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做明慧通讯员工作中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自从能够自己上明慧网,我就好象插上了翅膀,在明慧网这片自由的天地里,尽情地翱翔。在不长的时间里, 就详细浏览了明慧网上的大部份内容,及相关的链接。我发现明慧网为我们提供了那么多信息资源,而这些信息资源远远没有被我们利用。在此之前,我们地区一直没有地方真相资料,很多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行没有被曝光。……我的头脑里有了一些想法,怎样把这些宝贵的资源充份利用,把我们当地讲清真相的工作做好。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看到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通知,我的反应很麻木,认为自己没做什么,修得不好,不想写了。后来一位老年同修拿来他写的交流手稿,请我帮助修改发表。稿件很长,而我手里的工作很多,心里有点不情愿管。但是在替同修交流稿的修改打字中,被同修认真对待此事的心感染,我认识到自己对待投稿的态度是对修炼的不严肃,我也应该积极投稿。于是就想,在做好大法工作的同时,尽快修改完成同修的稿件,挤出时间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不能给自己的修炼留下遗憾。其实不是我帮同修的忙,而是师尊利用此事让我提高,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

下面就是我在做明慧通讯员工作中的一些体会,向师尊,向同修们汇报。

上明慧网好象插上了翅膀

记得是在二零零七年春,我被迫害的经济窘困,一个人租住了一套房子,维持房租都很困难。但当时我曾想过,用这房子做资料该多好。师尊看到了弟子的心愿。于是有同修找到我,给我配了电脑,但我对电脑操作一知半解。一天,一位同修突然找到我,说有一位同修被绑架了,叫我写一条迫害消息发给明慧网。可我还不会上明慧网,对此类工作一无所知。于是就仿照明慧真相资料上看到的迫害消息,写了一篇短消息,同修拿走到别处上网发了。也许是职业的原因,我在常人中有一种爱学习的习惯。所以在此后参与真相资料的打印制作中,逐渐摸索着电脑操作的其它技能。特别是真相资料的编辑排版,到了秋天,同修又给我配上了无线上网卡,这样我就可以自己直接上明慧网了。

自从能够自己上明慧网,我就好象插上了翅膀,在明慧网这片自由的天地里,尽情的翱翔。在不长的时间里, 就详细浏览了明慧网上的大部份内容,及相关的链接。我发现明慧网为我们提供了那么多信息资源,而这些信息资源远远没有被我们利用。在此之前,我们地区一直没有地方真相资料,很多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行没有被曝光。

师尊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评语文章中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于是我的头脑里有了一些想法,怎样把这些宝贵的资源充份利用,把我们当地讲清真相的工作做好。

不久,我地又有一位同修被绑架,当一些同修还在指责该同修哪里有漏时,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安排:立即搜集迫害信息上网曝光,编辑制作真相资料,在最短的时间内散发出去。

发一条消息还是很容易的,但是排版制作单页真相,真把我难住了。我当时并不懂单页真相资料的排版常识,特别是文本框的使用方法也不清楚。原本以为找一张现成的单页真相做模板,去掉一些内容,替换上我们当地的内容就行了。可是这样一个简单操作,我却连续鼓捣了十几个小时。虽然制作的质量不高,但同修们看了依然很高兴,这毕竟是我们当地的第一份真相资料,于是大家迅速配合,一夜之间真相资料遍布大街小巷,震慑了邪恶,被绑架的同修很快就被营救出来。

担起责任

尽管有了这次尝试,可我当时并没有明确的想法,把制作当地真相作为自己必须做好的工作,思想中有一颗人心,觉得自己瞎鼓捣出来的东西,怎好意思发到明慧网发表,对于理解师尊有关揭露当地邪恶的讲法,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然而揭露邪恶是师尊让做的,师尊肯定弟子的做法。于是过了不久,协调同修找到我,商量找人和我配合,作为一个项目,编辑制作当地真相长期坚持下去。我知道这是师尊对我的期盼,我必须担起这份责任。

