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美国从新得法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八年我获得访学机会,以大学教授身份来到美国,打开明慧网页,看见师尊在网页上的照片,我激动得泪流满面,由于脱离大法的时间太长,我将大法书籍和师尊后期的讲法从明慧网下载后,抓紧时间阅读、学习。

修炼人的层面看,我反思自己,我学习大法以前,身体非常差,见着汽车就晕车,每次坐车黄疸都要吐出来。学习大法三个月时间都不到,我再也不晕车了。目前,我常人中的工作上是绝对的佼佼者,非常年轻就评上这所全国著名高校的教授,这正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日常工作压力很大,但从我学习大法以来,就是没有患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次药!这些都是我能够真实感受到的师尊给与我的!我也要助师正法!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在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之际,我将我在正法修炼时期,学法修心性、讲真相救众生等助师正法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向各位同修汇报。

一、学好法 做好常人工作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在上研究生的时候就進入大法学习的弟子。刚开始学法后,每天能坚持学法、炼功,也在同修的鼓励下参加了所在学校的洪法炼功活动,当时觉得这么好的功法,如果中国人都修炼多好呀!一九九八年,我考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攻读博士,人地生疏、功课紧张,学法和炼功均没能坚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全国抓捕大法弟子,随后以各种谎言污蔑师尊、污蔑大法。尽管我心里知道中共邪党绝对是在造谣、诬陷,但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就离大法渐行渐远。在我心中,也有一些困惑和心结一直没有打开:为什么师尊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还要被打压?为什么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还要被打压?

慈悲的师尊并没有因此而丢下我。二零零八年我获得访学机会,以大学教授身份来到美国,打开明慧网页,看见师尊在网页上的照片,我激动得泪流满面,由于脱离大法的时间太长,我将大法书籍和师尊后期的讲法从明慧网下载后,抓紧时间阅读、学习。

当我看到师尊讲:“特别是在魔难初期的时候差异很大,有的人被震住了,有的人在思考: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的人在想这个法正不正?针对人的所有心来了一个全面的考验。无论你抱着任何一颗心走進这个大法来的,那么都会针对你这颗心進行考验。有人觉的大法的这方面好、那方面好,可是呢,今天这个考验可是无情的,因为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我的心结一下被解开。从常人的层面来看,以前,我在中共邪党政权的谎言和欺骗的洗脑教育下,从来没有去思考过一个政党会挟持政府和国家权力机构采用类似胡萝卜加大棒的欺骗和暴力手段,打压普通老百姓。我作为受害者,我有必要和义务去告诉其他中国人,不要受中共邪党政权的谎言和欺骗。从修炼人的层面看,我反思自己,我学习大法以前,身体非常差,见着汽车就晕车,每次坐车黄疸都要吐出来。学习大法三个月时间都不到,我再也不晕车了。目前,我在常人中的工作上是绝对的佼佼者,非常年轻就评上这所全国著名高校的教授,这正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日常工作压力很大,但从我学习大法以来,就是没有患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次药!这些都是我能够真实感受到的师尊给与我的!我也要助师正法!

回国后,我问自己:九九年以来你为什么就不知道象其他同修那样去助师正法呢?关键原因在于没有学好法,不知道法!不知道维护法是根本原因。因此,我现在要来助师正法,就不能再犯以前的错误。

师尊讲:“为了真正能够使你们修炼上来,我就采用了一个办法,把我所能够给予你们的,把我所能够帮助你们的,都压進了那部法里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所以我告诉大家看不到我就要以法为师,以法为师。”(《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我每天规定自己必须学法或听法。对常人工作也是早来晚走,对待学生耐心细致,与同事关系融洽,不贪污、不受贿,很多次评选为单位先進我都推让给其他老年或年轻的老师,利益上从不去争,更不与人斗,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好好人。我将师尊讲的大法法理在助师正法中运用,按照师尊讲的实修,多次获得学校的奖励并被评为全校的优秀教职工。为我助师正法奠定了良好的环境基础,并且已经平稳、顺利的在中国大陆运行着资料点三年。

二、平衡好家庭 开创好的修炼环境

我的妻子是中共邪党党员,看见我从美国回来后似乎变了一个人,说的话不再是以前天天讲的这基金申报、那项目课题、单位上这事那事了,心里很不舒服。刚开始时,她不时找我的茬,指责我家里这怎么不收拾,那怎么不对,反正就是看不顺眼。一看见我做真相资料,甚至谈起大法的相关事情,吓得不得了,为此和我大吵大闹,赶我走,甚至说如果我不走,她愿意带小孩走,对我说,如果把我抓進去了,她没有一点面子,孩子也会在别人的歧视中活不下去。最后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了,来势凶猛。

以前我们夫妻关系很好,妻子很能吃苦,和我一起在国内奔波;我出国后,她在家上学做毕业论文还要带小孩,压力很大。我回国后,她工作了,并以为自己可以轻松了。我那时无论她好说歹说,就是不听,始终坚持自己的,甚至和她大吵大闹,心里很是不服气:我坚持“真、善、忍”普世价值还不对了?坚持真正的真理还不对了?我告诉别人大法真相还不对了?反反复复好几次。后来我甚至想,当时就在美国不回来,就没有这些事了,或者干脆自己出去租房住,自己想做啥就做啥,没有人管。从来没去想过自己的不对。

一天,我看见《转法轮》中讲: “我们炼功中要求大家: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是我的不对呀!我与她争吵,我自己就没有做到修炼人的“打不还手, 骂不还口”,没有做到修炼人的“忍” ,对她和孩子不负责任,更谈不上“善”。也就是我根本就不是修炼人!尽管自己认为自己是,但做法上完全不是!

