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提高 难中坚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一九九七年,缘这根线牵着我進了修炼的大门。十三年的修炼历程,苦、辣、酸、甜我全尝到了。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修炼,但我知道他很神圣,也很严肃。渐渐的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佛法和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一定内涵。

学法提高

就在那年的十月份,因为新学员每星期都在成倍的增加,我们炼功点又新来了二十多个新同修。看完九天师父的讲法录像后,就让我带这批新学员。我当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这些新学员每天都要提出一些修炼上的问题,有的我能回答,有的我不能回答,因为那时我也是个新学员。特别是《定论》和《道法》两篇经文刚发表出来不久,我很怕自己犯解释法的罪,所以天天盼着有輔导员来,可是半个月过去了,连个老学员都没来,无形的压力使我非常紧张,一怕自己刚得法不久,法也没学好,根本带不好别人,没这个能力,把小组带偏了怎么办?二怕犯解释法的罪。我几次找到輔导员说明情况,要求哪怕有个老学员掌舵也行,可是都没成功。我很生气,因不懂怎么修自己,就用人的办法逃避,觉得修炼太难了,修不好还犯罪,还不如不修,明天我就不来了。

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们正在学法,但小组内比较嘈杂,我无精打采的读着法,忽然听到了一个平和但却异常威严的声音:“把书翻到第六十页。”我一下从梦中惊醒,啊!是师父!我急忙从床上跳下来,拿起《转法轮》,翻到第六十页:“大的事情他要想动,常人是根本动不了的。也有一个办法能动,就是这个人尽做坏事,无恶不做,他可以改变他的人生,但是面临他的是彻底的毁灭。”“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回过神来,这段法使我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震撼,心跳的非常快,好象马上要跳出来了,全身发热,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大法和师父太神奇了,我想什么他真的知道啊!这么及时的点醒了我。

回想起我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低烧二十多年,跑遍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经常歇病假,是个老病号;风湿吃中药,别人买药论克,我买药论斤;眩晕症、血小板减少、口鼻总出血、失眠、心悸等等使我浑身无力,这些顽疾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我的,现在我一身轻松,真正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难道我还要走回苦海无边的常人去,最后走形神全灭的路?太可怕了,这两条路指的明明白白。我深感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威严。今天写出来就很平淡了,可是当时我的感受那真是不能用人的语言能形容得了的,师父真的为弟子、为众生操尽了心啊!那种从未有过的心灵的震撼是来自我的最微观最本源。今天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真切,还是那么震撼,慈悲的师尊啊!不争气的弟子让您操心了。

那时真的不会找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修。但是我知道在修炼的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我发誓要坚定的修大法,绝不动摇,和这些新同修共同提高,以不负师尊的救度。我按《如何辅导》和《学法》两篇经文的要求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同修提问题,我不能回答的就去找书。那时的学法形式是读一段停下来讨论讨论,然后再读再讨论,所以学员问问题的时间很充足,新同修很爱提问题,所以我每天都把师父的几本书全带上(因为那时发表的仅六本书)哪段法在几页几段,我用纸条隔开,等有问题我就翻书。可总有我准备不到的,也能一下就找到答案。那时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也没在意,反而有点庆幸,书怎么翻的这么准?只要翻书……保证就是我要的那段法。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负责人不管其在常人中做了多少工作,都是自愿为大法工作,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现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洪扬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体安排。没有我的法身做这些事,别说洪扬,就是负责人自身的保障也难得到,所以不要总是觉的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
师尊每时每刻都是在往正路上带弟子呀,这又是大法的神奇在我修炼中的展现。

这天我们小组来了一个新学员,看那人脸蜡黄的,走路都打晃,一点精神都没有,甚至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那真是一身病。这人让我很担心,也有点害怕,她是否属危重病人?我很注意她。这个人也是只要读法一停,她保证发问,问题问了一个又一个,你刚给她讲完,她又问别的。她那渴望多了解大法的急切的心,我感觉到了,我非常真诚的告诉她,你问的问题书上都有,只要你去看书就什么都能明白。她学法非常努力,参加小组学法从不迟到,而且风雨不误。每次洪法也从不缺席,消病业关过的非常好。一个多月以后她完全变了,脸色白里透红,容光焕发,一身轻,刚来时说话都喘粗气,现在一口气上七楼不费劲。眼看着这个同修的变化,我信师、信法更坚定了。

到第二年春天,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由原来的二十多人增加到五十多人,而且人数随时还在增加。同修们在一起从来不唠一句常人嗑,没有一句废话,听到的都是“今天的这个关我过的不好”,“我这个话说的不对,忘了自己是炼功人了,语气不善……”等等,说的全都是自己的不足,整个的小组完全溶在慈悲、祥和的能量场中。我们深深的体会到大法修炼者,特别是集体的这种能量场在催人奋進。每看到这些我都有种说不出的感受,那种感受不修炼的人是享受不到的。

回想起那段难忘的日子虽然短暂,却看到人们渴望 “返本归真”的愿望是那么迫切,我们多么希望这个环境能永远存在下去。可是这个邪恶的流氓政权却涂炭了这仅有的一片净土。

难中坚修

就在我们的新老学员勇猛精進比学比修完全沐浴在浩荡的师恩中,邪恶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宇宙“真、善、忍”大法的迫害。一时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血雨腥风笼罩中华大地。在这铺天盖地而来的谎言面前,同修们表现各异;无知的民众被谎言所欺骗。这时亲朋好友都劝我不要炼了。因为有了几年的坚实的修炼基础,我的心没有动摇,谁也动不了我。看到众生被谎言所迷惑,我心里很难过,下决心証实法。

