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六旬农民大法弟子建资料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从没想到的是我家也盛开着一朵小花。那还是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协调人和我说了,我想能行吗?我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小学四年级文化,这么多年早忘了,让我学电脑打资料能行吗?协调人说:只要你有一颗坚定的心,师父无所不能,师父会给你开发智慧的,说完协调人走了。

没用几天,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太也能做出资料来,我特别开心。技术同修也很惊讶,看我学的太快了,别人得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学会,可我在几天的时间就学会了,但他没敢说,怕我起欢喜心。但我已经感受到这是师父给我开启智慧,我才能做到这一切,才能把一切事情做好。

——本文作者

借明慧网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会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回首十几年的修炼觉得一切淡之又淡,似乎已经忘却了。唯独师父的恩情永存,师父佛恩浩荡,许许多多的事,许许多多的话用多少语言,用多少文字也无法表达。一九九八年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那年我失去了丈夫。在我百病缠身,走投无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在亲属(同修)的指引下,就在同年的九月初有幸得法。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救的,我才有第二次生命。下面我把修炼的点滴向师父汇报。

得法

我从小就是一个很要强的孩子,私心很大,不管做什么事情,干什么活从来都比别人强,不甘心落后,所以弄的满身都是病。家里的农活很多,我总是白天干活,晚上打点滴,吃药就更不用说了。就这样维持着。就在这时一九九八年春天,我家的天塌下来了,丈夫因得急病突然去世了(以前什么病都没有,身体非常健康)。当时我也昏死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几个孩子都围着我哭喊,我又有病,一点生活的勇气都没有,真想一死了之,一了百了。看在孩子们的份上我强撑着混日子。

就在我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一位亲属(同修)到我家来看我,她说你学大法吧,我说什么大法,哪有那个心思。她说你只有学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你才能什么都明白了。听她给我介绍大法的美好,我入迷了。当天晚上我就去学法小组。学法十几天我没抱任何幻想,人多开心就行,可我一身久治不愈的病全好了。我真正的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但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正看书学法,弟弟给我打电话说;姐你赶快看电视,中央不让学法轮功了。江××这个恶人把一切都改变了,用一切谎言欺骗中国老百姓不让我们学法炼功,铺天盖地的打压真象乌云压顶一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当时我就想不明白怎么回事,没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这样的好功法不让炼了,我哭了好几天,见着同修就哭。恶党还派人监视我们学法轮功的,我就在家里偷着学法炼功,从没间断。

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同修進京上访,我没去上,心里痛苦万分,心想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那时还不知道叫讲真相,见人就说大法好。二零零零年有同修被绑架,我被牵進去,那是六月份我正看经文,派出所十几个人开着警车到家非法搜查一遍,把我骗到派出所说了解情况,因经文还在我怀里,就答应他们,利用穿衣服把经文交给孩子保管。在派出所里他们问我,你都认识谁是学法轮功的。我说不知道。又问你为什么学法轮功,我说因为学法轮功去病健身,让人做好人,我有病、孩子上不起学你们不管,我学炼法轮功病好了,你们倒来管我,我学真善忍有什么错,你们谁也阻挡不了我学法炼功。所长没办法找来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乡恶党的副书记。他進来就恶狠狠的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我有病家又困难,我学炼法轮功病好了,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要不我给你们炼炼看好不好,说着我把法轮功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给他们炼完。他们没话可说就走了。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二零零一年,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经文还没看着(因为那时恶党非常猖狂,只有一份,同修轮着看),把我高兴坏了,怎么办,我必须让世人都知道师父是清白的,师父在那样的形势和压力下,不顾个人安危,心里只想弟子,给我们讲法为弟子引路。我想用什么方式能洪扬大法,证实师父的伟大。我用红格信纸编写“热烈庆祝我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圆满成功”写了几十张都发到各机关单位和做买卖的门上。以后恶党越来越猖狂,我们地区同修和外地失去联系。也有同修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去沈阳办事,在沈阳和我们县城的同修在师父的引导下相识。那时我们这里每月三期《明慧周刊》都是我到一百多里地的县城去取。记得第一次拿回来的粘贴有一百多张,都是小纸条的,同修怕心还很重,没人拿。我自己在黑夜一晚上贴完,第二天就听有常人说:法轮功真了不起,真神了,昨天还没有,今天满大街都是法轮功标语,真象天兵天将一样。

