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病业假相 心性不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后师尊曾多次给我净化身体,让我感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的美妙。一九九九年前,我经常参加集体学法,平时自己也抓紧时间,静下心来大量的抄法。记得有一次,我在抄写第二讲中“关于天目的问题”时,抄着抄着,突然前额部位就象一扇窗打开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这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大量的学法也使得我能一直紧跟师父,走过来了这十几年。我想把近一年的不断破除病业假相的经历,与同修交流。

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起,我的身体就不断的出现不正确状态,开始时是头昏,迷糊,一天到晚头昏脑胀。我一直坚持学法炼功,也坚持出去与陌生人讲真相,当时不管多难受,只要出去讲真相,一开口就一切正常,可一回家或一说常人的话,马上就又难受起来,几次都这样。我与同修交流,同修说,因为你讲真相时,是神在救人,神当然没病,可你一回到人中,就头昏迷糊,这是假相,是邪恶的迫害,你应该不承认它,发正念铲除它。这样我就一直坚持做好三件事,加大发正念的力度,一段时间这种状态过去了。

后来情况又加重了,突然出现不正确状态时,前胸后背都疼,心动过速,心跳超过一百三十多次,手脚出冷汗,有时持续九个小时。当时不论多难受,我也没把它当成是病,我知道修炼后师父帮我彻底清理了身体,这一定是旧势力黑手乱鬼对我的迫害,这时我都是发着正念闯过来了。我丈夫一直支持我修大法,也曾见到过大法的超常,可这一次我反复的出现不正确状态,他也担心了。他上网查找这种“病症”和状态,有一百多种病与其相符。有一天,我正处于非常难受的时候,心动过速,前胸后背疼痛难忍,觉得呼吸周围的空气都是紧张的,头昏脑胀……大有坚持不住的感觉。就在这时丈夫就对我说了,你这个情况太严重了,有一百多种病能引起你头昏迷糊,心动过速……,我立刻坚决的打断他说:你不要把你看到的那些往我身上对号,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在管着,不会出问题的。正念一出,刷的一下,瞬间觉得空气都清凉起来,头清眼亮,一切恢复正常了,我知道是我不把“它”当成是病的这一念,否定了邪恶的迫害,是师父在管我,心里特别感谢师父。我先生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那段时间,我特别难受、过不去关时,我就会不断的找同修,同修们把我的事当成她们自己的事,无私的帮我,与我在法上交流提高,让我多发正念,向内找。有时我出现突发不正确状态时,不论何时,哪怕是半夜,同修知道也会赶来帮我一同发正念,同时在法上交流,让我向内找。加强我的正念,这时这些不正确状态就会很快的消失,我深深体会到集体发正念的威力。

还有一位同修,几乎天天与我一同出去讲真相。在我突然难受,我不想出去想休息时,同修会对我说:难受的不是你,你否定它,它让你休息,你就出去救人,就不承认它,我们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样在同修的正念带动下,我们冒着呼呼的北风,一路背着师父的《感慨》和《苦其心志》走了出去。见到有缘人,我们就讲真相、劝三退,不知不觉心在救人,就感觉不到自己的不适了,又一切恢复了正常。

我曾经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在常人中时,亲情、父母情、儿女情、夫妻情、友情看的都很重,修炼后明知是要放的,可是在情中的浸泡,形成的观念和习惯,真是一时很难去掉。在不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病业的假相,身体恢复了正常后很短的一段时间,突然家里又出现了新的干扰,九十多岁的婆婆摔了,弟弟心脏病住院,家里装修房子也需要人照管,我自己的母亲也打电话找我诉苦……,一时间我的心都操不过来,惦记这个想着那个,知道应该不动心,但一时没有做到,心被这些事带动的上来下去,身体的不正确状态又来了,心动过速、头昏脑胀……

我知道应该提高心性了。这段日子,不少同修都来和我一起学法,一起切磋,正念加持我不断的放情的心。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发正念,找出情的执著,然后在剜心透骨的去它,不论多难受,我也坚持学法,坚持做好三件事。在行动上我也不承认它,有时头迷糊的很厉害,洗完脚,我先生要帮我倒洗脚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病人,不能让常人伺候。我就说:不用你倒,我自己能行。我迷迷糊糊的站起来,端起水盆朝卫生间走去,到了卫生间还是把一盆水都倒到了自己的腿上。有时真想躺下来休息,可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承认这假相,就坚持去厨房做饭。不管身体多难受,同修一来找我,我就与她一同走出去。有几次,在讲完真相后,就走不回来了,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经过一段学法修心,情放下了许多,亲情的干扰也少了,身体又一段时间恢复了正常。

