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信师信法才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一日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的弟子,踏入修炼的大门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从无知开始,带着一身业力進入修炼,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深深体会到修炼的严肃与殊胜,更让我体会到了一个生命溶入法中的每一刻的震撼与愉悦。以下将自己的几点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共同分享。

一、 修炼后的神奇事

我得法前家庭贫穷,自己体弱多病,小学上完后,因为生活问题父亲就不让上了,于是产生了“对人生的苦与难怎样解决、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等等问题,一直在寻找答案。为了祛病我练过其它假气功、看过命理、阴阳宅、八卦、看相等等,最终也没有找到。

一九九七年八月前的一天,我与本村一熟人到另一乡镇去办事,看到一地摊上卖书,当时我正在练其它气功,就想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书。当我看到有一本《转法轮》很特别,就拿到手里翻看,当时就感到这本书能量场很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买下。之后的一天,儿子的同学到我家玩,说起前天的事,儿子的同学问:你说的什么书那么好?我说是法轮功的书。他说我妈就在炼法轮功,我们那里很多人都在炼这个功。我一听高兴极了,第二天就和熟人走了几十里路到儿子的同学家请回了宝书《转法轮》。

回家后我用了一夜时间看完了一遍《转法轮》,使自己以前不明白的一切问题都解开了。早上师父就开始给净化身体:连着去了三次厕所,以前身体不好的状态全部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

从此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并叫自己身边熟人也学,很快一个几人的炼功点成立了,并且由几人很快发展到几十人。由于不断的学法炼功,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中,大法也不断的给我展现奇迹:我看到过大法书会放光,每个字都有一个光圈包着,有时看到每一个字都会放大,还看到大法书中的字离开书面等等。

在心性提高的同时,考验也接踵而来,一天正在炼功,突然嘴发僵,说话困难,嘴向一边歪,牙齿也错位了,吃饭都困难。家人看到后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就这样每天坚持学法、坚持到炼功点炼功,常人的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在炼功点上十几双(新得法的学员)眼睛都在看着我,可是每天我的状态都在加重:嘴更歪了,饭也吃不進一点,只能吸一点面水,眼睛也歪了,不住的流泪,脸也变形了。这时,家人可慌了,我对他们说:学大法就要信师信法。家人有哭闹的,有说好话的,我就坚信一念,信师信法。最后我女儿给家里人说:他不听算了,看他会好不,如果一个星期不好,你一定得上医院看。第二天到炼功点上炼功,我的状态立即消去一半,到第四天我完全恢复正常。我的正念正行震撼了才入门的同修,增加了他们信师信法的正念。我的家人也感动的流泪。通过此事,我村炼功学法的人快速增加,由几十人增加到一百多人,一个炼功点不行,就分成两个大点和几个小点,并继续迅速在向外扩展。

我的脚原来受过伤,脚后跟向外歪,腿硬的走路和正常人不一样,走路一拐一拐的。走入修炼后炼第五套功法时腿根本就盘不上,单盘都疼的放不上去。炼了一年了还是这样,我内心很苦恼。我就默默的求师父帮帮我。一天晚上我去一个新成立的炼功点去送大法的宣传资料,并和他们切磋一下暂时有没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助解决的。最后我和他们一起炼功,在炼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我感到一只大手带着强大的能量从我右胯往下到脚推拿了一把,我的右脚和腿顿时有说不上来的舒服感。等到炼第五套功法时,我一下就把腿盘上了,而且是双盘盘了半个小时。心中的感激不能言表,我是流着感激的泪水炼完功的。最后我和同修们分享此事,有的同修也感激的流泪了。

一九九八年我们受邀参加了几个县市组织的一个大型法会,有五六千人参加,会场是在A市的一个工厂特大车间举行、上午八点钟左右参加法会的人陆续進场,这时有人说:赶快来看!法轮在空中飘呢!我也立即和同修们一起拥着向场外走,看法轮,我对着东方望去,啊!满天的法轮在会场上方飘转,大大小小七彩的法轮将太阳光都遮挡住了。我和多少同修都是激动的流着泪在观看,一直到法会开始(八点四十开始),天空中的法轮才慢慢散去。那天我的状态特别好,在会场内,我看到在上方临时搭建的发言台上方红光罩着一片红。我还看到我前边坐着的同修身后有七彩旋转的法轮在给同修调整身体,我感激的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内心不住的呐喊:师父太伟大了!

