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成长(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有人说法轮功“纪律严明”,最后地上一个纸片都没有。由于常人社会世风日下,人们不知道一个人从内心深处真正按“真、善、忍”去做的时候,自然就能办到。比如我当时听旁边的同修传话说让开马路上的“盲道”,一开始不明白。当时去的同修还有好多是在县城、农村住的,大部份人不知道“盲道”的作用,也就无意中站到盲道上了。我明白后赶紧告诉旁边的人了,所有站在盲道上的同修知道后都自动让开了。有一个同修回来后说,她悟到大法弟子呆的环境得保持整洁,看到旁边值勤的警察吸烟把烟头扔到了地上,她就捡起来,他们扔一个,她捡一个,最后警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本文作者

(接前文《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成长(1)》

4•25進京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听同修说北京洪法,也有别的说法,我想大法是最正的,有洪法的事,同修有什么需要帮忙就要去看看;就象自己的兄弟姐妹,说有事,有急事,赶紧过来。也没说清楚具体事,我能不过去吗?到了北京,我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我坚定的认为我应该来,并且在府右街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了,我更会来。

有人说法轮功“纪律严明”,非常有秩序,最后地上一个纸片都没有。由于常人社会世风日下、道德败坏,人们不知道、不相信一个人从内心深处真正按“真、善、忍”去做的时候,自然就能办到。比如我当时听旁边的同修传话过来后说让开马路上的“盲道”。一开始不明白怎么回事,因为在当时一般的小城市马路上没有盲道,只有很大的城市才有。当时去的同修还有好多是在县城、农村住的,所以大部份人不知道盲道的作用,也就无意中站到盲道上了。我明白后赶紧告诉旁边的人了,向远处看,好多人站在了盲道上。我认识到不应该占用盲道,应该告诉同修让开,我就从站的地方(比较靠近府右街的北边新华门)从盲道上一路向南走,一直走到府右街的南口,不断的告诉同修,所有站在盲道上的同修知道后都自动让开了。没有人告诉我、要求我、命令我、要挟我这样去做,也没有人命令曾经无意中站在盲道上的同修。有一个同修回来后说,她悟到大法弟子呆的环境得保持整洁,看到旁边值勤的警察吸烟把烟头扔到了地上,她就捡起来,他们扔一个,她捡一个,最后警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都是我们修炼了大法后,修心向善,主动自觉的很平常的行为。法轮大法可以说是一片向善的净土。

在工作中证实法

九六年上完学后,我進入了政府部门工作。参加工作后,我一直将法轮章佩戴在胸前,在工作中,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兢兢业业的工作。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九八年,我所在单位被上级机关解散重组,在進行人员分配时,三个部门的领导争着要我,最后还是我原来的局长强行把我留下跟着他了。

我所在单位,是政府里权力很大的部门,经常和企业、个人打交道,有时也到企业帮着他们去解决一些问题,也经常有企业送一些东西表示感谢,我都婉言拒绝了。遇到企业请客吃饭,我也是能躲就躲。以至于一些企业人员说我瞧不起他们,他们已经习惯了请政府部门人员吃。事实上我从来没瞧不起他们,从来不为难他们。

一次一个企业办事人员,因为一些事有意见,后来骂起我来。我没有动心,也没还口,只是耐心的解释。当时是当着许多企业办事人员和同事的面。主任对我的处理很满意,认为在那种情况下很少有人能克制住自己。后来那个企业自觉理亏,又连忙托人请主管局长和全科的人吃饭道歉。

大陆政府部门每年年底都要進行对公务员年终考评,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这些年里有两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受嘉奖。一次是九八年,一次是二零零二年。我九六年参加工作,当年是不参加考评的。九七年年底考评的时候,因我工作勤奋、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两名同事就在科室会上,积极推荐我为优秀公务员。办公室里我年龄最小,学大法后也对这些名利一点不看重了,我坚决没接受,领导就把名额让给了年长的同事。九八年下半年,我分配到一个新的单位,虽然只工作了几个月,年底科室不记名投票还是被评为了优秀公务员。后来主动找科室主任谈话,跟她说,我觉的我工作上还有许多做的不足的地方,当优秀公务员不称职,就别让我当了。我说我是学大法的,工作我会努力干好,但是名誉这些东西我不注重。主任很感慨,说一看你这个人就和别人不一样,待人特别诚恳;有人拼命想当,你却不要;但是我也有衡量标准,我得公平对待科里的人,不是谁想当我就让他当的,你的得票数也最多,就不要推托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自然也就不会让炼法轮功的人当优秀公务员了。同事一直认为我是单位里最能吃苦、最能干的人之一,到二零零二年年底,科里、局里领导认为我确实工作非常优秀,努力钻研,加班加点的把工作完成的非常好,最后还是让我当上了优秀公务员,并推荐我为助理工程师。我想这些领导肯定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零三年下半年,我被绑架、劳教。从此被迫害离开了这个工作单位。即使我被绑架、劳教后,单位里上上下下也都一致说我工作做的非常好。

后来我到一家私营企业应聘工作了两个月,因家中老人住院,我就离开了那家企业。临走前,企业老板答应给我长工资,一再挽留我。最后见我坚持要走,对我说,如果我什么时候想来他这儿上班,随时可以过来。

