瘤子不见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法轮大法带来的神奇太多了,就说说发生在我和家人身上的事儿。

七十三岁的继母骨折 当天从医院回家

我继母(称大姨),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的早晨擦地时突然滑倒,家人把她抬到炕上后疼得不能动,直叫。找来当地有名的接骨医生看后说七十三岁了,就是做完手术,也难以走路了,两条腿不一般长了。

继母虽然修炼大法,但没念过书,迫害后没有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突发的难,难以忍受的疼痛之下叫来外地的儿子、大女儿。三号早上救护车来了,用担架把大姨抬上车送到医院。院长是哥哥的好朋友,检查结果是腰部虎骨三节粉碎。四日早上手术,先交二万元,准备三万五千元吧。

我接到小弟的电话,第一念是:这是旧势力干扰救度众生,阻碍我家、大姨家,周围人讲真相得救啊。更多的法理也不懂,也没有想大姨有什么执著,承担什么后果责任。我与嫂子(同修)又来了一个小同修,一起赶到医院,继母的身子一动不能动了,此时父亲、弟弟、大姨的儿子去百里之外舅舅家求钱,只有她大女儿看护。我对大姐说,虽不是亲生母亲,但我们都修炼,相处得很好,我与你心情一样,大法神奇,只要真信,母亲会好的,让我先感到惊奇的是大姐(常人)爽快地说,我不阻挡,你想怎么做都行。

之后我与大姨交流,师父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看看发生事前哪里做的不符合大法了,然后一起在法上交流,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交流的是《转法轮》六十七页到六十八页那段讲法,也谈了一些其他同修怎样信师信法的,最后大姐在门口守着,别让医生進来,我们求师尊,发了二十多分钟正念后,我一扶大姨,她神奇的坐了起来,也没喊疼。

这时求钱的人都回来了,都惊讶了,姨的儿子女儿直说谢谢我们,我们说谢谢大法,谢谢李老师,我出去买了一双鞋给大姨穿上,我一人往起一架,她站起来了,腿能动了,在屋六、七个人更感到惊奇了:大法太神了,知道这样不上医院了。大姨说药我没吃,扔它,我出院。家人说再看看,大姨坚定的说,我有师父管。就这样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她儿子把她背到自家面包车上,上午来时担架抬到四楼,下午五点多坐车回家就能下地扶东西大小便,晚上坐着炼了五套功法,第二天上午一看两条腿一般长了。两个多月能自理,还能做饭了,还回她十几年没回的老家讲真相退了四十多人,还有的开始炼功了。

肚子下侧的瘤子不见了

我再讲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我肚子左下侧长了拳头大的硬包,我也不在乎,这个包从来不疼,什么也不影响。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我浑身开始冷,然后高烧,下班骑车五里多路背着师父的讲的法“能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回到家不一会开始肚子疼,丈夫当时不修炼,看着急了,让我上医院,我说我信师父,放心吧,没事的。当时还没有发正念这件事,晚上更疼了,看不了书,炼不了功,炕上爬到地上,地上爬到炕上,跟要生孩子前一样的疼法。一会冷披被子,一会热用凉水洗手脚,丈夫说你不上医院,给你放讲法吧,耳朵听着法,心里更有底了,一夜一眼没眨,连十分钟都没停过疼痛。

第二天女儿回来(她看过书),问我用去医院吗?我坚定的说,修炼人,这是好事。同事来了,要强制我上医院,我问自己,难道我心里没真信师父吗?不对,我信。同修来两个,一个告诉我守心性,一个告诉我不行上医院吧。不管是谁说,我都问自己信师父不?马上出现的都是“我信”这个念,当时我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包而肚子疼,也没想过什么时候能不疼了,就知道我信师父,自己造的业得偿还,肚子疼是净化身体,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想什么身体产生什么物质。

这样疼了两天两夜,没眨眼,到了第三天下午不太疼了,睡了一觉感觉身体往出冒黑乎乎的东西,睡了一个多小时,我叫丈夫给我做点饭。坐在院子里的他听到我要吃饭,他说你好了,我信心十足地说,好了,吃了一大碗饭后,骑车去同修家,同修说替你担心极了。

又过两天开始流血块了,流了七天,晚上我无意中发现肚子的硬包没有了。我流泪了,原来师父是给我净化这个瘤子。在我身上又一次证明了师父在《转法轮》最后说的:“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