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零”進京证实大法的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我今年六十多岁,在人世间这个大染缸中,我忘记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接受恶党文化灌输,争争斗斗几十年,造下无边的病业。

一九九六年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日子,就象久旱逢甘露,我有缘修炼了“真、善、忍”法轮大法,成为庄严伟大、无量慈悲的主佛的弟子。千万年的期盼和等待实现了。看着《转法轮》中师尊无量慈悲的法像,内心升起无限喜悦。修炼后师尊为我净化了身体,消减了业力,让我走路一身轻,干活不知累,我逢人就说大法好,先后共请了十二本《转法轮》介绍给熟人及亲朋好友看,叫他们也受益。不少人都走入到大法中修炼。要是恶党不迫害大法,修炼大法的人数还会直线上升,成倍增长,坏人减少,好人增多,道德就不会象现在这样急速下滑,乱象丛生,百姓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利用一切权利、广播、电视、报纸,造谣生事,编造谎言,蛊惑人心,破坏“真善忍”法轮大法,抹黑我们伟大的、无量慈悲的、教人重德向善的李洪志师尊,打压善良的大法弟子,把各地大法辅导站负责人抓進监狱迫害。它们的险恶用心是让不明真相的众生仇视“真善忍”最高佛法,参与迫害法轮功,把人们推向罪恶的边缘。

我们是主佛的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一定要维护宇宙大法,为师尊、为大法讲几句公道话。我就带着《转法轮》、带着两份各地大法辅导站辅导员十九日夜间被抓的真相资料,再一次乘火车進北京上访。火车上不断有同修被警察劫持下车,我不动心,只管背诵师尊的经文,并且诚心求师尊加持,让我顺利到达北京,证实大法。七月二十二日我到了北京。

搜身中诚心求师尊 电话本三次得保留

下火车不久,在去信访办的路上,我被几个骑摩托车的警察劫持,当着很多围观人的面搜身、搜包。我突然想起透明塑料袋中有一个小电话本忘记放在家里了,里面有同修和辅导员的电话号码,如果被搜去了,不利于同修的安全,于是我立即诚心求师尊:“师父啊!小电话本可不能叫警察搜去啊!弟子求师父保护。”结果在前门、“610办公室”、北京公安局后门附近被搜身、搜包三次,连一分钱都不放过,可是每次搜到袋里只剩一个电话本时,搜查人员就说:“收起来,收起来!”我的塑料袋还是透明的呢。在最后一个关卡搜查时,我给搜查人讲,修炼大法后身体好了,全家受益了,所以才来上访。他问:“这两份材料(指各地大法辅导员被抓的真相材料)是从哪来的?”我说是火车上别人给的。他又问:“你看了没有?”我说还没来得及看。他就留下一份,将另一份放回了我的包内,又将《转法轮》也放回了我的包内(办公室他旁边还有人在检查登记)。我很感谢他,他可能是一位明白大法真相的人,在大法弟子受难关头,他做了一件大好事,师尊记着他,所有的正神记着他,大法弟子记着他,他一定会有福报的。

后来把我们劫持到大客车上拉到了丰台中心体育场。我把材料拿出来给同修看,外地学员说没见过这份材料,我就送给了他们。

面对压力不畏惧 体育场中开法会

在大客车上,警察押车,大法弟子多,车上特别拥挤,大家祥和镇定,精神十足,一路上集体大声背诵师尊的《论语》、《洪吟》。车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我们仍然背诵,路旁的人带着笑容听。车進到体育场时,先后有十一辆运送学员的大客车几乎同时到达。一大堆公、检、法、政法人员、录像、照相人员、记者等等都围了上来,一长排全副武装的武警戴着头盔、持着枪,在车旁严阵以待。警察叫我们排两行队,由武警押着入场。我们仍然抬头挺胸,大声背诵《论语》,沿途早到的同修热烈鼓掌欢迎我们。

