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我看到还有很多长年掉队的同修没走回来很惋惜,感到急需我们共同去找回他们,帮助同修从新溶入正法洪流中,我时刻想着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虽然有同修说我一次一次被同修说出遭迫害,在魔难中吃了很多苦,这些同修不注意安全、不修口,你别再找他们了,等等。听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我心里说不承认这一切,以前都是我人的观念多、法没学好造成的,不怨他们。

我只要听到哪个同修没有学法小组,我就去找他,不怕麻烦,不管谁说啥,路途再远或拒绝我,我都不动心。我都想着如何使他们走出来,不被落下,找到同修参加集体学法,尽快的跟上正法進程。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正法修炼中,我虽然经历很多魔难,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下面我将放下自我,如何向内找、帮助掉队同修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及救度众生的一些体会写出来,向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汇报,和各位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一、坚持找回昔日同修是我助师正法的责任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看到还有很多长年掉队的同修没走回来很惋惜,感到急需我们共同去找回他们,帮助同修从新溶入正法洪流中,我时刻想着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也是我们助师正法必须做的。无论怎么难我都想把这件事做好,虽然有同修认为我不该这样专注的做,说我一次一次被同修说出遭迫害,在魔难中吃了很多苦,这些同修不注意安全、不修口,你别再找他们了,等等。听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我心里说不承认这一切,以前都是我人的观念多、法没学好造成的,不怨他们。我要用法归正自己,坚信放下自我就堂堂正正做好我该做的谁也动不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从新走出来的昔日同修也在逐渐增多。但现在还有部份有怕心嘴说不修但在家偷着修的、想修又很难走出来不会修的、老年与“病业”大困在家中的同修等,他们都需要去帮助或找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和做好三件事,发挥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我只要听到哪个同修没有学法小组,我就去找他,不怕麻烦,不管谁说啥,路途再远或拒绝我,我都不动心。我都想着如何使他们走出来,不被落下,找到同修参加集体学法,尽快的跟上正法進程。

一天某同修领我去另一同修家,当看到同修是病业状态时,我问同修:有学法小组吗?说没有。她从一九九八年就开始病业至今没参加过集体学法。我说我和她学法吧。当我决定再去和她学法时,这个同修竟然搬家不在那住了,我就找知情同修用电话同她联系上了,当我给她挂电话时,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挂了,我想这是干扰间隔她参加集体学法啊,我就又去找同修让她领我去她家。同修领我去了她家,我把我要来和她学法的想法说了,她说我想想再说。我回家发正念解体干扰她参加集体学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她正念破除干扰。过了一周,我又去她家时,她终于同意我和她一起学法了,这样我们的又一个学法小组建成了。开始,每天上午学法,集体学下来,这位同修由开始拒绝,到现在已离不开学法小组了,她说我们学法几天后感到了多少年都没有过的好心情。她通过集体学法变化很大,学会了向内找,开始不能下楼到现在能下楼且近距离发正念和讲真相,有同修没有地方学法和开展交流,她就让上她家去,起到了圆容整体的作用。

对于那些年龄大的不常去学法小组的同修,我想也不能忽视,也要给予应有的帮助。一次,在一学法小组上,我见到一位老年同修,她很少到学法小组来,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的午夜十二点从来不参加,怕发正念后睡不着。我说这是最正的事,你回家发完保证能睡着。她听了我的建议,再来时告诉我,她能睡着还能起来炼功呢。她还跟我说了她遇到的心性关,让我帮助她,我就真心的和她在法上悟、共同提高。她说儿媳把大法书给毁了,她想到就哭,说恨死她了,再也不想见她了,我帮她向内找,最后她说:我是大法弟子,得听师父话,师父让我们救众生,我做错了,这是在毁她,今后我要慈悲于她。后来这位老同修还把儿媳在过年时主动叫到一起过年,还买个MP3送给她听真相。化解了矛盾。通过学法交流,她还辞退了保姆,主动找年近八十岁的同修学法,又组建了一个学法小组,还和同修去黑窝近距离发正念等。当我同她们学法看到她们发生的变化时,我感到集体学法的作用实在是巨大的。由此我更加信师信法,同时还鼓励其他同修坚定的走师父给我们留下的路。

有一天,同修见到我把我领到她家要和我一同学法,我说我有学法组。她说那就帮我找一个吧!我说你家人都修,咋不在一起学呢?那不是一个天然的学法小组吗?她说我们家人学不到一起去,互相有矛盾,各说各的理。我说那就都没做好。她问我咋办?我说有办法你不用,就是听师父话,从自我做起参加集体学法,扎扎实实修,遇事就找自己,不要老找别人,家人也是同修。她说我妈白天学,我白天要上班,你给我找个晚上的,让我家都参加集体学法。我后来找其他同修在她家组建了学法小组。通过参加集体学法,她家人提高很快。这位同修见到我时说:“我真得谢谢你,你看我家原来那样谁都不愿管,你没嫌弃我们。那些天一直和我们学法、交流到很晚。”我说别谢我,你应谢师父。这是我应该做的。她还说,我以前没做好,是我法没学好,现在我妈说我对与错,我都不动心了,今后我一定要学好法,修好自己,遇事向内找,参加集体学法真是太好了!

