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学会实修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直到二零零五年底,我从监狱回到家中,师尊没有放弃我,先后安排不同的同修来到我身边,帮助我。通过与同修交流,每天上明慧网读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在大法中修出来的那种无私无我的境界感染了我,唤醒了我的本性,使我决心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当我把师尊全部的讲法书通读一遍后,我突然感觉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好象从来就没修过,才懂得什么是实修,才懂得什么是证实法,以前所做的反迫害行为都是带着争斗心、逞英雄之能的心、怕自己在这次宇宙正法中被落下的为私的心,站在为私这样一个基点修炼,那只能达到旧宇宙的标准,恰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而正法修炼要求与正法时期同在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应该站在完全没有私心、无我为他的基点,那才是新宇宙不灭的保障啊。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转眼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大陆书面心得交流会,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呵护下,弟子在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上又稳健的走了一年。回头看看所走过的路,有所收获,有所提高,使我真正体会到:师父让做的事一定是最好的、最正的,只要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师尊安排的路,就一定会达到师父所要的,成为真正的法粒子。

一、讲真相救众生,心性得到升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自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几乎一直被邪恶迫害着,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精進,没有实修基础,对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法理也不很清晰明白,看到别人走出去证实法,知道自己也应该走出去,是抱着为私不纯的目地走出去的,所以,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走了弯路,损失惨重,几近被彻底毁掉。

直到二零零五年底,我从监狱回到家中,师尊没有放弃我,先后安排不同的同修来到我身边,帮助我。通过与同修交流,每天上明慧网读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在大法中修出来的那种无私无我的境界感染了我,唤醒了我的本性,使我决心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当我把师尊全部的讲法书通读一遍后,我突然感觉到,这么多年来,自己好象从来就没修过,才懂得什么是实修,才懂得什么是证实法,以前所做的反迫害行为都是带着争斗心、逞英雄之能的心、怕自己在这次宇宙正法中被落下的为私的心,站在为私这样一个基点修炼,那只能达到旧宇宙的标准,恰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而正法修炼要求与正法时期同在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应该站在完全没有私心、无我为他的基点,那才是新宇宙不灭的保障啊。不断的学法,使我更加认清自己所肩负的历史重任,明白生命的意义所在,我决心从新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讲真相救度那些被毒害的坏灭时期的众生,做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于是,我走出去从向陌生人讲真相做起。

记的第一次与陌生人讲真相,真是在师尊的呵护和加持下讲的。有一天我去一个诊所办事,在诊所坐着,進来一个不停打嗝的人,他跟医生讲述着已经去了好多大小医院了,都没能治好他这个病。当时我没太在意这人,可是,当他询问医生时,我看到那眼神好象在求助一样,偶尔的看我一眼,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了,我便走出诊所在路上等他,心发一念:师父啊,请加持弟子,只有大法能救他,他太痛苦了,我要跟这人讲真相,让他马上出来向我这方向走来呀。不到一分钟,这人真的出门并向我走来,我好紧张,心想师父帮我啊,这时他正好走到我身边,我叫住了他,我说:你好,我就是在这等你的,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吧。他马上高兴而急切的问:什么方法?我说:“你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好。”他一听是法轮功,马上说:“那个呀,我不信。”我说:“你别不信,我跟你以前也不认识,以后也许不会再见面,我对你没有任何所求,只是想让你不再痛苦,你看过那么多地方都没办法医治,现在不需要你花一分钱,就是要你诚心一念,你就保证会好。你不信是因为你听了共产党的一面之词,被谎言所骗。”我又讲了几个亲身经历祛病健身的例子。他感觉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很受感动,答应了,并且一再对我说谢谢。第一次讲真相没有讲三退,很遗憾。可是听到众生感谢的话,我知道众生真的是在急盼着被救度啊,这也是师父用这种方式鼓励我。

