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正行 大法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有一次六一零人员来我家说:“你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师父的法像不要摆,赶紧收起来。”我心想:决不能向邪恶妥协。于是我说:“这里是我的家,我摆谁的像是我的权利,再说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摆我师父的法像天经地义,有什么错?我又没有摆到你家去,你们说是吗?”他们被我问的哑口无言,从此再也不提及摆放法像的事情。事后我回想起来,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说出这话来了,完全不假思索,我想一定是师父给我的勇气和智慧,让我用正念震慑邪恶。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非常幸运的在一九九九年得法,也就是大法被中共迫害前夕。二零零二年因发送大法真相传单,被恶人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这七年的迫害中,我用正念一次次制止迫害、死里逃生,最终闯出魔窟。下面借这次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终于明白发正念的重要性

我以前对发正念一直没有重视,即使是被关在黑窝里迫害的前几年也一直如此,平时很少发正念,就算发的时候也只是走形式思想不集中。因此也遭受了更惨重的迫害。那我是什么时候才发现正念的重要性的呢?

有一次,邪恶为了“转化”我,再一次加大力度迫害我,他们的邪恶计划一切安排妥当后,把我关進一个小房间里,准备对我進行迫害。当时我心想:这些邪恶以前为了逼迫我转化,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一次加大力度的迫害,我还能坚持下来吗?这时我突然想起发正念,就开始每天背《洪吟》和发正念。结果突然有一名服刑人员自杀了(这是让狱警最头疼的事情),监狱为了处理这件事,关了我两个月,还没来得及对我進行迫害,就把我放出来了,当时我还没想到是正念在发挥威力。

还有一次,邪恶为了阻止我炼功,动用了很多人来折磨我,又是戴手铐又是捆束缚带,勒的我无法动弹,这时我又想起来发正念。结果监狱里面又出了一件事,狱警们焦头烂额,又没有时间和精力来迫害我了。有位服刑人员说:“真奇怪,监狱每次要大规模搞你的时候就出事情,让你逃过一劫”,我听了一愣,仔细一想:是啊每次都这么巧,难道是正念起的作用?

这时我又想起刚進黑窝不久的一些情况,记得有一次:邪恶叫我到办公室谈话,叫我在门口报告進去,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罪犯,我绝对不会报告的”。邪恶就气汹汹的叫我面壁罚站,我站在那里就开始大声的背诵《洪吟》,结果邪恶气急败坏的用电警棍刺我,刚刺到我嘴唇时,我下意识的喊出“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结果电警棍就失灵了,怎么也电不出来了。

还有一件很神奇的事,也是为了阻止我炼功,狱警们用束缚带把我手脚捆的严严实实的,但是不管怎么捆,一会就自动松开了,一松开我就继续炼,当时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捆,功我是一定要炼的。狱警们气的发慌,说:“一会捆一会捆的累死人了,这次用劲把她捆紧了,看她还怎么松开。”狱警们这下几乎用尽全力来捆,我只感觉到绳子都已经嵌進肉里了,那样的痛真的难以形容,我强忍着痛对他们说:“你们也是女人,为什么这么狠,我炼功是我的自由,你们这样残害好人,你们的良心会安吗?迫害大法弟子对你们是不好的。”其中一位狱警说:“我不怕报应,有本事就让你师父来给我报应好了。”说完他们就得意的走了。他们觉的这次捆的这么紧,不可能再松开了。而神奇的是绳子一会儿又自己松开了,一松开我马上又接着炼。而说不怕报应的那个狱警当天晚上就扭伤了脚,痛的连路都走不了,好几天了还是一拐一拐的。这下大法的威力对她们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从此她们便收敛了很多,对我也开始客气了。

还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一位服刑人员躲在一个偏僻的小房间里照着一本书录音,而这本书是由中共邪党编造的,里边都是假借法轮功学员的名义所写的脱离大法后的文章,然后把这个录音播放给每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听,有一部份法理不清的学员学人不学法,以为录音中的内容是真的,从而动摇了修炼大法的决心。我发现时,心里一震,虽然我只学法不学人,对大法的坚信任何人任何方法都无法动摇我,可我却也一直认为这个录音是真的,没想到却是邪恶所制造的谎言,让我彻底认清了邪恶的丑陋面目。我正念一出:不许她录成功,以免继续毒害同修。结果录音人员便开始经常牙痛。有一次跟录音人员讲真相,同时也告诉她为什么会牙痛的原因,她明白真相后说:难怪这段时间老录不成,总是卡带,害得我也三天两头的牙痛。大法的威力使这个服刑人员不再继续犯罪,之后她找了一个理由推掉了这个录音工作,没过多久监狱把这份毒害人的项目也给撤销了。

