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让证实法成为自己的第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法理不清楚,邪恶就干扰。有一段时间我就是忙,常人事忙的我整天坐不下,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学法炼功经常耽误,讲真相救人也顾不上,搞的心忙意乱,疲惫不堪。时间长了,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个理:旧势力操控邪恶把同修抓到劳教所迫害,是为了剥夺同修学法炼功的自由,摧毁修炼人的意志,达到不让修炼的目地。我现在这样居住有人监视,电话有人监听,出门有人跟踪,進京有人盘查,为还债为生活每日劳作不止,经常没时间做三件事,和关進劳教所迫害有什么区别?这不也是达到了旧势力不让修炼的目地吗?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尊敬的同修们好!

在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开始征稿之际,喜逢师父在纽约法会讲法。师父的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让我警醒,督促我在更严格的标准上向内找自己没修好的地方,珍惜慈悲的师父为大陆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提高机缘,现总结我的点滴修炼体会向法会投稿,也向慈悲的师父交一份汇报。

我是一九九八年初得法的。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历程,风雨坎坷,跌倒爬起,每一次的关与难,都是去人心、同化法的过程,其间,有执著人心时的痛苦和眼泪,也有法理不清时的疑惑与彷徨,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点化,使我一步步转变升华,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本质,内心获得了从未体验过的和谐与宁静,也明白了自己肩负的责任。我深知任何人也不能改变我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

看淡名利证实法

十多年的修炼,面对旧势力安排的种种魔难,能不能走过来,心不动,我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

我在常人的机关工作,职位不错,收入也好。在那些年头里,邪恶迫害大法,因为不放弃修炼,本地六一零把我列为重点监控对像,一次次找到单位,胁迫单位领导必须转化我。也多次找我所谓“谈话”威逼利诱,期间还以“扰乱社会秩序”的诬陷罪名,把我抓到看守所关了十五天。因为种种放不下的人心,我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走了弯路。那一段时间我心里很痛苦。经过长时间的学法反思,我知道我不能离开大法,没有大法修炼,我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我心里慢慢有了走过去的勇气。熟悉我的同修也带我一处处参加集体切磋,帮我明法理做抉择。在心里积聚了足够的力量之后,我公开表态:“收回违心的错误保证,我还是要修炼法轮大法”。因我的从新修炼,邪党搞株连,牵连到单位评先降级,奖金降等,还被要求对我進行双开。

单位的被牵连,在我认清法理之后,由对大家内心歉疚变为在人前抬起头来讲真相:“说真话不应该被迫害。”可是如果被单位开除,截断了经济收入,生活怎么办?那时,我家的境况是:丈夫生意经营艰难债务缠身,经常需要我拿有限的工资去维持困局;因害怕我丢了工作没有收入家庭生活失去支撑,整日吵闹要挟离婚,逼迫我放弃大法;公婆年迈多病无收入需赡养;儿子癫痫病缠身不能正常学习生活;自己的老父亲八十多岁高龄需要我照顾。这种情况下,面对邪恶的逼迫,我很是犹豫了一段时间,心里很苦。

重大关难面前,是大法给了我力量:“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业力的转化〉)是师父的点化给了我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气:在情绪最低沉的时候,我清清楚楚梦到一个人漂浮在我身边,心情沉重的看着我,他并没有开口讲话,可是我听到了他打出的带有立体声音的意念:“我领你去看看和你未来生活有关的东西吧!”瞬间,一个我无法形容的飞行神器(大约是法轮吧),托着我疾速垂直冲向天际、左旋转,再疾速上升、右旋转,再上升很高很高,停住后,我问这是哪里?回答说:“第九层。”我放眼望去,看到了无边无际、璀璨夺目的殊胜世界景象;还有一次梦到山顶一棵年轻的松树,树冠上方一团乌云,乌云下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松树摇曳,周围却是蓝天丽日另一种景象。醒来明白了师父的点化,我的眼中充满了激动的泪水,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我是修炼人,真的信师信法,就应该看淡常人的名利情,不为所动。我该不该被开除,我的路怎么走,师父说了算,别人说了不算。

在最后单位领导集体和我摊牌时(我不放弃信仰,他们会面临邪党处罚的风险),我给了他们一个明明白白“不写保证、不签字、也不做任何口头承诺,修大法是我今生不能改变的选择,说真话如果需要付出代价,我准备面对”的最后态度。