在那之后,无论买东西,等车,坐车,还是走路,我都会很自然的讲真相。从天灾人祸讲起、从中共恶党腐败讲起、从祛病健身讲起等等,因人而异。也有张不开口的时候,这时我就求师父加持,发正念,然后就会有话题,顺话题就可以讲到真相。记的有一次在火车上,对坐有俩个人,一个与我年龄相仿,一个是个年轻人在看电脑,我很快就与年龄和我相仿的人谈起话来,从身体状况谈,然后给她讲到诚念那九字吉言。我们说着话,可是那个年轻人根本就不理我们,她就是在专注的看着她的电影,我想她也应是有缘人,我不能错过了她。但是又不能突然的打扰人家,那样不一定有好效果,想半天也没办法跟她搭话,我就静下来开始发正念,求师父。不一会,我就看她把电脑关了并收拾起来。但我还是不知从何谈起,我看着她就又在心里求师父加持,让我有话题。这时这个年轻人开口说话了,她说:“长途车要是没有卧铺可遭罪了,人多的时候那个座下面都躺着人呢。”我说:“是啊,座下面那还是好位置呢。”师父一下子给我打开了智慧,来了话题,我又接着说:“哎,火车上人多的场面我曾经经历过,那可是真叫多,那是在八九年六四时期,我们学校学生会组织去北京,我也去了,后来听说共产党要对学生开枪,天安门要進坦克,我们就往火车站走,车站真是人山人海,……”我边说边看她的表情,她很感兴趣,于是,我就从对学生的血腥镇压谈中共恶党的独裁专政,腐败,没有人权,然后自然就谈到共产党如何迫害法轮功,我举几个身边的人被打死、打伤、打残的例子。这时这个年轻人,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看的出来已经唤醒了她善良的本性,我便接着给她讲了善恶有报的理,中共恶党这样杀人,迫害善良,一定要遭天谴,这样就讲到了三退保平安,她毫不犹豫的就点头同意了,一个生命得救了。看到她甜甜的笑,我真是为她而高兴,心中升起对师尊的无限感激,没有师父的加持,弟子能做什么!弟子所走的每一步无不是在师父用心呵护和慈悲加持下走过来的,师父为众生真是操尽了心。

有时,遇到表面看起来好象是不可能听真相的人,不想开口讲时,一想到众生迷于世间,人身难得,如果我不开口给他(她)讲,也许这个生命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况且师父说过这世间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要被救度的世上众生也不简单,一般的生命也不配宇宙的大法与大法弟子救度。现在的世人多数是天上的生命下世做人,背后连系着庞大的生命群。”(《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从法中我也悟到,每个生命可不只是一个生命呀,我可不能错过有缘人。

一次,在火车上遇到两个中年男女,一看就不是夫妻,关系不太正常。我开始没愿看他们,突然想到:讲真相有选择就不是慈悲。于是,我打消了对他们的看法,不能看他们现在道德下滑到什么样了,指不定在历史上他们为今天能得救度付出过多少呢,不能看这一世的状态呀,我便试着跟他们搭话,我刚提到真相,那个男的一下就炸了:法轮功啊,那是×教,不能信那玩意,我是医生,那有病得治,如何如何,说了很难听的话。我刚一解释,他就激动,然后还喝起酒来。我马上发正念,没被他的表现所带动,心里没有放弃对他发正念。过了半天,他也不喝酒了,声音也变的平和了一些,说:其实,共产党是腐败,这我承认。我也是党员,在部队时入的,我好多年都没交党费了。我看他变了,我就又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不是很信但不反驳了。我继续发正念,一时间谁也不说话了。

这时还有一站我就要下车,我从心底发出了一个善念,那就是我今天一定要救了你,我微笑而郑重的对他说:大哥,我没别的意思,只想为你好,为你的平安与健康,你那个党员我帮你退了吧。他没等我再说,马上急切的点头表示同意,好象车上闷了这么久就盼着我说这话似的,回头跟那个女的说,我给你也退了吧,那个女的也马上同意,并告诉我是“团员”。他俩同时对我说谢谢,并嘱咐我注意安全。我说:不用谢我,你谢大法师父吧,当你知道有一天你躲过了灾难,你就知道我今天跟你讲这些,你是多么的幸运,一定记住我对你们说的话。又一对被邪党毒害的生命得救了。

几年来,我就这样坚持着面对面的讲真相,面对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我的心性也随着在不断的变化,升华。有的人受邪党谎言的毒害很深,说些很难听的话;有的人很冷漠,对我不理睬;有的人又很固执的只相信现代科学;更多的人还是很接受并表示感谢的。开始的时候,一遇到接受真相的,我就高兴,心里美滋滋的。如果不接受真相,我就有点生气,消极。后来,我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讲真相时不再为常人的情所带动了,理解众生迷于常人之中,所以才有各种执著,才会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正因为他们不明白,又受邪党蒙骗,才要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他们,都接受还不用讲了呢,我怎么能与之计较呢?