帮助同修也是帮助自己。当我同有病业的同修学法时,我也出现三次病业干扰,当时很重,我立即意识到病业干扰就是阻挡我去帮助同修,是邪魔在捣乱,立即解体并视之为假相,我坚持去学法小组,尽管当时象重感冒一样,十分痛苦,但我坚持到了学法小组立刻就无事了。我又向内找,也认识到是我的心促成的:我看到同修放不下“病”、悟不上来而产生了着急的心;看到同修的场不好我心里还有分别心和嫌弃心;去同修家路途远、屋又冷,有怕吃苦的心,这都是我要修去的人心与观念。在帮助同修中,我一一的看到自己的问题并注意在法上修去。帮助同修中我还悟到,帮同修我们就要给同修添正念,在法中启悟同修,我们珍惜每个同修就是珍惜她巨大的生命群。

在与同修的接触交流中,我发现自己的力量还很不够,还有那么多同修需要帮助。我希望更多的同修尽快成熟起来,找回更多的昔日同修,带动他们参加集体学法,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二、向内找修出真正的慈悲

去年冬天的一天晚上,一同修领来两个同修来我家,指责我没有形成好整体,发正念没统一,某某协调人不在法上,那人是谁、在哪住等……因为我平时就不爱听别人说别人,我总是说要给同修添正念,要看到他好的一面。我平时思想比较单纯,又不爱说话。面对她们三人的指责,我的心不稳了,当时身体凉飕飕的。我立即责问同修:你怎么把我不认识的人往我家领?你咋能这么做?要想形成整体,咱们就从自我做起、修好自己,要以法为师向内找。这时同修听我这么气愤的说话就炸了,说我不慈悲、不善、不在法上……,噎的我不能说话。我只好让她们走,她们就是不走,还大声吵着说,我很着急不知咋办。僵持一段时间,最后她们自己就走了。

第二天我学法回来看到楼道里贴了二张真相传单,心里很难受,心想同修明明知道我现在被邪恶所“通缉”,还在给我制造“事端”。怕的物质一下子就上来了,我马上悟到是自己不对,那是假相。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用我没修去的人心干扰,是我空间场不纯,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要多学法,多发正念用法归正自己。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背《精進要旨》中的〈境界〉等,背着背着我哭了,我看到自己是没做到忍更没有善,我赶同修走实在不应该,是我错了。在此由衷向同修道歉。我找自己为什么那么难受,为什么发生这些?说明自己有争斗心,怕被人批评的心、慈悲心不够等,经过学法对照我在尽力的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

后来,我利用给同修从新装电脑系统的机会,主动一一找她们向她们道歉。学法也使同修得到提高,当时批评我最起劲的同修,我一進她家,她就向我道歉,一个劲说对不起我,我也跟她道歉。我们彼此的间隔消除了,我们又在一起配合了,我教会了她们新的装机系统,她们都很高兴。也给别的同修装机,又教别人,我们破除了间隔,又形成整体,携手走在大道无形的路上。

今年初一,同修遭迫害刚刚回来,传说我的照片被邪恶放的很大在找我,还有特务跟踪等,造成部份同修怕见我、有的让我别在家住躲开等。听到这些我没动心,我向内找自己,我想听到这些还是我有不好的物质,有怕被迫害的阴影,有忌恨心、怕心、面子心,还有怕被人说的心等促成。自己认识到向内找就是归正自己的过程,我意识到这也是邪恶企图让我流离失所,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让我离开整体。我不承认这一切,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我就在家,哪也不去!人怎么能跟踪神呢!我就堂堂正正该干啥就干啥,我时刻把学好法摆在第一位,除特殊情况都能保证半天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只要是证实大法的事,我不管同修对我态度如何,只要在法上我就主动配合好,我不求结果就一件一件的完成,不管多远,从无怨言,这也是我修去执着心的过程。同修都是我的一面镜子,同修说我对的我一定接受,不对的我也要包容同修。

师父要求我们多救人、抢人,我把讲真相溶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与做事中。平时随身带着真相资料,随时发真相资料、发真相光盘、面对面的讲真相、寄真相信、打真相电话,近距离发正念,就这样我始终坚持着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

三、用手机项目救度更多众生

零九年底我地开始了用手机讲真相的项目。面对技术项目我犯难了,由于我平时不用手机,手机上的键盘我都不明白,但我要听师父的话,只要是证实法需要的那就做,难,我也一定能做好。这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准备的又一法器。在同修的热心帮助下我又学会了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发短信、彩信。学会后,很快掌握了整套技术操作,我便主动积极推广,帮助许多同修利用此技术大面积的讲真相救人。我们很多同修在去学法的路上、发真相资料、张贴不干胶和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可抽空同时利用手机打语音电话、发短信、彩信,可救度偏僻角落的众生,而且安全有效,携带方便。

在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中还能修去很多人心。如学习技术和教人的过程中,能修去依靠别人的依赖心和教别人的急躁心等。经常用手机讲真相费用是较大的,要想做好必须去掉利益之心;给参与迫害的恶人打电话时得去掉怕心;遇到骂你的人不要有仇恨心;遇到爱听真相的人不要起欢喜心,这个讲真相的过程就是去我们执著心的过程。师尊说:“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同修真诚帮助!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