我和同修到市委、省委、北京,和亲朋好友讲、和同学、同事讲,撒传单、传《九评》,过程中坎坎坷坷,历经风雨,碰到困难就学法,看师父是怎么讲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只要我所到之处,就是我讲真相的地方,不错过任何机会,不错过任何人。

记得在二零零零年,我参加了一次婚礼,因为我不喝酒,以这个为话题,向周围的人讲真相。我告诉大家,法轮功就是做好人,不计较个人利益和得失,有矛盾找自己,先他后我,善待所有人,甘愿吃亏,当然结合那时的社会环境讲。最后我说:能把这些高深的道理讲出来的人,他能是坏人吗?这个功法能不叫人信服吗?婚礼的主持人非常兴奋的说:这么长时间我也没听到别人说过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这么好!以后有机会我找你,你给我好好讲讲。

通过我们不断的讲真相,很多众生得救,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啊!零一年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的法。有一天晚上我发正念看到我空间场只有一个“灭”字,这字大的顶天立地。所以我非常重视发正念,只要看到警车或走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处,或遇到带有这样字眼的车时,我就发正念解体所有这些机构中的人背后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出门我就发正念,讲真相。

一次我修鞋,屋里有四个男子等着擦鞋,另外还有一对要修鞋的夫妻。我付钱时,老板娘多找我十五元钱,我退了回去,说自己信法轮功,做事先考虑别人,谁挣钱也不容易。这时一个年轻人说:“我应该把你带走。”当时我没多想,更没有怕,我说那行啊,那我就省心了,还有人管饭吃,边说边往外走,走出门我突然想到说话人是警察,或是什么武警之类的,那他为什么没抓我呢?因为他们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好人。他们也在选择未来。其实我当时说的那几句话没在法上,但能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根本就不是邪党宣传的那样,相反都是好人。

在以后传《九评》劝三退的日子里,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对我的修炼状态都是考验。

和大多数同修一样,开始先在亲朋好友中做,这样可以积累经验,吸取教训,逐渐铺开。我劝退的第一个人是我的很要好的同学。当我劝他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时,他坚决拒绝,后来几次找他都是同样的态度,他说,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不想退。一次我做梦,看到他一个人往下坡走,越往下越黑暗,我怎么喊他都不回头。醒来后我觉得必须抓紧救他。今年九月,又看到他了,我把这个梦讲给他听,他说:我可以考虑这个问题。

从法中我们知道:旧势力是要毁众生,大法弟子是在和他们抢时间、抢人。讲真相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就看我们动什么念。以后我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如公交车上、走路、买菜、到商场,只要有机会我就劝“三退”。一次在车上有位女士问我到某地应在哪一站下车?我说正好我也在那里下车。下车后我问她听说“三退”保平安了吗?她没回答而是反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平静的点点头,她说我很有气质。我告诉她为什么要“三退”,现在的天灾人祸是天在示人,道德低下的人,是共产党的无神论造成的,不信神就没有道德规范,什么坏事都敢干,神能允许这样的生命存在吗?国外有那么多高级知识份子炼法轮功,他们愚昧吗?她连连点头,告诉我她们全家都是党员。我说那就先给你退了吧。回家告诉全家人,为什么要“三退”,如果有机会碰到大法学员讲真相时,请他们务必退出。

回归路上

二零零七年,几个老学员让我带他们学法,我推说他们已有协调人,就没去。其实是人心。到了二零零九年夏天,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碰到了这几个老学员中的一个,她边跑边喊我,气喘吁吁的说:“唉呀!可碰到你了,我们几个学了好几年,越学事越多。”我说,大家都得找自己呀,看到同修有执著互相提醒一下,她说谁也不敢说A同修,都得听她的。听后我也说了几句,说完我立即反思自己:几次让我带她们,我推三阻四,就是人心太多、凡心太重。今天同修的状态能和我没关系吗?我问明白了该知道的情况后,就抽时间到小组去参加集体学法,有针对性的学习《曼哈顿讲法》及相关的讲法,看看师父对“不让说”是怎么讲的。同修都知道找自己,两个月后和他们参加另一个小组学法。这样同修比出了差距。现在背《洪吟》、经文、比学比修,长期被旧势力迫害身体上出现各种不正确状态的同修,也都恢复正常,和家人闹矛盾的,家庭也和谐了。

我这里不是显示,相反,我是觉得自己的人心太重,一个修了十三年的老学员,境界却如此的低下,还说同修不找自己,她们的表现不正是我现在的层次吗?对照一下自己,吓一跳,正法已接近尾声了,我却还在为保护自己而用心。在其他的同修心中,我还是那么亲近,可是自己动的念却太常人了。八仙的故事流传至今,吕洞宾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是为什么?那时的吕洞宾说出的话是那个年代的人,而今天的人其道德水准都在地狱以下了,师父选这个时间来度这样的人,那是什么样的慈悲,佛恩浩荡啊!人的语言是无法形容的,那是什么样的难度,怎么样的艰辛!

师父的诗篇:“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志坚》)给我很大的鼓励,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嘱托去努力,在正法修炼中永远精進,永不停步。

十三年的经历很多,和同修的差距也很大,今天写出自己的一点体会,有不符合法的,望同修给予指正帮助,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