二、 在最黑暗的时期坚定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正当我们那里大法正盛传,学功人越来越多。我们几个得法早的同修分工共同干好大法的事。我主要负责跟上边辅导站联系,请進同修们所需要的大法书和资料。为了方便大家学法,我就请了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和教功带(因有的功友不识字)。另一同修买了放像机供同修们学法学功,有困难的就送给他们宝书和炼功带。

因为我们那儿以前洪法做的比较好,村支书和其他干部都知道大法好,他们有的家人也修炼,所以,在以后邪恶疯狂之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做了不少的保护行为,也为他们的将来奠定了美好的基础。

七二零之后的日子里,大炼功点太显眼,我们就三人或两人一起学法炼功,当时因为自己心性差,没有想到去北京证实法,到后来想去时,邪恶迫害严重,派出所派人看着不让外出,并让我写保证(没写)。村书记来我家跟我说:功好你还在家炼,千万别出去,我和镇书记是你的担保人,如果你上访我和书记就会被撤职。家里人和亲朋好友都劝我并看着我不让我出门。由于自己有怕心和情在起作用,当时没能走好那一步非常后悔。我下决心一定走好以后的路,我时时记着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音二》〈见真性〉)

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不管多难,学法炼功一天也不错过,有时因农忙耽误了就补上,那时我还做着那一片修炼人协调和传递师父讲法以及真相资料,并且继续向不明真相的世人讲清真相和发放真相资料,直到二零零五年走入了新的师父安排的修炼环境。

三、 过关

我家就在村中街上住,就在自家开了一个小卖部。然而,可能是生意人对利益方面比较看重吧,修炼后第一关大关就是针对利益心的。

走入修炼四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我正睡觉,听到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進来三个派出所的人和村里的公安员,到屋内就将我屋内卖的烟全部拿走,并让我跟他们一块走,说到所里落实点事。我想我也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去就去。到所里后,一眼就看到了我对门邻居A在那里,他小声对我说你的二十几箱烟被他们拉来了。当时我脑子嗡一下,这时我被叫去问话:你这烟从那里来的。我说从公司拉的。那你为什么不放在自己屋内放人家屋里呢?我说我屋里放不下,他们硬说我卖假烟,我说那你们明天让烟草公司的人来鉴定一下,如果是假烟,我听从你们处理。他们就把我和邻居A关在一间屋子里,问A后才知道因别的事派出所找A发现他屋里堆了一堆烟。我静下心来想:我修大法了,这也许就是师父对我的考验,对我利益之心的考验。我内心说:师父,我会过好这一关的。想到这儿心里平和多了,反正睡不着,就炼第五套功法吧。第二天烟草公司来人鉴定说烟不是假的,但是他進货没有从我处進货。就这样,派出所的人一看得不到油水了就不让公司人员管,最后讹我五千元,又将我的一箱多高档烟黑了,最后我损失近八千元。通过这事,虽然经济方面损失了,但是在师父呵护下,我平和的走过修炼中去利益之心的第一关。我后来明白了,其实吸烟有害健康,那么修炼人既然知道其害处,又怎么能去出售它呢?

那是在一九九八年一月的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人们三三俩俩都在往宝山上取宝,有的上有的下,我在山下边看着来往的人,这时一个人走到我跟前说走吧,你还站着干啥,还不快上山拿宝物。就和他一起上山,上到山上,我站着没动,和我一起来的人已经装满宝。他喊我下山,我就和他往山下走,他回头看我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就说来到宝山不可空手而归啊。我就顺手看也没看拿了两样东西往衣袋一装就和他下山了,到山下我站住了,我立即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怎么要这东西呢。于是又回头将那两样东西放回了原处。这时我准备下山,一抬头看见师父,后边还有两个弟子站在我的上边,我喊师父,师父从身后边弟子手中接过来一个用棉布制作的兜子,与市内原辅导站送我的兜子一模一样,里面装着大法书,给我说:回去好好学吧。我双手接过,将兜子放在胸前,告别师父下山了。我回家打开兜子一看两本宝书--《转法轮》、《大圆满法》。

