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成长(3)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由于执著于急于弥补以前的损失,执著于做事,学法少,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怕心、名利心、色欲之心及其它人心都很重,修去的也很慢。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抓捕,我怕心出来了,因为原来看明慧网上报道,懂技术的同修是邪恶重点迫害的对像,就想自己要被非法劳教,肯定也是三年。结果后来就被非法劳教了三年,关进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

我参加工作的那个政府机关单位,在常人看来是一个非常好的单位,没有上层关系,很难進去,就是大陆现在公务员招考也是几千人里选一个。这也是一向中共邪党控制很严的系统,每周至少要用半天时间進行所谓“政治学习”洗脑。力主开除我的那个局长,我给他讲真相,他明明知道共产党的邪劲,但是他说就得跟着它走。就在他开除我后几个月,就突发暴病身亡了。

——本文作者

(接前文《明慧法会| 在大法中成长(2)》)  

做事当成修炼,栽跟头被非法劳教

由于执著于急于弥补以前的损失,执著于做事,学法少,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怕心、名利心、色欲之心及其它人心都很重,修去的也很慢。家中孩子小,也有重病,还要上班,最忙的时候一个星期看不了一讲书。被旧势力抓到迫害的借口。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抓捕,我怕心出来了,因为原来看明慧网上报道,懂技术的同修是邪恶重点迫害的对像,就想自己要被非法劳教,肯定也是三年。结果后来就被非法劳教了三年,关进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

被非法抓捕后,看到什么觉的都是要对我动用的刑具,怕心遏制不住。我刚被非法关押進劳教所的那间牢室里,有一个绝食、被天天输液的同修,因为绝食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两三个月了。他后来悄悄对我说,那些提前回家的同修,几乎都不是因为绝食才出去的,都是有关系找人出去的。我有点吓懵了,正念几乎快没了。我想求熟人把我弄出去,找借口认为这是为了能继续做证实法事。

学法多,正念就强,环境就变

所幸那段时间妻子精進了起来,不断想尽办法,给我捎進去新经文及一些修炼体会,我也突破怕心带進了劳教所里,没有法学的日子太难过了。师父的新经文、同修的体会被打印成很小的字方便在这特殊环境下看、背。因为不断有新经文,有法背,慢慢正念不断强起来了。因为在劳教所里看书不方便,背法成了主要的学法方式。我在那里背会了《洪吟》和《洪吟二》,可以从前到后的按顺序一首不落的背下来。有时候几个人围在一起干活时,关上门,没有邪悟的人在的时候,你一首、我一首,从前到后的反复背。新经文差不多大家也都能背。随着大家正念的增强,后来又带進了几个电子书、MP3,一本完整的《转法轮》,甚至带進去一部手机,可以直接跟外面打电话,同修们想尽了办法把它们藏好。那时候有新经文都能送進去。大家学法、背法、发正念的时间越来越长。

后来和一些同修秘密商量,由晚上值班的同修,趁人不在的时候把法抄在已经折成象折扇那样的小纸条上,再由别的同修传给其他同修,背法,背过了后就传给别的同修,再拿新的小纸条背。大家的正念越来越强。

随着大家的发正念,环境越来越好,大家的正念也越来越强。

在这里我还想说一下当时那个值班班长。这个专管大队里,值班是专门挑选出来的帮助恶警管教队长监视、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是普通劳教人员(也有部份他们认为转化的人)。当时那个值班班长的哥们据说和恶警大队长关系很好,因此让他当了值班班长。由于长期和大法弟子接触,经过同修持续不断的讲真相,后来他明白了大法好,经常帮同修打掩护,甚至保存经文,也经常帮同修送信出去,带信進来。他妻子脾气不好,可看到大法弟子脾气都特别好,特别善,他就琢磨着让他妻子学学大法。正巧有一个多年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妻子,由于不明真相加上长期艰难的独自支撑着家造成的怨恨,在恶警的蛊惑下,把同修的大法书都交到劳教所来了。他就偷偷的藏起来几本书。后来听同修说,《法轮功(修订本)》上有炼功运作图解,他又去找到这本书也藏了起来,准备回家后拿给他妻子看。恶警大队教导员发现书有点少了,以为有同修偷了,扬言要查,他也有点紧张。后来同修告诉他,他们不会怀疑到他,大伙会帮他发正念,不会有事的,后来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他也顺利的把书带回了家。

直到后来,一个全国性的中共强制转化的活动从上面压下来,而且据说“六一零”为这次转化迫害拨下了几十万的经费做奖金。当时明显感到有巨大的邪恶从另外空间压下来,天阴的吓人,同时刮起吓人的大风,那情形真让人感觉就象《西游记》里,突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妖精来了。在另外空间的邪恶支配下,在巨额奖金、升官的诱惑下,在砸饭碗的威胁下,这些恶警都突然间脸色发黑,象疯了一样,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制转化迫害。劳教所卫生室的恶狱医,公开威胁说他已经灌死过人了,什么事没有,他不在乎再灌死几个人,至少二十余人受到了残忍的用几十万伏电压电棍的电击等酷刑迫害。

但邪恶在猖狂中被逐渐清除后,也拉开了同修正念闯出劳教所序幕,从这时起,关押男同修的这个大队就有四、五个月内有十几名同修正念闯出了劳教所。在此之前有一段时间了,鲜有同修正念闯出去。这是大家学法多了,正念增加后的必然结果。