有一次我出去挂条幅,那地方是学生上学常人赶集上店的交通要道,我想这地方挂一条幅该多好。可是就一棵树,下面还是光光的没长树枝,还是黑夜,什么也看不见,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请正法神保护,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轻而易举的上树挂条幅。不知上了多高往下看什么也看不见,挂好条幅往下下的时候,特别高兴,没想到肚皮和腿都扎出血了,也不觉得疼,我想这是起了欢喜心造成的。

还有一次,我往电线杆上喷字,自己用地板革刻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底板。夜里发完十二点正念,我沿着公路边的高压电线杆喷, 喷到十里路外。在一拐弯处刚绑好底板,这时一辆轿车奔驰而来,车离我不到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跑是来不及了,怎么办呢?闭上眼睛就地趴下,心里不住的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并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迫害大法的邪恶快走,我一点都不怕。十多分钟后车走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的把两瓶油漆喷完。

后来由每月三期《明慧周刊》增加到四期,按每星期日一次。同修看我去县城取资料还得坐客车太辛苦了,就把资料转到离我家二十多里地的同修家,骑自行车就可以去了。因为我家农活多,农忙时都是起大早,或贪大黑去取。一次是秋收完事拉秆棵的时候,我起早三点骑自行车,还是阴天什么也看不见。我一路背《论语》、《洪吟》,到同修家天还没亮,家家都没起来做饭,唯独这个同修家灯亮着。我一叫门,同修就说真神了,真是师父安排的,我们本来今天起早,找了好几个人干活拉柴禾,刚要走看天还没亮就等一会,原来是师父安排等你呢,要不你就白来一趟,因为我家离这个同修家太远,有十里地。

还有一次我出去挂条幅那是秋收前的时候,凌晨两点钟起来天很黑。回来的时候,看见前几天用透明胶粘在电线杆子上的条幅,上半部份掉下一大半张合着,我还够不着,求师父加持找来树枝往上推,还让它恢复原来的样子。正推着忽听有脚步声,回头一看,一个人向我走来,离我几步远。我急中生智一拐弯跑到公路旁的庄稼地,在边垅上我的一条腿还没拿过来,还是矮庄稼,人已经到我眼前就隔二三米远的国道沟子边站下了,连喘气的声音都能听见。可他先已经看见我了,自言自语的说:明明看见一个人怎么就没了呢?说着坐在地上不走了,还不停的说:真神了,我在这坐到天亮看你是谁,看你出来不出来。我没管他,一心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迫害大法的恶人快走。就这样僵持有四十多分钟吧,那人才无精打采的走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一次顺利的回家了。

这样的事情在十几年修炼的过程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知道有多少说也说不完,也无法用语言能表达清的。

建资料点

现在好了,我们同修都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加大力度救人。从没想到的是我家也盛开着一朵小花。那还是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协调人和我说了,我想能行吗?我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小学四年级文化,这么多年早忘了,让我学电脑打资料能行吗?协调人说:只要你有一颗坚定的心,师父无所不能,师父会给你开发智慧的,说完协调人走了。

我的心无比激动,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是正法的需要,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我们这以前都是等、靠、要,等外地同修做好我们拿现成的资料,给同修曾加不少负担。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行,修炼路上没有年龄之分。

几天后协调人把一切都为我安排好了,这都是师父的伟大,为弟子想的太周到了,我激动的哭了。我想只要你有一颗坚定的心,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身边,什么事都能做好。没用几天,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太太也能做出资料来,我特别开心。技术同修也很惊讶,看我学的太快了,别人得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学会,可我在几天的时间就学会了,但他没敢说,怕我起欢喜心。但我已经感受到这是师父给我开启智慧,我才能做到这一切,才能把一切事情做好。

几年来,我每天上网看站内信箱,及时把信息传给同修。在技术上也能做到力所能及,不依赖同修。我家农活很多,三十亩地都是我自己干(常人象我这个年龄是做不到的)。同修们每周都能准时无误得到资料。

我没写过文章,要说的话很多很多,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完师父对我的恩情,师父对我真是恩重如山,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最后我从内心深处呼喊:师父啊,谢谢您!弟子一定听您的话,做好三件事,扎扎实实的修炼自己,完成好救度众生这个神圣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神圣誓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