四、 在新的环境中证实法救度众生

1、在学校中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我家儿媳生孩子,因为她是教师在外地小学教书(没与儿子在一起),产期一过就要上班了,这样看护孩子就成了一个问题,本来妻子应该和儿媳一起去看护孩子的,可是因家庭种种原因去不了,我想看来只有我去了,这也许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条新的修炼之路。去之前,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我向师父保证:前面的路不管有多坎坷,我都会坚定努力走下去的。我就将家里的生意和事情做了安排和处理。又将我们这片大法资料传递做了安排,背上师父送给我的书兜和救人的真相资料来到儿媳学校。

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一切都要从新开始,我就在我的住室正面墙上用白纸写下了“用真诚去对待一切,用善良去面向一切, 用忍让去圆容一切,做好人一生平安”的信条,来提醒自己每天去做好一切。开始时,对我一个几十年没有抚养过婴儿的大男人来说真是一件难事,从不会到会,一点一滴做起。外人都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背地里还议论纷纷。我内心不管多苦,我都忍下了。每天有空就多学法,这样就不觉得苦了。我在看好孩子的同时,我把我居住的环境打扫的干干净净,原来学校内卫生区的死角(如厕所、洗刷的水池等地方)都打扫干净,一直到我离开学校都坚持着。经过短时间的努力,学校的领导、老师和其他人都愿意接近我,并对我儿媳说你真有福,你能有这样一个好人爸爸真是你的福气。在大家认同我的同时,我就大面积去接触人向他们讲真相。先从侧面讲,然后再直接讲,不单单向老师们讲还向来接送学生的家长和学校附近的居民讲,一有空我就外出到附近村庄上去发放真相资料。

一天,一个老师在办学校墙上的板报,我就近一看,心想要能把大法的内容写上去多好啊,这时,这个老师在安排内容时就将版面中心上方留下来了,但是内容已写完了,上方空着没啥写了。他跟我讲这可怎么办,没有内容了。我说我给你一个建议你看好吗?他说你说吧,你说的一定好。我将我在自己居住墙上写的四句话说了,问他你看好你就写上吧。他说太好了。立即就把这四句话写上去了。刚好把上面空着的版面写完。这四句话横着看是让人做好人的,竖着看就是“真、善、忍好”了,这个版面一直存放了一个学期都没动。

在课间和没上课时及放学前后,学生们爱和我小孙子玩,我就用这个机会给学生们讲真相,以及怎样去做一个好学生。但是,这样做接触的学生必然是少数,我想如果能在课堂上讲真相多好啊。我就求师父帮忙。师父看到我有救人的心就真的给安排机会。一天上午第四节课刚开始,我把孙子哄睡放到床上出来,一个老师从课堂急急忙忙出来看到我说:大叔,你有事没有。我说娃刚睡了没事,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他说家里有急事找他回家处理,学校领导开会去了,别的老师都在上课,没有闲人,你帮我看一下班,学生们自习,看着别叫他们乱就行了,下课学生们就放学了,我先回去了。我说你有事你就先回吧,没事的。我内心默默的感谢师父给我这个机会。

我走上讲台,学生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用和善的语气说:“同学们,老师有点急事,让我来和大家一起上完这节课好不好?”学生们齐声说好。我继续说:“大家是不是都想做一个好孩子好学生?”齐声答,想。“好,同学们真好,那么好孩子都会认真完成老师给的作业,大家说是不是?”齐声答,是。“下面大家要认真去做作业,不要干扰别人,不会的可以问我,如果作业做完还有时间,我就给大家讲你们没听过没学过的新内容好不好?”齐声答,好。学生们都很安静,很快就把作业做完了,我一看表还有二十分钟才放学,就用祥和的心态、平和的语言以一问一答的方式讲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恶人坏人,并把“真、善、忍”三个字写在黑板上向大家讲了真善忍是做好人的标准。我要讲的讲完了,下课铃声也响了。下课后,学生们纷纷围着我问:老师,你什么时候还给我们上课,有的说爷爷,我们还要你给我们上课。我说以后有机会一定给大家讲课。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利用不同机会向几个班的学生讲了真相和以真、善、忍去做人的标准。

