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胸怀,真心为众生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真修弟子都在讲真相救人,有人做的好一些,有人就做的不够好,有时做的好一些,有时就不尽人意,差在哪里呢?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站在什么基点上在做、本着什么心态在做。放开胸怀,真心为众生着想,才能把救度众生的事情做好,才能更好的完成我们的使命和尽到我们的责任。

前一段时间,听身边的一位同修说到一件事情。我们的同修因为与一个亲属有很深的积怨,因此就说:我和谁讲真相也不和他讲(指自己亲属)。当时听到这事时真是吃惊不小,我们修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有这种情况存在哪?我们的同修做的也太不对劲了吧,应该想办法缓和常人之间的积怨和矛盾从而救度他才对呀。

可是,静下心来仔细审视自己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做的也很差劲啊。有一次,为了给曾经在一起住过单身的人讲真相,我特意把他请到了饭店,开始说着家常话时还挺融洽,可是当我一说到大法真相时他就一句也听不进去了,结果饭局不欢而散。于是我就想:这人真是不可救要,并且把他的手机号码删除了,不准备再与他联系,而没有去想这个生命的未来会怎么样,没有想他为什么不接受真相,是自己没讲好?还是他有什么心结?

还有一次,我本想和一个同修接触(只知道他曾经修炼,没有交流过),但在同事家子女的婚宴上看到他竟在抽烟,我就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自认为这人一定不行了,真修弟子怎么会抽烟?而没有想一想,是否同修需要自己的帮助?是否应该进一步了解他,以便找到其症结?师父不是早就讲过吗?“谁是假,谁是真?假的可能他明天又真学了;真的可能明天他又因为什么事情不真学了,所以我的法就开了这么大的门。”(《欧洲法会讲法》)而我怎么就这样轻易下了结论呢?如果师父也这样对待我们,那我们还能修到今天吗?(就在我要完成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居然找回了一个在迫害前就已经不修炼的人,而且他很坚定的表示要继续修炼)

上面提到的同修也好,还是我的那些不正确的想法和做法也好,不都是在凭着自己的喜好、由着自己的观念在做吗?既没有放开胸怀、也没有发自内心的为众生着想。讲的好了,那是我们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树立了觉者的威德,讲的不好了,那是他们不行,这和旧势力只执着它们所要的而不考虑众生的安危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我们做事的基点真的放在为众生、为同修的未来着想上,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什么而做,那效果会怎样呢?邪恶还敢干扰我们吗?我们还能有那么多的阻碍吗?

而我认识的一位同修在下面的事情中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的同修给原单位一个女同事讲真相而被构陷(他也知道这个女同事心里装不住事儿,但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种事情),结果遭到了迫害,消沉了近一年的时间。那段时间,尽管他认为这个女同事甚至还有她的家人真的没救了,因为她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但对这个可怜的生命还是心存一丝怜悯:也许她只是一时糊涂、也许是自己没有真正让她明白。所以,并没有在社会上去揭穿她,与她见面的时候也尽量不让她感觉到他已经知道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以免给以后救度她带来障碍。随着学法和修炼的深入,慢慢的他的心中不再耿耿于怀,并开始有意接近她,与她见面的时候也能谈笑自如了,因为他决定要找时机从新给她讲真相,否则这个生命的未来就太悲惨了,而且她一定是被旧势力操控才干出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尤其是,我们的同修听说她的女儿在国内公安系统的高层任职的时候,他就更坚定了再给她讲一次真相的决心。有一天,她竟然有事情求助我们的同修,于是他很自然的来到了她家。当说完了常人的事情后,同修就开门见山的和她讲了真相。由于有充份的准备,而且真是怀着一定要救度她们全家人的最大的慈悲心讲的,完全没有考虑自身的安危和后果,所以效果很好。最后,我们的同修对她说:实际上,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你的宝贝女儿是最危险的,如果她不接受真相,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那她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就这么严重,所以,无论如何你们家里人也要和她讲明白。她就说,她们家里人都后悔她女儿入了公安这一行,原来她管过一段迫害法轮功的事,现在不管了。我们的同修慈悲的对她说:我们也见不着你女儿,就得靠你们父母了。在我们这位同修离开她家的时候,她非常明确的表了态: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按你说的做。

我们的这位同修真的象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要求我们的那样放开了胸怀,虽然我们现在还看不到他做的这件事情伟大的真实体现,但我们在未来一定能看到,宇宙的众神都能看到,能够留下来的众生也都将看到。

当然,放开胸怀,并不是无理智、无智慧,为众生着想也不能整天神神叨叨,而是要用师父教给我们的慈悲去包容一切、去溶化那一块块的坚冰。

和那些修的好的同修比,自己还有很大的差距,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做的很不够,但我认识到了这些,就把它写出来了。在思考以及写出以上文字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自己修炼中的很多问题,也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了。以前由于自己没有做好而使很多众生错过了听真相的机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要去补救了。

在文章的结尾,让我们重温师父的两段讲法:“我那天给大家讲了一句话,我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哪你就成不了佛。一个神或者一个修炼中的人怎么能把常人当成敌人呢?怎么会有敌人呢?当然你们现在还达不到,你要慢慢的达到。最终你要达到,因为你的敌人是常人中的人,人怎么能成为神的敌人呢?怎么配成为神的敌人呢?”(《休斯顿法会讲法》)“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没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什么,甚至于你不想为自己保护什么,你真的善意为别人好,他真的能够看到你这颗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新加坡法会讲法》)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我们有多少人真的能做到了呢?在正法结束的日子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该做到了呢?如果我们把需要救度的众生都当成我们的家人一样、当成我们的亲朋好友一样,那我们就不存在怕不怕的问题了,我们还有什么做不好的呢?如果我们都能做到,一切邪恶都将被解体!师父为我们、为众生不知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而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放下,还有什么不能付出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