过多的阻挡,到单位因有事,大约有半个小时,这时公安局的车又来找我。我便跟他们去了。

    到公安局院内下车后,发现公安局局长李广仁(刚调到本地)也站在院内,局长随即问了句:“你叫谢可义吗?“答”:“是。” “看来你挺难请啊!”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冷的声音,而后又补充一句:今后你就在公安局的监控之下,让你来,你必须马上跑步来。我平和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不问问你自己,告诉你,因为你炼法轮功,犯法! ”他大声的吼着。

    我继续平和的对他说:“炼功锻炼身体,不犯法,信仰有罪吗?”这下他气急败坏的挥着胳膊大吼着:炼法轮功就犯法,中央政府把法轮功定为某教。又指着我的脸大声吼着:告诉你,现在公安局对杀人放火,强奸犯罪可以不管,专管你们法轮功。接着李广仁又让两个警察把我带进楼内,李广仁也跟着进了屋内,抡起胳膊,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左右就给了我两个耳光。嘴里还吼着:我叫你给我较劲。随机又让警察用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

    我妻子叫杜金环,听说我进了公安局,不放心,前去探视,李广仁又命令警察把我妻子也铐在暖气管子上。理由是我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后来,女儿(叫谢丽霞)听说此事后,买点吃的给我们送去,李广仁又命令警察把我女儿也铐在暖气管子上,说:你不是也炼法轮功的吗?在这个局长眼里,根本没有法律程序而言,简直是歇斯底里,完全丧失了人性。

    晚上八点后,李广仁安排了三个警察,同时对我们一家三口进行非法审讯。审讯我的警察叫王金龙,其中的问题就是还炼不炼法轮功?我答道:“法轮功是佛法是修炼,是叫人修心向善的。做好人没有错。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的。”

    局长看完了我们三人的非法审讯记录,又吼上啦,把他们三人关到铁笼子里,关起来,我们一家三口还有一个叫蓝飞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关在一个一米见方,高二米的铁笼子里。四个人挤在里边没有蹲下休息的空间,硬站了一宿,第二天警察上班,才把我们放出来。上班后,我单位领导听说此事,出面保释我们,才得回家。其条件是:我们每人罚款一千元,不开收据。我交押金三千元,妻子和女儿分别交押金两千元,押金收据是一般非营业性用款收据,没有制约作用。

    二、公安局侵吞我们四千元“押金”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本镇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联名向政府写信,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让政府了解法轮功是什么?还大法一个清白,还师父清白。政府把这封信转到公安局,公安局又对签名的学员做了罚款、拘留、劳教等多种方式处理。我妻子和我女儿各有两千元的押金,只是口头上通知我们,你们的押金以作了罚款处理,照样没有开出任何罚款收据。

    三、公安局长带队 随意抄家

    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四年几年间,数不清的公安、街道上门骚扰,多少次不出任何手续随意抄家,进家就翻箱倒柜的一片狼藉,就连几岁的小孙子一听有人敲门就吓得往爷爷奶奶怀里钻,记得一次是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由当时新上任的公安局长王伟英带队,一共六名警察,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后到单位抄我的办公室,什么也没翻着,悻悻的走了。

    二零零一年,旧历腊月二十八,夜间,十一点左右,突然有人敲门,进来四名警察,带队的是局长王伟英,不出任何手续,便指挥警察搜查,半天一无所获,即使这样,也把我带走,妻子说:不让过年了?王伟英还抱怨妻子态度不好,在公安局大约一个小时,让我回家。后来知道,有人构陷我家里有真相资料。当天,法轮功学员小葛也是夜间被抄家,抄出一张师父的法像,被带到公安局,后来交了八千元保证金才保释出来。


    内蒙古扎兰屯市英语教师孟慧玲被迫害事实

    孟慧玲,内蒙古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女,四十九岁,扎兰屯市哈拉苏地区的英语教师。自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仍坚持修炼。中共邪党的抄家、绑架、开除工作、非法关押等迫害,使其身心遭受严重伤害。