2、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学生放暑假,我有空去了市内见一同修,同修给我说有一个石料厂在B市,需要一个管钱的。他说世人不可信,想找一个炼功人可靠,你能不能去。我想:孙子也一岁多了,这个环境我要做的基本上也做完了,这也许是我下一步应该走的路吧。我说回去和孩子们商量一下再说。回去一说儿子儿媳都同意我去,儿媳说孩子大一点了,让我妈带吧,我放学了就回去看孩子,你就放心去吧。这样我又走上了师父安排的新的修炼之路。

此石料厂是在本省与外省交界的一个深山沟里,这里面对大山,附近只有几户人家松散居住,举目无亲,强大的冰冷的孤独与寂寞向我压来,我立即告诉自己是炼功人,这也许是师父在考验我。吃完晚饭,三四个同事喊我去办公室看电视,我说你们去看吧。我就坐在床边读《转法轮》,读着读着,向我压来的一切孤独和寂寞渐渐消失了,我睡在床上一夜没合眼,思考着怎样做好一切能继续讲真相救人。天亮后我就以一个炼功人的心态去面对一切,先从自身做起,别人不干的我干,别人没干的我也干,我把居住的环境从里到外全部打扫干净,在工作上认认真真把以前不正的归正,总是以一个祥和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个员工和接触的人,别人工作之余就看电视、打扑克,我就学法。

慢慢的环境一切都熟了,人们对我也不另眼相看了,我就开始向他们单个讲大法的福音,并把从家里带来的真相资料让他们看,再后来,大多数人都做了三退。

山沟里居住的当地人少而且分散,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去散发真相资料,有时候傍晚我利用散步机会到了十里外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有时坐厂里车外出办事,我顺便将真相发放到几个镇上和高速路上几个标段的工地上。那时,我每往前走一步和做一点什么都离不开师父呵护。举一个小例子:二零零七年年底,我想去我没有机会去的四十里外的深山里的镇上发放资料,我要救这里的一切众生,如果在年内放假前能将资料送到众生那里多好啊。我开始做前期准备,我将《九评》和一些真相小册子光碟等装二个包放好。真的机会来了,原来厂里做饭的人有事回去了,叫我再找个人,我就把我兄弟叫来了,工人们放假后,我们办公人员处理好事情也准备走,如果这几天再不做就没时间了,我内心喊师父帮我吧,又过几天,办公人员又回去几人,就剩下两个老板和我兄弟四人,第二天两个老板去送礼,并说晚上不回来了。我心想这就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机会,我对我兄弟(知道大法好,看过书未走入修炼)说:“今晚咱们就把真相资料送到众生手里去,今晚一过,年内就没有时间了。”他说行。可是,天开始下雨了,一直到晚上吃了饭还在下,六点就开始发正念,一直发到七点,雨还下大了,我知道这是旧势力邪恶干扰,就继续发正念,八点了雨还在下,我坚定一念:今晚谁也别想挡住我救人的脚步,我一定要把真相资料送出去。到九点还在下,山里人已经入睡了,我们两人背上真相包,开着摩托,穿着雨衣胶鞋就上路了。可是刚走不远摩托车就熄火了,用很长时间才把它登着,走不远又熄火了,连续三次,我就是不动心,求师父加持,继续发正念,慢慢的雨变小了,又渐渐的雨停了,黑云散去了。到达目地地时月亮出来了,特别亮,整个镇的街上静静的,仿佛怕干扰了我们发真相资料似的。这时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内心不停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求师父加持我们。我们就开始了紧张而有序的一个门一个门将真相放在门上及窗上。一道街又一道街,从住户到政府机构、银行、派出所、电业局、卫生院等部门都送到了。我们带的几百份真相资料发完已是夜里二点了。