不久,本地邪党安排公职人员竞聘上岗,其中有一条就是政治上要对法轮功表态,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否则不聘用。看到这个迫害大法修炼人的邪恶安排,我深感已经失去了正常、公平的工作环境,便毅然提前退休回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随时都在准备面对可能到来的饭碗丢失。事实是一年过去了,二年过去了,开除的事无声无息。

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的迫害被解体。大法弟子的正念起了作用,也有效的影响到所在单位,让他们不跟从邪恶政策,不对大法犯罪作恶。单位领导善念保护大法弟子,拒绝开除我,对上答复“基层单位不同意”,并出面担保,不同意六一零再直接找我進行骚扰。

单位领导善念保护大法弟子也得到了福报,工作处处得到好评,曾经几届领导争取了十多年不能实现的全国先進称号,在这一年轻松获得。

回家后为了保障生活,我做了一份常人的生意,在有数家对手竞争的情况下,供货厂家把特约经销权给了条件不如别人的我。我没有做过生意,不知自己能否做好。在准备了一个月之后,开始出去联系业务,第一天跑下来,就签了一单一万多元的购货合同。拿着这纸合同,心里都是泪水,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鼓励我。

跳出人情正环境

我的丈夫受邪党文化毒害,对大法抵触,对我修炼不理解,拒绝听真相,骂师父,骂大法,毁坏大法书籍资料,向邪党部门举报我及同修,常常制造麻烦,成为那时学法少心性有限的我反复多年过不好的关。在常人情的困扰下,我陷在争斗心、怨恨心中不能自拔,觉的日子很难过。我也知道这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不符合“真善忍”特性要求,不能这样做,但就是心里忿忿不平,老是过不去。在痛苦中,我曾流着泪一遍一遍的反复背诵师父的《真修》,从中汲取过关的信心和力量。

学法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种种执著和不好的心,逐渐去掉它,慢慢学会了遇到问题向内找,同修也常来帮我切磋。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提高心性〉)

师父讲的法理和同修的帮助让我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在法的同化下心的容量变大了,在一次次的魔难中,慢慢做到了以平静祥和的心态对待矛盾,把丈夫当作一个需要救度的众生,耐心寻找机会给他讲真相。过程中,不追求结果,随其自然,只注重提高心性修自己,努力按修炼人标准做好,也用这样的实际状态让丈夫认识大法好。

对他要挟我在修大法与婚姻之间做选择的问题,我没有简单处理,而是向内认真找自己,到底怕不怕失去家庭?如果真的不能两全怎么办?如果有那么一天到了生命尽头,一想因为家庭没修炼后不后悔?我不能放弃修炼,这一关要过去,就向他讲清道理:“我珍惜我们的婚姻和家庭,并为此付出了很多,对的起你和你的家人。”这点他也承认。我说:“修大法是我今生不能改变的选择,是对家庭对亲人更高水准的负责,你能接受,你会看到大法带来的好,你一定逼我在两者中选一,我可以离婚。”看到我这样态度,他从此不再提离婚的事了。

但是丈夫抵触大法,阻挠修炼的态度没有变。我学法炼功都要回避他,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也东藏西藏,本来我觉的挺小心,偏偏有一次不知怎么落到地上一张,被他拿到。当时我正在做饭,他跑到厨房一掌打在我脸上,大叫:“你不是说不搞政治吗?这是什么?”边说边撕的粉碎,随手拿起菜刀,对着我的脸喊叫:“今天我就杀了你!”想到我是炼功人,我强忍火气一动没动,看着他,平静的说:“我死不死,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把刀放下!”他放下了刀,回到房间没有说话。

消极承受很久以后,看师父的《道法》我有些惊醒了,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又说:“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我按照师父的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知道了自己情太重,没有做到堂堂正正修炼,才被邪恶抓住迫害,知道了家庭环境也要靠正念开创。我在不断放弃自己种种执著心的同时,努力承担全部家务、辛苦做生意补贴家用、尽心帮他担起赡养父母照顾家人的担子、帮他维持生意还欠债,我与他用积蓄给其父母买的住房拆迁补偿时,我也不争不要不问,任由他的弟妹经手处置。与此同时善言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信仰自由是我的人权,你要还想和我过日子,你就不能骂佛骂我师父,不能毁坏大法书籍资料,不能干涉我学法炼功,骂我也不行。你要还想有一个好的未来,你就得改,要是不改我就起诉你和你离婚。”我的正念震慑了他背后的邪恶,也震醒了他,从此他收敛了许多。