    大约二零零四年周洪文到扎兰屯市公安局索要被抵押的五千元钱,没想到遭到非法关押并劳教。在扎兰屯市公安局的胁迫下,周洪文将孟慧玲说出,此后,孟慧玲遭到恶警骚扰、恐吓。

    二零零七年,孟慧玲在下班的途中,被一群恶警绑架至扎兰屯市看守所。恶警向其家属索要了巨额钱财后才将她放回。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初,扎兰屯市公安和国保恶警对孟慧玲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孟慧玲的电脑、及真相资料等物品。(后来电脑要回)

    此次被非法抄家的大法学员还有王玉民、周福斌、于振杰、孙玉莲等。

    事后,扎兰屯市政法委书记王平(女)等一行三人向海拉尔市政法委汇报对孟慧玲等大法学员的非法抄家及绑架事件,结果返回途中发生严重车祸,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王平抢救无效死亡,遭现世现报。

    中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中国公民信仰法轮大法受宪法保护。因修炼大法遭到的任何迫害都是违宪和非法的。孟慧玲因修炼大法被开除工作违法。目前她仍在为找回本应属于自己的工作而四处奔走。这些年来,在邪党的全面迫害下,她的家庭生活举步维艰,遭受的苦难心酸说不完。

    多年来孟慧玲她的基本人权与信仰,遭扎兰屯市不法官员以“执法”名义严重侵犯。希望国际社会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制止这场在中国已经持续了十多年的对善良好人的残酷迫害!惩办迫害人权与信仰的不法官员!


    河北蠡县中共官员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河北蠡县中共邪党县委书记吕坤力、宁洪茂借奥运之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操纵下,2008年3月26日晚8点左右,蠡县610张跃贤和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的直接指使“610”、城关派出所、经贸委等单位的50多人闯入原蠡县大食堂学法点,将正在一起学习《转法轮》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被绑架的学员有:何琦峰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赵玉红、董大菊、翟亚宁。六人当中,有两名已七十多岁,一名六十多岁。

    这些警察进门后,不出示任何手续,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学员进行拍照、抄家,把几间房翻了个底朝天,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还把床垫扔到院子里想拉走,因不好装车才未拉。他们还殴打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然后,二个人架一个,把六位学员带上车,非法关押在蠡县公安局。县委书记吕坤力大发脾气,不让放人。

    六名法轮功学员当晚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并被剥夺了睡眠和大小便等基本人身权利。他们还遭非法审讯。城关派出所所长汪涛大骂法轮功学员。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仍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说,我们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这有什么不好?社会上那么多杀人放火的,偷盗抢劫的,你们怎么不去管?警察们说,那个我们管不着。

    从他们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到释放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他们绑架大法学员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勒索钱财。

    何琦峰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三人同时被绑架。而后被敲诈了5500元后被放回家。何琦峰老夫妇都已是70多岁的人了,早就没有工作收入,可这帮公安歹徒仍然不放弃对她们的敲诈。

    赵玉红,女,1971年生。河北蠡县百货公司职工。1999年“7.20”后,原百货大楼副经理吴俊卿,逼迫赵玉红写所谓“悔过书”,“保证书”,还逼问赵玉红是谁教她炼的等情况。绑架找玉红的主要责任人是张跃贤和刘文利。赵玉红被非法关押20多天,被敲诈1000元后才回到家。恶人收钱后,不开收据,把钱据为己有。事后张跃贤还威胁赵玉红的丈夫,让他逼迫赵玉红写所谓的“三书”。

    2008奥运期间,赵玉红的身份证被拿走,还要她的照片。百货公司会计蔡燕、商务局副局长胡亚到家赵玉红骚扰。迫害责任人:张跃贤、刘文利。

    董兰菊,女,六十多岁,大食堂学法点的主人。此次被绑架后,恶警直接从她身上就敲诈了8000元,加上她的家人为了让她回家,被迫请客送礼的花费,她家共被勒索高达一万多元。敲诈勒索后,吕坤力和宁洪茂仍企图把她送保定加重迫害。