在不知不觉中,师父把我的心不断的扩大,争斗、抱怨、不平的心没有了,爱和恨没有了,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宽容、理解、慈悲。接受真相的我祝福他们,暂时不接受的我也祝愿他将来接受,遇到讥讽的人,我也给他们留下微笑和祝福,加强正念清除他们空间场中一切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世间的一切都变的没有什么好执著的了,我个人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心系宇宙众生,心随师尊正法,一个一个珍贵的生命能够过渡到未来的新宇宙,一个又一个的生命从此免于被淘汰,这是我的使命和责任,我能被师尊选择成为助师正法的一粒子,我就应该做好这一切。

二、救度身边的人

对我来讲,给陌生人讲真相不难,没什么怕心,而给身边的亲人、同事讲就是个难关了。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年底,我多次被非法绑架、劳教、到最后被非法判刑五年。父母家人为此一次一次的承受了很大的痛苦和打击。父母为我担惊受怕,导致他们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哥哥姐姐、亲人们对我的回来很欣喜,对我格外的关心和爱护,这些都是我不能突破的情关。由于这些年在邪恶的迫害中形成了一种观念,好象一学法就又有被抓的可能性,所以我不敢让家人知道我仍在学法洪法,怕他们伤心,怕他们恐惧,怕他们担忧,怕这怕那的,顾虑重重。我身在牢狱期间,家人同样受到邪党的毒害。对大法有不同程度的误解,就连母亲同修也因为我的出事,在家人的压力下放下修炼。我很想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却不敢跟他们说,连自己仍在学大法都不敢说。

当时我的心陷在情中,实在是无法摆脱,很是苦恼。后来,随着学法修心,多发正念,讲真相,渐渐的我去掉了很多常人心,在家中,我尽心做好家务,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关心每个人,每到节日或谁的生日我积极的张罗,改变原来只注重自己学法炼功,对任何事不闻不问的状态。因为我心的转变,周围的环境也在变,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我在家学法,家人好象没看见一样,他们也没象我以前想的那样怕我学法,怕我再出事,很自然的接受了。真象师尊说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由于我把做大法的事就有危险的怕心去掉了,家人也就没有了那样的顾虑。

师父还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转法轮》)我想,亲戚、朋友、同事同样是众生啊,对陌生人我都能慈悲于他们,这些生活在我身边的人,我更要慈悲。我便根据不同的时机,针对每个家人讲真相、做三退。母亲同修也配合我讲。母亲同修开始给大姐一家讲时,大姐一下就炸了,对母亲吼起来:你可别再整这事,让小妹(指我)知道,她再整这事就完了,你可让这个家消停消停吧。母亲同修有点气,跟我说了大姐的状态,我不为所动,心想以后我一定找机会给她讲明白,她对母亲这样是我没做好呀,我要是没被旧势力钻空子,在监狱被迫害这么多年,她哪能这样。我鼓励母亲不能放弃,同时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结果不几天,母亲与大姐打电话时,慈悲心起,很轻松的把她劝退了,而且姐夫和她女儿也被大姐劝退。

去年,我脖子上长了个鸡蛋黄大小的包,开始我没敢告诉任何人,后来我正念越来越强,不把它当病,完全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我为了见证大法的超常,我就让外甥女和一个姐姐看了脖子上的包,他们很惊讶,劝我去医院看看,我意志坚决,他们就没再劝。当时虽然我不把它当病,包不痛却导致头经常痛,一个多月了,那包和头痛还没见好,我不断的向内找,发现我总习惯性的用手摸脖子,说明并没有真正放下它,还是把它当回事了,我决定不再摸它了。那几天正赶上要做大量的大法书,在明慧上看到消息,得知全国邪恶六一零组织要在武汉开迫害大法弟子的会,那几天我每个整点就对着武汉发正念,念力很强,感觉身体到了邪恶开会的地点消灭它们,发完正念我就接着做书。有一天突然想起脖子上长包的事,不知哪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过后不几天,我单位的一个铁丝晾衣绳上盛开了优昙婆罗花,我把晾衣绳收藏起来,并把我的这次经历讲给所有家人听,把晾衣绳上的花拿给家人看,大姐变化最大,她说:“那花的盛开是佛来度你的呀?”我说:“不是,那是在鼓励我,我已得法,已得度了,那是让我拿给你们,为度你们而开的。”大姐高兴的说:“是吗,让我摸摸,我也粘粘佛的信息。”大姐还表示要学法修炼。三姐是护士,迷信现代医学,通过这事,我又给她讲了很多,她也不再固执己见了。到现在为止,全家十多口人都明白了大法的美好,退出了邪党组织。

