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神念助同修才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很多同修都说自己是神,但在帮助和关爱同修时,却常有神不起来的时候,眼巴巴的看到同修遭受迫害,承受痛苦,却无能为力。

其实,神做事是无所不能的。他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无边大法的展现,威力无穷,洪势不可挡,神助真修者,一定能神起来。

有这样一个事。一个卖豆腐的人和我很投缘,好象他知道我喜欢吃他做的那种锅烧豆腐,经常在我这个小卖店前来卖。这天,他又来了,见我手捧着一本书在看,就象在寻找什么似的低下头来问我;“你看的这么津津有味的,看的是什么天书?”我抬起头来慎重的告诉他,你还真说对了,这就是一本天书,是我上天的梯子。他欢喜若狂,一个劲的说;“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他这种神态,使我不得不询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他家住农村,生活过的十分艰难,三口人靠他做这点豆腐卖维持生活。他的妻子又患重病,身患胆结石,无钱医治,硬拖成了胆囊穿孔,生命都垂危了,才东拼西凑,凑了几百块钱,用一架板车把妻子拉到医院去医治。医生一看,这几百元钱来做什么?叫他快去找几万元钱来,要做大手术。

他俩口子一听吓坏了,那儿去找那么多钱来,这不只有等着死吗?他挑着豆腐满街转,转来转去转到我这儿来了,听说我看的是一本天书,他就认为找到了救他妻子的灵丹妙药了,他真诚的求我,说;“大哥,求你也送给我一本天书,救救我们吧!”

我看他这人心地善良,为人诚实,就送他一本大法书,教他学炼五套功法,并送给他一部放磁带的录放机,送给他一套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和一盘师父的教功录像带。临走时,他两眼紧盯着我,我明白他要问我什么。我告诉他,这部大法能成大苍穹造众生,无所不能无所不通,你大可放心,能救你们的只有这部法;但有一点必需给你说清楚,行不行,就看你这颗心——我们师父啥都不要你的,只要你那颗心。你对师父对大法,有坚信不移,金刚不动的那样一颗心,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定能化解一切魔难。他点头,会意的笑着走了。

过了三个月,他喜笑颜开的来了。他一个劲的讲,神啦!太神了!

他告诉我,那天他回家,用木板板车,就把妻子拖回家了。妻子躺在板车上奄奄一息,一动不动,但他坚信这部大法能救他妻子的命。他告诉他的妻子,开什么刀?咱们不动手术了,回家学大法。到了家里,他夫妻俩人一起学大法。学着学着,妻子的胆囊不疼了,就俩人一起学法炼功。修炼了三个月,妻子的病好了,结石不在了,脸光光的白里透红,四十岁的人就象三十岁的人一样,身板硬实,精神好得很。今天他来,就是想托同修帮忙给他妻子能找一个适合修炼的地方又能挣钱的工作做。说来也巧,真还有一同修叫我们帮她找一位修炼人照看她那九十多岁的母亲,我们介绍她去了。现在他们夫妻俩修的很精進。

我的体会是:我只是用我坚信无边大法的这颗大法弟子的心带动了他,而他当时虽然还是常人,但他动的却是神念,行的是大法弟子走的路,敢在生死面前动那个念,把他妻子从医院拉回去,因而他妻子那点什么胆囊穿孔的魔难啥也不是了,一句话,神念的威力是巨大的。

有这么一个例子,今年二月份,有位同修去商场办事,被交警和警察迫害的不省人事,急忙送到医院抢救。有的同修急了,大法弟子怎么能進医院打针输液呢?就在同修迷糊中答应回家的情况下,便让同修出院送回到家里。当时,同修的丈夫年老体弱,怕无人护理,自己照看不过来,不愿接妻子回家中,儿女们又撒手不管,好在和前夫生的儿子怕在医院花钱太多承受不起,同意签字让他妈出院回家,还算是手续完善。回到家中,前前后后去了不少同修,白天晚间都由同修照管。过了十多天,这位同修还是不见有多大的好转,一些同修去的就少了,尤其是晚上去的人更少了。有些人急了,便去找联系人,要求白天晚间都排出班来,有组织的派同修去照看她。同修们的心情我理解。

那位同修,这十多年来,历经腥风血雨打磨,承受各种魔难的痛苦。两次進洗脑班,历时两年多之久。在此期间,受尽了各种折磨。一次罚站、蹲厕所达三个多月,在精神和肉体上备受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二零零九年五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二零一零年八月才放回家。可是,不管邪恶的迫害怎么残酷,她坚信大法金刚不动,从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保持大法弟子的纯净状态,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这位同修在商场购买物品,被交警和警察迫害到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地步,才送到医院抢救,时至今日还不省人事,处于昏迷状态。

大家看到同修又遭受魔难,心里很着急,总想去为她多做点什么。帮助同修是好事呀!为同修负责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她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应帮她呀!可是,怎样去帮呢?应正悟正念正行。

邪恶给这位同修制造的魔难十分复杂,不仅是那位同修一人的难,而是对这个地区整体同修设的难。邪恶虎视眈眈的在盯着我们,世人在眼巴巴的看着我们,而我们两眼却盯着那位遭受魔难同修的身上。眼睁开了大家都高兴,迷迷糊糊了大家又紧张起来,同修们都围着那位同修转,甚至于有同修在那儿照看时,两眼不停的盯着看那位同修的变化,有的就是在家里也睡不着觉,学法、发正念也静不下来,这不是人心出来了吗?不把旧势力对一个人的考验,复杂成了对大家的考验了吗?如果大家都因为这件事耽误了救人,旧势力还会用这个同修来干扰大家。那么对那位同修来说,魔难岂不是更大了?而这些难度却是我们其他同修在这件事面前没修自己造成的。这么多复杂因素合在一起构成的魔难,岂能是用人心去化解得了的?那位同修现在的迷糊状态持续,可能和我们这些人的“迷糊”有关。大家头脑清醒了,法理明晰了,才真能起到帮助同修的作用。看到别人的魔难,我们每个看到的人,也都必须好好修自己啊。

我们这些同修通过反复切磋交流,法理清楚了,心性提高上来了,把自己归正在法上,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行为,去除人心,坚信大法能化解魔难。不管遭受魔难的同修怎么变,我们的心不动,始终坚定不移的做好“三件事”。在那儿照看的同修,不管她听不听得见,都对大法充满正信的提醒她主意识一定要强,和她一起学法,要不就把MP3里师父讲的法给她听。近来这位同修清醒过来了,可以坐起来和同修们说话了。真的是神念助同修才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