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对待工作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借此机会,我想把自己一年来在繁忙的工作环境中,如何在法中归正自己做一下简单交流,认识不足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多年来,我工作一直很清闲,去年,突然把我们处室人员全部调入工作性质完全不一样的另一处室,工作变的非常繁重,又要经常上早、中、晚班,面对的工作对象素质又极低,非常难以管理。面对突如其来的工作变动,自己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曾经一度陷入困境,不知如何面对。

尽管自己知道是旧势力的一种迫害形式,表面也知道向内找,也曾发正念清除这种干扰(现在想想,那时发出的根本不是正念,而是带着抱怨常人的又怨又恨的物质,甚至还可能起到负面的作用),但内心还是把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归罪于常人,把它当作人对人的一种迫害。自己不由自主的随着常人抱怨相关领导如何如何……其实这种表现就是用人心对待迫害,就是向外找,说白了就是不修自己。

师尊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精進要旨》〈道法〉)我意识到,可能就是因为长期以来,自己一直用人心对待修炼,也就是长期不实修,才导致了关难的累积,造成今天对我来讲难以逾越的关难。

后来通过学法、向内找以及和同修交流,渐渐明白了,尽管现在修的还很不到位,但总算从法理上明白了,并找到了自己的致命弱点——用人心对待修炼。因此也算在新的工作环境中逐步归正自己吧。

一、在新的工作环境中,向内找,归正自己

从法理上我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魔难中,必须向内找。刚一接触繁忙的工作,不仅身体累,心也累,因为工作中所面对的对象素质太低,自己有时甚至感到身心疲惫。每当出现这种情形,我就想肯定是自己这儿出了问题。比如:对这份新的工作不情愿干、非常反感,甚至感觉自己干这份工作受了很大的委屈,因此在工作中被动的承受,感觉一天一天的熬日子,而且非常留恋以往的工作。其实就是自己怕吃苦、有贪安逸等人心,每当找出自己的人心,就用法衡量,不符合法的就灭掉它,有的人心我得把它写出来,才能找的很透,才比较容易修去,当然有的人心很顽固,时不时还显露出来,但我觉的自己的空间场越来越清亮。

另外,当新的处室主任分配给我的工作量多,特别是早、晚班多时,以前自己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干扰(当然可能存在干扰的因素),然后就用人心分析这个人为什么给我的多,给他人的少,自己能找出很多合情合理的理由,越想分析的越对,越想越生气,以至于对这个人就产生了成见。近来我看了很多同修关于实修这方面的文章,就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以干扰自己做三件事作为挡箭牌,阻挡着自己向内找。这一问题非常严重,如果不实修,三件事做的再多也是常人在做,况且自己三件事做的并不好。而且当自己这样想问题时,就是把自己当作了常人,那么常人就得符合常人的理,受常人理的制约,那么那个主任就会真的如我所想,给我的工作量多,如果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心性升华上来之后,常人的理就制约不了我,就是那个主任真想多给我工作量,他也办不到,因为他制约不了我。所以所有的麻烦都是自己的心不正招来的。只有当我们修去人心、转变人念、跳出人的理时,才会改变境况。

此外,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主管领导工作非常认真,对下属要求非常严格,常人经常抱怨这个领导爱折腾人,有时自己也随之抱怨。从人的层面看,主管领导之所以这样不顾下属的劳累这样“折腾”大伙儿,就是干事心特强,上级领导交给的事,总是不打折扣甚至超量的完成,其目地就是想在同级领导中得到认可。近来我想到:主管领导的这种工作状态与自己的修炼状态极其相似。想想自己长期以来,求名的心很重,总想在单位得到别人的肯定,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在修炼中也是如此,表面虽不张扬,但深藏此心,谁对自己不好了,对自己不重视了,嘴上不说,心里不舒服,就是太重视自己,就是私。从另一角度看,太看重自己,就会忽略别人的感受,就会在修炼中,摆不正自己和众生的关系,摆不正自己和正法的关系,摆不正自己和师尊的关系。

另外,如果由于主管领导的表现耽误了常人的时间,这还不算什么,常人的业余时间只是消遣消遣、娱乐娱乐,如果由于其所作所为间接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时间,无意中就犯了干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错。从这一角度看,大法弟子自己修不好、走不正真的会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如果大法弟子做的正,本身就能够制约、甚至解体周围一切不正的因素,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因此我们千万不能忽视修自己。