    翟亚宁,女,1973年出生,河北蠡县大埝村人。1999年“7.20”后被村干部带到村委会,遭小陈乡张维奎非法审问,恶徒逼迫她骂大法师父、骂大法,逼迫她说出是谁教给她学法轮功的。逼家人代写所谓”转化书”,说如果不写就把人带走关起来。迫使她家人交出大法书。2008年3月26日晚与同修学法被610、公安局的恶人绑架后,因不报姓名,遭李淑娟搜身,连上厕所也有人跟随。在公安局,翟亚宁被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由二名警察看管。次日不让吃饭,被轮番连续审问10小时,遭恐吓、威逼、辱骂,按着头强迫照像、按手印。她拒绝配合,又连夜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9天。家人听信了恶人欺骗和威胁,婆婆以撞墙寻死逼她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但以张跃贤为首的恶人仍不罢休,恐吓其家人要将其劳教,来达到他们敲诈钱财的目的。最终还是从她家勒索了4600元钱(未开收据),并威胁她和家人:不要给它们上网曝光。

    迫害责任人:张跃贤、 刘文利。

    潘秀花,女,1940年出生,河北蠡县农业局职工。2001某日下午7点多,她外出贴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被绑架到公安局,陈贵星非法审问,还炼不炼功,说炼,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几种病都炼好了。又问,贴的东西哪来的?词谁写的?答自己写的,词是电线杆上抄的。后被用铐押到看守所,到家中搜查,只搜走一只记号笔。在看守所被照像、按手印,关押50天。期间陈贵星非法审问,恐吓家人出钱,否则劳教。那次她的家人就被勒索了6000元。

    迫害责任人:农业局的李稳重、李文泽、常新庆、齐慧芳,“610”的张跃贤、公安局的陈贵星等人。

    2008.3月26日,六名法轮功学员学法被绑架时,她因事外出逃脱,但包被抢走,内有工资卡、医疗卡、钱包、钢笔等物,大法书和30多人的三退名单。为此,张跃贤威逼要挟潘秀花不炼功的家人写“保证书”保证潘秀花不炼功。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灵创伤。4月16日上午,张跃贤指使“610”的二男一女到潘秀花家,又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再向其家人敲诈了5000元钱。

    2008奥运期间,张跃贤逼迫大法学员所在单位,向大法弟子索要照片、身份证。

    迫害相关人员:
    张跃贤:蠡县610头目  手机13633228299
    田利辉:610副头目  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农业局电话:0312-6211348
    局长曹建社:15233767888
    邪党书记:齐慧芳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李建锁被迫害经历

    李建锁是河北蠡县城关镇兑坎庄村人,2001年1月20日左右,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李建锁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警抓到车上,送怀柔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车上建锁又打开横幅,被恶警抢去。在怀柔看守所,李建锁不背监规。犯人让他洗冷水澡,还把他羽绒服抢走剪坏。第二天,听口音,把他送往保定驻京办。被蠡县城关镇书记李树芬劫持回蠡县送蠡县公安局。

    半夜十二点左右,蠡县公安局局长段荣才和司机把他打得鼻青脸肿,脸肿的和耳朵一般高。他们还用圆的粗木棍打他的腿,逼他跪下,建锁不跪,段荣才和司机就用脚把他踹倒后用棍子打腿肚子,把粗木棍都打折了。李建锁的腿肿得连线裤都提不上去了。

    20分钟后,恶警们把建锁押往蠡县看守所。第二天,让他写材料,建锁不配合。犯人牢头(博野县的胡兰志)见他身上没钱就打,让“开飞机”:脑袋衝下,两手臂上举,长时间呆着,呆不住就打。

