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风雨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九九年邪恶迫害以来,我起了干事心,学法跟不上,修炼跟不上了,连续六次被迫害。零六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经过剜心透骨的找自己,找到了迫害的原因。日后,我给自己定下每天上午学法两讲,雷打不动。下午或晚上做家务和证实大法的事。

但最大的干扰是困。有时候手捧着《转法轮》,眼睁的大大的却不知在看什么,脑子象一盆浆糊。我就想:你让我困,我就让你死,看看谁厉害!我就捧着书,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放弃。忽然,书上的字五颜六色的了。我一激灵,困魔死了。在劳教所迫害你,让你没有时间、机会学法;到家又让你因为困学不了法,这同样是迫害啊!这时,必须有坚强的意志才能战胜它。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风风雨雨十五载了。下面把做三件事中的片段写出来向慈悲的师父汇报,同时与同修交流。

一、学法

我从刚一走進大法修炼就对学法抓的比较紧,从未懈怠过,那时我还在职。下班吃完饭就学法,每天一讲,不看电视。九九年邪恶迫害以来,我起了干事心,学法跟不上,修炼跟不上了,连续六次被迫害。零六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经过剜心透骨的找自己,找到了迫害的原因。日后,我给自己定下每天上午学法两讲,雷打不动。下午或晚上做家务和证实大法的事。零七年底,我又开始背法。由于以前背法有基础,加上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加持我,背法進展的还算顺利。

但最大的干扰是困。有时候手捧着《转法轮》,眼睁的大大的却不知在看什么,脑子象一盆浆糊。我想起师父讲过:“因为是法嘛,你学法就是在消它”(《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就想:你让我困,我就让你死,看看谁厉害!因为“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我就捧着书,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放弃。忽然,书上的字五颜六色的了。我一激灵,困魔死了。我写这段是想与同修交流,困的时候千万不要放弃学法而去睡觉啊!如果选择了后者,岂不正中了旧势力的计,上了它的当了吗?它就是不让你学法,它就是不让你修成啊!这也是一种迫害,不是小事啊。在劳教所迫害你,让你没有时间、机会学法;到家又让你因为困学不了法,这同样是迫害啊!这时,必须有坚强的意志才能战胜它。

我采用了背法的形式学法。第一次背法我用了三个月时间,以后再背一个月二十天、一个月、二十七天了。在背法的过程了起了执着心:求速度。每次都要看看背了几页。一次,师父的一句法打進来:“我们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实效。”(《转法轮》)我明白了,学法是为了得法、用法指导自己实修。现在我每天早上背一个小时的左右的《转法轮》,其它时间学师父在各地的讲法。《转法轮》我已背了三十多遍了。虽不能顺畅的背下来,但遇到问题时,法总能打進脑中,随时指导我修炼。学法是我修炼以来的最大的事,也是我生命的保障。自修炼到今天,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从未放弃学法。就是在黑窝里也坚持背法。

二零零零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邪恶见我不听它们的,把我和另一个同修调到一楼。那里是个审讯室。我依然每天背法,不配合邪恶。恶人搜查大法书时,我正告他们:你们要的都在这儿,指指自己的脑袋。一个警察对另一个警察说:这人挺厉害,《转法轮》都背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借常人的嘴在点化我,让我继续背法呢。第十二天,师父给我演化出病业的假相,我就回家了。离开时我边走边背法。

二零零三年起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年半。每天我就是背法、发正念,来人不论是谁就讲真相。我默写了五百多份经文传给同修。有的被恶警搜查时抄去了,但恶警没一个来找我的。邪悟的人给我灌输邪恶的东西,我就背法。那个最邪恶的狱警说:她脑子里没有别的,都是这个(指大法)。因为我有师在,有法在,有正念在。有时恶警翻我的东西,都是在我睡了以后才偷偷摸摸的这翻翻,那看看。

二、发正念

发正念也是三件事中的很重要的一部份。自从师父在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在加拿大法会告诉我们发正念以来,我从未间断过。每天除了四个整点外,还抽时间尽量多发。一般情况下,从早上六点开始,七、八、九、十、十一、十二点,下午二、三点,晚上八、九、十点发正念都是有针对性的发。在此,讲几个正念显神威的小故事:

零八年邪党在奥运会前夕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我市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一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开庭当天同修去发正念,又当场被绑架了几个。后来其中一个同修在劳教所用绝食的办法抵制迫害。同修家属去了两次也不让见面。我们与同修家属商量再去要人。我们在外面发正念,家人去交涉,终于见到了同修。当时同修是插着灌食的管子出来见面的。当时一个恶警还问同修的家属:你怎么今天来接见了?家属说:什么时候不能见啊?恶警说:今天是四二五(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是万名大陆大法弟子到北京信访办上访的日子),不让见。但我们就是顺利见到了同修,足见正念的威力,邪恶说了不算的。两个多月后,该同修闯出了魔窟,否定了旧势力对其一年九个月的非法监禁的安排。