慈悲的师父也一直在管他。他会得到点化的梦:开车踩油门不停撞墙;考大学答不上卷,他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生命都是有来历的,有人管,那是点化你人生答不上卷,撞南墙不知回头。”他听后默然。有一次当他又对师父说不敬的话之后,晚上开始拉肚子,每十五分钟上一次卫生间,一夜没停,直到第二天早上。他自言自语:“我也没吃啥呀!”我提醒他:“你说错话了。”我知道,那是慈悲的师父在为他清理身体上不好的东西同时点化他。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了数次之后,他终于开始转变了,并对我表态:“信仰自由,不再干涉。”对我做三件事习以为常了,也不再动我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有时我做的不好他会说:你不是修“真善忍”吗?回到自己父母家里,他对弟妹们说:“你嫂子一粒药也不吃。”有时也会向我问起神佛信仰方面的常识,我就顺着他的心结给他讲真相。对于邪党的邪恶,他也开始有了一些认识,但是还是不认同三退。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做好,己不正,焉能正人?还需努力。

我的儿子被癫痫困扰多年,哪里也治不好,不能正常学习和生活,自己和家人都十分痛苦。绝望中,小小年纪的他曾经想过自杀了结。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年头里,恶警为了搜集迫害我的所谓证据,七、八个人到儿子上学的外地学校围攻盘问他,造成他当场发病昏倒摔伤,额头缝了七、八针。就是这样,恶人还不放手,在他刚一苏醒就继续带伤逼问。听到儿子电话告我这样的消息,看到儿子额头的伤口和肿成一条缝的眼睛,我的心忍不住的颤抖,但是想到我是修炼人,咬咬牙挺住了。丈夫说我炼功要害死儿子,我也不急于证实自己,相信大法会给我一条路,相信师父会管他。

我把吃药治疗和修大法两条路都交给儿子自己选择,缘份使然,他选择大法修炼。状态好时,他会得到师父的点化和鼓励,惰性出来带修不修时,会梦见师父在教室里讲法,看着他只讲一句话:“怎么办?”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加快,近几年他得到的更多点化是督促他:大难不远快救人!

几经魔难的十多年当中,随着我和他在法上的逐渐成熟,他不仅癫痫病业神奇消失,而且顺利完成学业,毕业后在北京那样人才聚集的地方找工作,先后去过几家私企应聘企业高管,都能在众多应聘者中胜出,且工作业绩优秀,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我和儿子同修知道,那是大法给的智慧和福报啊!

否定迫害多救人

我的家庭经济境况一直让我很困扰。我退休回家时,每月只有一千多元的退休金,原有的一点积蓄被丈夫投入了生意,丈夫丢了工作,生意也做不好,欠下银行贷款每月要我去还三千多,他的父母年迈多病无收入,需要帮助赡养,还有他四处欠下的私人债务、工人工资,随时可能有人找我来要。经常是每月银行还贷日就要到了,我还不知怎样凑足还款。

我没有从法理上看清经济迫害这个问题。我做生意,省吃俭用,生意上的大小事都是自己干以节省费用,每日辛苦忙碌,希望摆脱困境。有时一边搬着沉重的货物,一边想着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要用来还债,想着没有时间做三件事,眼泪就涌上眼眶。

法理不清楚,邪恶就干扰。有一段时间我就是忙,常人事忙的我整天坐不下,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学法炼功经常耽误,讲真相救人也顾不上,搞的心忙意乱,疲惫不堪。时间长了,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个理:旧势力操控邪恶把同修抓到劳教所迫害,是为了剥夺同修学法炼功的自由,摧毁修炼人的意志,达到不让修炼的目地。我现在这样居住有人监视,电话有人监听,出门有人跟踪,進京有人盘查,为还债为生活每日劳作不止,经常没时间做三件事,和关進劳教所迫害有什么区别?这不也是达到了旧势力不让修炼的目地吗?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一天跑业务时,一辆摩托车撞到了我,倒地的一瞬间,脸向地面撞过去,但就在此时,我清楚感到一个软软的气垫一样的东西托住了我的脸,在师父保护下,我没有受伤,可是自行车却撞变了形。我明白是我有漏被邪恶抓住迫害,是师父保护了我。事后,我哪里也不去了,静下心来学法,师父的法理展现在我面前:“有的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转法轮》〈提高心性〉)“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什么麻烦都没有了,你还修炼什么?舒舒服服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那是你站在常人角度上想的。”(《转法轮》〈提高心性〉)“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提高心性〉)同修也来提醒我,帮我切磋理清认识。我找到了我的漏洞:心不净,掉到了生意里,承认了邪恶的经济迫害,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及时调整自己,慢慢放下了执著赚钱的心,把三件事摆在前面。