给单位同事讲真相也是我的一个难关,因为非法关押,我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姐夫帮我调到他们单位工作,同事都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一年多我都不敢跟任何人讲,我怕被人知道传出去影响工作,给姐夫带来影响,况且象我这样的年龄,能找到现在这样的正式工作简直就是不可能了,我要是失去这工作,家人又要担心等等。同修提醒我得给同事讲真相呀,我当时不加思考的马上回答:不行,不能讲。说要在新单位讲,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向内找了,我知道我还是没突破家人的情关,很难突破,难道我根本就不想突破,认可放弃救同事了。

就是在那样的心态下,师父还是在细心的给我安排着一切,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让我水到渠成的去讲真相。一天,一个女同事,扯着我的胳膊对我哭诉,跟我讲她的不幸生活,丈夫工伤落下残疾,不能自理,她悉心照顾还不得好,婆家没一人对她好的,娘家对她也不管,为了照顾孩子,她不得不申请换工作去打扫卫生,扫厕所,生活的压力使她对自己疼爱的小女儿忍不住发脾气,发完脾气又后悔又痛苦,每天不自觉的就叹气,活的没有一点希望。我当时脱口而出:“有时间去我家吧,我给你本书看看,你会好的。”第二天,她真的给我打电话了,说:“我去你家吧,不然,我会疯了,我把孩子打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说:“那你来吧,”她来到我家,我简单的跟她说了几句,我就把放师尊法像的柜门打开了,我跟她说,这是我师父的法像,我就是学了他传的大法,我什么烦恼都没有,你也会好的。我每天都上香,你也给上香吧。她说:“那我用不用磕头呀?”我说:“你愿意就磕吧。”磕完头,我双手拿给她《转法轮》,告诉她:“这是一本宝书,一定要珍惜,第一次看一定要一气看完,你就明白了。然后你再看第二遍,第三遍你就永远不想放弃了。”

她接过书才突然有点意外的样子,问我:“这是不是法轮功啊?”我轻描淡写的说:“不要管国家让不让炼,自己能真正的解脱就好。”她点头拿走了书,就这样她走進了大法,而且非常精進,跟上了正法進程,三件事做的也好,她遇到每件事都能向内找让我自叹不如。她在我实修的路上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和促進,我们比学比修,她在单位也讲真相,又带進一个新学员。

从她开始,我打开了在单位讲真相的局面,师父不断的给我智慧,对不同的人我采用不同的讲法,有时以第三者的身份讲,有时就直接讲亲身体会,明真相的同事,个个都知道保护我。现在我们科室二十多人就一个没讲了,有六个没退,其他人都做了三退,没退的也知大法好,已经在学法的就有六人。今年,有个同事得了甲状腺瘤,医生通过彩超检查,确诊是恶性的,恶性的瘤形状不光滑,带刺状的。手术前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相信而且做了三退,手术做的很顺利,主任医生凭多年临床经验确诊为恶性的,所以按恶性的方案做的手术,把淋巴也一同切除了,可术后一做病理变成良性的了,主任拿着病理说啥也不相信。她恢复的也很快,别人的头还不敢动的时候,她的头就可以自由转动了。这就是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的奇迹。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在大法中修炼,不断的去掉执著,执著心越来越少,智慧在不断的开启,我要用大法开启的智慧和理性救度更多的世人。

最后,借第八届交流会明慧一角,感谢师尊为我们、为世人、为宇宙众生所做的一切。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发出一念:坚定实修,同化大法,谨遵师尊的安排,达到师父所要的,成为新宇宙的一粒子。

层次所限,有不当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