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钢”看国企官员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十一年里,中共的公、检、法、司系统始终走在迫害的最前锋,绑架、抄家、监禁、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手段之残暴亘古未有,疯狂上演着“肉体上消灭”之邪恶政策;与此同时,众多的“国营”企业的当权者,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则是“名誉上搞臭”和“经济上截断”重要执行者,助共为虐,推波助澜,仅以唐山钢铁公司为例,看看国企中的个别不法人员是如何具体参与迫害法轮功的。

唐钢(唐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地处河北省唐山市,是全国特大型钢铁企业之一,拥有几万名员工。企业内部从上到下有各级党委书记,其组织结构极其类似于中共的政府机构,名为“国企”,实为“党企”,党组织牢牢附体于经济实体,一方面公然掠夺工人的劳动成果,另一方面严格控制意识形态领域。

一、迫害之初强迫法轮功学员人人表态

自从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唐钢内部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以各部门党委书记为首的中共干部形成一种“文革再现”似的氛围,在广大员工中孤立和打击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人人表态,写不修炼的保证,不从者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或是停职相威胁。

举例一:唐钢二炼钢厂中共书记轩维印、厂长王志军在九九年的九月下旬把本部门的佟兰贵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私自劫持到位于开平区女织寨乡的唐钢技校非法拘禁,每人一个房间,天天戴着手铐,手铐一端铐在床上,不让出屋,不让与人说话,每间屋子都事先焊好了铁栏杆,窗户封闭不透光,走廊大门口是大铁栅栏门,每天二十四小时上锁,没特殊情况不开。轩维印安排几十人分三个班二十四小时轮番监视,每班有车间支部书记任组长,李晓臣、武汝敏、经福强等逼迫这些法轮功学员写思想汇报。

例二:唐钢高速线材厂车间书记李跃杰将本部门赵西华等六、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在会议室二十天,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时值三伏天也不允许洗澡,书记朱连喜安排人员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写“保证”和抄写什么公安部的“六条”,还说“我不能因为你们几个把官帽子丢了。”

例三: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唐钢生活处的房管所所长付清福、组长赵国华和司机一起抄了法轮功学员梁淑芬的家,把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带等都抄走了,又把梁淑芬带到唐钢宿舍西楼,连同本单位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关押,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全然不顾梁淑芬正处于怀孕期间。

例四:二零零一年除夕嫁祸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唐钢炼焦制气厂厂党委书记肖鸿礼和厂办主任张国文,把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姚秀荣叫到车间主任办公室,让她谈谈对这事的认识。她指出其中几个常识性的错误,否定“天安门自焚案”是法轮功学员所为,肖鸿礼听后勃然大怒,当即让她下岗,并带人开车去她家以找她丈夫谈话为由,把她家给抄了,当晚将其夫妻二人非法拘禁在单位。被迫无奈之下,两人半夜摆脱监视从厂里出走,流落他乡。单位按连续旷工将他们夫妇开除,并上网通缉,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他们亲属的正常生活,还到学校骚扰他们上小学的孩子,同时许诺当地公安人员,抓到两人给每人1000元,并派人在其邻居家监视。

二、斥巨资成立“洗脑学校”

唐钢作为垄断的党有特大型企业,为迫害法轮功提供了巨大的资金支持,出钱出人联合唐山市六一零成立了位于新华东道东口的所谓唐山市“法制教育学校”(实为法西斯洗脑班),唐钢公安处刑警队队长扈士礼和二钢厂党办室主任赵骥担任“洗脑学校”的副校长。

“洗脑学校”位于纺织大学院内,是一座白色四层楼,所有的窗户都用铁罩封死,每层楼都有一道铁门。为掩人耳目,没有任何标志,这里非法关押过包括唐钢职员在内的唐山地区百名以上法轮功学员。有的关在这里长达一年多。

