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三退”救人不能走形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不到一年,伟大的师尊让我开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一些真相。下面将其中两次天目看到的景象写出来,并在本人所在层次谈谈自己所悟。

今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清晨,我醒来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突见右边墙壁上出现一幅巨幅图像,孙女坐在凳子上用搓衣板洗衣服,大媳妇站在她身边帮她梳头。两人心情愉悦,场面一派祥和。当时我想,这不是在做梦吧?但睁开眼认真看看,依然是刚才看到的景象。过了一会,这个景象就没有了。

十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十点前,我想把房间的窗门关上开一开空调,当我伸手去拉窗帘时,突然看见小儿子悬空在二十几楼的阳台外边,双手抓着阳台的护栏,双脚撑在栏杆下边,身体稍为外倾,境况危险。这突然的景象使我为之一惊:我儿子怎么会这样啊!转念一想似乎不对,因为此时儿子上班还没有回来呀!难道是我看花了眼?于是,我又往阳台认真看看,看到儿子还是悬跨在阳台外面,非常危险。一会,这个景象消失了。

看到这两个景象,我悟到这决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什么。经过认真学法和思考,我悟到这可能与他们对中共邪党的认识有关。大媳妇是某公司文员,明白大法真相后,能真正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有时还能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传给她的亲朋好友看。孙女在我的动员下也退出了中共少先队组织。而小儿子虽然也承认大法好,并说法轮功是神功,但实际上对中共的邪恶本质并没有清醒的认识。与他说到中共腐败时,他说现在哪个国家不腐败?当谈到中共的暴政时,他说哪个政权不是暴政?历朝历代哪个政权都是暴政。他虽然在大法弟子的动员下于二零零五年退了中共团队组织,但后来因放不下常人中的名利,又申请加入了邪党组织。我知道后,劝他化名退出,他出于母亲的情面,应付式在退党声明上签了名,但思想还认为××党正在改正它的错误,给他《九评共产党》和大法真相资料也不太愿意看。我猛然认识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儿子现在依然处在危险之中”。

通过此事使我认识到,儿子处于这样危险的境地,自己作为大法弟子负有主要责任,这与自己在法上对做“三退”的认识不深、走形式有关。过去我以为只要给常人做了“三退”就可以使他保平安了,现在才认识到,如果只走形式,不让常人真正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思想没有与邪党划清界线,办了“三退”照样还是有危险哪!师父说:“人在无数天上众神的直视中在那个血旗面前向天发毒誓的时候,你是说把你的一生、把你的生命都献给邪党了。那话说出来了,发这么大的毒誓,你想敷衍了事?那是不行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佛只看人心,神只看人心。”(《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如果大法弟子在劝“三退”救人的过程中只走形式,敷衍了事,这是对众生的不负责任哪!为此,我今后决心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到在劝“三退”中真正对众生负责。

个人所悟,因层次所限,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