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卡车拦腰压过的他康复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八日】大法弟子集体学法,面对面交流的环境被邪恶破坏后,明慧网就成了我们交流的平台。看明慧网想到自己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还有一颗要是不能被采用那多没面子的虚荣心,去掉私,把身边同修修炼中的事迹记录下来,证实大法的神迹和美好,向明慧投稿,共同办好我们的媒体,做大法的一粒子。

正念的威力

一次,我和同修甲约好去某地挂横幅。我提前一天在家准备,每个整点发正念,清除怕心,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解体迫害大法的一切邪灵烂鬼。到达目地地后,天已经黑了,我俩分开,从街的两边同时做,约好边做边出城。

我一条一条的挂着,包里的横幅只剩下几条了,心里越来越轻松,虽然正值寒冬,却一点也没冷的感觉,浑身热呼呼的。正当我在一个电线杆上刚挂好一条横幅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站住,把你抓到派出所去。”原来一个人看到我挂的真相了,这才想起来那人一直就站在电线杆旁,我也一直无视他的存在,从包里拿出横幅直到挂好。我头也没回,用原来的速度向前走去,心里说:“你说了不算,站那别动。”走了一段路,回头那人还站那。我加快脚步把同修找着,她也剩下几条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很快离开。在回来的路上,把剩下的也挂好了。

被大卡车拦腰压过的他康复了

一个外地同修来找我,说她的亲戚在这开了一个汽车修理铺,一次正趴在一大卡车下检修时,司机无意发动了车,结果车轮从他身上碾过,如今已在医院躺了八个月。她刚去看过那个亲戚,也简单的给他讲了真相,她要急着回家,让我去看看。

我到医院病房里找到同修亲戚杰,长时间的住院,杰一副憔悴样,脸上的胡子看来也很长时间未刮了。我询问后才知道,他腰椎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由于骨盆粉碎性骨折,碎骨把膀胱戳破,已经修补了两次膀胱,长期插着尿管。腰椎骨折,造成下肢瘫痪。几个月的卧床,身上长了褥疮。而且医生已不再给他用药了,我知道,无药可用啊。他不出院,躺在医院里,也是为了向肇事方要钱。看着三十多岁的杰,无助的眼神,他妻子还有俩孩子还得靠他养活。我感到人生的苦楚,也看到人真可怜,更感觉到我们得到大法是莫大的幸福!我明白只有师父能救他。

我看着杰,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你住院八个月了,现在的医疗技术不会使你再站起来了,你才三十多岁,你想不想再站起来?”他说想啊。我说“那好,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你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及一些明真相得福报的例子。他说一定念这两句话。第二天下午我再看他时,他高兴的让我看他的脚趾,原来几个月不动的脚趾能动了。他说,我走后,他一直念那两句话,今天无意中感觉脚趾能动了。我真替他高兴,说师父救了你啊,你一定要虔诚的多念,又给他留下一本真相小册子,让他看。第三天,我再看他时,他又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能自己坐起来了,为了让我相信,他给我演示一番,平躺的他,不用妻子帮助,慢慢的费力的一点点的坐起来了!虽然不能坐直只是半坐!我知道,他不能再住院了,应该回家!

于是,我又给他讲那个司机也是无意要伤害你,赔偿金法院会按交通肇事给你一个交代的。你回家吧,每天活动锻炼。他说医生不让他动,怕碎骨再次戳破膀胱。我说你要听医生的,你就别想站起来。隔了几天,我看他时,他告诉我要出院了。出院回家后,我和同修玉又看过他,给他一本《转法轮》,因为还不能站,同修玉教他炼静功,让他每天学法,炼功。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再看他时,他正拄着拐杖过马路接孩子放学呢!杰说,有机会一定到炼功点和我们炼功。最近丈夫去看杰,邻居说,他回老家了,身体早好了!这真是大法的神迹啊!

大法救了大姐

今年夏天,回到家乡,看到了死里逃生的大姐,再一次见证大法的殊胜。“如果没有师父相救,你就见不到大姐了。”同修妹妹给我讲,“是大法把大姐从死亡线上拽回来了。”

妹妹说,那天大姐一个人爬到房顶晒粮食,结果从房顶上摔下,头先着地,流的鼻血把衣服都染红了。妹夫赶快把大姐送到医院急诊室。妹妹闻讯赶到医院,看到大姐神智还清醒,拉住大姐的手,请师父救救大姐,告诉大姐说,大姐你心里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由于颅内出血,大姐很快陷入昏迷状态。检查后医生给予“硬膜外血肿清除术”,颅内减压。手术结束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过了。第二天早晨,大姐颅内继续出血,一直昏迷不醒。县医院医生已不敢再动手术,医院领导请求上级医院专家会诊。专家赶到后,下午立即给予第二次开颅,行“硬膜内血肿清除术。”“部份颅骨已摔成碎片被取出,脑髓都摔散了。”大哥从手术室出来告诉家人。大哥目睹了整个手术过程(手术风险太大,特准大哥进了手术室。)而手术室外,妹妹一直求师父救大姐,念诵大法好。手术结束,大姐被推入ICU重症监护室。一个星期的时间,大姐一直昏迷不醒,每天半个小时的家属探视时间,妹妹都紧紧抓住大姐的手,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医生说能否醒过来,只有等奇迹了。

一个多星期后,大姐醒了,但是不能说话,不认识人。大姐从ICU特护被转到普通病房,妹妹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教大姐念大法好。一天大姐突然能说话了,语调含糊不清“回家”。也许,这是大姐明白那面在说啊。医护人员都说,真是创造了生命奇迹啊。后来,妹妹问大姐,你这几天没回家,到哪里去了?大姐说,他们把她关在一个黑房间里,她好害怕,她要回家。这是大姐的福报啊,妹妹说,那次她被邪恶迫害时,大姐曾站出来为她辩护,寄放在大姐处的大法资料大姐一直保存完好。而和大姐同一病房的一个人,同样是头部外伤,病情比大姐轻多了,却没有活过来。

从大姐身上,我见证了“法轮大法”是宇宙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