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法中生 神念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我们全家于零五年九月喜得法轮大法,孩子今年八岁,也是大法小弟子。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最深的体会就是信师信法,不打折扣按师父的要求做,把自己归正在法上,就能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兑现神圣的誓约。

我的职业是瓦工,在城市打工,我得法以来,大多都是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在各种环境中能平稳的走到今天,时时都离不开师父慈悲的呵护和点悟。

得法初如何安排好工作与修炼时间?我是在建筑工地上班,从早晨六点多一直到天黑才能回家,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很辛苦。得法修炼后我有了坚定的一念: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动,永不动摇。

我的工作与修炼时间安排如下:凌晨四点四十分起床,四点五十分至五点五十分炼静功一小时,然后发六点正念,发完正念到工地上班。晚上回家吃完饭后学一讲《转法轮》,十点四十五分到十一点四十五分准时炼动功一小时,十一点五十五分直到发完十二点正念后睡觉。我和妻子安排早上炼静功,这样不会犯困。每晚炼功炼到法轮周天法或炼完后,我就感到全身轻松,一天工作的劳累荡然无存,全身舒服精力充实,晚上十二点钟发正念精力都很集中了。这样一直坚持到改为全球三点五十分至五点五十分全球晨炼。直到现在因两次特殊情况耽误的十几天的功还没有补上。

利用休息时间,我大量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学法过程中,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时时在我脑海里展现,我常常沐浴在师父宏大的慈悲中,领悟到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就如师父在《精進要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反复学习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后,更明确了大法弟子在人世间是带有历史使命救度众生的。作为大法弟子,大法的一粒子,我们所承担的历史使命重大。

零五年冬天我为很多工友及家人做了三退,新年回到老家为我家和妻子家的亲人们都一一做了三退。

工作中我严格用修炼人要求自己,改正得法前的不良习惯,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我所在的工地不固定,有小工地,有大工地,小工地有时几天就干完活,而大工地有时需要几个月才能干完。工作中我能接触到很多有缘的陌生人,有小工、大工、木工、电工、水暖工、钢筋工、技术员、工长、工头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我和有缘人熟悉后,就利用工地停水、停电、休息、或下班后的时间找对方讲真相、劝三退。讲真相前我先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生命与因素,再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一般劝三退都很顺利,下面就举几例。

一天下午,我们很早就下班了,和我一块干活的工友都回家了。我留在工地找有缘人劝三退,劝退了几个,但还有很多人没有讲过真相,这时天阴的很暗,眼看就下雨了,而且还刮着风,我在大门口犹豫着,是回家还是等再劝三退,就在这时技术员向我招手,说有个人要跟你说话(技术员已三退),我走進了办公室,这时已坐了一屋人。

这时外面已下起了雨,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救人机会。技术员手指向一个女监理对我说:“她是炼法轮功的要跟你谈谈。”(我经常看见女监理抽烟,知道她不是修炼人)我开口说:“大姐你想谈点啥?”她问我修炼几年了,我说:“二零零五年得法。”我看到她表情对我很轻视的样子,我在心中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继续说:“大姐应该把烟戒掉,”她说:“抽烟没有关系呀。”然后我表情正经的对大家说:“今天我要跟大家谈谈为什么要传法轮大法,和我们每个人有啥关系,和预言到今天的灾难有啥关系,邪党为什么迫害大法,为什么要退出党、团、队。”讲真相的过程中没人说一句话,很静、讲完后。我就对女监理说:“大姐三退了吗?”她说已退了,我向工长半开玩笑的说:“工长大人,兄弟也帮哥退出保平安吧。”他高兴的退掉了党、团、队。就这样,屋里的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后来技术员告诉我女监理的母亲是修大法的。

有一次建大楼,楼房的主体已建起,我们瓦工活剩最后一天。下午天还没黑,我们就下班了。在工地讲真相一般都不对工友的面讲,时间长了怕他们对我不理解。我和工友骑着摩托一同出了工地。工友都回了家。我发动摩托又回了工地,我一路发着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生命与因素,同时也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