为了保证能有必要的时间和精力做好三件事,我没有把买卖开在闹市,在住处附近租了一个地方,生活生意不分家,弹性工作,收入够基本生活就可以。生意同行不理解,常问我为什么不把买卖开出去多赚些钱?我就顺便酌情讲真相。

教训让我知道,邪恶干扰的一个手段就是常常抓住你的执著叫你忙,忙的不知干啥好,通过消磨你的时间不让你做三件事。那我就在突破这个“忙”的过程中向内找自己该去掉的漏,利用这个“忙”的机缘修好自己多救人。

1、分清本末,忙中不忘先救人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经常用师父的话告诫自己,日常生活中,只要遇到讲真相的机缘,立刻暂停手边的事,先救人。

有一次,我计划下午上班时间去一家企业联系推销业务,中午时遇到几个有缘人听真相,其中一个人受邪党文化毒害,与我争论,态度十分激烈,一时讲不清。我心里有点急,担心影响下午的事情。想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我的心稳了下来,非常专注的思考整理自己的思路,边听边分析他的心结,一个一个的帮他打开。这时我深感平时所学派上了用场,几个人围着我听的非常入神,态度最激烈的那个人平静了下来,认同了大法好,并说:“炼法轮功的很多都是高层次的人。”问我:“大姐,你是什么文化程度毕业的?”我告诉他:“这和文化程度没关系,你可以考察一下,只要是修大法的,即使他文化不高,也能讲明白这些道理。”最后,当他向我索要了真相资料和光盘,心服口服的离开时,三个小时已经过去。

我急匆匆赶到客户那里去商谈,结果超出我的预期,这家客户同意让我借助他们的刊物和销售网络推销产品,这样我可以在短时间内同多地区多客户建立联系,比原来预期就快的多了。这件事让我很有感触:讲真相救人没有耽误业务,反而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无阻〉)也懂了一个道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生意不是做出来的,好好修心,结果不需要考虑。

2、多找机会,抓紧时间快救人

随着正法進程加快,大法弟子整体多年讲真相救人遍地开花,已经为面对有缘人时快捷促三退打下了基础,有可能的情况下,多讲、讲透当然好,多数时候没有那么多机会,那我也不放弃。与人相遇、来人办事,第一念先想“这是有缘人得救来了”,过程中,寻找话头三言两语直达主题,能讲多少讲多少。

不管是做什么的,只要能与我见面,我就寻找机会问:“有人帮你办三退吗?知道三退是怎么回事吗?”再区别不同的情况,有针对性的讲,通常不需要很多时间就能解决问题。有时客户来谈生意我过于专注忘记了讲真相,会很懊悔自责,那就找机会下次补上。我还向做的好的同修学习,出外办业务、亲友聚餐、集体春游、婚礼丧礼、探视同事朋友、买菜购物,都不忘带上真相资料光盘,送给有缘人,讲真相促三退;请年久不见面的领导、同事吃饭或带上一点水果看望;安排机会去外地办业务顺便拜访那里的亲人、朋友,帮他们明真相办三退,都是我用过的办法并收到不同的效果。

3、去掉人心,督促自己多救人

我知道自己和许多精進的同修比,救人的事做的比较差。经常是好几天拖几天。心里常常很自责。一天,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又要下雨,我拿上雨伞出门,到附近的工厂区,遇到一个看守仓库的有缘人,就同他搭话。他曾是某国企干部,对真相有些了解,也有很多不明白的问题,我们谈的很投机,他很认同大法,要了真相光盘,也做了三退,临走再三谢我,我说:“不要谢我,谢大法的师父吧!”我受到了鼓舞,知道是师父在点化鼓励我做好。

为了改变救人不多的现状,我逐渐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逐渐去掉怕心、畏难心、惰性、怕别人说和证实自己的心,不错过生活中的每一个救人的机缘。我从身边开始,亲友,邻里,同学、同事,供货商,客户,生意同行及零担货运,包括陌生人等等,总之,能给谁讲给谁讲,谁听谁得。我记住同修交流文章说过的“九张饼”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道理,不急于追求结果,能办三退办三退,不想办的也让他知道真相,为日后得救留一线生机。过程中,有的不超过几句话就办三退,时间最长的在五年中经过数次讲真相才想明白办三退。

有一个我的客户,几年前多次给他讲三退,他总是说:“我不管那么多,人得挣钱吃饭”。最近,已经很久不联系的他突然又打电话找我买货,我心里一动,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没有时间再让机会错过了。见面后,办完业务就很郑重的对他提起“人得三退自救,这是大事啊!”交谈中他询问了一些不明白的问题,让我意识到还是自己过去没讲清,耽误了救人。我的真诚终于打动了他,答应了办三退,我松了一口气,对他说:“五年了,你今天终于想明白了!你是有缘得救啊!”

