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上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我很喜欢看同修面对面发神韵的心得交流,对做得好的总是抱着很羡慕很赞赏的心情,但自己在这方面一直没有大的突破,总希望有机会让做得好的同修将自己带一带。

也许是师尊看我有一颗想要提高的心,不久前安排一位年轻的同修与我交流,谈到她和婆婆同修在表弟的婚礼上大面积面对面发放神韵的经历,开始时十分紧张,心跳加快,不知如何开口。后来求师父加持,一定要突破不敢面对陌生人讲话的障碍,于是,硬着头皮对第一桌客人讲了起来,刚讲到送神韵晚会时,马上有人说是法轮功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同修说,这里面是唱歌跳舞的。可能是师尊的鼓励,马上就有人说给我一张吧,接下来你一张我一张地一百来张很快发完了。整个过程中,婆婆发糖,媳妇发碟配合得很好,我听了很受感动,也很受启发。

不久,机会来了。我们全家受邀参加弟弟孩子的婚礼。我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先对儿子讲了我的想法,并告知以上同修婆媳的成功经验,儿子表示可行同时愿意配合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交流,得到大家的正念支持,并积极帮助准备光盘,我还在网上认真阅读了同修面对面发神韵的交流文章,又将神韵晚会看了一遍,重要的是静下心来在一周内背了一讲法,每天定时对参加婚礼的宾客发正念:呼唤他们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抓住被救度的机缘,要接神韵,看神韵。清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及黑手乱鬼。同时让同修在婚礼的时间里帮助我发正念。

就在婚礼的头天晚上,我将我的想法告诉先生。我认为我们救度众生是堂堂正正神圣的事,所以我要做什么事,一般都会告诉他。如果他有想法或抵触,我会心平气和地与他交流。师父早就讲过人的一念出善恶的法,如果我不告诉他,他若反感抵触就会使他造业,对我想做的神圣的事也会造成干扰,所以我会尽量将这些不利因素消除在萌芽中。

他听后火冒三丈,说,弟弟那天到他办公室送请柬时说,他跟母亲(同修)打电话让她参加婚礼时不要带资料,讲什么,要带要讲直接到家找外婆算了。还说弟弟反复给我打电话没打通,又说他们(弟媳一家)一向那种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想在婚礼上如何如何,岂不是自找没趣!我求你了,你就听我一句,这次啥也别做,就安安心心参加婚礼,让我轻松一回行吗?

我听了没动心,什么也没说。先生临睡前,我对他说,你换个角度想想,弟弟说母亲的话不一定是恶意,其实我也想提醒母亲,这次婚礼的客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大学学历,老太太那种讲法不一定合适,弟弟如果给我打电话谈到讲真相之事,我会好好与他交流,你不要多心,认为他对你讲话是含沙射影。再说他们一家人从前的表现是受了共产邪灵的谎言毒害,我们不能承认,也许他们现在早就变了。我都不记恨,你也不要老放在心里。他听了抵触情绪并没有减弱。

后来我加强学法,又发正念清除干扰丈夫的因素,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脑子象放电影一样,过去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我姊妹四人,因家境贫困,从弟弟上大学开始,我为减轻父母的负担,四年间每月从三十二元的工资中分出四分之一给弟弟,直至我准备成家父母才让我停止资助。我自己觉得这样做没什么了不起,也从未想过得到什么回报,倒是弟弟的一些同学朋友都知道他姐姐是有恩于他的。由于我对弟弟妹妹都是倾其所有的呵护,在他们心目中一直很有威信。“七二零”后我到京上访被非法关押,父亲和弟弟由于心疼我一直迁怒于母亲,怨恨她将我带上修炼之路。

二零零零年元旦,弟弟、弟媳、舅舅在父亲的痛哭声中轮番“轰炸”“批斗”母亲,语言恶毒刻薄。二零零零年七月间,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又是在父亲的痛哭声中,弟弟又一次逼着母亲放弃修炼,如不从,就让父亲当场写离婚书,闹的不可开交,逼得母亲跪倒在师父法像前痛哭,最后,弟弟的孩子看不下去了,说你们太过份了,将一个老太太逼成这样。这么热的天,奶奶干这么多活(当时家里装修,要管工人的吃喝),你们让她吃不了饭,不就是炼个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结果不了了之。这件事母亲对我讲过多次,我从没往心里去。