可是半个多月过去了,协调同修没有把另外的同修带来。我想不能再等了,自己先做起来。于是我用了两宿的时间,制作了第一期当地真相小册子。由于没有经验,内容选材很不成熟。小册子发表出来后,我仔细浏览一下,发现有很大改动,内容更详实生动,图文并茂;作为创刊号,明慧的编辑同修花费很多精力帮助修改,在此感谢明慧的编辑同修。有了编辑同修的支持鼓励,我又制作了当地单页真相,与真相小册子交替出版,适合不同需求。

要做好此项工作,第一个重要环节是及时搜集各类迫害消息,特别是突发的迫害事件,要在第一时间上网曝光。但在中国目前这种迫害形势下,搜集此类消息在当时不是太容易。同修之间都是单线联系,很多同修也缺乏这种意识,消息不能迅速传递出来,原先定好与我配合的同修也一直没有参与進来。在这种情况下,要做好此工作,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考验。但是有师尊的呵护,我做起来真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很多时候都感到是师父在帮我。如有时候我想了解某方面的信息时,师尊会把相关的同修引到我跟前来。当我忽视某方面问题时,师尊会借他人的嘴,不经意的点醒我。当我编辑资料需要哪方面的操作技能时,师尊就打开我的智慧,问题迎刃而解。

当然做好证实大法工作的前提是学好法,这是我们时刻用正念处理问题的保障。如果法理不清晰,就会使我们在一些看似复杂的情况下,陷入迷茫,不知所措。同时要不断清除自身党文化的毒素,以纯净的心态,撰写稿件,编辑资料。

一次,一个新学员被绑架,该学员得法前曾有过很多坏习惯,是大法挽救了他,使他重获新生。因此他带着感恩的心,积极的参与救人,但学法没有跟上,人心较多。被迫害后,邪恶诬陷他恶习不改。对此他的家人也陷入了迷茫。凭对他的了解,我相信他不会再犯错。究竟要不要曝光呢?万一他给大法抹黑怎么办?为此我通过协调人联系到他家人,详细了解了情况,特别是他出事后,有关部门的态度,从中发现很多可疑之处,办案单位给家属交代的情况,有很多自相矛盾,甚至是不合情理的地方。我认为该学员是被诬陷的。而且一个有恶习的人,在大法中获得新生,并坚定的维护大法,讲清真相,这是大法的威德,邪恶隐瞒事实真相,恰恰说明他们对此非常害怕。应当及时曝光,揭穿邪恶的谎言,这也是对同修负责。于是经过与相关同修沟通,提高认识,迅速发稿,消息刊出后,在当地影响很大。

修好自己 整体配合提高

做好明慧通讯员的工作,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定程度上与一个地区整体配合提高有很大关系。有一段时间本地阶段性的发生一些迫害案例。每次迫害发生后,同修们忙着发正念、做真相营救,做得很程序化,但同修仍被劳教或判刑,迫害仍持续发生。对此大家有些困惑。分析原因我认为有多方面的原因,主要的是大家对揭露当地邪恶重视不够。

向公、检、法、司、六一零等参与迫害的部门,讲真相的力度不够。应当全面搜集公、检、法、司、六一零等部门参与迫害人员的个人信息,上网曝光。大量邮寄真相信、劝善信,讲清真相。重视搜集身边发生的善恶有报的事例,关注当地被迫害同修的情况,及时通报。到距离我们当地较近的几个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配合受迫害同修家属营救亲人等。于是在我的建议下,协调人组织大家交流。大家达成共识,从几个方面改進。

根据大家讲真相所需,我尽可能为大家提供多种类型的资料。除了当地真相外,还及时整理明慧网上《劝善之心化飞鸿》栏目中可选用的真相信,编辑排版,及时发布,对于突发性迫害案例,在最短时间内制作出不干胶,交予同修迅速制作张贴出去。对典型案例亲自撰写真相信,同修们整体配合,到有关部门散发,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也使更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做好明慧通讯员的同时,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二零零九年冬天,明慧网对真相资料的编辑排版做了很大改進,不主张各地再独立制作本地真相,而是配合《明慧周报》,出版《明慧周报》的地方版,这样既节省了编辑同修的时间,也减轻了各地编辑真相同修的压力。适应这种要求的变化,我知道我的工作重心需要调整,我悟到这是师尊要求我们把讲清真相的工作做得更全面细致。同时明慧发表的大陆消息都注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的字样,这更增加了我的使命感。

