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蒙难 赤峰血泪篇(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


目录
  前言
  概况
  一、 被迫害致死案例
  二、 赤峰恶徒实施灭绝性迫害,古稀老人也不放过
  三、 被致残、致疯案例
  四、 触目惊心的酷刑摧残
  五、 亲人遭难,家庭被毁
  六、 炮制伪案,煽动仇恨法轮功,冤杀未修炼的世人赵合
  七、 赤峰各旗县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前言

悠悠古城赤峰,位于内蒙古东南部,有着淳朴的民风,曾有众多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共同创造了辉煌的神传文化,风俗各异的多个民族在这片土地上相互包容、和睦相处。然而,西来共产邪灵入侵中华大地后,边塞小城赤峰也在劫难逃。尤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中原蒙难,赤峰法轮功学员也已历经血雨腥风十二年,即使时时处于迫害当中,身心被摧残,仍用修炼人的善良和容忍给人们讲着真相,一点点的燃起了众生心中的希望之灯。

敬请有缘人细读赤峰血泪篇,这将有助于您看穿中共邪党的邪教本性,驱散您心中的疑惑,破除迷茫。

概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全面迫害开始后,首恶江泽民扬言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并下令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通过很有限的统计,十二年来赤峰地区已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证实被迫害致死,致死案例分布在赤峰十二个旗县区;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多人被强迫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上千个家庭因为亲属修炼法轮功而受到无端的株连和迫害。当局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使用的酷刑达四十种以上。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 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长周彩霞被迫害致死

原内蒙古赤峰市总工会女工部部长、法轮功学员周彩霞,于二零零三年正月被赤峰当局劫持到赤峰市红山区拘留所,同年七月被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其企业名称“保安沼农场”),几日后被监狱长周建华亲自动手迫害致死。

周彩霞
周彩霞

周彩霞生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被中共当局绑架、酷刑折磨,在图牧吉劳教所女子二中队,遭到狱警队长罗进芳等多次毒打、用电棍电,脸都被打变形了;后又被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迫害二十多天,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赤峰市政法委头子和红山区政法委的头子都曾说过周彩霞不放弃信仰“死路一条”的话。赤峰市“六一零”人员证实:“周彩霞想活也不让她活了”,并暗示“上边已经定下了处死她”。

二零零三年七月四日,周彩霞被绑架入保安沼监狱的当天,监狱长周建华就令犯人强行将她拖拽进监舍,周彩霞的长裤都被拖掉,只剩内裤。恶警周建华用铐子将周彩霞铐上,使得她坐不能坐,卧不能卧。周彩霞以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周建华却变本加厉的折磨她,周彩霞手腕的肉都被铐烂,露出森森白骨。一直到周彩霞离开人世,周建华也没有将她放下来。

七月十二日晚,恶警周建华来到监舍,亲自对周彩霞进行严刑拷打,当时在场亲眼目睹的有三十多人,充当帮凶的犯人有孔凡丽、白金莲、陈斯琴、李凤云。恶警周建华令犯人拿擦地抹布将周彩霞的嘴堵上,亲自下毒手,拿起鞋子,疯了似的用鞋底抽打周彩霞的脸部、嘴部二十多下,鲜血四溅,直到见周彩霞已不能正常呼吸了才停手,恶狠狠的问:“还信不信,还炼不炼?”周彩霞说:“信!炼!”

恶警周建华暴跳如雷,下令犯人孔凡丽、白金莲、陈斯琴、李凤云将周彩霞连踹带打拖拽出去,吊铐在篮球架上,铐住双手,双脚离地。此时是七月十二日晚十点多。当夜凌晨四点,周彩霞被活活吊死在篮球架上。恶警周建华极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威胁陈斯琴等人不许声张,然后上报材料说周彩霞突发急病死亡。

周彩霞被迫害致死后,赤峰市“六一零”的杨春悦、陈晓东、孟和平,都参与了主动向外制造并扩散谣言,有意掩盖周彩霞被迫害的真实情况,为阻挠了解周彩霞迫害致死的详情,赤峰“六一零”对外一直说周彩霞死在呼和浩特市。(赤峰“六一零” 头子杨春悦已遭恶报,其子杨志慧二零零五年八月驾车钻入前方停着的一大货车底下,当场毙命,头盖骨被切开;而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另一个人却安然无恙。恶警周建华据说是因为超期关押犯人被举报之后,被逮捕。)