二零零一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母亲每次来我家,都受到他们的刁难和阻扰,弟弟对我也经常出言不逊,我也从不往心里去。有一次,他在电话里说,我要是姐夫早就与你离婚了。他这些年下海经商,在道德下滑的社会随波逐流,坑蒙拐骗,变成了一个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正人君子”。不仅如此,他还经常到我家吃喝,经常找姐夫办事并等着吃饭。他以为这是不吃白不吃,以为姐夫吃的是公家的(其实先生除公务外,都是自己掏腰包)。如果我不修炼这种人怎配做我的座上宾。正因为我是修炼大法的,所以,我才用一颗慈悲心对待他,感化他,总想能有机会与弟弟讲清真相,给他得救的机会。

有一次,他和孩子到我家,我准备和他讲真相,刚一开口,他立马翻脸不认人,态度恶劣,又用挖苦讥讽的口吻和我说话,这次我忍无可忍了。你既然与姐讲不了任何话,连外人都不如,也没必要和我往来了。他孩子在书房与我儿子玩,问我儿子说,你妈妈是不是见了人就讲啊?(指法轮功)儿子回答说,她只和不明白法轮功的人讲。后来先生陪他们在外吃饭,我拒绝参加。以后,他没脸到我们家来,我们只有逢年过节时在父母家见见面。但并不妨碍他隔三差五找由头到姐夫处找麻烦。

有一年父亲生日,大家情绪很好,我端起酒杯为父亲和大家敬酒。我说,我说一句话,他马上抢白道:你不用说什么,我比你们更像修炼人。当时父亲和他孩子心里都很难过,过后侄子对我说:“姑妈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们都知道,他没有资格这样说您,请您别生气。”我说:“姑妈不生气,姑妈是修‘真善忍’的修炼人,已经很少有生气的时候。这些年,我觉得在心里没有真正记恨过他。

现在回想起这一幕幕,对这个生命的厌恶之情油然而生。脑子里突然反映出一句形容他的话:“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让我大吃一惊!这哪是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啊?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表现形式是假相,师尊是不承认,我也不能承认,全盘否定它,求师父帮助弟子,加持弟子的正念,解体这一切存在于我头脑中和空间场的一切表现形式和假相,彻底解体我记忆中弟弟不好的表现和我对他们的成见,及旧势力利用我的成见对我们造成的间隔。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就这样一直发正念到晚上十二点后。

第二天,我一身轻松准备了一百五十个光盘,看到丈夫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说,这么多年,你在我身边也知道我讲真相是见机行事,不会强为的,我会顺应人们的爱好兴趣切入的。我本想做件好事,如果强为起到不好的效果,不仅救不了人,还推了人一把,岂不干了一件坏事。再说,以往这种场合我一般都带上多种类型的资料,如《九评》、真相传单、小册子等,还要尽量根据对象的接受程度发放,这样做的要求也高,难度也大,因为与对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和时间有限,每次自己费尽心思做的也不尽人意。这次面对面发神韵相对来讲会轻松很多。谁知他不仅听不進去,还冲我说了一句“我不喜欢你这种生活方式”。在路上他一直板着脸开着车,一声不吭。我一边发正念,试着与他聊。我们参加婚礼是喜事,应该高高兴兴才好啊。今天是实习,下回该轮到我们了,就没这么轻松了。你何必因为别人(指弟弟)几句话就生闷气呀?怎么这么容易动心这么容易中邪恶的圈套啊?他听了立即转阴为晴。我接着说,还有,你刚才说不喜欢我这种生活方式,难道你喜欢自己的生活方式吗?你不是说早就说不当这个头了吗?但还在认认真真去做是吧。我也不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方式,我们修炼的初衷是返本归真,不是为了受迫害,这一切是旧势力捣的鬼,迫害大法目地是毁掉众生。现在有了迫害就要讲真相,救众生,路走到这里来了,就一定要走下去。只有解体了中共,才能解除迫害。这时我感到他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就这样我们在思想上形成了整体。