风云突变迷途,师父唤我正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有了大法弟子办的网站后,我就经常浏览,所以对各方面的情况比较清楚。当时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警察也开始到一些炼功点旁边操练,经常有一些爱打听事的人到炼功点,有时候来几天又不来了,当时公安局派出许多便衣到炼功点、学法小组,“打入内部”了解情况,后来知道,公安局几乎是倾巢出动,甚至处长、局长们都出来了,我们炼功点就去了一个局长,后来我们同修被绑架后在公安局里见到他才知道。

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夜里,一些主要的站长、辅导员都被抓了。第二天早晨,我和一个同修开摩托车到许多炼功点了解情况,发了封电子邮件给明慧网通报情况后,我和一些同修就搭车去了北京,也到过府右街,由于同去的同修机智,没有被非法抓捕。

后来在北京呆了一个星期,同修不断被抓,情况也没改善的迹象,有同修和我们交流,要不先回家再说吧。回家后各方面的压力接踵而至,家中的,单位的,公安局也通过单位把我找了去。我被软禁在单位专门给我办的“学习班”。各种人心不断往外返,虽然也一直给同事讲着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最后还是妥协了,后来在公安局里又顺水推舟的接受了一个很熟悉的、也在政府部门上班的辅导员的错误观点。开始只在家看书学法、炼功。

然而,因为认识是错误的,所以虽然书看的不少,一天看好几讲,但没有那种以前在法中的充实的感觉,总觉的有点不正常。

这样一直到了二零零二年。一位和我们很熟悉的同修,以前也和我们一样在家看书不出来的,跟我们讲,以前我们悟的不对,应该如何如何,我当时很不愿意听,不愿接受“我错了”的事实。妻子同修认真听了,并拿回家了新经文和一些真相资料、光盘认真看起来。让我看我不看,非常固执:难道这么多年我都错了?妻子看了几天后,郑重的对我说,得看,我们以前的认识有问题。又过了几天,有点按捺不住想了解一下外面是什么情况,就拿光盘看了一下。一看光盘,让我非常震撼,我在光盘中看到海外大法弟子游行,场面宏大,庄严、肃穆、善良而又坚忍,那才是大法弟子形像的真正展现,决不是我们在别人面前违心的说大法不好所能比的。我认识到我错了。

我主动问妻子要带回来的资料、经文看看,在我说出口后,妻子去拿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个很洪亮的男声吟诵师父的诗《洪吟》〈助法〉: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我很惊讶,当时妻子和弟弟都在屋里,我问他们刚才听到有人说话没有?他们都说什么也没听见。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直接点悟我!看完《北美巡回讲法》等新经文,我彻底明白过来了。一连几天都处在非常兴奋、又非常懊悔的状态。从此我义无反顾的真正走上了助师正法之路,再没摇摆。

师父安排我掌握电脑技术 发挥所长证实大法

上学时有电脑课,学过电脑,一九九六年参加工作后,就开始用电脑,当时还是386。从那时起,工作中一直就在用电脑,我不知为什么对电脑一直很感兴趣,上班空闲的时间,经常揣摩电脑的使用。后来几经调换工作,最后调到了单位专门负责维护电脑的计算机中心。在计算机中心的工作中,使我对电脑硬件、及常用软件包括一些网络软件都变的非常熟悉,当时单位的网站我也负责制作、维护。后来我悟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在各个工作岗位学到的技能,可能以前有这个愿望,所以师父安排我在工作岗位的轮换中掌握这些技术。这给我后来在证实法做技术工作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只是非常遗憾的是,我上班伊始,单位领导就一直试图安排我做一部份写作的工作,后来在我比较强烈的抵触下放弃了。当时没按大法的要求做,领导安排什么不去干什么,造成后来在证实法中的缺憾。

明白过来以后不久,正好单位集体报名以优惠的价格安宽带,我马上就安了一个。很快又接触到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找来了破网软件,就在自己家里上了明慧网。上明慧网后,我首先把所有电脑技术文章下载下来看了一遍,把安全措施做到位。通过交流,后又协助两个同修在他们自己家里成立了两个小资料点,其中一个资料点一直稳定运行到现在。当时真是一个不断突破怕心的过程,第一次用破网软件上明慧网,我发了好长时间的正念才敢点。每次去其他同修家里维护,都有种可能一去就回不来的观念需要突破。看到网上揭露出来同修被抓、被劳教、被殴打、用刑的报道,经常不敢看下去,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因为我有在单位工作中掌握的电脑技术基础,所以自从得到破网软件后,这两个小资料点没再需要其他同修的帮助,完全独立运作起来。后来,除了满足周边同修的需要,相当大一部份打印量是提供给其他同修。

看了明慧网上的一些交流文章后,我悟到能够不显山不露水的把资料点一直运作到正法结束才是最好。和你做的证实法的项目没有直接配合关系的,法理上可以交流,具体事情上一概不让知道,也不去询问。在资料点的运作上,严格按照明慧网上文章中写到的安全注意事项做。两个小家庭资料点的同修,虽然在我的谈话中感到另一个资料点的存在,但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同时他们把资料传给谁,我也不全知道,也不主动过问。这样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后来我和一资料点出事后,另一个资料点还能正常运行下去。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