3、 再一次过利益关

然而,修炼的路上是不会永远是平坦的,新的考验又来了。原石料厂因为高速路结束也关了,因另一条高速路要开工就搬迁到那里去了。当时因为老板们去看山体想以此山开采石料时,一是急,二是对山体结构、石质不懂,所以生产出来的石料高速路上不达标不要,再加上石料厂竞争也激烈,生产压力很大,越生产面临的困难就越大,另外发现买下的山体内部改变,石料将用完,生产用的石料出售困难,三个老板之间就发生了矛盾,在这时,有人想买厂地,有老板提出要卖厂,有老板不同意卖要继续生产,在争论不下时,一老板提出要听我的意见,我知道考验来了(三个老板都明白真相,对我是极大的信任,整个厂的帐和钱都让我一个人管理)。这时,和我合作时间最长的那个老板私下跟我说:你跟他们说继续干下去,没事的,如果不干了,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那样你也没有一个月的工资和一切待遇了。我没吭声,我想我是炼功人,事事处处为别人的人,我不能为了一点小利让他们受到那么大的损失。主意一定我就认真总结,根据这几个月的生产销售情况和厂里现在面临的困难与问题和继续生产将要面临更严重的困难与问题作了分析总结,并向他们做了如实的汇报:如果现在关闭厂子大约有三十万元利益,如果继续干到二零一零年五月工程结束,大约要亏损五十-一百万元之间。听完汇报,他们三人都不说话了,决定卖厂。就这样,我也回家了,不让卖厂的老板很生气,不只一次说我不向着他说话,并说把厂卖了对你有啥好处,继续干,不管我们怎样,你一点也不会损失的,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不管他怎么说我内心很坦然,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做一个事事处处为别人的人。

因厂子卖了,后事还要处理还要算帐,老板们在我市给我租了一间房子(因我家在农村)让我住下,用以处理事情和算帐用。厂卖后,后事处理也不顺利,做做停停,我就利用有空的机会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参与三件事。不学不知道,一学一看吓一跳,这一下子就让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们的巨大差距。

从二零零五年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我走的一直是近乎独修的路,很少接触同修,虽然我也坚持学法,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和同修们一比:他们都是突飞猛進,而我只是在慢慢腾腾的走。同修们学法都赤诚而纯净,而自己学法很漂浮没入心,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们之间的差距。石料厂的事还得一个月时间才能处理完,我心里很急,下一步路怎么走呢?这时,同修甲与同修乙在他们附近给我找了一分保安的活,就是工资少一点,开始每月七百元,我内心又动摇了。因为每月的生活开支,我还得每月给我岳母一千元生活费(岳母得脑血栓半身不能动,在市敬老院),我怎么办?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和同修乙去上班报到,去时,领导让带上一份申请,到厂后我让乙把申请给领导,那人接过后看也没看拿起笔在上面写了几行字就转给我看,我拿着一看,上面写的字都镶着银边,内容是“看到你对佛法的坚定,佛就把最坚定的佛法送给你,希望你今后,为了坚定佛法,努力去做好吧。同意!”我一下子就醒了,我是真正的醒了,泪水从眼内流下来了。师父时时处处都在看护着弟子啊!内心不住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第二天我就上班去了,真正汇入了和同修们一起实修和救度众生的三件事之中。