再一个就是我和另一同修陪同被迫害同修的家属到黑窝去给同修送钱和衣服。但是我们不知道同修被关押在哪里,也没有任何所谓的“证明”。我们先去了洗脑班,他们说人在看守所。我们又去了看守所,但没有“证明”他们是不予办理送钱和衣服的。我就对她们说:你们一人排队送钱,一人排队送衣服。尽管去吧!我就坐在大厅门口发正念。开始只对收钱的警察发,一会儿钱就收下了。但送衣服那边出了麻烦,说要证明。我就走到收衣服的窗口前近距离发正念。念一出,里面的警察就说:今天给你个面子,以后拿证明来。你看谁不带证明啊!同修对家属说:是大姨发正念在帮你啊!家属很感动。一路上我不停的给家属讲真相,帮她分清善恶、正邪,对大法正确认识,这对她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

再讲一个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的故事。每天除了十几个整点发正念外,我还单独拿出一个小时清理自身空间场,不论善缘、恶缘,我都与它们善解。当然这也得看生命自己的选择。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有很多生命体排着一个方阵,很整齐、有序的从我家走出去了。醒来后我很高兴,这些生命都选择了善解,离开我了。发正念的基点一定要摆正,是为了众生得救,而不是解脱自己。

三、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一开始,我只是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还真难以突破。自零九年神韵光盘下来后,我就想:得面对面发了,不然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啊!一开始,手里拿着光盘就是不敢面对面递过去,心里一边直打鼓,一边怪自己不争气。看到过往行人匆匆而过,不断的调整心态。突然看见前面一个小伙子一拐一拐走的很艰难。我想,机会来了,但不知怎么开口。这时一句法打進脑子里来“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转法轮》)。我马上悟到:师父在鼓励我呢。我紧走了几步,很客气的对小伙子说:“小伙子,腿不好啊?”答:“痔疮犯了”。我说:“我以前也有这个毛病,但现在好了。”他说:“噢,怎么治的?”我说炼法轮功炼好的。他很吃惊:“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我接过话没让他说下去,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讲法轮功祛病健身,讲如何做好人,讲大法洪传,讲天安门自焚真相……他很震惊,也明白了真相,很高兴的接受了光盘。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发光盘。那天往同修家去的路上发了五张。终于突破了这一关。

在师父的鼓励下,我与同修一起面对面讲真相。我把近期发生的几个小故事讲出来与同修分享:

有一次,我看到路边有十几个农民工在等活。我从心里发了一念:请师父下个罩,我要去救他们,让坏人看不见我。我走过去,“你们好啊!我给你们送福来了!”接着开始发资料。发到一个小伙子,他不要。这时一个老者大声说:“拿着,干嘛不要!”我走到老者面前说:“大哥,看来你很明白啊!”他说:“看了震撼心灵啊,写的太好了!”我问他三退了没有?他说早退了。在场的除了个别的还没退,其他人早就三退了。我来到一个党员面前:“你为什么不退啊?你看人家都明白了,你怎么还糊涂啊?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共产党腐败造成的。人心都坏了,天要灭中共。无论你是否干过坏事,只要入党宣誓时发过把命献给它的毒誓,你也是它的一份子,不要在老天要灭它时当陪葬啊!赶快退出来保平安好不好?”他说好。我就给他取了个化名退党。刚要走,一个人高声喊:“回来回来,这还有一个顽固党员没退呢!”我又回去,用上述的话把他也讲退了。他们在场的都很高兴。退党的这人慢慢推着我说:“你快走吧!”我想也该走了。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也得注意安全啊。

在面对面发资料时,有的觉醒的世人主动要资料去发,有个农民兄弟是卖菜的,他看了我们的真相资料后想退党,但又不知道哪里去退,就去了乡政府。乡政府的人问他:你是法轮功吗?他说不是。乡政府说你不是法轮功,退的什么党?他就讲他无辜被关進看守所,还罚了五百元钱,挨了一顿打。他说邪党就是邪,只能進,不能出。他把真相不干胶贴在方向盘上,走哪里就把真相宣传到哪里。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还有许多正念显神威的故事。在此举两例:

一次我在马路的主干道的电线杆上贴了一张不干胶,一辆三轮摩托的警车立即停在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不能让这个警察造业啊,得让他得救,快让他离开。”默背师父的法:“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顿讲法》)心里不停的念正法口诀,一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不知警车什么时候开走了。