我们先到新房,给弟媳的亲家和母亲送了神韵光碟和多功能播放器,装有2G的真相内容让他们全方位了解真相。到达婚礼现场后,我向妹妹说明了我的想法,并希望她在适当的时候和儿子配合我,请母亲发正念她们欣然应允。在宴席上,弟弟就坐在我的身边,我为了保持纯净的心态,很少与人讲话,只是静静地发正念。婚礼完后,大家兴高采烈相互祝酒干杯时,服务员开始分发糖果,我马上背起包开始从我邻近的酒席发神韵光盘。每到一桌问道,你们是×××(报弟弟弟媳侄子的名字其中一个)的同学吗?对方马上回答是,我说我是他姐姐,如是侄子的同学我就说我是他姑妈,我送你们一件珍贵的礼物——国外华人精英艺术家演出的一台新年晚会光碟,近年来每年都在全球巡回演出,反映强烈,震撼,在国外都是一票难求。大家十分高兴地接受并纷纷表示感谢!就这样一路顺利地发下来,由于我包里一次只能装四五十个,有的桌子发了还剩一人没拿到,那人就说还有我呢,我说你别着急,我马上去拿。有一桌客人是弟媳的朋友,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时,充满敬意的说:“我们常听你弟媳说起你和你的父母,都是最最善良的人,来,我们敬你一杯。”还问:“你是搞艺术的吧?”我说也算是吧。所以,我负责任地向你们推荐这台晚会是一台艺术盛宴,看了从精神上能得到升华,身体上得到净化。大家纷纷表示一定看,一定看。当我第二次回座取光碟时,想起了弟弟的存在,就对他说:“兄弟,姐姐今天的行为,你不要抵触,你可持保留态度,相信你以后会理解的。姐姐所做的一切别无所求,只希望当大海啸那种灾难来临时,每位看过光碟的人都能够留下来。”他连声说:“我不抵触,不抵触”。

来参加婚礼的表弟是一名牌大学的教授、博士后,因他妈也炼功,没有修炼环境,法理也不清,这里可能有我和母亲要修炼的因素,使他对大法有抵触,拒绝听真相,在自己的家族和亲戚中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多年前,我请远道来的舅伯舅妈吃饭时,他公然对我说不要讲法轮功真相,根据当时的情形我没有讲。现在,当我发到他的那桌时,也给了他一张,并说:“回去一定好好看看,姐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想改变你什么,每次地震海啸过后总会留下来一些人,姐希望你也是留下来的那一位。”他听后眼睛一亮,连忙双手作揖,不停的说“谢谢!谢谢!”。就这样,十五桌宾客,除了三口之家和夫妻俩分别只要一张之外,我一共发了一百二十二张神韵。

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我发到和弟弟最要好的一位朋友跟前时,边发边与他说了些应酬话,我走过后,有人问我是谁,他说是主人的姐姐,是炼法轮功的。这可能是法轮功的内容,人们的情绪似乎有些异样。这时妹妹说,你们回去看看吧,可好呢!全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有“精忠报国”“木兰从军”“劈山救母”“济公抢亲”等,和中央台的晚会比一比,看谁的纯净,谁的精湛,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言毕,大家的情绪都放松下来了。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尊的巧妙安排。妹妹一家原本与我们坐在一起,后来竟阴错阳差地换到弟弟的好朋友那桌去了,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后来,听为我发正念的同修说,他们感到当时婚礼现场天清体透,知道我会做的很顺利。其实,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帮助和加持,还有同修的整体配合。

两天后,我和弟媳通电话,称赞婚礼办得高雅,不落俗套,很圆满、很成功,她听了很高兴,我同时告诉她我那天给客人发了神韵光碟,如有朋友反馈于她,希望她叫朋友静下心来看一看,定会受益无穷的,她满口答应。以后的一周里,我每天定时给收到神韵的众生发正念,希望他们能真正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