然而做事多了,往往忽略了个人修炼,经常用人心思考问题。二零零八年底,邻近地区发生特大绑架案,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还有多名同修受牵连,使当地的大法工作陷于停顿。被迫害的同修中有我们本地同修认识的,于是以我地为核心,包括外省同修都参与了营救工作。这对于我们当地同修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考验,更准确的说,是一次很好的提高机会。

但是包括我在内,我地有相当一部份同修反应淡漠,潜意识中只想把本地真相做好了,没有认识到这是一个让我们更大范围形成整体的机会。后来我地一位同修A决定为被迫害同修请律师,由他出钱,但他文化程度有限,很多具体事宜不知如何处理。为此多次找到我,与我交流后,表达了希望我参与此事的愿望。而我一直在借故推脱,称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我知道自己一直掩盖着执着不去,就是不愿意出头,再有就是怕吃苦,不愿意出远门,最怕晕车。这个执着严重障碍我提高。有几天,同修B有事要出远门,拜托我照看家中的病人。同修A还是辗转找到我,商量请律师的事,他真的很需要我。可我还是称:受人之托不能离开。当晚我还在怀着侥幸的心理,想可以借故不去时,同修B突然改变计划,提前回来了。我不再有任何理由可以逃避此事,我明白这是师尊要我提高,放下人的执着,放下自我。

我开始静心学法,发正念铲除干扰我证实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在读同修的心得体会时,一位同修的经历给了我很大启发。她说她也一直害怕晕车,但她决心冲破阻力,坐车到很远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路上师尊点悟她,在另外空间干扰她前進的是一只拦路虎,于是她发正念,把这些干扰铲除了。我想干扰我走不出去,让我害怕晕车的不也是一只拦路虎吗?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走的是师尊安排的路,任何邪恶因素不得阻挡,都不配考验我,害怕晕车的想法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必须全部铲除。认识提高上来了,出门坐车也不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了。我与A同修一同去迫害发生地见律师,见被绑架同修家属,开庭那天,协调本地同修到那一地区法庭外近距离发正念。事后整理发布迫害消息。邪恶如临大敌,出动大批便衣,混杂在同修中间,有的还对同修拍照。

由于前期营救力度不够,请律师过程中有很多工作不到位,加上迫害地同修不能整体配合,这次请律师的项目没能达到最佳效果。过程中让我看到我们整体存在的问题,特别是迫害发生地同修存在的问题,我为同修们着急,于是写了一篇短文,就营救过程中各个环节存在的漏洞,当地同修整体的状态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诚恳的呼吁同修们真正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我们形成更大范围的整体,坚不可摧。

尽管有很多遗憾,但我们毕竟走出了跨地区配合的第一步。

随后不久我们又到该地与正义律师见面,刚好与当地几位同修遇到,感谢师尊的巧妙安排,我们终于与当地同修联系上。交流中我发现该地同修在整体配合上确实很不成熟,对方也非常急切的想从我们这里学到更多的经验,于是我们订好联系方式和日期,邀请他们到我们这里来交流,学技术。在他们来之前,我联系好本地同修,安排好地点。外地同修来了以后,我们从接站、安排午饭,教技术,组织同修交流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过程中的体会及经验教训,我地同修全力配合。交流中虽有意见分歧,但大家都心态平和。那个祥和的场,令外地同修很震撼。在以后的交流中他们和我谈了那天的感受,介绍他们那里同修整体存在的问题,希望我有机会到他们那里去。开庭那天,我赶到那里。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来了很多同修近距离发正念。我很感动,同修们真的提高了。

要写的东西实在太多,我很惭愧写稿前为何有那样的想法,不想参加投稿。在师尊的呵护下走到今天,我们不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就是不珍惜师尊为我们做的一切,写到这我已是泪流满面,感到自己愧对师尊。在以后转瞬即逝的修炼时间里,我还有很多人心要去,惰性也一直拖住我精進的脚步。珍惜这万古机缘,珍惜师尊为我做的一切,我一定走好今后的路,兑现自己的誓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