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淑华在天津大港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天津市法轮功学员孙淑华女士因为讲真相,被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天津大港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遭体罚虐待。以下是她的自述:

发真相光盘遭绑架劳教

我叫孙淑华,是个腿有残疾的人,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我希望更多人能够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不被中共谎言所蒙蔽。

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在桑梓集市派发真相光盘,被乡里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张欢举报,当时我与另外一同修被抓,参与绑架的是桑梓派出所人员潘军,上苍镇李明庄乡二郎庄村焦大明。我们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听,在派出所里等天黑了,他们把我们送到蓟县拘留所,说拘留十五天就放人。在同修接见家里人时听到拘留所里的人说:抓一个法轮功学员拘几天记几分,劳教一个法轮功学员记一百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得奖金,涨工资,还能升职。

到拘留所以后,他们不给我拐杖,因我行动不了,导致左腿膝盖往下全部失去知觉,已站立不稳了,我向所长反映情况,他们怕担责任,没过几天把我们送往天津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天津大港女子劳教所遭体罚虐待

大队长同意给我拐杖走动,并安排包夹、帮教,天天洗脑,队长们看我不屈服,多次用亲情来动摇我,让我家人把孩子带到劳教所,劳教所人员指使包夹对我进行体罚,让我这腿有点残的人从早五点站到晚上十一点,有时坐小板凳也是从早五点到晚十一点,有时贴墙根站,让法轮功学员面向墙,脚尖、肚子、鼻子都要贴墙,有的包夹罚站法轮功学员时间更长。

包夹我的叫杨文花,利用各种手段想使我转化,我都不妥协。杨文花不让我去解大便,时间由她来定,四~五天解一次。有几天不给我水喝,明知我行动不便,每天洗漱时间紧催,那几天我的腿脚没有知觉,麻木、胀、凉,站立不稳,时常摔倒,别人遇到想扶我起来,她都不让,多次都这样。

在劳教所里,队长想转化我,和我说话语气装出来照顾我的样子,中午也让午休了,早睡,晚起床,并让我出工锻炼大腿,干活不计产量,我摆脱不了痛苦的折磨,照着别人写的东西,挑挑拣拣写了一些自己不该写的,我知道都是错的。后来我清醒了,写了一封讲真相的信,向所有队长们表明,我写给你们的东西都是真的,希望你们多了解法轮功真相,并在信中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一切对大法不利,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后来我一直不出工,不配合一切迫害形式。从那以后他们再找我谈话时,我都直接面对面讲真相,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说:让我好好表现,不误回家过年,并用减期几个月来诱惑我,我都不要,不配合邪恶,直到最后也没签一个字,出了劳教所。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付少娟的迫害

在劳教所里还有一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付少娟,进劳教所后绝食,恶人让付少娟去升旗,她不配合,他们就把她拽下楼,付高喊:“法轮大法好!”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高华超,亲手打付少娟的脸,打的鲜血从嘴角往下流。大冬天两个恶人拉着付少娟到外面冻着,直到恶人受不了了,让付少娟去医务室。医务室邪恶人员姓黄的问她:你是病了还是冻的?付说:我没病,是冻的。姓黄的说:接着冻,结果又被冻了很长时间。

还有,付少娟吃了劳教所的饭就全身僵硬,记忆不清(可能饭里下了不明药物所致)。她自己要求买方便面,大队长高华超不让买,一个月三十元购物款只能买十五袋。不让付少娟买东西吃的是小队长董青,高华超、南海侠是主谋。大队长,小队长和班长吴利敏,不让别人借给付少娟东西,班长把付少娟的眼角打坏了,还有张培与吴利敏把付的两个胳膊都拧青了,大队长高华超还让班长赵娜拽付的脚脖子,隔着铁门坎拽出很远,连鞋都拽丢了。

以上是我在天津大港女子劳教亲身经历和见证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