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3)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我说:“不就是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吗?那我退出共产党!”说完我顺手抓了一张纸写上了退党申请:“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整,我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这时我心中什么也不想,没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惧,什么劳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气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钢硬。我写好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他们追出来拉着我说:“老革命,你这样做不行,你退党我们领导全完蛋,……”我说:“不行,写出如山重!”他们把我拉進办公室说:“算了,我们相信你,以后不再打扰你了,调动是党委决定了的,你还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还是在家里住。”当时我明白了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的法理。
——本文作者

(接前文《明慧法会| 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2)》

六、再反迫害,坚定退党

第四次头头找到我说:“你在外面到处跑,别人反映你还有联系城里的人。组织对你负责,你到监狱所工作,这样你不外出,在那里吃住,对你有好处。”我说:“我没有做任何坏事,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找找熟人,拜访朋友,说点家常都是天经地义的,人的自由是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说这是党的决定必须服从!我说:“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整我,我逆来顺受,还有没有完?讲不讲理?”其中一个领导不讲理的说:“整了你就整了你,对于炼法轮功的人,就得整!”我说:“不就是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吗?那我退出共产党!”说完我顺手抓了一张纸写上了退党申请:“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整,我严正声明退出共产党。”

这时我心中什么也不想,没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惧,什么劳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气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金刚。我写好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他们追出来拉着我说:“老革命,你这样做不行,你退党我们领导全完蛋,单位有退党的领导要背书。你收回吧。”我说:“不行,写出如山重!”他们把我拉進办公室说:“算了,我们相信你,以后不再打扰你了,调动是党委决定了的,你还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还是在家里住。”当时我明白了,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的法理。

我退休后邪恶还是以另一种方式迫害,我发现当地派出所的、城管治安的到什么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就来要求到指定地点开会,我说:“我们是国企、央企,和你们没有来往,也没有关系,不归你们管,我有单位管,绝不去你们指定的地方。”他们说上面有要求,我叫他们不要理会。我想绝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形式的指使和要求,但是我又该如何应付呢?我与同修交流,他说:“决不能去,去了就是配合了邪恶的安排。”

我想用什么办法好,这时我拿上了雨伞(天在下雨)到街上去讲真相,两小时后我回到了单位,找到了管法轮功的头头说:“我都退休了,你们还叫地方来整我。”他说:“没有吧?不会吧?”我说:“我不和地方打交道,怎么找上门来叫我去开会?我去了他们的人说不知道”(实际上我没有去)。这时他叫到派出所的来问:“你怎么随便通知老革命去呢?”所长说:“现在有个政策,退休后由退休地的国安局向户口所在地国安局交接法轮功的信息和情况,移交地方管理,因此他们要找他。”这个头头说:“你们听着,以后地方公安不能随便叫老革命去,他的情况我直接管,有事叫他们找我。”

这样他们也就再也没有来骚扰我了。但是管我的头头叫我把几年的党费交了,我说我写了退党申请,绝不交钱。他说:“那个申请我撕了,不算数。”我说:“那是你的事,我不管,钱我不会交,与共产党没有关系了。”他想了想:“那好吧,就履行个正当的退党手续。”我同意了,他问了个材料,为什么退党,为什么不交党费。我如实说:“因为炼法轮功,多次被整,该我提级不提,我该得的钱也被剥夺了,我从没有找过你们,共产党也从不相信这些好人,变着各种方式来整人,为了不给你们增加麻烦,我就退出共产党,继续做好人,做一个高尚的人!”我给他们讲:“我为了你们好,希望你们离开这个死亡单位,离不开在位上就应该保护这些炼功的好人,这样才有好报。如果不听劝,你们会害了你们的亲人。法轮功是上乘佛法,宇宙大法,度人的法,他们比那些高僧都慈悲伟大,为讲清真相救度你们这些众生,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都是为你们好,迫害法轮功的人得到的报应太多了,你们自己选择吧。”他突然向身边的警察说:“你们好好的向他学习,太聪明了,对他恨不起来,抓不住任何整他的理由,不愧为优秀警察!”

后来我要求和他单独谈一次话,他同意了。我给他说:“我从来都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你曾关心过我我知道,你们只是怕我上北京讲真相,你也知道共产党不会给我们讲理的地方,把我们当成敌人在整,往死里整。我看你还有善根,我冒着生命的代价给你讲,希望你明白我们的善良的心,不再迫害这些人,你保护了大法弟子也就是保护了你自己。现在你整我也好、抓我也好,我不会记恨你的。”他说:“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也很能干,我以后会做好,我也快退休了,我不会好坏不分的,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感谢了他。

七、我在修炼路上点滴神迹

我的天目是闭着修的,我也不去想开天目的神圣,我想同修开了是他修炼的路,是他的层次所决定的。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我在修炼中有一点神迹也与大家分享。