象这样的例子很多,而我在经过这些事情之后,开始重视这个一直被我所遗忘的法宝——发正念,从那以后,我每天除了炼功学法也开始坚持发正念。后来就基本没有遭受迫害,直到最后闯出魔窟。

二、邪不压正

经过这七年的迫害中大法所展现的奇迹,使我对大法的坚定甚至超过我的生命,所以我始终相信邪不胜正,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而接下来的事情,确实证实了大法的伟大。

有一次六一零人员来我家说:“你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没有关系,但是你师父的法像不要摆,赶紧收起来。”我心想:决不能向邪恶妥协。于是我说:“这里是我的家,我摆谁的像是我的权利,再说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摆我师父的法像天经地义,有什么错?我又没有摆到你家去,你们说是吗?”他们被我问的哑口无言,从此再也不提及摆放法像的事情。事后我回想起来,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说出这话来了,完全不假思索,我想一定是师父给我的勇气和智慧,让我用正念震慑邪恶。

还有一次是在去年的冬天小区的门口挂了一条邪党的横幅,我看见后反复思考该如何处理这条横幅,这次我决定自己去居委会说服他们拿掉横幅。可是我文化水平不高,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服他们,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结果却很巧的遇见了居委会人员。当时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就下意识的问他们:“小区里挂的横幅是什么意思呀?”他们马上说;“这和你们没有关系,这个是××教,不是说你们法轮功。”我说:“我当然知道这和我们法轮功没有关系,我们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最大的佛法修炼,根本不是属于什么教一类的,但是由于中共的谎言,很多老百姓不明真相,会误解这和法轮功有关,我觉的这个横幅挂的很不妥,不但对民众、对你们都是很不利的,我建议你们还是拿掉吧。”他们爽快的说:“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拿掉吧。”两天后横幅果然被换掉了。我想这个巧合一定也是师父安排的,师父看到了我的想法,便教我说出那番话来,让居委会不假思索的就换掉了横幅。

我有时候看到有些同修对邪恶有惧怕心,我想通过这些事情告诉同修邪不胜正,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你说邪恶能有这个本事吗?

三、纯净念头能救人

我刚从黑窝出来,就听到要做三退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从何入手。同修提醒我,不会讲的话就先从亲戚朋友开始讲。虽然我讲的不好,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鼓励我,基本也是讲一个退一个,所有的亲戚都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有了这些经验,我开始尝试着向陌生人讲。

有一次,在亲戚店里遇见了一个北方口音的年轻人,便开始和他讲起真相,他突然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你是谁并不重要,生命得到救度才重要,大法救人不分阶层,不分人种一视同仁,平安人人都需要,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出来讲真相,完全是为了救人,不图任何利益,今天我们碰到是缘份,你听到真相,分清正邪是你的福份。”他听后笑着说:“既然有缘份,那就坐下来聊聊。”他接着说:“我是北京武警部队的,《转法轮》这本书我也看过,而且我还一直藏着这本书,那你今天就给我讲讲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他就问了一个个很尖锐的问题,我的文化水平不高,这些问题有很多我都是闻所未闻,可那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也能够对答如流。就算事后我也不能完全想起当时讲的内容了,我想那时候一定是大法给予了我智慧,神的一面发挥了作用。年轻人听了我的解答后,也欣然同意退出中共邪党,也说回去要好好看看《转法轮》。

后来同修借给我钱,我开了间店面,本来每天都要出去找有缘人,现在有缘人自己都会到店里来,为讲真相提供了方便。店里的老顾客基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给他们真相资料也都很乐意要,甚至有些人还问我借《转法轮》看,从此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记得有一次,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来到我店里买东西,一看他身体很不好,气喘吁吁的,说话都很费劲,我就教他念九个字,他一听马上就发火了,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曾经是温州六一零的,现在刚下海自己做生意,你敢给我讲法轮功?”这时大法又一次给予了我智慧,我说:“一听你干过六一零的,我更要和你说明真相,因为你们六一零人员中了中共邪党的毒比较深,比一般的人都可怜,你今天来我店里是缘份,我得给你详细讲讲法轮功的事。”我就从法轮功洪扬讲到如何遭受迫害,再讲到迫害法轮功的因果关系。当我讲到三退时,他突然生气的说我这是反党,气冲冲的走了。我想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于是我马上向内找,找出了自己心情太激动,语速太快,求成心切。当时就发正念解体这些不好的因素,希望他再次听到真相。

