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无闻的十年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十一月份得法的弟子。得法前有胆囊炎,腰腿疼,神经衰弱的病,一桶水都提不动,多方求医也不见效。那时就有一种轻生的念头,就想人活着没啥意思,年纪轻轻的就这样,以后怎么办。有一天邻居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就看了起来,没过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了,开始拉肚子,后来就一天比一天好,没有那种难受的感觉了,真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真的太感谢师尊,感谢大法给我的一切,用什么语言都无法形容那种美好的感受和对师尊的那种感恩之情。通过我的变化,我的家人都开始修炼了。

一、无条件的配合做真相资料

二零零二年有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从外地回来,找一个同修和我做一些证实法的事,让我找本地同修切磋交流达到整体提高。那时候,还没有人走出来做这些事。我就找比较精進的同修以点带面,然后再带动其他同修共同参与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后来又有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领一个外地同修回来,和我切磋交流,帮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买了一台复印机,开始在家做起了资料。在这里特别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

当初虽然有一台复印机,只会复印,经文和资料还依靠着外地,我们这儿还有一位很有协调能力的同修,“七二零”前就是经常组织一些炼功活动和证实法的事,她认识一些外地同修和她们取得联系,就叫我去取资料,每次坐火车经过安检口时,我和另一位同修什么也不想,就是堂堂正正的,就是坐车,没有任何想法,到我们跟前他们就不检查了。

后来给我们资料的同修出事了,又换了地区去取,过一段时间,这位同修又出事了,我们地区的另一联系人也受到了牵连,在慈悲师尊的呵护下,我过了这一难。经同修切磋我们认为应该建立自己的资料点。真是你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只要你想做,师父就能帮你解决,就这样我们就有了自己的资料点。

资料点成立后,我就自然的承担起了这个项目。在丈夫(同修)的配合下,進耗材、送资料还有其它一些大小事就都得自己去做了。

進耗材对我来说只是出一些力不算什么。给同修送资料就稍有些难度了。比如:资料做出来,我还得给同修送去,送几个地方,别人再往下分。因为资料点是租的房子,每天大包小包的出出進進,还不能过早的出来怕别人看见,所以就得天黑以后才能送。有时同修还嫌太晚了,都不想给我开门了。但我也不怪她,因那时同修就这种状态,所以不管同修什么态度,我就做我应该做的,不为所动。

那时我还负责4、5个乡下送资料,去了之后,往回返的客车没有了,我就利用这段时间打着伞,坐在小桥上看书,等机会打出租车回家。后来再送资料的时候就有经验了。到一个地方下车,把东西放到同修家大门里面,就再坐车到下一个地方去,因下车时和司机说,我给亲属送点东西,一会还坐你车走,再加几元钱就行了。

有时乡下同修有怕心,拒绝我去她家,有时真的想放弃,下次不想去了,又一想这不是她说的话,不让我去这是旧势力,旧势力就是不想让她们跟上正法進程,在起干扰作用,所以又去了。就这样她们那里慢慢的也成熟了,同修也是夫妻都学,他们把那里掉队的同修也都找回来了,成立了学法小组,提高的很快,现在也买电脑了,也建成了家庭资料点。

二、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们这一地区上乡下做真相资料基本上每次我都跟着去。有一次我准备好东西,找好车,七、八个人去乡下做真相,这次我没去,但是我每次不去都是在家发正念,一直等到同修们回来,这次到十一点来钟,司机同修给我打来电话说:有同修被构陷了,其他的都撤一边了,怎么办?我想回家。此时看得出同修的心性已经不稳了。我说那你就回来吧。司机回来后我就想还有好几个同修在路上走怎么行,我就借一辆车,和这位司机同修商量决定再去接那几个同修。有手机的同修都找到了,就剩一个没手机的没找到,但到天亮时,这位同修自己打车回来了。

因去接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车被恶警发现。他们已经通知交警把我们截住,当我们路过火车道口的时候他们想放下栏杆劫持。当时司机正念也很足,我也一点怕心没有,就这样司机动作非常快,一加油门,我们就冲过了第一关卡。又到第二个关卡,他们不给我们开,我和车上的另一男同修不约而同都下车自己去抬,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又冲过第二个关卡。他们在后面追,当时也没想什么就是想赶紧跑撵上车。上车后再往前开,前面还有车在半路上截我们,后来我们绕到地里,在车上发正念,到天亮才回来。

回来后,我们已确定有三位同修被劫持到看守所。我就和丈夫赶紧到同修家把大法的有关书籍和真相资料等东西都拿出来。因这些年每当同修被劫持迫害关押时,我都是第一时间到同修家把大法资料拿出来保护好,不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使邪恶找不到迫害同修的借口。

有一次,同修A的亲属从外地来串门,走时给拿了一些大法资料(光盘)。在火车站过包时被发现,这位亲属经不起恐吓说出了A同修给的,并把A同修的电话也告诉了他们,铁路警察想借此要到她家去勒索。A同修就给我丈夫打电话,让我们帮她挪东西。因她家有打印机,电脑等设备,恰巧当天有一同修开车要到A同修家办事,我们连人带车都具备了,很快就把东西全部安全取走,刚走铁路警察就到了,什么也没搜到。

这些年当中,有关这方面大大小小有惊无险的例子很多,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我们这一地区同修不管有什么有关证实法中的大大小小的事,同修都愿意找我帮助。只要是大法的事,我都愿意不打折扣的去做。说这些不是自己做的怎么好,其实我自身修炼这块做的不怎么好,就是觉得自己能干什么就干点什么,我们也就是跑跑腿,实际都是师父在做。我很愿意抽时间和同修在一起交流切磋,虽然自己不会说什么,就觉得在一起共同提高很快,在协调的过程中,也多次遇到过提高心性的机会,有时过的好,有时过的不好,就是自己不会向内找。

在正法最后阶段,我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无论自己做了多少证实法的事,都不要起任何执著心,否则任何一颗人心,都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就是平稳的走好最后的路,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就写这么多吧!要说的太多了!

再一次感谢师尊十年证实法中对我的呵护!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