二零一零年黄历年前,我就计划着回家过年时怎样去讲真相救人,真相资料包括送往别县同修的共大小三箱(大约有一百多斤重)。按计划我是腊月二十七下午下班后回家(轮休)。可是二十七上班后班长打电话对我说:你别回,那个安排不行,有同事不同意。你三十再回。我立即就受不了了,心想:怎么了,就我们炼功人好欺负,几个月前厂内放假我们轮休轮到我时厂里开工了,不让我休息了,我想我是炼功人就没说什么。平时谁有事你老让我代班,我也没说啥,到过年了我的正事耽误了怎么办。我就生气的说我也不同意就把电话挂了。和同事说这个事,同事说他(班长)是按他自己怎样方便怎样安排的。原来班长明后两天班让我们上,他今天就已经回家了。我一听心里更不平了,立即给班长回电话说:我今天就回家,你看着办吧。一直到下班内心总是不平衡,以为这是他们对我的干扰,我干的是正事,你们谁也不能干扰我。下班了,天空飘起了雪花,我内心更着急了,赶快将资料放到摩托车上就往家赶,路上还起了风,雪夹着冷雨下,路面都结冰了,很滑,我边骑边求师父加持我别让我摔倒了。越怕啥越有啥,跟着“啪”的一声,摩托车一滑将我摔倒并滑出去老远,摩托车压在我身上,我的左脚也夹在了摩托车里边,我立即喊师父,一股力量一下子将我从摩托车下扶起了,并将我的脚从摩托车里拉出来,我一看我的脚歪向一边,我立即将它搬正,慢慢站起缓缓气,内心喊师父帮我,我努力将摩托车搬起来骑上就走,因路面太滑了,走不远一股风吹来,“啪”的一声,连人带车又摔倒了,比上次摔的更远,这时路上没有车辆行人过往,我就喊师父帮我,慢慢的自己身体从摩托车下边起来,将我的左脚从车里边拉出来,一看脚后跟转到前面了,整个扭了一个过,我咬着牙忍着痛将脚扳正。我坐在地上看是走不了了,就给儿子打电话让他找个车来接我。我坐着把绳子解开,将东西卸下来,又慢慢站起来忍痛将摩托车扶起,就坐在路边等车。这时,我脑子也渐渐冷静下来了,才想起自己炼功人遇事要向内找,今天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炼功人的心态,各种没修去的人心:争斗心、不平衡心、妒嫉心、不能吃亏的心、怕心都反映上来了,还用干正事谁也不能干扰来掩盖,这么多肮脏的心,邪恶能不钻空子吗?认识到后,我内心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改正。认识到后身心立即起了一个大的变化,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就坐在路边发正念:我错了我有师父管,会在法中归正,谁也不能以任何借口来迫害我。回家后我就继续学法炼功,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把我计划要办的事全部做完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通过这件事,让我深深体会到作为一个炼功人,用纯净的心去做大法的事去救人才是最伟大,才不会被邪恶迫害。

4、 用语音电话讲真相救众生

从去年六月来厂工作后,通过和同修们一起学法,自己思想上有了一个很大的提高。我也买了电脑,在同修帮助下也能上明慧网了,看到同修们精進实修,决定赶紧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不住的调整自己的时间,自己哪里没做好就从哪里去补。除了干好工作外,我把休息时间全用在学法、外出发放真相资料光盘等,在厂周边地区,我一片一片的做,一个村一个村的做。可是因为自己有怕心,对面对面和城里人讲真相一直做的不好,认为自己是农村来的文化低,特别是现在城里人更难沟通,心里非常急,不知道怎样做好,心中也非常苦恼。在今年黄历元月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说大家都要做好救人的事,我现在分工。我醒了后怎么也睡不着了,我怎样做好、怎样才能救更多的大陆众生呢?就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看明慧上同修的修炼体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怎样来走好自己以后的路。

一日看到有同修用手机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的方法,眼睛一亮:这不正是适合我救度众生的路吗?这样能扩宽救度众生的面积。我将我的想法与同修们切磋,同修们也很支持,别的同修送来手机并教我使用方法。现在我每天以明慧网上全国各地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打电话为主,我每天从明慧网上找到恶人号码,一下班有时间就带上手机真相小册子和粘贴真相标语,骑车就上路,能贴的地方就贴,能放的地方就放,能打电话就打电话。

说一说最近的一个奇迹:我的手机卡充了一百元,准备用完了换卡,要按正常的打外地手机一般大约接近二百个号码就没有费了,可我这个卡将近用了一个月(每天平均打八十个电话左右),可现在还在继续用。我知道我的路走对了,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一定会坚定走好以后的路,还有许多地方我还没做到位,还有许多要修去的东西需要更加努力,让更多众生都能明白真相得救。我将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的“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牢记心中,同修们,让我们共同提高心性,再精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