“学校”的全部“教学内容”就是强制洗脑“转化”,用各种卑劣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屋,不许互相见面,不许见家人,轮番围攻,放高音喇叭,逼迫看诬蔑法轮功录像。如不妥协,就大打出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原本是被绑架而来,很多已被单位停发工资,而洗脑班还要向法轮功学员家里索要生活费、帮教费、陪教费,只要法轮功学员在此被劫持过一天,洗脑班就要向法轮功学员勒索巨额钱款。

例一:原唐钢高速线材厂职工安小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此洗脑班,其中两次是被唐钢高速线材厂书记朱连喜从单位绑架去的。为了逼迫她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安小平长期被关押在一间小屋里,恶人不让她与别人接触,不让说话。以田葆存任组长的六人“攻坚小组”,两人一伙轮番的对安小平进行折磨,白天黑夜都得站着,不许她睡觉,甚至站着合上眼都不行。六一零悬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参与者几百元不等的奖励,张慧娟抓着她的头发猛力的撞墙,还使劲的搧安小平的嘴巴。就这样仅仅几天,安小平的腿、脚都站肿了,双脚站出了血。

例二:二零零三年二月中旬,唐钢六一零主任马国力指使炼焦制气厂把法轮功学员左林绑架到了洗脑班。左林对“校长”张再森说:按照真善忍为人处事。有什么错?为什么不放我回家。张说:不是我们学校要留你,是你们单位要把你放这。过了几天,公司行政部经理郝胜斌来探视,说:写个认识就可以回家了,不写走不了。左林绝食抵制迫害。绝食第五天,郝胜斌不得不带着左林亲属来接他回家。此时左林已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三个月零三天。

例三:唐钢医院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将本单位护士刘凤云强行绑架至洗脑班三个月。洗脑班每天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因刘凤云拒绝观看,就被罚跑步,罚站,并且遭拳打脚踢,手铐电棒折磨,在最冷的三九天,让她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睡觉。因为刘凤云在住室墙壁上写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结果被一番拳打脚踢后,又被铐在床头六个小时。

除此之外,据不完全统计,被绑架到此洗脑班迫害的唐钢法轮功学员还有四十多人:炼焦制气厂的姚秀荣、翟向峰、孟祥生、张洪英;唐钢设计院的骆智剑;高速线材厂的赵西华、陈立君、张学军;生活服务处的张云平、韩佐忠、刘春玲;石人沟铁矿的张梦侠;二炼钢厂的佟兰贵(已去世)、崔庆宪、李利群、唐铁勇、穆士礼、何建新;唐钢医院的李黎、夏秀兰;附企公司的张秋兰、杨淑凤、林静、韩明华;二炼铁厂的张双勇;职业大学的杜秀芬;运输部的杨立顺;四轧厂的刘娜;供应处的康建宏;动力厂的梁淑文;质检处的孙立顺;还有邵淑杰、杨慧莲、张立君、杜玉芬、范明杰、张雅玲等。

三、经济截断 杀人不用刀

唐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官员的政绩挂钩,各部门有专人负责法轮功学员的动向,或者包保到个人,所以这些不法党企官员为了个人利益和升迁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釜底抽薪、截断经济来源的措施,强迫下岗(实为失业)、停工、开除,妄图强制其改变信仰,或是干脆一脚踢开,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巨大经济损失与精神重压,直接导致两名法轮功学员壮年离世,起到杀人不用刀效果。

例一:唐钢炼焦制气厂的职工崔凤岐和姚秀荣夫妇双双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多次受到厂方的迫害,抄家、通缉、抓捕、关押,最终被厂方开除,崔凤岐夫妇曾多次给厂领导打电话,要求退还被非法抄走、扣押的万余元钱和其它物品,均无结果。崔凤岐在看守所被迫害得眼睛看不清东西,回家后身体每况愈下,在身心的巨大压力下患病却无钱医治,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岁。崔凤岐去世后,姚秀荣在悲痛之中,不断给单位领导打电话,写信,又到劳动仲裁、市政府信访办、市公安局信访办、市路北区检察院信访办上访,检察院信访办用电话联系到唐钢信访办,让唐山钢铁公司解决崔凤岐被迫害致死一案。但一直未得到回复。因被开除无生活来源,单位扣押的不还,无力缴费,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燃气公司在煤气改天燃气管道的时候,将姚秀荣家的生活用气停供。现在姚秀荣一人照顾老人、孩子,靠拉三轮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万分艰辛。