还有一次,我去一个大工棚讲真相。传达室两个人,屋外还站着一个保安。我走進传达室,两人都接受了资料。外面那人走進来,我说:“你好,送你一个福。”他脸一翻,看了看我包里的真相资料说:“行啊,今天来了就别走了。把东西都拿出来吧!”我慈悲祥和的对他说:“兄弟啊,看你是个好人才给你的。我们是来救人的。”他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慢慢推着我说:“今天是你救我还是我救你啊?快走吧!”说着就把我推出门外。我说:“祝你平安!”他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平安,我也平安。”

还有很多有惊无险的事,都是慈悲的师父保护着。我经常想,弟子做了应该做的事,威德是弟子的,但师父操了多少心啊!

自明慧网刊登出《买鞭炮 放鞭炮》的文章后,我们在除了神韵光盘的资料中都加上这个内容的传单。我悟到,这是正法進程推進到这一步了,是天象的变化。师父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面对面发的时候就告诉世人:江泽民已经脑死亡,中共不敢说。放鞭炮能驱邪、得福!

四、在救度众生中提高心性

前几天,同修给我不干胶让我去贴,我心里想你自己怎么不去贴,让我去贴?心里产生了抱怨。走進一个小区,单元门是电子门。我就把不干胶贴在电子门上。门离路面有六层台阶,我忘了这事,贴完后转身就一步下来了。当时我右腿跳两下,左腿跳两下就落了地。真玄啊!要不是师父保护着,这一下摔不轻啊!回家后,我向内找。虽没有摔着,但也得悟啊!我找到了,是一颗抱怨心。没把讲真相当成自己的事,反认为是给同修做的。做事不在法上,又让师父操心,真对不住师父啊!

还有一次,我们配合出去讲真相,还剩几份,我对同修说:“你的状态好,你发吧。”同修可能是碍于面子,发了两份,就发到一男一女两个便衣手里去了。我一看同修被他们揪住不放,就走上前去,祥和的对那个男的说:“兄弟啊,我们看你是个好人,看你很善良,才给你讲真相的。”他说把你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吧。我下意识的拿出两份。他说还有,把包夺过去拿出了六、七份。他说:“今天看你们这么大年纪了,不然的话凭这些(指那几份真相资料)就能判你们两年。赶快回去吧,别干了,你们是受害者。”我双手合十,流着泪告诉他:“真正的受害者是你们,我们是在讲真相救人啊!”在回家的路上,我对同修说,抓紧向内找,怎么出了这样的事。一开始还埋怨同修不理智。回家后向内找自己还是一颗抱怨心。因为自从老伴过世后,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生活,什么都得靠我自己。有时忙的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喝不上一口水。产生了埋怨同修不帮我的抱怨心。

静下心来向内找,师父说:“大家想一想,我说过,你做的那个事情如果没在法上,如果没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没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许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为对解体邪恶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对照师父的讲法,真是太惭愧了。做事不在法上,带着人心去做,真是愧对师父!愧对自己的使命!经过风风雨雨的魔炼,我应该成熟了,不该再让师父这么操心了。

最近还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一次,我在学法小组交流时,讲了这样一件事。一天,我在买东西时,我问店主:你知道法轮大法好吗?那人低头称东西没吱声。我以为他没听见,就又问了一遍。他说不好。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那里炼法轮功的人都被抓了。我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还催我快走。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一个问题:自己做不好反而带来负面影响。但有个同修来了一句:你这是在让人家造业。我当时就接受不了了,带着人心争论。最后,大发雷霆,一摔门走了。在路上同修对我说:“你今天的表现,与你的修炼层次完全不是一个人。”我还是愤愤不平。坐在回家的车上,我冷静下来了,我这是怎么了,心里很难过。

后来,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你光排除它,不要它还不行,你得向内找到根本执著啊!找到它,修去它,才是根本。找来找去,就是一个不让人说的心,自以为是的心。从小到大都争强好胜,什么都想自己说了算,以自我为中心,不能听相反意见,不愿接受别人的批评,一说就炸。修炼了,也没改掉这些常人的恶习。事后我想,这也是对我修炼没修好的负面的大曝光吧!痛定思痛,我决心用法来归正自己,本着诚意和同修交流,倾听同修的建议和批评。我做正了,同修也都原谅我了,而且还为我担心呢。想想师父的讲法,对照自己该去什么心,还不是太执著自己吗?当这个败物去掉后,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身体上也出现了好的状态。我心中充满着感激,感激师父呵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以上是自己做三件事的点滴体会。因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认识敬请同修慈悲指正。我决心通过法会交流,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在清醒与平稳中走向成熟,在理智与成熟中走向圆满。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