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两年来用手机讲真相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我发现如果这段时间法学的好,没有放松自己,回短信说谢谢的多;如果这一阶段法学的少,有点松懈,回短信说不好的话或骂人的就多。当然也有例外。所以学好法至关重要,法学好了,正念就会强,干扰也就会少,救人的效果也就会好。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本次法会我要向师父汇报的和与各位同修分享的,是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用手机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两年前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们用手机讲真相的交流文章,我也产生了用手机讲真相的念头,但是周围的同修当时还都没有做这个项目。我当时想,如果身边有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就好了,因为从来没做过不知道从哪做起。其实这是一种依赖心理,什么都想要现成的。这样打听了一段时间也没打听到,我就想,这是救人的事情,身边没有人做我就不做了吗?我不是助师的法徒吗?只要救人需要,只要我的路走的正,师父一定会帮我。

我首先想到的是“天地行技术论坛”。在那里我下载了各种与手机讲真相有关文件资料,并把它们打印下来,反复的看、研究,了解了手机短信及群发是怎么回事、什么样的手机有这个性能、以及用手机群发短信所必须的安全操作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之后,一同修来我家告诉我说,有一位同修能买到做真相的手机,并且只负责教授一个上午,因为同修也很忙,没有时间总来,你去学吧,学会了好回来教我们。就这样,那个同修就教了一个上午,因为我提前看过资料,对同修所讲都能听懂,所以对手机的安全使用、如何改串号、如何安装法网短信群发软件JAVA、如何群发短信、如何编写内容而不被封卡、如何采购手机卡、如何使用SIM卡等等都做了了解,从那以后,真相手机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

刚开始还没有语音电话和彩信,所以那段时间只是发短信。我学会了以后教会了身边的好几位同修,都加入到用手机讲真相的行列。我们有针对性的编写了一些短信内容,如针对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我们编写了讲善恶有报天理的短信、劝善短信,同时列举了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例如:“参与迫害的大连南关岭监狱一百来人体检,竟然有十多人被查是癌症!不要被眼前的假相与利益蒙蔽,更不要继续迫害好人,否则害人害己,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无尽的灾难!”“中共暴政几十年,杀人无数。历次运动都是祸害百姓的。谁还相信中共的谎言?明哲保身,恪守良心的砝码,给儿孙积点儿德,也给自己留条退路吧!”“文革后,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参与迫害大法将同样结局。”还有象人人皆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局长任长霞遭恶报车祸而亡等等实例,这些内容有的是从明慧网的文章摘录的、有的是同修发往明慧网刊登出来我们直接引用的。然后我们再从明慧网的每日大陆综合栏目,查找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参与者、间接参与者的名单,我和一位同修配合,同修发周二、周四、周六的电话号码,我发周一、三、五、日的电话号码。

发短信的过程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刚开始发短信,主要是针对公检法人员。记的第一次发短信是在公交车上,随着短信的发出,我的心也在怦怦的跳,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我又多会了一个救人的项目,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紧张的是第一次用手机给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发短信,还有怕心。所以第一次只发了一组不到十个人,我就停下来了,调整一下自己,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想我做的事是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是助师正法,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破坏,害怕的应该是邪恶和被邪恶利用的坏人,而不应该是我。同时我又发出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大法弟子用手机证实法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使我发出的每一个短信,都是一把清除邪恶的利剑,清除那个地区的邪恶。正念一起,怕心全无,顿时感到自己的高大和邪恶的不堪一击,空间场清亮了,连呼吸都感觉顺畅了,内心感谢师父的呵护与加持。

从那以后,我用手机群发短信非常顺利,即使在封卡很严重的时候,也能很顺利的发送,每组都是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把自己的号码夹在其中做检验,基本上全都能收到。短信在群发过程中,需要一些时间,这个时间我或者是发正念清除邪恶,排除干扰;或者是背法,背的最多的就是《论语》,自己的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提高,克服了急躁心、对恶警的仇恨心、争斗心、发送顺利时的欢喜心、显示心以及时常往出返的怕心等等人心,每当遇到问题,我就想起与之相关的法,不断的用法来洗净自己,归正自己,坚定正念,正念也越来越强。我悟到平时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就能想到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一次,我给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发短信,有一个恶警回的短信骂的很难听。我没有动心,只是觉的他太可怜,于是我抱着救他的心给他又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他我是真心为他好,不要被邪党的谎言蒙蔽,做邪党的陪葬,要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告诉他真相,是再给他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就这样来回我给他发了五次,他给我发了四次,他的口气越来越软,最后也不骂我了。在发短信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这个生命背后的邪恶。同时,我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发现如果这段时间法学的好,没有放松自己,回短信说谢谢的多;如果这一阶段法学的少,有点松懈,回短信说不好的话或骂人的就多。当然也有例外。所以学好法至关重要,法学好了,正念就会强,干扰也就会少,救人的效果也就会好。

