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姿多彩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我两次被非法抓判,都是因为在街上发材料。出狱后,我仍然不放弃讲真相救度众生。经过摔打的我,现在比以前变得更成熟、更理智、更智慧了。讲真相的办法比以前更多了。

1、发材料:以前我面对面在大街上发,也不讲真相,也不知道发正念。现在发材料基本是背对背,而且发正念。刚从监狱出来时,也有怕心,就多学法,发正念,每次出发前,都求师父加持,众神保佑,让自己的主元神机灵起来,身神合一去救度众生。把大院里的几十座楼都发的差不多了。

2、与恶人周旋:大院里发的材料多了,警车开始在大院里巡逻,我就与他们周旋,他们在东,我在西,他们在马路上,我到楼里发,或者我到隔壁那所大学去发,去挂横幅,把警察再引走。让他们搞不清是哪儿的人发的。

3、面对恶人正念强:奥运前,恶人到我家来找我,要我写什么“保证”,我想这是我救度他们的好机会,我不能放过,于是我从走入法轮功开始,讲到被打压、被迫害给我们国家给我的家庭带来的灾难。罪魁祸首是江泽民,作为一般工作人员不要追随它,讲的她们心明真相,口称谢谢,不再让我写“保证”。并连声说多保重,注意安全。在以后市局邪恶的抓捕过程中,我都是采用这种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定的信念,给她们讲真相,在师父的保佑下两次闯出魔窟。

4、变换项目:一个时期,恶人盯我盯得很紧,甚至对我的笔迹都特别注意,于是我不去发东西,而是刻章,大的、小的、刻完后由同修拿到别的地方去用。这套技术还是在被非法关押时学的。现在用起来还得心应手,由一天刻一两块大板,到后来刻七八板了。小的章往钱币上打,大的章往石头上、电线杆上打,打到黄布上,挂到树枝上,再大的打到山石上。

5、面对面讲:有时手里什么也不拿,就用嘴讲,坐车讲,有年轻人给我让坐,绝不放过讲真相,先谢谢他(她),和她们凑近乎,距离缩短,一会儿问她到哪下车?干什么的?身体怎样?总之一会儿就提到法轮功,给她讲的差不多后,问是否党团队员,做三退。

有一次,在车上给一个给我让坐的小伙子讲,旁边的一位女士说话了:“阿姨!您真好,我可比不了您。”原来是同修,于是我鼓励她不要怕,在车上两次遇到同修。有一次,在市中心那个公园门口,给一个清洁工讲,他说:“我知道好,我现在炼上了。”于是我进一步问他需要帮忙吗?他说:“我已经找到资料点了。谢谢!”面对面讲时,要智慧的变换自己的身份,遇见学生,就公开自己的身份是老师,与他(她)们的距离自然拉近,让她们容易接受我;遇见老年人,就从祛病健身开始;遇见知识份子,就要提起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打压法轮功;遇到同省或邻省:“哟,咱们是老乡。”一下子就把距离拉近了。

在人多的时候,可以很神秘的告诉他(她)们,使他(她)们感到你的乡情、亲情是真正为她好。效果特别好;遇见山东人一定要提到招远县打死大法弟子的事;遇到河北人一定要提到保定何雪健的恶劣事件;遇到河南人,我就一定要拉上开封,扯上伪火,刘春玲等;有一次给一个开封卖菜的讲,明真相后说:“这菜我不要你钱了。”遇见较远地区的人,就说,我有一个老同学是你们那地方的,她炼法轮功,怎么好怎么好。等车时讲:一次遇见一个小学生,与她攀谈,她接受了我:“你真干净,我们这儿的人没有象你这么干净的。”于是我公开我的身份,随后上车,我们坐在一起。她明白后,退队了。还有一个人买了两个佛龛,我就上前问他:“信佛?”然后肯定信佛有善心是好的,紧接着问那一法门的,最后告诉他:法轮功的那个师父是最伟大的佛。然后他透露出真实想法。我说:“正说明他们大、他们好、他们正,不然邪党不会下这么大力量打压,你我都是经过文化大革命过来的,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还不清楚?”進一步给他讲,他非常认可。总之搭上话之后,根据对方的基本情况,引话题,往法轮功这拉话,要灵活一些。

