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新宾县王友庭累遭非法关押凌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南杂木毛纺厂职工王友庭,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多次非法关押,他曾被非法劳教、判刑,在狱中遭残酷迫害,冬天被扒衣服泼凉水,被恶徒嘴里灌大便等等,受尽折磨。

王友庭,男,五十五岁,是新宾县南杂木毛纺厂职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王友庭了悟人生的真正意义及归宿,从此,按照法轮功“真、善、忍”要求自己,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思想心性也不断的升华,有矛盾、有问题首先找自己,多体谅他人,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抢,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却受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及中共邪党诬陷及残酷迫害。

到北京上访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友庭和另外十几名同修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北京渠头镇被警察拦截绑架,被劫持到桥庄看守所关押,期间警察唆使刑事犯对王友庭等围攻打骂,甚至往法轮功学员嘴里灌大便,当时王友庭被打的满口流血,胸腔被打得疼痛难忍,喘气都感到困难。

十多天后,王友庭被辽宁省公安及本地公安局(抚顺驻京办事处,新宾县公安局)人员押回新宾南杂木公安分局。当时公安分局局长李广仁把他带到二楼一办公室进行非法审问。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答:这么好的功法,“炼”,局长李广仁不分青红皂白,把王友庭打倒,用穿很厚的棉军警皮鞋在王友庭身上乱踢,当时王友庭就感觉肋骨被踹折了,疼痛难忍,不敢大口喘气。李广仁象似疯了一样,打累了就用电棍电击王友庭的脸、脖子嘴等处 。再继续问王友庭:炼不炼?王友庭坚定的回答:“炼!”李广仁象泄了气的皮球,说:炼吧、炼吧。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当天下午南杂木公安分局的警察,把王友庭送到新宾县看守所,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被警察没收了。关押了十五天,没经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抚顺市教养院,劳教两年半 。

在抚顺教养院遭迫害

在抚顺教养院期间,和王友庭一起关押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的恶警有姜永枫、吴伟。法轮功学员们互相鼓励,绝不“转化”(放弃法轮功的修炼),不写所谓的“保证书”等五书,有机会就讲真相。

在教养院,恶警首先在生活上虐待他们,每天吃的是玉米面发糕,没有菜,只能喝点白菜汤,萝卜汤。还有冬瓜汤 ,而且还得干极限超负荷的活,比如:去煤场洗煤,王友庭干了两天,腰腿肿胀特别疼痛,后来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他在抚顺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一年,提前释放回家。

在拘留所、监狱遭受到非人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的那天晚上,王友庭骑着摩托车到抚顺县前甸村去撒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章党派出所巡警绑架,他们没收了王友庭的摩托车及身上的九十元钱,把王友庭铐在派出所的暖气管子上,因铐得紧,当时双手就肿起来了。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第二天晚上,王友庭被劫持到抚顺市第一看守所拘留非法关押,期间他曾多次被刑事犯人打骂,还用带冰渣的水浇,每天干十六个小时的活(卷牙签),完不成任务就遭受体罚。一顿饭只给一个玉米面窝头经常吃不饱,大小便去厕所都有时间的限制、有次数的。因人多挤不上,有时把大小便便到裤子里。在拘留所期间,四个月没让刷一次牙,曾一个月没让洗过脸,口渴也不让喝水,每天干十六个小时的奴工,由于超负荷的劳动,王友庭经常性的腰腿疼痛,经常直不起来腰。看守所关押的人太多,房子面积小加上潮湿有的犯人得了疥疮病(这种病是传染的)。号长故意把法轮功学员挨着睡,谁也没有染上。

四个月后,抚顺法院非法判王友庭四年半徒刑。他被劫持到沈阳大北新监狱迫害,每天被逼迫十几个小时奴役劳动。一个月后,王友庭又被转到抚顺南花园监狱迫害。

在南花园监狱期间,监狱长蓝文选带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严管迫害,让各个监区的刑事犯人包加监管法轮功学员,不让会见家属。有一段时间,王友庭被迫害的浑身无力,两腿肿胀。后来,右小腿部位长了一块象鸡蛋大小肿块,腐烂后往外淌脓血,全身时冷时热,右腿上下胀起了象小手指粗细的红线。

有一次,监狱长蓝文选侮辱诋毁大法,王友庭当众站起来,义正辞严的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蓝文选完全失去理智的当众大骂,令两警察把王友庭拧着两个胳膊关进“小号”迫害。“小号”是一个大约宽一米,长两米没窗户的黑屋子,里面又潮、又湿、又冷当时是深秋的季节。王友庭穿的是单衣服,想穿厚衣服狱警不让,负责看管王友庭的警察姓白,一天只给吃两顿饭,每顿饭只给一小块发糕,少量汤,根本吃不饱,整天在暗无天日的小屋里关着,十二天后王友庭,被关得头昏眼花,行走都非常困难,有一次他昏倒在地,恶警们还说他是假装的,半个月后,把王友庭送回七监区。

在本溪监狱的迫害

抚顺南花园监狱关押了九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们互相见面,达不到他们转化的目的,恶警把九人分别关押到各个监区严加监管,王友庭被关到第七监区。他坚持不穿囚服,不背监规,不参加奴役劳动,他不是“犯人”。监狱头目看根本“转化”不了王友庭,便把他转关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本溪监狱。

本溪监狱为了“转化”,强迫王友庭每天看污蔑、诽谤、师父及大法的录像,不看非打即骂。其手段:坐二寸宽,二尺长的小板凳,坐不稳就打,冬天把他的衣服扒光,打开门窗让凛冽的寒风吹冻你,并不时的向他被扒光的身上泼冷水,王友庭冻的昏了过去,恶徒把他抬到屋里,苏醒后让逼签字,不签再拉到外面继续倒冷水冻。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六、七个犯人轮班监控,一有睡意就打醒,或用针在头部全身随意乱扎。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头部被扎的都是针眼,头肿的很大,有犯人还烧法轮功学员的胡须取乐。有一法轮功学员被严重打伤后,恶警不给医治,后化脓、生蛆,惨不忍睹。

王友庭在这恶魔般的本溪监狱被迫害了十个月,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出狱回家。出狱那天,本溪监狱恶警还进行刁难,必须由王友庭所在地的警察、邪党人员来接,否则不放人。后来单位的领导和家人将他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