体育场特别大,四周墙分段贴着一张彩色纸,写着“某某省”。把我们领到我们省的位置后看到,那里已经坐了不少同修。我们坐在早来的同修前面,一长排全副武装的武警持着枪,面对我们严肃的站着。我们坐下后,又立即集体背诵师尊的经文。不断有新来的同修坐在我们的前面或者旁边。听说场内有一万多同修。还不包括北京地区的。据说北京地区的都关在别的地方。

场内很混乱,很恐怖,墙上架着录像机,大量公检法人员、政法部门的人员、刑警、“610”人员、便衣特务、记者等等。照相、录像的来回频繁走动。还有好多持枪戴头盔的武警,腰里还装着手雷,排了好多队列,大声喊着口令在做军事训练。没训练的武警也很多,排队坐在地上休息,喝饮料。

大约十一点左右,有一个老年同修站起来对警察说,自己原来有重病,走了全国好多有名的大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不药而愈,按“真善忍”的要求修心性,严格要求自己。有一次拾到几万元钱,主动上交。现在电视上报道的法轮功都是假的。希望警察能向上反映,让国家派个领导接见我们,我们就是来北京反映些真实情况,反映完我们就回家。我看到,好多警察都听着这位老学员讲。这位同修一讲完,又有很多同修都想站起来讲。于是警察叫大家举手,点到谁就叫谁站起来讲。又有六、七个同修起来讲了,讲的都很生动,有理有据,举了不少例子。听到同修们一个个的讲话,就好象开了一个很庄严的小法会,大家都受到震动,受到鼓舞,知道这是师尊的安排。

我也站起来讲。后来警察不让讲了,说一定把学员们的意见反映上去。

下午来的一些警察很恶,大声喊着,不让我们背经文,叫我们听邪恶的广播。我们不听他的,继续背法。他们就不断对带领大家背经文的同修施暴,抓住头发、扭住胳膊、架飞机、拳打脚踢,或拖到场内暴晒。同修们心态很好,归队后还背。大家一天内没吃饭也不饿。警察只准派两个同修用饮料瓶到厕所灌水给大家喝。

那天太阳很烈,地面温度很高,我们全身不断冒汗。有的同修抱着小孩,孩子太小,热的直哭,即使这样警察也不放她们回家。但是,讲真相,证实大法,再苦不觉的苦,每当想起无量慈悲的师尊,为了救度众生吃了那么大的苦,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我们吃的这一点点苦又算得上什么呢?

法轮指引不迷航

晚上,被劫持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有关方面就搬来了好多活动厕所,按了不少电灯。大约九点左右,天空突然出现不少发着亮光的小法轮在我们头顶上空飞来飞去,大家激动的喊着:“法轮!法轮!” 高兴的站起来看,有的警察也抬头互相指着看。我们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们,大家马上又开始背经文。法轮一直在天空飞旋,学员一直被感动着,都盯着看着。本来听说晚上十二点要将我们送走,可是十一点钟左右,突然来了大批警察,把我们连拉带拖的赶到大客车上,显然这是因为大批法轮的出现,使邪恶害怕了!

我们被塞到大客车上,人挤的满满的,一动也不能动,就这样被拉到丰台火车站,又用专列送走。每一节车厢的门窗都紧闭着,由两个警察拿着电棍押送。

第二天下火车时,看到站台上排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也有公检法人员和便衣特务,录像机、照相机镜头不停的闪着光。我们排两行队,武警将我们夹在中间走出车站。火车站外的人群排成了人墙围观我们,沿途的楼房上、阳台上、窗台上都伸出人头观看我们。警察一路上很凶,不断大声喝斥我们,把我们当作敌人对待。

我们可没有一丝自卑感,尽管我们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但是我们抬头挺胸,表情祥和,我们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所以我们感觉我们很伟大,将来众生一定会明白。

师尊说:“悲壮历史流水去 浩气忠魂留世间 千古遗庙酸心处 只有丹心照后人”(《洪吟》<游岳飞庙>)。师尊带着大法弟子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壮举,也将成为千古神话,流传永世。我们一定要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一定做到:“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 法徒慈悲世间行 善念救人除邪灵”(《感慨》)

让我们救度更多的众生,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