有一天半夜,我突然心动过速,手脚出冷汗,前胸后背都痛,我感到我的空间场一片浑浊。以前一出现这种情况我就会打电话找同修一起来发正念,这次不正确状态来势凶猛,我有些坚持不住了。我想打电话找同修,但我又一想,我不能总是依赖同修,半夜三更影响同修休息,所以我就坚定的请师父加持,顿时想起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的:“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在我身体最痛苦和难受时,我就大声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听师父的话,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谁的安排都不要,不承认。即使我修炼有漏,也不要其它生命的安排。我会在大法中归正。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这样一说,我的空间场清凉起来,我的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这时我眼前出现了金色的房子、金色的树,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不断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是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我悟对了,师父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在鼓励我。

可身体正常没几天,又突然不好了,除了上述症状外,又增加了腿和脚冒凉气,走路腿酸痛,迈不动步。看到我这种情况,我先生就唉声叹气的说:怎么没完没了,还加重了……,表现出了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的样子。自己也着急,感到很困惑,这时自己就主动的去找同修切磋。同修说:相由心生,你先生的表现是你心性的体现,是你心中潜在的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的想法导致你先生如此,你还是要转变人的观念,用修炼的理看问题,别把假的当成真的。还有你别总是想腿呀,头啊怎么那么难受,你越想就越承认这些,你要从心性上找,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通过交流,我思路又清晰了,回家继续学法,找自己,知道应该转变人的观念了,遇到任何事,都应该用修炼的理看问题,把好事坏事都当成好事,既然是修炼中遇到的麻烦都是好事,我就不会产生无可奈何的想法了,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果然,通过学法,转变观念,继续向内找,很快身体又恢复正常。

每当我过不去关或信心不足时,师父会点化我。有一次,我的眼前出现两个大字“你行”,我知道是让我坚定正念正行的信心。

还有一次,因为天气下雪、降温,我们没能坚持天天出去讲真相,结果我的眼角印出两个大字“救人”。我与同修切磋,同修也说:她做梦整夜都在给人讲真相,我们马上意识到是师尊点化我们快救人,因此我们马上又走了出去,加紧救人。

通过一年来闯关的经历,使我更加信师、信法,心性在不断学法和不断向内找、去执著中升华,旧势力的安排什么都不是,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最近我又不断的遇到考验,我与婆婆同住三十多年,一直真心的照顾她。十几年前,她让我们花钱买下了她单位分给她的住房,说是以后这房子就属于我们,婆婆同时给小叔子花钱也买了住房。前段婆婆突然有病住院了,我一如既往的照顾她,可她突然说,将来这房子要与小叔子平分(现在房子泡沫涨成了天价,如平分,我住这房子就得按现价给小叔子四十多万)。我丈夫是个老实人,也从来不会争和抢,对突如其来的不公平,心里也放不下,一个晚上都没睡觉。我也知道不公平,但我更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冲着我的心,我一定不能再被人心带动了,我不能总是被动的被考验,我要的是去利益之心。我就劝丈夫要想开,别把利益看重,并给他念师父的《洪吟》〈做人〉。

我说我们顺其自然,看淡它。对于这事我想还是应该象对病魔干扰一样,我就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这样想明白了,也放下了,事情就又出现了转机,但不论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动心了。

还有在亲朋好友当中都知道我是个不会计较的孝顺的儿媳妇,可这次婆婆住院,她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姨婆来了,不但不知感谢我,还七东八西的说了一些“挑理”的话,我心里就不平衡了。从法中我明白,不触及到心灵不算数,触及多大,提高多大。我知道这事又是冲着我的心,名心来的,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修炼人做而不求,而人心是我做到了得给我一个公正的评价。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是修炼的提高,而不是人心。

经过一年的魔难,我在不断的否定旧势力的过程中,走师父安排的路,学会了向内找,心性在去情、名、利的执著中升华,今后的路不管是平坦还是险恶,我就是信师、信法,不断在学法中提高,归正自己,去掉所有的人心和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