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做真相资料中修炼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我与同修们交流一些自己在讲真相、做真相资料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我使用手机发短信和打语音电话已经两年了,发现效果非常好,就积极向同修们介绍推荐这个方式,安全方便灵活,我认为短信内容太短太隐讳,人会看不明白,我写的内容全面,包括大法的美好、洪传世界的盛况、三退的讯息、自焚真相、活摘器官的残暴等等,从回过来的短信能看出这些人基本上都能转变思想,有不认同的我再耐心解答,直到他真正明白或默认了。

世人真诚的道谢往往令人感动,大有相识恨晚的懊悔,有的象诗,有的象老朋友的语气,有的只简短一句“哦,我知道了,谢谢你。”看到这些短信让我感到很欣慰。

我收集到的电话号码很多,有农村的、城市的,全国黄页上应有尽有,在拨打电话的过程中,发现电话接通后直接挂断的已经很少了,很大一部份都认真的在听。一般座机不接的我记下来再打就通了,而手机则有一些是无论如何都不接的,我就发短信。农村的人朴实敦厚,很多人听的津津有味,一边听一边不住的“嗯”、“噢”好象是面对面的在说话。

家人得法

2007年10月,我正听师尊讲法,我母亲说:把你这个给我也听听。我笑着答应了,以为母亲只是好奇我就没在意,结果晚上就开始消业了,她的脚面红肿疼痛难忍,我才意识到母亲是要走入大法中修炼了,我说:这疼可是个好事,是师父慈悲,看你听法了人又不错就给你调整身体,你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坐在床边开始和母亲交流,讲修炼故事、讲我的经历,一直鼓励她,当时她就感到轻松了,能忍受住疼痛了,第二天就恢复正常了。母亲说: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大法太好了我也修炼。

从此母亲学法、炼功、发正念、听语音周刊从不放松,还学会了用手机看电子书,她时常感叹自己没救人,说我帮你做点啥,你好好救人。母亲本性善良,十年来一直都在支持我修炼,关键时还能巧妙的掩护我,帮助我时还很有智慧。修炼后她虽然没有走出去但在救度众生中与我无条件的默默配合。

一天,母亲说:其实我没想过我能不能修成的事,你这一生不成家,在世上什么都没有,我就想你可得好好修炼。原来我不懂,你一出去我就担心,现在我知道有师父保护呢,我就放心了,多晚不回来我都不着急了。

听了母亲的话,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师尊的慈悲,修炼中每时每刻的呵护。

我哥哥刚工作时在绿树成林的山上,十分幽静,那时他就强烈的想修炼。我九八年得法后第一个打电话告诉他,我修正法了,他放假后回来我送他一本《转法轮》,从此,每年他回来我都与他推心置腹的谈我在法上的认识与个人层次悟到的理,常说到深更半夜。他也告诉别人:大法好,我妹妹都在炼。可我知道他一直在门外徘徊,暗自我哭过无数回。

2008年的一天,一位同修来我家见到我哥后亲切的跟他说:“听她说你那么小就有修炼的心,可那时师父的大法还没传出,现在大法已洪传于世,千万不要与正法擦肩而过啊,你那么认同大法的怎么就没走進来呢?”她接着说,“你这一生那么苦的,我真的很难过,我见到你觉的那么熟悉,哪一世我们就是亲人哪,你真的就象我的弟弟。”我哥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

几天后,这位同修和我哥又一次长谈,同修走后,我哥说:“听这个姐一说,我的心里一震,对我触动特别大,我觉的我真得修炼了,不然再没机会了,就真的错过了,再说不修炼的人在这人世上已经很难把握住自己了。”

十年后,他终于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一次在我俩交流时,他突然抑制不住悲痛的哭(我从未见他流过泪),并说那天听我讲释迦牟尼曾无数次施展神通度化弟子迦叶时,他一阵阵的心酸。我顿时感受到是他明白的那面为师尊无量的慈悲度化他而深深的悲恸!

走向成熟理性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之后,我认为我们无端的被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到处发送传单,苦苦的渴望世人能理解我们,让他们看到我们大法弟子的风范。

二零零一年时,师尊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发表后,由于法理悟不透,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天晚上我正匆匆走路,突然巨大的“赋予”两字跃入胸中,心胸“呼”的一下开阔了,突然间我明白是师尊赋予我救度众生的神圣的历史使命以及所涵盖的洪大深邃的意义,一种正气从心底油然而生。

我的怕心相对来讲小些,从前有时是拿着叠好的传单(那时没有包装),進门就给到人手中或放到柜台上,在街上直接递给坐车的人或行人,遇到小学生就嘱咐他们要珍惜拿回去给家长看,他们天真单纯往往抢着要。

二零零五年时我们自己做资料了,帮我们建资料点的同修再三叮嘱我:你和以前的我一样,啥都不怕,这样可不行,现在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让别人传送给同修,你太忙就少发点。我想现在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了,并不是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问题,我第一次体会到为整体着想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资料点刚建时,虽然我们的同修少但资料用量大,一星期就一箱子纸,按部就班的不停的忙碌。后来几位主要送真相资料的同修陆续遭到邪恶绑架,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措手不及,这时才冷静下来,才被动的从新审视自己:我过去一直处于轰轰烈烈证实法的状态,有那种豁出去的心和人中的英雄主义;缺乏理性成熟,很少有慈悲祥和的时候,常感到没有法时内心深处隐约有种恐惧感,有时心底空的可怕,甚至内心对学法有种渴望,这时似乎第一次看到师尊的讲法:
“第三件事就是我们学好法。大家如果学不好这部大法,你自身的圆满得不到保证。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象常人做事一样,用常人的那种想法、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你们不能够脱离开法去做事情。你们还在不断的改变着最表面没有改变的这一部份,所以你们不能离开学法。一定要学好法。”(《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知道了是自己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只有溶于法中做事才有法的威力,成熟理性证实法,不能靠人的膨胀的心去做事。我加强学法,恐惧感逐渐的消失了,学法状态好时脑中同时回响着师尊的洪大慈悲的声音,头脑时刻是清晰纯正的,一个念头一出就能捕捉到它,真正体会到溶于法中的美妙。我想应该换个方式,不再大包大揽,让每个人根据个人情况走出自己的一条证实法的路。让有条件的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手机、各种原子油印章都成了小法器,再配合上各种真相资料、光盘、真相币。

有一次我正打印《明慧周报》时感觉到门外面有人,我突然有点紧张,全身细胞都警惕起来,我摒住呼吸心想:快点,快点,这一百张印完就不印了,结果等打印完拿出来一看,呵呵呵,我不由的笑起来,每一张右下角都均匀的有一个一寸多长的小皱褶,“相由心生”,那正是我的心态啊,我的心胆胆突突的,打印机也吓的“突突突”的直发抖。我就是从这种状态中走过来的,也能更深切理解大资料点同修的艰难处境和种种困扰。所以提醒同修无论多忙都要固定时间坚持天天学法,多发正念,这很关键,做起事来才会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一路走来,我真是跟头把式的,但却满载着同修们无私的鼓励和支持、感受着同修们真诚的欢笑与泪水。同修们,感谢你们为我所付出的一切,千万年的轮回我们终于走到一起,苍宇间一定还在回荡我们的嘱托:不管何种苦难、无论怎样的砺练,我们都要相互扶持携手同行,让我们感谢和珍惜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予我们的这份亘古未有的圣缘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