二、摆正基点、不偏激、理性对待新的工作

在新的工作中,以前所学的知识、工作经验都没有什么价值了,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如果按照以往人中的性格,我会把自己的精力完全投入其中,因为自己非常追求完美,干什么都得比别人干的出色,而不在乎多么费时费力。但修炼了,就应该站在正法的基点上考虑问题,就应该转变这种观念,因为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自己的精力、时间已不仅仅属于自己。当然转变观念,并不是说敷衍工作,绝对不能敷衍工作,而且还要干好工作,转变的是心态,修去的是人心。而且自己体会到:人心越少,工作效率越高,工作效果也会越好。而且在这种心态下干好工作,很大程度上能证实大法。否则的话即使工作干的再出色,其实也是在证实自己。

而且我体会到:每当在工作中顺应自己做常人的理念,过份付出,得到荣誉时,周围就会有人对我无名的生气,当时我以为是人家妒嫉我,或者是我有妒嫉心,其实现在想想,还不仅仅是如此,可能就是因为如果我不过份努力的话,有可能这东西就是别人的了,这样我真的欠了人家的,人家才对我耿耿于怀。

工作虽然不是修炼,但它能给修炼人提供修炼的环境,因此在这个环境中,真的得用法衡量,千万不能偏激,否则就会给工作以及修炼带来不必要的干扰。

三、关于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些思考

对于旧势力的干扰,除了从法理上明晰这一点,发正念清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点就是在行为上不配合它,你不是让我没时间学法吗?我就利用好在班上的时间,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每天抓出一些时间集中精力背法,发正念,时间不在于长短,贵在天天坚持、用心做,而不是应付。你不是让我没时间做三件事吗?我就利用上晚班时间发真相资料,或者在晚上上班时,我就利用写文章的形式向内找、写修炼体会。自己曾经这样做过,也觉的比较好。

另外在修炼时间上,应该跳出人的认识,法理上应该知道,大法弟子的修炼时间不应该受常人的制约,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因为很多时候我深切的体会到对大家的时间上的牵制,并不是人的行为,背后是邪恶的招数,就是针对大法弟子来的。对此,我们应该识破它,从思想中不顺应它,当然不是说行动上怎么样做,很多时候,在于我们自己内心的转变,有时我们认识到了,邪恶就会自灭。

在这儿有一个小插曲足以说明这一点,前几天,本来早该休周末,结果单位就是不让休,说要等到十四号,中午我和同修悟到,这是针对明慧大陆法会的干扰,因为按照以往惯例,每到临近法会截稿日,会有很多文章等我们整理。咱们要发正念解体邪恶的阴谋。结果下午一上班,还没等我们发正念,单位就提前几天放假。在这件事中同修和我没有一点为私为我的成份,就是怕耽误法会组稿,而且也没有执著结果。所以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四、转变观念,用神念看问题

师尊在《转法轮》第二讲中就讲“开天目”、“遥视功能”、“宿命通功能”,我悟到可能师尊期望我们一走入修炼的大门,就应该改变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真正跳出人,用慧眼看问题,用神念对待所遇到的魔难。

前几天,连续上班十多天,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消,早晨起来就胸闷,丈夫说你要转变观念,我还直抱怨他,中午,我突然想到:怎么不转变观念呢?是我累吗?是大法弟子累吗?我联想到师尊的新讲法:“那么这么低级的人体,什么能力都没有,你的思想境界符合什么,什么就支配你。那么也就是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人不理智、发泄脾气时,负面因素就起作用。什么都是生命,它就是恶,它就是欲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东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悟到:我总承认累,时常挂在嘴上,那么就是在要这种累的生命,“累”这种生命体就会支配我,它就会趁机起作用。想到这一点后,我就想:我不累,是“累”这种生命体累,而且我要灭掉它,一瞬间就好了,真的不累了。

还有就是面对目前的工作环境,尽管常人都是无可奈何的心态,作为大法弟子,千万不能这么想问题,要用正念想问题,不要把目前的环境定住,要知道大法弟子的思维是有强大能量的。我们不惧怕累,不惧怕苦,但不应该我们承受的累和苦,我们也不要、也不求,因为我们的使命就是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一切都应该顺应大法而动,一切都应该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开创条件。而且,一切都是有生命的,包括工作环境本身,顺应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工作环境就会在未来留下来,否则,破坏大法,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环境也会在法正人间时被淘汰。

总之,累,大法弟子也不可能被击垮;闲,大法弟子也不可能在安逸中迷失。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是大法构成的生命!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