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蓉蓉母亲讲述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我是沈阳市的法轮功学员,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前,在沈阳南湖公园的儿童乐园炼功点炼功,与被恶警电击毁容后又被迫害致死的高蓉蓉的母亲是一个炼功点的。高蓉蓉的母亲张素坤老人,在痛失爱女五年后,去年含冤离世。这场持续了十一年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们承受了许多的苦难,但他们在困境中一直坚持把真相告诉给人们,希望人们远离中共,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今年初,邪党又捡起十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想继续毒害中国人。这使我想起了,张素坤老人生前讲述的一件事,老人说:2001年的中国年,大年三十,张素坤老人和高蓉蓉的父亲,带着刚从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出来的高蓉蓉,去北京蓉蓉的哥哥家里过年,那时,邪恶的迫害还在步步升级,蓉蓉从邪恶的马三家出来,还在遭监控,但两位老人没有管恶人的那一套,带着女儿进京与家里的其他孩子团圆。

他们是大年三十的上午到的北京,一家人见到了遭受非法关押折磨的蓉蓉,很是高兴。那个大年夜,一家人总算过了个团圆年。第二天,一大早,门外传来踢门的叫喊声,家人开门,沈阳市和平区新兴派出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片警金大勇,带着另两位女人,可能是街道或610的,闯了进来,金大勇一进门就恶狠狠的问:还有什么人?然后就打开各屋的房门开始查看,高蓉蓉的父母严厉的责问金大勇:大过年的,我们家人团圆,你们跟来北京干什么?

这时金大勇才缓过气来一样的坐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家人追问:为什么要踢门?金大勇解释说:是炼法轮功的在天安门搞自焚,我们市的副市长及其他市的副市长已经来了四、五天了,就是要管住自己城市的法轮功,在火车站等地方堵着,看见了就带回去。张素坤老人说:炼法轮功的信真、善、忍,怎么会自焚?

金大勇,当时近三十岁,是高蓉蓉家所在地沈阳市和平区新兴派出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片警,朝鲜族,99年后,参与对管片内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高蓉蓉及母亲姐姐当年进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时候,金大勇就被指派每天都到高蓉蓉的父母家,监视不炼功的高父,每天呆在高家不走。

这次,又是金大勇被指示着冲到高蓉蓉的哥哥家,当时高蓉蓉的哥哥住的是《光明日报》在丰台区西马场的集体宿舍,要想找到蓉蓉哥哥的住址,毕竟要通过《光明日报》的相关部门和人员。高家人很不满意金大勇及他背后指使者的做法,告诉金:你要是来做客的我们欢迎,现在你是来看着我们的,就对不起了。金大勇和另两位女人讪讪的走了。

过了几天,邪党中央电视台向全世界播出了世界谎言“天安门自焚”,高蓉蓉的家人都很震惊,怎么这个“突发”的“自焚”,发生在大年三十,而沈阳的副市长及各市的副市长都事先被调到了北京,按金大勇的说法,市长们提前四、五天就来北京了。是“自焚”还是“演戏”?

张素坤老人还说过:《光明日报》的一位编辑,当时“天安门自焚”播出后就对老人说:这个“自焚”是假的。老人问:你怎么知道?那位编辑说:我们搞新闻的都知道,天安门广场要扛着摄像机进去,得提前三天申请,批准了才可进入拍摄。除非事先就打申请被批准了,那不就是说明事先就准备好了吗?不是假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