* 郑兰凤在红山区看守所被折磨致死


郑兰凤

二零零零年,赤峰公安警察发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并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开始大绑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六十人,都被刑讯逼供。当时赤峰市看守所、红山区看守所增加几个监室,地上都躺满人,人人都被打得遍体鳞伤,几乎能电到的皮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电击伤痕。施暴的警察还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打死你们就在这里销声匿迹,也没人知道,你们家人连尸体都找不到。

郑兰凤伤还没好、还在绝食时就被非法劳教,在一个深夜里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当时天气非常寒冷,到了图牧吉劳教所,她们都被扒光衣服搜身,冻的浑身发抖。然后就是每天的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因为炼功周彩霞与郑兰凤被铐在走廊罚站两个小时,郑兰凤被打的鼻子流血。二零零一年春天,恶警以收工不喊口号为由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周彩霞及郑兰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带到内委既打又电。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夏天,郑兰凤等因不喊收工口号,恶警将不喊口号的7、8名法轮功学员叫到操场曝晒两个多小时,不让吃饭喝水,下午照常出工。二零零一年夏天邪恶搞所谓的“揭批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抗议,有的在会场当时就被带到临时小号关押,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不出工,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同修,郑兰凤等都遭受插管灌食等迫害。加期三个月,图牧吉恶警才被迫放人。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郑兰凤、田素芳等再度被绑架,遭酷刑迫害后被关押到红山区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警察进行野蛮灌食迫害,拖回监号后,郑兰凤又被大字型铐在死人床上。郑兰凤发高烧,晚上监号里有人大喊管教警察,说郑兰凤已高烧的不行了,赶快送医院抢救吧,可恶警置之不理。二月二十八日下半夜大约三四点钟,郑兰凤被迫害致死。

郑兰凤被迫害致死时,还在大字型的铐着,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被严重殴打的伤痕,十个手指盖全是青的,嘴大张着,眼睛瞪着,面部表情极其痛苦。直到三月五日才把尸体弄到赤峰市第三医院,之后恶警才通知家属。为掩盖事实、堵住家人的嘴,就说她得了急病,去医院抢救时死在半路。给了她家人几千块钱,并强迫匆匆火化。

* 胡素华遗体伤痕累累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五十六岁左右的胡素华,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迫害,被迫流亡到呼和浩特市,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呼和浩特市公安恶警迫害致死。胡素华的遗体前胸和后背有面积比较大、呈圆形、前胸和后背对称的伤痕,伤痕呈紫黑色。当时胡素华被公安恶警跟踪绑架,租住的房子被抄、抢劫。

胡素华
胡素华

据胡素华二零零六年自述: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身患多种疾病,久治不愈,疾病折磨得她痛不欲生;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神奇般的全好了。她的姐姐多年高血压、皮肤病自从炼了法轮功,所有的病全部好了。胡素华生前曾多次遭赤峰中共人员迫害,两次非法劳教。

* 赵艳霞被野蛮灌食致死

六十二岁的赵艳霞等法轮功学员,被红山区恶徒非法关入红山区看守所后,开始百般折磨。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红山区看守所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而被拒绝,女恶警邓丽艳用电棍电击赵艳霞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约7、8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十七号左右,红山区看守所调动男监号犯人约百名左右,把所有女法轮功学员拉出去,几个犯人拉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分别被按在走廊上事先摆好的椅子上,按住四肢,按住头、脸,用筷子撬开嘴,卡住脖子,将玉米面稀汤强行往下灌,法轮功学员有的在讲真相,有的在挣扎。 野蛮迫害并没有停止,站在一边的看守所大队长邱学东高叫:“灌!灌!给我灌!”有的犯人说赵艳霞头耷拉了,坐不住了,别再灌了,邱学东说继续灌。赵艳霞从椅子上掉下来了,就被拖到墙根处,她倒在那里没有人管。半小时后才发现赵艳霞已被活活迫害致死。

* 优秀员工陈国祥遭遇

陈国祥,55岁,毕业于辽宁辽阳电信学校。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作为单位的技术骨干,人缘有口皆碑。其单位领导也曾表示过:如果单位只剩下一名职工,那就是陈国祥。

2000年6月24日,陈国祥一家人因坚持修炼,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妻子于当年8月份被投入扎旗图牧吉劳教二年;陈国祥及儿子在被非法羁押14个月后,于2001年8月被劫持到图牧吉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期间,由于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修炼,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如长时间不让睡觉、上绳。他多次绝食抗议,从没向邪恶签写过任何东西。

2003年7月17日,陈国祥又被劫持到翁旗看守所非法关押。2004年1月被秘密送至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劳教三年。这期间家人不知陈国祥的下落,到处打听,直至2005年1月才得知。