过了两个月,我正在给一个老太太讲真相,这时他又来了,進门便说:“你还在讲法轮功啊。”我说:“是啊,上次还没跟你讲明白,今天再跟你好好讲讲。”他笑了笑。我接着上次没讲完的地方继续讲,这次他没有生气,最后也欣然同意退出邪党。

我借做生意的机会能救很多有缘人,不但在店里可以讲真相,出去進货照样可以讲。讲真相过程中,我从没有任何怕心,走到哪讲到哪,但我还存在许多不足,不象有些做的好的同修见面就能讲,一讲就能退,而我有时候遇到有缘人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有时讲了半天也不愿意退,总觉的救人有些难。为什么会觉的难?这次师父在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到:“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

看了这段法我内心有所领悟,觉的难是自己走的不够正,要走的非常正才能救人,才不会出问题。其实平时生活中一思一念都非常重要,不好的念头就会起到不良的效果,比如有时候睡觉晚了就会觉得第二天没精神,气色难看,体力跟不上等等,结果第二天果然如此,连学法都没有精神。发正念发困、倒掌,觉得很疲惫,非得要睡一觉才行,如果从修炼人要求去看,修炼人一切顺其自然,没有时间概念,结果第二天反而状态更好,让我明白了同样的事用不同的想法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摆正基点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很重要,这次师父在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到:“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对大法弟子是极其的难,因为大法弟子也是在这末世最复杂的环境中往出走、往出修,还要救度别人,所以大法弟子才能够成就那么大的生命,成就那么高的层次。”

是啊,纯正的一思一念只要我们能做到真是无所不能,再说师父给予每个弟子很大的能力,法中也讲到过,常人做事与神佛做事的区别,常人是用意念指挥四肢、感官做事;修炼人是用意念(正念)指挥功能做事,所以在做具体事中,是功能在起作用,我也从中体悟到:意念有多纯,正念就有多强,产生的效果就有多大,解体邪恶的时间就有多短,但这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师父再一次嘱咐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四、七年迫害累巨债,师恩浩荡一朝还

刚从黑窝出来,我被家中八十多万的巨额债务震住了,但同修鼓励我,叫我先把欠债的事放下,这么多年没好好做的学法先赶快补上,你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怎么会让你没饭吃?只要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师父一定会帮你的。我听后觉得有道理,先把欠债的事放在一边,把法先学好,做好三件事。

当时,房价也天天在涨,于是我想到了卖房还债,但这房子没有产权证没法卖,因为我当时买的是二手房,产权还没过户好,房东就下落不明了,我被迫害这几年丈夫到处打听房东下落,也是一无所获。而房东当时留给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也一直找不到。这时有人叫我托律师打官司,有人叫我托黑客找,于是我与丈夫去找过律师,律师说按照你买房的协议书上看,哪怕找到了也有麻烦,协议书上对方丈夫没有签字,再说律师费也得要两万多。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取消了打官司的念头。

过了几天,我突然想起来,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我的一切都有师父安排,为什么要找律师呢?我就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的一切情况您是知道的,这房子是谁的都由师父安排,如果是我的就让我尽快找到房东,把这事尽快解决。如果不是我的,我就不找了。”结果第二天我无意中就发现了房东的身份证复印件,这下事情就好办了,第二天我就找到了房东,一碰面我就向她解释我这么多年没找她的原因,也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叫他们办房产过户手续。结果他们没有一点刁难我,很顺利的就办好了过户手续。而后我就开始卖房还债,本想还了债之后,用余下的钱买个小一点差一点的房子,没想到卖出买進一转手,不但还清了债务,买回来的房子比原来更大更好。邻居和亲戚们都觉的不可思议,说:你修真善忍真有福,从黑窝回来一年多,不仅还清了这么多债务,还买了这么好的房子,一定是菩萨保佑。我说:“是啊,我有师父保佑呢。”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不仅还清了巨债,还在一次车祸中起死回生……师父给予我的一切,弟子无以为报,唯有加倍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勇猛精進,永不懈怠。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