例二:唐钢二炼钢厂职工佟兰贵,男,由于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到唐钢中共邪党人员迫害。二零零零年夏天邪党书记轩维印曾将其劫持到了丰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佟兰贵遭犯人殴打,一颗牙被打掉,满嘴是血。十月份回来后,厂里将他开除,却不准他离厂,在厂里干临时工。经过了几年的精神、肉体的摧残和经济上的截断,佟兰贵的生活已经变得非常困难,连孩子上学交学费都要到处借钱。妻子也被迫提出离婚,从不流泪的佟兰贵此时却发出了撕肝裂肺的哭声。在长期巨大的精神压力下,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正在上班的佟兰贵突发脑出血,住进了唐钢医院抢救室(ICU),在抢救室治疗两个月共花去医药费十几万元。此时,刘宗来、王志军仍不放弃迫害,逼迫他在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不然就不给报销医药费。二零零六年一月佟兰贵出院后,身体一直无法自理,七十多岁老母亲端屎端尿伺候他,经常偷偷的流泪。佟兰贵经过了一年多的痛苦折磨后,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十五名员工被唐钢非法开除或停职,包括二耐火厂烧成车间检验工刘宝仓,二炼钢厂职工郭立芸,炼焦制气厂的赵德利、姚秀荣、崔风歧,高速线材厂的赵西华,北区动力厂的郑秀芝,生活服务处的梁淑芬,公司机关的刘彩华,二炼钢厂的朱家祥、佟兰贵,二炼铁厂的王克全、运输部的李文东、设备处的李丽和原四轧厂的刘娜。

四、监控、骚扰从未停止

十一年间,法轮功学员所表现出来的平和与坚忍越来越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善待法轮功学员。然而唐钢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持续。

零八年“奥运”期间,唐钢六一零不法人员,按照中共邪党的统一部署,严密监控公司内三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十五名为重点监控对象,具体的监控、分工责任到人;唐钢六一零不法人员还特定两名所谓“重中之重”的重点迫害,其中一名是遭毒针迫害至今骨瘦如柴的梁志芹。

二零零九年为保所谓“六十年大庆”,要求对公司所有法轮功学员必须掌握情况,即使开除、退休的职工也不放过。为了便于监控,在假期安排法轮功学员加班。下班由车间党员“送”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唐钢动力厂派人去刘爱东家中骚扰,因未见到刘爱东,他们开始蹲坑,监视,打电话骚扰。当时,刘爱东的婆母刚刚去世十天,老公公已经八十多岁,全家人还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唐钢六一零、公安处,南区动力厂监控人员不但公然身穿警服到家中骚扰,给家中老人的伤害很大;而且还在门外停放了一辆汽车,车牌号为1609,内有二男一女,车头部对着屋内昼夜监控。九月底,唐钢公安又去了北京刘爱东女儿家里骚扰,与北京驻当地派出所和居住小区物业勾结,到刘爱东女儿家中骚扰,严重干扰了刘爱东女儿的正常生活。

结语:

“国企”不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起到极不光彩的作用,一些当权者为了升官发财或出于对邪党的惧怕,不遗余力的所谓贯彻执行邪党的所谓“路线、方针、政策”,从来不去探讨这种做法和依据的合法性,每当上级机关来了文件,公安部门逼上门来,甚或是国安特务找上门来的时候,不顾法轮功学员为单位做出的贡献而配合迫害,甚至在政府、公、检、法部门触及不到的角落:工资、级别、待遇等方面歧视、压制法轮功学员,以维持迫害。事实将会证明一切,这种“党企”的体制不久将会退出历史的舞台,奉劝这些国企内部参与迫害的人员快快停手,认清形势,停止做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