    建锁绝食抗议,到第七天,看守所怕出人命,让村里人去接他回家,谁去都行。可是村书记李俊志就不让去接人,人们惧怕他的淫威,谁也不敢去。在建锁绝食十二天时,公安局和看守所怕出人命,才给家人打电话,让去接人,李建锁这才回到家。

    看守所的王新斋说公安局副局长洪占亲自给村里打了二次电话,又亲自去了一次,让村里去人把人接走。村恶党书记李俊志就是不接。李俊志说建锁炼功给他找麻烦,说我不能为了你们炼法轮功的把官给丢了,还说兑坎庄这么多人,死一个两个的不显少。

    看守所还勒索李建锁200元钱饭费。所长王新斋还向建锁家人要了 100元钱,说给被关的李建锁,实际没给。建锁问他,他说给查查,就不了了之了。

    建锁回家后,李俊志一见到他就说:“你怎么出来了?”一两天后,李俊志等不法人员逼建锁写“保证”。兑砍庄公安员李根深领一个乡里的人到地里找建锁:“你不是蠡县人吗?你为什么不写?”建锁说:“让你们去看守所接人,你们不去,我大难不死回来了,你们又来让我写‘保证’,我又不干坏事,保证什么呢?”

    建锁被逼无奈,流离失所两个月,公安员王藏花、李雪忠领城关派出所和乡政府的人三番五次的去家骚扰。他们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拾到法轮功传单也拿到建锁家说:“是不是你们撒的呀?”。有一天发现村里有法轮功传单,他们在晚上十一点多了,还砸开门说:“看看你在家不,这传单是不是你撒的?”

    奥运前,邪党人员韩连雪、赵肖海看着李建锁,每天傍晚到家问问,看是不是在家。直到奥运结束。村委会人员张建英还向建锁要身份证和相片,建锁没给。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晓昌被迫害事实

    赵晓昌,男,六十二岁,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前,多病缠身:关节炎、肠胃病、皮肤病、头痛,他还嗜酒如命、落下半身不遂,走路腿画圈。学法后仅三个月,病症全部消失,身上无病一身轻。

    赵晓昌之妻冯文珍,二零零七年九月因讲真相救度世人被蠡县国保大队王军昌绑架,恶人在非法抄家时,把家里的电视机、影碟机等东西洗劫一空。家中仅有的一千多元钱被抢走。还捏造所谓“罪证”,枉判冯文珍七年重刑。

    因赵晓昌曾在集市上为其妻鸣冤叫屈,揭露公安暴行,一些恶警对其恨之入骨,欲加大迫害,想对其判刑。在县看守所恶警们勾结邪党检察院及邪党法院对其非法庭审两次,从不告诉他的亲人(其侄子、侄女均在家),对赵晓昌冤判两年。

    2009年9月23日晚上7点钟左右,城关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领一群恶警不出示任何证件就把刚从地里回家的赵晓昌塞进车里就拉走了,并非法抄了他家,抢走他家的电脑主机和大法书籍等很多个人财产。

    到城关派出所,他被恶警在地上拖着走,把晓昌后背的肉搓破,水泥砂子搓进肉里,犯人们都说:“砂子都长到肉里了。”

    赵晓昌第二天被关到蠡县看守所,指导员齐利新把他安排到生产大号,也就是干活最重、时间最长的号里。

    恶警们给赵晓昌戴过五次大板镣。就是把手脚连在一起,不能直立。其中指导员齐利新给戴过一次;所长王瑞欣给戴过一次;河南人王金广给戴过三次。王金广指使几个犯人给他戴大镣,赵晓昌不戴,他们就七手八脚的强行按着给戴。把赵晓昌的头磕在水泥地上,把额头磕破。每次戴镣都在五至七天左右。无论吃饭、睡觉、去厕所都不给解开。