6、打语音电话:采取这一方式我基本上是远离市区,在公交车上流动着打,用已准备好的固定模式,多向外地边远地区讲,那里的人消息相对来说比较闭塞,好接受。

7、真相币:我从监狱刚出来不久就花真相币,后来自己刻真相币,帮同修刻,一点怕心都没有,钱扣着给对方,后来花的多了,几乎张张都是真相币。有一次,去交电话费,那收银员有点为难说:“你有没有别的。”我坚定的说:“没有,这是我买东西刚找回来的。”她也就罢了。有时买菜,我故意让对方给我念:“这钱上写的什么字”现在我花真相币的机会少了,因为每周担负着为同修提供2000元左右的真相零币,所以多是自己买一元东西破开。快过年了,我就每天连破带换一元等小票3000元至5000元。在换钱的过程中,有的小票也是真相币,我借此向对方讲真相,我说:“看这字念啥?”“我愿意要这钱,你还有没有?”“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说花这钱有福。”然后把话题拉开讲真相。总之在换钱的过程中说说笑笑的把法轮大法好让他(她)们念出来,并根据他(她)们的情况再讲。有一次我刚想给一个河南的讲,他却给我讲了一通,他真相明白的很啊,我说:“你给我讲的这么清楚,我明白了,我得多买你点菜。”现在我换钱特别得心应手,知道什么时刻找什么人一下换几千,我还把小贩找不出去的一元硬币换来,刻上字,再给同修,小贩手里存有几千,她们特别愿意给我换。

8、寻找法轮功:有时遇到一些接触过大法弟子的人,她们或了解一点,或不甚了解,我就作为不了解的人与对方搭话,表示自己也想多了解,希望她能通过什么途径找到法轮功,让她尽量去多了解,这是在不便于暴露自己的身份时采用的。

9、多次铺垫一带而过:有些人接触的次数比较多,比如卖鸡蛋的、卖肉的,要多次与她们接触,不必立即直接与其讲,而是与她们大大方方的交往,让她们心里认可你,觉得你这种人真是好人,比如给钱时不计较、对有小孩的人把家里的儿童用品无偿的送给她们,平时多关心,到关键时一句话就讲过来了。有一次,我在山里与一同修去另一地方,这天早晨,天下起了鹅毛大雪,公交车停了,可是我们必须离开此地。在茫茫的飞雪中行走,漫漫的路不知什么时候能到目地,来了一辆小面包,我们喜出望外招手,司机拉我们了,但钱比较多,同修知道肯定是我出钱,就砍价,我说:“这大雪天,在这山区,这位司机能拉我们真够好心眼了,别砍了。”紧接着同修讲真相,我配合发正念,同修让司机起假名三退又卡壳了,我说:“这么善良的人在这大雪天拉我们两个还非要人家起名,就叫雪司机好了。”那司机非常认可。

10、与外国人讲:有时遇到外国人问路,尤其遇到留学生,绝不放过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他们很简单,汉语不是那么太好,没有党文化的毒害,所以给他们讲也不复杂,他们不存在三退的问题。有一次与一个同修出门,一路上中外人员一下子讲了8个。

11、发信:除了自己所熟悉的老同学、老朋友、老乡以外,给不相识的有名、有姓、有地址的众生发信。

12、聚会和旅游:有时老同学聚会或学校举行外出旅游时讲,这些人大多是高级知识份子,多从法轮功是好的,邪党怎么残酷打压我们,讲没有信仰自由,她们能接受,不能讲太深。有一次旅游,给我们校长夫人讲,她是我们同一个系毕业的老师,讲邪党恶、法轮功好、中国没有信仰自由,都接受,但進一步再讲佛神之事,她就不信了,因此我以后把握好对这些无神论教育出来的人还真不能讲高。

13、在火车上讲:每年都有机会坐火车,座位上绝不放过旁边的人,要与他们讲,先问到哪下车,干什么工作的,有意拉近乎,谈着谈着就往法轮功这儿拉话题,讲真相。

14、与同修结伴:我多是独立行动,有时也与同修合作,或给她帮腔,或发正念,一般是她唱主角,我当配角。

总之,多学法,正念强,智慧丰富,讲真相就有胆量,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对象,自己也就象演员一样变换不同的角色,对方得救了,这出戏就算演成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