我们也给常人发短信,短信的内容包括“大法的洪传”、“自焚真相”、“藏字石”,尤其是过年和节日,在送去真相的同时,也送去了祝福。一般情况下常人也都能接受,当然也有不接受的和冷嘲热讽的。比如,我根据明慧网的真相粘贴“买鞭炮 放鞭炮”的最后一段,“江××这个政治流氓已经恶贯满盈,任何一个生命造下的罪孽,都不会一死了之。江死后,除了在人间永远受到民众的唾骂,在地狱也将永远地痛苦偿还其滔天的罪恶。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都应该欢庆这个凶残无耻的邪恶之徒的灭亡。”编成短信群发,我想在短时间内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短信发出后,收到了大量的回信,有赞同的,有事不关己的,还有讽刺挖苦的。我把他们的号码提取出来保存到手机电话簿,针对不同的人,我给他们发不同的彩信,对于赞同的,我把“致亲爱的朋友”,和“三退保平安”发给他;对于认为这些事跟他无关的人,我把“自焚伪案”、“抹兽印”、“藏字石”等内容发给他;对于讽刺挖苦的,我就把“审判”、“江的自白”等内容发给他;对于公检法系统的,我就把“给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给警察的信”发给他。最近我又把“买鞭炮 放鞭炮”的彩信发给所能发的每一个人。

我由开始的发短信,到拨打真相语音电话,到发彩信。拨打语音电话也是一个提高心性的过程,每当法学的好,过关时心性能守的住的时候,收听率就高,且能听完整;如果这段时间学法没跟上,法学的少,心性守不住的时候,语音电话的收听率就低,就起不到救人的作用。

记的有一次,我和A同修到外地教当地的同修上网和打印技术,顺便解决了一些电脑方面的问题,那几天虽然辛苦点,但是学法、炼功都没有耽误,心性也守的比较好。在回来的路上,我打了二十几个电话,都是六分多钟的真相语音,只有三、四个人没有听完整,大多数的人都完整的听了下来,这是我打电话以来从没有过的现象,我在高兴的同时,没有忘记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

给公检法部门的人员打电话很少有能听完整的,尤其是给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打电话,有的说又是法轮功,有的赶紧挂掉,有的连接都不敢接,过几天再打,成了空号,也有的没有理智的骂。但是我不动心,我想起师父说:“别看邪恶们在猖狂,都在胆颤心惊,都在害怕。当然邪恶的生命在没有被清除完之前还要指使恶人干坏事,被邪恶操控的时候恶人就没有了理智,冷静下来的时候它们都在害怕。学员的每一个电话都使它们震惊的睡不着觉──怕。”(《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我就想即使这个电话他们没有听下去,甚至没有接,也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被清除,被邪恶控制的坏人也在害怕,因为我在打电话时,同时针对此人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所以我在加强正念的同时,还是坚持不懈的打。当然,也有少数的警察能静静的听完,我想或许能唤醒他的良知善念,不再参与迫害,在这最后时刻选择被救度。

后来我的电话又增加了发彩信的功能,彩信的容量大,且图文并茂,给手机讲真相又增加了一项救人的法宝。开始时只是依赖其他同修编好现成的,发到我的手机上,我再转发。这样太不方便,也有局限性,有时在明慧网看到特别好的内容,就想如果编成彩信发给常人,一定会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但是自己又不会编,我很着急,周围的同修也很着急,也希望我能会做彩信。我有这个愿望,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丈夫(同修),其实丈夫也不会,但是他对电脑的画图、看图功能有些了解,他就在心里求师父帮他,结果一个晚上就研究出来了,我迫不及待的让丈夫教会了我。我把明慧网上传单上的内容编成了彩信,发往明慧网,明慧也都发表了。我体会到,救度众生,只要路走的正,师父都会帮我们的。其实师父已经把路铺好了,就等我们去做了。我也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的内涵。

用彩信讲真相,加大了救人的力度。因为彩信的内容多,能够把真相讲清楚。一个号码我一般发三个左右彩信,所以收到的反馈也很好。很多人在收到彩信之后发来短信,大多数都说谢谢,有的说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很认同,但我还是谢谢你的祝福,还有来提问的,针对不同的人,我再发给他们不同内容的短信或彩信和语音电话,進一步解开他们的心结;还有的要来三退的,问怎么退,我就告诉他怎么退,有时我也给他起一个化名退出邪党组织,他回短信说谢谢我。

我每次在用手机做真相的时候,已经形成了机制,拿起手机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不因为做这个项目时间长了,就放松了正念,对安全不当回事了。有时一有放松的念头,我就及时的归正自己,基本能长期保持正念,所以我的两部手机从没出现过问题,也很少有被封卡的现象,他们已经成为我救人的法器。

以上是我在用手机讲真相方面的一些心得体会。在做的过程中也出现缺少耐心和敷衍了事的不负责任的态度,在今后的证实法的过程中,听师父的话多学法,“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以法的要求衡量自己,在最后的历史时刻,救更多的人。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