认识到这些后,我冷静下来,仔细读《转法轮》中师尊讲的涉及夫妻关系提高心性的法:“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有人也知道炼功要重德,所以跟他爱人平时挺好的。一想: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这一下今天又白炼了。因为那个业力在那儿,他帮你往下消你不干,和人家干起来了,没消成。这些事情很多,我们好多人都遇到过这个情况,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你干别的事情他都不怎么管你,本来是件好事,他却老是跟你过不去。其实就是帮助你消业,可是他自己不知道。”

法理上明白了,我先做到“忍”,不再和她争执,她发脾气的时候,我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但她说来说去还是那些愿意离婚的话,要我必须在她、孩子和大法之间作出一个选择。这似乎更不对了,我本是助师正法来的、救人的,怎么面对众生的时候众生考虑的选择是与大法对立呢?以前还有犹豫,这下毫无疑问,肯定是我不对了!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也告诉了她大法受迫害的事情呀,中共邪党在造谣宣传呀,平常我制作的真相资料,她一般不看,甚至很害怕。我说这些都是事实,但她也不敢看。

有一天我在制作光盘时,发现这些内容她没有看过。我想我这些东西既然是来救人的,突然想到给她看看怎么样?我妻子睡觉前习惯在床上看会书,我先上床,然后我将笔记本里的《我们告诉未来》播放着自己看,她上床来,觉得好奇,就说什么呀?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看,慢慢的我发现她也在静静的看,很入神。一节、两节,后来主动要求我每天给她播放。就这样《我们告诉未来》看完了,《九评共产党》看完了,《漫谈党文化》看完了,神韵看完了。她对我的态度就慢慢转变了,坚持表示一定要我给她退出中共邪党的党组织,后来他们单位要她担任邪党团委书记,面对这样中层干部的职位和待遇,材料都批准了、即将宣布的过程中,被她自己以适当的理由坚决撤回来。她的家人也都相继明白真相,公开支持退出了。她自己现在和我一起炼功。

这件事情对我震动很大,面对中共邪恶流氓政权的谎言,我最亲的亲人都如此难救,但也一定能救。总结我的家人能支持我,关键在于我学会了自己如何向内找。因为这就是修炼,发现自己的不足和执着,从而去掉,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心性上来了,其它的师尊就给做了。

三、讲真相 发资料 遍地开花

“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

我发现这两个方面也是相辅相成的。当我学会向内找后,我也就明白了很多以前我看《转法轮》明白不了的法理。师尊反复告诉我们《转法轮》可以指导我们从常人到如何做好人、好好人、超常人、直至圆满的人。因此我讲真相救人就是要以《转法轮》的法理为指导,以师尊的讲法为指导,我现在觉得师尊的每一讲都是在讲如何救人,如何讲真相,同时告诉弟子如何修心性提高。只是还有很多我还没有很好的理解和领会。

每当我面对讲真相的学生或老师时,我也本着这样一个态度,我讲话也是负责的,我告诉你们的都是真的事实,你们不应再受谎言的欺骗。怎么讲?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气功名字的由来。所以我也不能一下就给别人讲大法受迫害的事,我总是从社会乱象,比如报纸或电视上的虚假宣传、道德败坏、邪党腐败等方面、民族矛盾等,通过中共邪党的九大遗传基因之一引导到对大法正信的打压。这些人不觉得突然,也觉得我讲的自然。都能够接受,甚至進一步问现在对大法和对修炼人打击的情况,大家都体会到中共的邪恶和坏。

师尊在讲法中讲到,我们日常接触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对像,“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时时想,人在社会上忙忙碌碌,辛苦一生,其实非常可怜。我在美国从新得法之前,其实和他们没有区别。是师尊慈悲与我,救了我!面对学生、面对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我即使不能当面对他们讲,我也要将我的慈悲带给他们,获得他们的电话,电子邮件等传到明慧网,让这些人也和大法建立一种联系,为他们得救做下铺垫。

在城市、各地开会、回农村老家,真相资料我都随身带,走到那、做到那、发到那。尽管有些时候有怕心,但通过学法,发正念,我都能尽快恢复过来,坚定助师正法。

同时我协调了我最初学法炼功点的多位同修的资料点的建设,他们分布在国内各地,现在都稳健、精進地助师正法!

尊敬的师尊,各位同修,尽管我现在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在对《转法轮》的背诵上还没有跟上来,精進程度与同修们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我必将奋起直追!完成史前誓愿,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请师尊放心,同修放心!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