大家学法多了之后,正念逐渐强起来。在那个全国性强制转化迫害开始前不到一个月,劳教所里关進了一名女大法弟子。这个同修一進劳教所,就开始高喊“法轮大法好”,响彻了整个劳教所,场面极为震撼,感觉整个劳教所都在震动。不几天就看到有人把她背出来了,再没背回来,后来证实这位大法弟子闯出去了。让同修们备受鼓舞,包括那位绝食的同修都认为这是真正的正念强闯出去的,正念强就可以闯出去。

我经过不断克服困难,创造条件学法背法,加上同修的交流、帮助,正念得到不断增强,最终放下生死,正念绝食闯出了劳教所。

我的体会就是,如果你能不管邪恶表面表现的如何,百分之百的坚信师父与大法,完全用正念面对一切,邪恶根本动不了你,关不住你。后来过了几年,因为有漏,被邪恶非法抓捕,十几天后就正念闯出看守所回家了。

圆容整体,默默补充整体的不足

因为我有比较好的电脑技术基础,整体技术方面比较欠缺,所以我就主要在这方面发挥我的特长证实法。

作为会技术的大法弟子证实法,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不管你是不是协调人,作为电脑基础较好的懂技术同修,要从整体的基点上去看问题,看到整体上哪里不足,就应主动过去“补位”,弥补这个不足,使我们的整体证实法尽量不因某一点技术上的缺失影响向前推進,从整体的角度看,我在那个位置所付出的努力必须能对整体贡献自己的最大推动力,否则就是没做好。“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因为这是助师正法的需要,不是你做着证实法的事,没闲着就行了。整体不是哪一个人的整体、协调人的整体,而是所有大法弟子的整体,这不是证实自己的问题。

一开始接触到一些协调的同修,说现在会上网的同修非常少,问能不能帮着将资料发明慧网上,我欣然同意。只要一项技术项目,整体上没做起来,我就主动去研究掌握,别人能承担起来了,就主动交给别人,自己再去做别的项目。在技术上,不求自己掌握的技术在同修中是不是最全面的、最好的,而在于所发挥的作用是不是能最大程度的助师正法。

坚修大法到底

我参加工作的那个政府机关单位,在常人看来是一个非常好的单位:工资福利较好,工作轻松,权力很大,很方便捞油水,被人吃请更是家常便饭。现在想进那个单位非常难,没有上层关系,很难进去,就是大陆现在公务员招考也是几千人里选一个。

这也是一向中共邪党控制很严的系统,每周至少要用半天时间进行所谓“政治学习”洗脑。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我不放弃修炼,不写“四书”,但我讲真相不力,始终没让我去上班,后来换了一个局长,把我开除了。常人认为这么好的工作为了一句话就放弃了,实在无法理解。他们不知道:常人中再好的利益诱惑又岂能让我放弃修炼大法?

力主开除我的那个局长,我给他讲真相,他明明知道共产党的邪劲,但是他说就得跟着它走。就在他开除我后几个月,就突发暴病身亡了。

虽然我被迫害失去了工作,被非法劳教后被迫卖掉刚装修好没住过的新房。虽然历经邪恶种种迫害与骚扰,同时我有一个患先天重病的孩子(一级残疾),生活比较辛苦,家就搬了十多次,但都挡不住我们在修炼路上前進的步伐。明白过来后再没摇摆过。

只要真心修炼,师父就会帮你安排。我们意外的得到了做生意的亲友的帮助,生活上和我原先上班时也差不多,又从新有了新的房子。

用正念解决技术问题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问题都不是偶然的,技术问题也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也贯穿修炼的因素在里面,学法多正念强时,学起技术来就快,解决问题也解决的快甚至是出奇的快。

在最早的时候,我们刚开始组建资料点,我去同修家调试电脑时,到她家后,发现家里已经突然停电了,不是停电日,也没事先通知。我悟到这是邪恶的干扰,我想起明慧网上一篇交流文章说,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要坚信就象用抹布擦尘土一样,必定能清除。和同修交流后,我们开始发正念,不到十分钟就来电了。

有几天,设备显示正常,上网却怎么也上不去,很纳闷,怎么也解决不了。后来悟到是不是这几天太忙,没怎么学法。等学完法,一切正常,一下就上去了。

有时候,有的同修说自己笔记本老是不正常工作,但经常是把本拿到我家去,不用动手,一、两天后再一看,一切正常,修炼人和常人不一样,我们用来证实法的“法器” 有时出问题是和自己的状态有直接关系的。

向内找,一切矛盾皆可化解

有时候和同修发生矛盾,矛盾有时越想越是自己对,心里不停的翻腾,甚至是忿忿不平。“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精進要旨》)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后,就想就是在这矛盾中,得找自己啊,别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不对,我只有百分之一的不对,我也必须“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从现在开始把对方的错都放下,只看我自己的不足。就会发现原来自己真有不足,甚至无意中已经伤害了对方,心立刻就能平静下来了,也能静下心来向对方道歉了。

我万分荣幸成为了师父的弟子,完成史前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生活的中心。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作者补充:总觉得我修的很差劲,各方面的心都多,没什么可写的,我就等着看别人的了。后来看到同修的交流的文章说,不是总是“我”“我”的,要放下自己,圆容师父所要的,觉得我也得突破自己来写写,一写起来后,十几年来,其实还是有不少可写的。得法的那段经历,“四二五”那一段也是我一直想写出来告诉世人的。以前几次法会时也想过写写,但都开了个头就不了了之了,这次也让我收获、突破了不少东西。就先写到这儿吧。

(全文结束)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