    蠡县政法委、610伙同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对赵晓昌两次开庭,非法审判,冤判赵晓昌两年徒刑。第一次开庭在蠡县法院,参与的人员有蠡县检察院的张红、马永贵、孔卫映、史利新;第二次开庭是在看守所,参与人员是马永贵、史利新。赵晓昌质问马永贵:“你知道你是在执法犯法吗?”马永贵说:“不管那么多,我有吃有喝就行了。”赵晓昌说:“城关派出所入室抢劫。这看守所、监狱都是给你们这些执法犯法的人盖的,将来你们都得进来。”

    赵晓昌以前曾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南关村公安员李某带着七个打手闯入赵晓昌家,将他绑架到大队部。村干部们用各种歪理邪说对他进行欺骗和恐吓,赵晓昌不为所动。他们又找来蠡吾镇“六一零”人员将赵晓昌和本村另一同修带走,在途中赵晓昌寻机成功走脱。傍晚回到家,远远看到门口有两人守候,使赵晓昌有家不能回。

    流离失所二日后,赵晓昌进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想到信访局已变成公安局,赵晓昌被非法关押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转到密云看守所。在那里邪恶让他在雪地里坐了三个小时之久,然后对他进行非法审讯。赵晓昌被带到四楼一间屋,一个姓黄的处长及另外一人先是对他进行洗脑攻心,没有得逞便恼羞成怒,对他大打出手,先是用事先准备好的棍子打,棍子打断了用椅子打,椅子打烂了又叫来四个人,将他按在地上,用绳子在他脖子上绕一圈,用脚踩住另一端用力勒,将赵晓昌折磨昏迷后,恶人用胶带封住他的口,鼻孔里插上两只点燃的烟头,被呛昏后就用锥子扎手指甲、手关节、人中、下巴等部位,用刀割开裤裆将他的头强摁到裤裆里,叫“装瓜”。在昏迷中恶警得知了他的地址,将他转至驻京办。

    被带回到本地后,恶警陈贵星等人又对他拳打脚踢,又对他两个多月的残酷迫害。之后恶警陈贵星又把他送进了保定劳教所。


    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管沐铎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绥化市法轮功学员管沐铎,女,六十七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当地邪党警察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以下是管沐铎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晚,管沐铎和同修李玉环在绥化市发放真相资料,被绥化市六一零警察,将二人绑架到六一零办公室,警察逼问资料来源,对她们进行恐吓、谩骂。二人被劫持到绥化市拘留所,隔离关押,几次被非法提审。

    管沐铎在拘留所被关押一个半月,又被转到绥化市看守所,当时看守所还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王玉民,及四位进京上访被绑架回来的法轮功学员杨秋、夏正(音)荣、白玉、刘忠敏。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二,几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杨姓恶狱医带着犯人对她们野蛮灌食,先往鼻子里插管,鼻子插出血再往嘴里插管,几次灌食灌不进去的,就逼她们到厅里绕圈跑步,威胁给她们判重刑十年。绝食二十天时,恶警将这些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哈尔滨市戒毒所,管沐铎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

    管沐铎她们被带回看守所后,恶警又继续对她们强迫灌食,野蛮的灌食将管沐铎的牙齿撬掉一个,口腔烫出大泡,管沐铎被迫害的上吐、下泻,肚子疼痛难忍,鼻子出血、口腔咳血,有两次她被灌食后,出现身体抽搐、休克,狱医也不管。

    管沐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绥化市六一零恶徒李建飞将管沐铎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黑龙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李建飞担心劳教所不收,遂花钱贿赂劳教所,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全部关入双合劳教所。

    白玉、刘锐等四人被关在楼上,王玉民、赵淑芬、管沐铎被关在楼下,每个学员都被恶警派刑事犯、犹大看守,连上便所都有包夹看管。恶警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把音响调到最大声,然后在里面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活:到楼下糊纸盒(医用药盒),到楼上药厂干活,到田地除草……

    当时黑龙江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共关押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是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

    管沐铎于七月五日出狱回家。此次残酷的迫害给管沐铎身心造成严重伤害,同时也给家人带来巨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