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我性格比较内向,在平时的生活中少言寡语,更不爱在众人面前说话,修炼大法后性格也没改变,看到什么也不说、埋在心里,还自圆其说的想:我也不是协调人,这不关我的事。或者想:都在法中修谁不知怎么做呀,好好修自己,自己别落下就行。没有热心,没有责任心,更不用说慈悲了。

同修看到我的执着,主动和我交流,当面指出了不足。我不但没有反感,还发自内心的感激同修,觉得同修对我太负责任了,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执着,并决心修去这个执着。

我地有个同修是七二零前得法,几个月后迫害开始了。由于没有坚实的个人修炼基础,在儿子的婚姻大事上摔了跟头。为了儿子,供上了附体,自己从此以后卧床不起,到各大医院花了几万元不见好转,从此把大法也放到了一边。知道此事后,我主动找协调人商量帮助同修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我们几位同修来到该同修家和她在法上交流,在她主意识清楚的时候痛哭流涕,不愿放弃修炼,不过几分钟后主意识就不清醒了,胡言乱语,并赶我们走。我们纹丝不动,发正念清除操控同修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她渐渐由硬变软,又由软变为无奈。不管邪恶变换着什么伎俩我们都心不动,邪念又操控家人進行干扰,我们就心不动和家属交流,又找来外地同修共同配合,做通了家属的思想工作。我们轮流,二人一组二十四小时不离同修和她一起学法发正念。期间我们在她家给收拾房间,干家务活,但从未吃过她家一点东西。随着学法的深入渐渐的同修状态好多了。她的家人感激的说:不知怎样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花多少钱人家都不会来的。从大法弟子的身上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对大法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同修们持之以恒,不离不弃,几个月后该同修判若两人,头上长出了头发,紫黑的脸出现了红润。街坊邻居从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现在这个同修在法中修的很精進。

除了帮助被迫害的同修外,我经常主动和协调同修配合,定期的到学法组走一走,与同修交流发现问题及时在法中归正。在这过程中我修去了对协调同修的依赖心、埋怨心,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