看到很多同修生活简单,每天睡的很少,精气神十足,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三件事上,我很受启发和推动。在日常生活中,我逐渐修去很多常人的观念和执著,清除干扰,挤出更多时间。我将三餐并做两顿,什么省时间做什么,简单、吃饱就可以。将睡眠逐渐减少,电视基本不看,省出尽量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

我现在和以前比,吃的简单了,睡的少了,每天很忙,但身体却出现了师父所说的:“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转法轮》〈法轮大法的特点〉)的现象,亲友邻里都称赞我修大法得到了一个好身体,称赞我年轻,也因而愿意听我讲真相,多数有缘人都做了三退。

4、溶入法中,救人也是修自己

我很珍惜我做的这个生意,它给我提供了许多讲真相救人的机缘,也给我提供了许多修炼提高的机会。面对物欲横流的常人社会,守住心性,不推波助澜,用正直的人品、干净的生意让世人见证大法好,为世人得救铺路。

在经营中,我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遇到矛盾先为他人着想,有时碰到克扣夺利、串货争生意、竞价争客户、用不正当手段抢定单等事情,约束自己看淡钱财,不与人争利,不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为世人得救留一份善缘,获得了供货商、用户及同行们的信任,许多人在交往中明真相或办三退,有的还得了法。

我是以公开的大法修炼者身份退休回家的,社区、片警都知道。修炼的历程,让我知道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知道了相生相克的理,救人修炼更加理性。

面对邪恶的所谓“监控”,我从内心否定它,记住师父说的“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附体〉)正念破除它。

我在社区和生意中从不隐瞒大法修炼者的身份。遇到有缘人听真相,我就避开座机,把手机关机电池拿下或把手机放到另外的地方。办完事,再查看来电显示,有无未接电话需要及时处理。对悄悄告诉我 “他们让我监视你”的邻居;对负有邪恶监控任务的社区干部、警察;对小区物业的管理人员、门卫和工人;对到店里探头探脑查看身份不明的人,以及每天打交道的客户,我都区别不同情况讲真相,不错过他们明白真相得救、不对大法犯罪的机会。

这些年中,积极监控我的那个社区主任被调离;善意对待大法的那个社区主任被提拔;多年中先后换了三次的三个片警都“回所做好人”,不生是非也不来骚扰;“监视”我的邻居夫妻对我非常尊重,经常与我切磋信仰与修炼的道理,认同大法好并双双做了三退,其他人也有的明白了一些真相,有的做了三退。在表面宽松暗藏险恶的环境中,我该干什么干什么。

有一次我骑摩托外出办事,路上被石头垫翻摩托车,小腿上砸出一个口子。回到小区门口,遇到一个有缘人听真相,我边讲边感到小腿上凉凉的在淌血,我也不管它。半个小时后,我回到家里,立刻盘腿打坐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漏我会改,我有师父管,不许邪恶迫害,请师父加持,清除邪恶!”双盘的腿正好压在伤口上,避不开,一压就出血。我想:这不是邪恶不让我盘腿吗?我就是要盘。就这样,发正念炼功一天也没停,一寸多长有点外翻的口子,没上医院处理,始终不红不肿也不疼,几天后自然愈合。

我和儿子同修更新了家里的电脑,添置了刻录机,彩色喷墨打印机,购买最好的光盘,让我家也开出了一朵资料点的小花,可以根据讲真相救人及同修的不同需要,制作小量的资料和光盘,随用随做,非常方便。

几年来,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兴旺,社区、邻里都称赞:“人家炼法轮功的干什么象什么!”生意总量虽然成倍增加了,但时间并没有忙乱,反而比过去宽松,让我能有尽量多的时间去做三件事。我再一次见证到溶入法中的神奇,体会到了师父的呵护与加持。

总结在师父的呵护下修炼提高的历程,心里总有无尽的感受难以言表,我知道,我无论如何都难以回报师父慈悲苦度的厚恩,我有许多方面都没有做好,只有更加精進的修好自己,珍惜宝贵的时间,努力多救人,走好最后的路,才能弥补失去的许多时间和机缘。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帮助带动我的尊敬的同修!

心性有限,体会肤浅,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