到了工地,我就進了一间宿舍,里边有三人,我向三人讲了真相,都退出了邪党,并送了真相护身符,我就向三人道别。又進了木工屋,一進屋有十多个人,刚下班,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我先开了口说:“我和几位大哥和兄弟们说件事,因为我们瓦工活已干完,如果今天再不和大伙说,怕以后我们就没有机会再见面,如果人类有大灾难你们还没办法避开,我会为我知道有大难而没有告诉你们会后悔的。我们能在一个工地干活,就是我们的缘份,佛度有缘人。”我就把法轮大法和每个人有啥关系和灾难有啥关系,讲邪党迫害大法真相,讲天安门自焚,讲三退大潮,讲大法在世界洪传,讲为啥要退出党团队等真相。讲完我就对认识的木工说:“大哥我帮你退了吧”,他很高兴的退了团队,并报了姓名,我记名字的同时送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有一个小伙子看到精美的护身符,抢着说:“快给我一个护身符!”我说:“别急,都有份。”就这样边记名字边送护身符,全屋的人都得救了。我向他们道别后,又進了一个屋,是一对夫妻和一人正喝酒呢,我说明了来意,讲了真相,帮其中二人做了三退。最后走進工长屋,就他一人,很顺利的帮他退了邪党的团队。在师父的加持下,劝三退过程没有一点儿干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一天中午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位大姐喊住了我,说自己迷路了,怎么也走不出外环路,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说:“大姐别急,我一会儿用摩托带你進市,我先跟姐说个事儿,”于是就给大姐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不知怎的大姐哭了,眼泪哗哗往下落。我问:“大姐怎么了?哭啥?”她说:“今天碰到好人了。”我安慰她:“大姐别哭了,我带你進市吧。我们一到市里大姐要下车说:“这下能找到了能回家了。”我们道别时,大姐再三说:“谢谢你!”我说:“别谢,大姐慢走。”回家和妻子同修说这事,妻子说也许是她明白那面为得救而落泪。我想:师父为一个世人的得救做了多么细致的安排,在那个时间,地点恰恰遇上大法弟子,我常常为师父为弟子得度为世人得救所做的一切而感动。

远方的表妹要举行婚礼,到时要我全家一定参加。我与妻子商量一定参加,因为这是一次救人的大好机会。

到了那天,在喜庆的日子里,我和妻子给多年没见面的几家亲戚和其他有缘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这些人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一天舅舅因干活从汽车上摔下来,住進了我所在城市的医院,经检查时盆骨骨折准备做手术,需要我陪床。我想:对于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在医院陪床肯定有我需要救的人。陪床期间,我用修炼人的真诚祥和的心态,无微不至的伺候着舅舅,也证实着法,同时也帮助同房病人,大家相处很融和。到舅舅出院那天,我为同房病人和他们的家属还有来看望舅舅的亲朋好友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从零七年冬天,我和妻子就走上街头对陌生人面对面劝三退。一般上午送孩子上学后,在家里发完正念,我俩就到街上、车站、楼群(新建有装修的人)都是我们劝三退的好地方。劝退对象有工人、农民、学生、做生意的、退休干部、收废品的等。一般上午一两小时能劝退几人、十几人、二十几人,但有时心性不到位一个也劝不退。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们修心的过程。劝退人多时不欢喜,劝退人少时也不动心,不执着人数,谨记师父的教诲,向内找,在劝退过程中生出哪些人心,和妻子配合时有哪些不足,总结经验,为下次做好打好基础。有同修说:“你们做的真好”,我倒觉得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在实修中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不足,还需要改正、提高,只不过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学完这段法我悟到一个理,师父法中讲到的人为什么会死呢?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他的精神不是他的观念吗?他的观念不是人念吗?人当然会吓死。反过来讲我们修炼人,修炼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放下人的观念就是神念,我们满脑子正念时,另外空间就是神。再结合讲真相时,人制约不了人,神能制约人。悟到此法理的第一天,我把自己视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用慈悲平和的口气讲真相,讲一个退一个,连续几天讲真相都得心应手。当我们讲真相能达到身神合一时,救人的效果就会事半功倍。

让我们重温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讲:“所以我告诉学员走正,别叫它们抓到什么理,它们一旦抓到大的把柄会毁掉你们。特别是到最后了,它们是垂死在挣扎。它们抓不到理的时候,它们就不敢迫害,因为那样它们也在犯法,它们也明白,所以不用我去消除它们,那旧宇宙的理就在消除它们,因为它们是旧的生命,以绝对维护那个原来的理为根本的。”师父还讲:“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我从师父的法中悟到,要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不被干扰,在实修中要放下修炼人长期不去的执着心,我们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时,师父与护法神就能帮我们。如果旧势力还敢迫害,不用师父去消除它们,旧宇宙的理都在消除它们。

这只是写出我修炼中好的一面,我还有很多人心和不足,由于上班时间发正念不能保证,还有安逸心、显示心、色欲心、争斗心等还需要我在实修中修去。

我在此向没走出来的同修说句心里话,快回到正法中来,慈悲的师父等着你,你天体的众生在等着你,期盼着你,你还记得你向师父立下的誓约吗?神的誓约要兑现。不要失去这万古不遇的机缘,不要让你的生命成为永远的遗憾!

这是我现层次体悟,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