赤峰610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常以陈国祥“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五原劳教所举办的一次所谓“揭批会”上,陈国祥与两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抵制谎言,高喊“法轮大法好”,三人被强迫跪在会场后面,直至散会,又被送入小号迫害。其中恶警钟志远一边拿着电棍电陈国祥脚心,一边说:“不怕你不转化,你三年,我靠得起你”。这样陈国祥被残酷折磨10天,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摧残。

2005年2月24日,家人突然接到当地610头目巴特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赶快到五原劳教所接人,并不断催促。3月7日,家人在五原县医院终于见到了被折磨成皮包骨的陈国祥。医生没给看任何病历,只是给了一张给做透视的片子。据陈国祥讲,住院已经十几天了,做心电图的时候,心已经被胸内的积水淹没了,找不到心了,医生两次从尾椎骨部位给抽出了约2公斤水。住院期间,每天有两恶警值班,黑夜睡觉时把他两手铐在床头,使陈国祥每天不能喝多水,因为上厕所太不方便。其中有一叫赵乃东的恶警在陈国祥病得非常严重时,还把笔和纸拿到病床前强迫写三书,遭到陈国祥严词拒绝了,该恶警悻悻离去。

陈国祥回到家里后,当地公安、610不法人员仍然上门骚扰。为了避免骚扰,一个多月后到了外地。在遭受多年的残酷肉体和精神迫害后,陈国祥被迫流离失所9个多月,于2005年12月19日离世。

* 恶警强“取证”害死孙敏

孙敏内蒙古赤峰市人,她丈夫武阳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被赤峰市红山区恶警非法关押迫害九个月,妻子孙敏也被拘留。武阳出狱后不久,又被非法通缉,孙敏夫妻被迫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走了许多地方。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武阳在北京宣武区发放享誉全球的神韵艺术团新年晚会光盘,牛街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武阳。之后恶警根据武阳的手机定位,找到他和妻子孙敏在丰台区的住处,将孙敏绑架。北京恶党人员为了所谓的“证据”,害死武阳的妻子孙敏,伪造“跳楼”现场与尸检报告。

当时武阳不向中共恶徒提供任何情况,包括自己的名字、住址。中共邪党人员通过手机定位找到武阳的住所,绑架了武阳的妻子孙敏,就对武阳说:“你不说,有人说。”但是孙敏并没有配合恶人,恶徒对孙敏下毒手,将孙敏迫害致死。直到四月二十八日才欺骗武阳,说孙敏在四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在自家跳楼而死。但知情人透漏,在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点左右,恶警在牛街派出所二楼东侧关押武阳的隔壁房间还在审讯孙敏,怎么说在夜里就已经死了呢?此外,丰台公安局出具的“死亡人员通知函”称:“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时三十分”“发现孙敏高坠死亡”;而司法鉴定所的“尸体检验报告书”中称:“委托时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从这两个时间来看,孙敏人还活着,司法鉴定所就已接到委托,等待给孙敏作死亡鉴定。孙敏尸体伤痕累累,据尸检所不愿透漏姓名的人说:“这尸体不是从五层楼上跳下来死亡的,跳楼死亡的特征不是这样。”连普通的技术人员都说:“凭我们在这里的经验,一看就不是跳楼而死的。”


孙敏遗体

在看守所,武阳写了妻子孙敏冤死的“控告书”,有举证依据的说明妻子孙敏是被警察迫害致死,并准备向所聘律师了解相关法律规定,由律师代为修改后并转交相关部门,却遭到恶警拒绝,不许将“控告书”给律师看,不许律师给予提供法律方面的建议,并将控告书拿走,说由看守所转给相关部门,实际是拿去隐匿证据。


孙敏和女儿

武阳和女儿

* 内蒙女子监狱害死唐海花,并强制火化

被敖汉旗恶警宫传兴绑架的五十三岁法轮功学员唐海花,在敖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很长时间后,又被送往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加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晚八点,家人突然接到她病危的通知,家人连夜驱车赶到内蒙女子监狱,当从预审室办了手续,进了女子监房,家人看到的是唐海花的遗体放在冰柜里,已经冻硬了。

悲痛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当追问死因时,监狱隐瞒实情,并逼迫立即火化。监狱人员不许唐海花亲人近前,只能站在一米以外。穿寿衣时,是监狱里的人给穿的,人们看到唐海花的头部、后背、两肋均是青色,手好象断了,脚上没有穿鞋。在家人极度悲痛中,唐海花的遗体被匆匆火化。就这样善良的唐海花带着满腹冤屈永远离开了她日夜惦记的丈夫与儿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