例如:我有一次晚上做梦,用传呼机呼儿子的号(我平时从来记不住他的呼机号,可是梦中说的却一点不差),我说:“请你传呼某某号。”话务员告诉我:“你传不到他了,他出了点事。”我当时一惊连连追问:“什么事?什么事?”对方始终不答,我突然惊醒,心里很不安,非常奇怪这是什么原因,我很少做梦,可是这个梦又这么明显,不知道这是否是在点悟我什么。当时我把妻子叫醒并说了这个经过,也知道儿子一早要开车出门,我们怕万一出事就叫醒儿子,给他讲了梦的经过并要求他今天不能开车,去坐火车,到目地地后要来电话好让我们放心。儿子也答应按我们的要求办,下午安全的到了家。

两天后的一个中午,我刚好做好饭,儿子开车回来说,他又要去那里。我仍然不让他开车,他说没有办法,必须开车,饭也没有来得及吃就要走。我随后到了他的车旁,千叮咛万嘱咐的,还检查眼镜和驾照是否带上,再三提醒他开车小心。第二天上午我有事去医院,就听妻子说儿子出了车祸,我马上赶去,检查了儿子的身体四肢活动自如,他给我说这次车祸太幸运了,只是因为压了农民的青苗而赔了一千五百元。出事地点往前或后几米都是悬崖,当时情况是一辆货车飞快的向他的车冲来,只见马上撞上的时候儿子猛扳了一把方向盘就直冲進麦田,后来连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从车里爬出来的,无论早几秒或晚几秒都会冲下悬崖,唯独刚刚好就冲進了那片麦田。当把车拖到修理厂的时候修理工说:“这个车的驾驶室整的这么烂,司机肯定报销了。”我儿子就反驳他:“这车是我开的,连皮都没有刮伤一点”。修理工惊讶的说:“你们家肯定供了活菩萨,这么大的劫难都逃过了!”这件事体现了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更应该给家人讲清这道理。

另一例子是在我修炼不久的时候,左眼中能明显的看见一个“真”,在天目处能显现一个“善”,在右眼能看见一个“忍”,有时见到墙上、水磨石地上突然能聚上一尊佛像,一个道人的头像,仔细看的时候又不见了。在夏天八、九点钟的时候我的眼睛可以直视烈日,见太阳成了一个蓝色的圆盘,几分钟甚至十分钟都不觉得刺眼,对于这些我并没有去刻意追求。

还有个例子,就是我给一个八十岁的去过朝鲜战场的退伍军人讲真相,他对于法轮大法出言不逊,他说共产党每个月给了他几百元钱,有吃有喝,过的很好,他不相信那些。我劝他说:“老人家,不相信也不要骂,骂了对你没有好处。”他仍然固执不听。一个月后他见到我诉苦说:“啊呀,我的嘴巴都歪了,吃饭困难,口水还往外流,去省医院检查医生说是面部瘫痪,岁数大了不好治,只有慢慢的调养。”我说:“上次我给你讲了不要骂大法,你不相信,这个就是报应哪!”他说:“哎呀,我错了。”我提醒他认错要发自内心,这样师父会原谅你的,并且叫他退出党团队,更能平安,他说什么都没有入过,我就叫他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向我们师父诚心认错,很快就会好的,我再次叮嘱他要诚心,他也满口的答应了。一个月之后,他看见了我兴奋的说:“我好了!什么药都没有吃就好了!我谢谢你!”我告诉他不用谢我,是师父知道你认错了在帮你,谢谢我的师父吧。最后他硬要送给我橘子,我说什么也不要,但是他诚心的要请我吃三个,我谢过了他。

再一个例子,我有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同修突然生病了,儿女强行把他送入医院進行抢救,医生告诉他准备后事,他只有二、三天的生命。我听说后就去医院看望他,他胡子长的长长的,处于昏迷状态,我就在他耳朵边说:“你找找原因,哪里没有做好,请师父帮助你度过这个难关。”他的子女说:“医生都说不行了,我们所有的人都回来了,准备后事了。”我说:“你爸爸不会有事的。”他却要和我打赌如果他们爸爸好了他们就全家炼法轮功,我也答应了,让他们必须按我的要求做。我帮同修刮了胡子,给他听师父的讲法,留下一个修炼的同修和他们一起照顾,并且让他们在心中念“法轮大法好”。同修随时帮他开启MP3听老师的讲法。第二天他慢慢的醒了,说自己想吃稀饭,一个星期后他要求出院,他给我说:“这一次是我没有做好,受到了色魔的干扰才造成了住院的结果。”我说:“你找到了原因以后就要注意。”后来他恢复了健康,他的家人也开始看《转法轮》,几天以后他就又给别人讲真相去了。

向内找,我还有需要修去的地方:因为我对亲人的情非常重,当他们对大法的认识反反复复时,我很反感,这时候就不想理他们。其次,我有图安逸的心理,讲真相救人这件事抓的不紧,对本地区的发正念清理邪恶做的不好,不够重视。这些都是我意识到需要改進的地方。

以上是我的层次所悟,不当之处恳请师父和同修慈悲指正。

(全文完)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