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群老人两年四次遭绑架 家属控告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成都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何书群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在家中被杨柳村派出所警察毛某、荷花池街道办事处两女办事员绑架到金牛区洗脑班。这是何书群老人在两年内第四次被绑架。

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为什么被绑架到洗脑班。据何书群的老伴周国才说,参与绑架的杨柳村派出所警察毛某声称是因为何书群今年多次遭绑架后“转化”的不好。即何书群仍然坚持信仰真善忍。

何书群的老伴周国才忍无可忍,已就“随意剥夺人身自由、践踏人权、践踏法律”之事实,向四川省、成都市各级检察院、法院控告成都金牛区杨柳村派出所警察毛某、杨柳村派出所所长、荷花池街办六一零人员李伯贵等,要求严惩上述被告;并强烈要求立即释放何书群,赔偿由此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以下是周国才控诉书内容简述:

我和老伴何书群以前一身都是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从此真正感受到没有病的幸福。事实证明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净化心灵的奇效,对人伦道德恢复的奇效,是前所未有的。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科学。迫害法轮功的参与者才是在犯罪。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的老伴何书群在家中被杨柳村派出所警察毛某、荷花池街道办事处两个女办事员绑架,非法拘禁到金牛区洗脑班强行转化。迄今为止,我们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我的老伴就被剥夺人身自由。

从二零零九年九月到现在两年内,老伴何书群因信仰已被绑架四次,每次经历种种迫害。近来听到许多人纷纷议论茶店子一个炼法轮功的又被打死了,还不准家人说,据说又是死在什么洗脑班。我们全家人心都紧了,不知道何书群会遭遇到什么?不知她现在可安康?

最近看到一份资料《四川十年血雨腥风》上写:四川省有四十四人死于洗脑班身心折磨和毒药迫害,成都被六一零、洗脑班虐杀的有很多人:王明蓉、谢德清、刘生乐、李显文、李晓文、邓淑芬、一名不知姓名(由于严密封锁消息)的法轮功修炼人,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中旬,被新津洗脑班虐杀。祝霞在洗脑班被强奸致疯,生活不能自理;刘瑛在成华洗脑班被迫害致疯;李晓君在新津洗脑班满口上牙撬掉,黄敏、丁慧牙齿都被强行灌食撬掉一个;全国多少人经历了“洗脑刀”对人心灵的打击,经历了对信仰道德的侮辱、对人格的侮辱、不断播放诽谤佛法的录音、录像;对人权的践踏、对法律的践踏,剥夺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多少天不让睡觉、逼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材料”,洗脑班如同纳粹的“死亡集中营”、“死亡工厂”一样。

信仰是受国家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同时也是受国际法保护的。警察光天化日这种赤裸裸地剥夺公民信仰,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非法拘禁、徇私枉法等罪。《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公务员执行明显违反的决定和命令,要依法承担责任。”警察与黑社会性质的洗脑班相勾结,为犯罪提供种种方便和条件,洗脑班杀人整人害人,参与绑架的警察也是杀人的同案犯。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群体灭绝和危害人类的犯罪。针对人类道德信仰、针对人类最根本最高做人的准则──信仰真、善、忍毁灭式的犯罪。据明慧网酷刑大曝光》曝光,中共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不择手段的实施百余种酷刑,包括:各种毒打、各种火刑、各种站刑、各种坐刑、各种蹲刑、各种死囚刑、各种吊刑、各种铐刑、各种床刑、各种锥刑、残暴堕胎、法西斯酷刑、各种链刑、各种冻刑、各种灌食刑、各种不让刑、各种拖刑、各种毒刑、各种虐杀、各种奴役、各种名目刑、注射破坏神经药物。每刑还有多种方式如电刑:高压电棍电脸、口腔、头顶、前胸、小便头、乳房、臀部、肛门、大腿、脚底、电棍插阴道、多电棍乱电焦糊;电磁振荡、多种过电器;性虐待:强奸、当众强奸、轮奸、裸亵、四把牙刷搓转阴道、抠阴道、烟头烧阴部、火钩钩阴部……简直就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

十二年多的迫害,现已查明有3425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六一零迫害致死,更多的人下落不明,而中国国际商业化数万活摘移植,正在被国际相关组织和机构所关注。《血腥的器官移植》一书,就是国际人权律师调查记录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大量罪证的专著,这是群体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