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应志明一家受迫害情况(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近闻大赦国际关注上海交通大学教师郭小军被宝山区610恶警刑讯逼供后冤判四年一案的消息,特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与该案相关的上海市宝山区应志明一家三口被以同样方式冤判的案件。


法轮功学员应志明

儿子应业奇

妻子张秀芳

应志明一家被迫害情况已在明慧网多次曝光,在此补充一些其他信息。

应志明,53岁,原上海市第五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家住宝山区湄浦路218弄22号501室(宝洲绿地城),个子不高,性格较内向,不爱多说话,但工作认真细心,而且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大孝子”,特别是修炼法轮功后,他不计付出,不讲条件,尽管还有其他兄弟姐妹,他常常任劳任怨,数年如一日,悉心料理和照顾病中的老父,亲人朋友对他赞不绝口。应志明家族中遗传的心脏病也于修炼大法后不药而愈。妻子张秀芳,53岁,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退休征地工,她身材娇小,短发,性格爽朗,爱干净,非常勤劳聪明,手脚麻利,孝敬公公。儿子应业奇,30岁,个子不高,被迫害前身材较胖,圆脸,为人憨厚老实,但聪明好学,工作认真。修炼前患有胆管堵塞等疾病,修炼后痊愈。

应志明2003年7月与其子应业奇一同被绑架到上海法制教育学校“洗脑”迫害后,原单位与其“买断”(给一两万元钱中断与他的雇佣关系,之后每月只给三百元极少的生活费,实质就是失业),儿子应业奇也因此被学校剥夺在宝钢股份有限公司就职的机会,从此一家人只能靠妻子张秀芳征地工的收入维持生活。2007年9月应志明第二次与其子一同被绑架到上海法制教育学校洗脑迫害,他绝食抗议,三天后回家。三天没吃东西的他顾不上自己的孩子仍身处魔窟,扒了两口稀饭就急匆匆赶到老父亲家中照料和安慰老人。其子应业奇因此第二次失去刚就职两个月的工作,三口之家又一次陷入经济危机,只靠妻子退休金度日。

除经济上的压力外,应志明一家在精神上也饱受折磨。宝山区610恶人视其一家为眼中钉,肉中刺,经常指使杨行镇镇政府恶人张根林及宝洲绿地城居委邪党书记陈某上门骚扰,有时威胁恐吓,有时伪善欺骗,监视、跟踪,有时假借送水果,上门打探,有时说自己也想学大法来欺骗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搜罗“证据”,以图迫害他们一家人。

邪党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还不够,还要对他们进行肉体上的消灭。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早上9点左右,妻子张秀芳象平时一样出门买菜,却不知恶人在他家门口蹲坑,她一出门就被守在门口的恶人绑架,并抢走她身上的钥匙,闯入家中绑架应业奇,二人还不知怎么回事,人已被绑架,家中已被恶徒抢劫。

恶人没有找到他们可以诬陷应志明一家人的“证据”,又知道应志明是有名的孝子,就气急败坏地找到应志明的姐姐,骗她交出应志明84岁的老父家中钥匙,将他父亲家里也抄个底朝天。 可是他老父亲家中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定罪的“证据”。病中的老父承受不了打击,于三个月后撒手人寰,临终前还在不断呼唤自己的儿子,“志明,志明…”

就在恶人自己都找不到理由的情况下,恶人到处散布谣言,说应志明家抄出大量法轮功资料,附近许多小区居委都在帮助邪恶向民众散布谣言,为恶人绑架寻找借口,制造恐怖气氛。他们在应志明被宝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刑讯逼供,长达整整一星期不让睡觉,连续审问,同时也对应业奇使用同样手段,长达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其手段与郭小军在上诉书中描述的被刑讯逼供情况如出一辙,但时间更长)恶警要他们承认存在“证据”,并诱骗和恐吓他们资料来源是应业奇的公司经理郭小军。

应志明不承认自己有罪,更不愿牵连无辜的其他人,为抵制迫害而绝食,感动了同监室的很多其他在押人员,大家看到他被迫害却坚定不移,说:法轮功觉得做好人比他的生命都重要。应志明绝食多日后,恶人将其送到监狱医院,却对外界(包括亲属)完全封锁消息。

恶警们将应业奇两天两夜没睡觉后被迫承认的口供作为借口,于2010年1月抓捕了郭小军。然后使用同样手段逼迫郭小军承认给应业奇提供法轮功资料。

与应志明一家同日被无辜抓捕的还有宝山区大法弟子钱玉华,也没有找到证据,恶警先将他们归为同一案件。但因钱玉华的家人为其聘请了辩护律师,恶人竟将已立案的案件再重新分别立案,企图让应志明一家处于完全孤立的状态之中,甚至在伪法庭上也得不到任何帮助。

在被绑架后,张秀芳亲属曾经向610提出为他们请律师的要求,610的恶警陈克赟竟然不知羞耻的回答:“当然可以请律师,但需要他们本人提出申请,但目前他们本人从未提出过申请。”家属说他们都是好人,610科长仇峰(已调离此职)一边表示同意说”这一家人放在哪儿都知道是好人”,一边又说:“他们犯了法,共产党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意思是共产党在依法办事,虽然他们是好人,但好人犯了法也得抓)。

应志明被“抢救”回来后,宝山区法院,在亲属都没有被通知的情况下,对应志明及其妻子和儿子进行两次秘密庭审,恶人在极度“保密”的状态下枉判应志明四年,其妻子张秀芳判三缓三,儿子应业奇三年,然后将父子二人强制投入臭名昭著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妻子被强制关押在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随即又判郭小军四年。

郭小军将自己被刑讯逼供的事实写成上诉书,揭开了这惊天黑幕的一角。郭的家人为郭的案件连续聘请五名律师,都被一一吓退,在二审进行时,律师甚至被剥夺辩护权,使郭小军也长期处于没有任何法律援助的境地。

现得知郭小军的案件已得到国际上的支持,海外交通大学校友们为郭小军不断呼吁,大赦国际也已向中国政府要求立即释放。我们知道郭小军的案件与应志明一家的案件是同一案件,希望大赦国际同时关注应志明一家。

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外青松路7968号。
此门对外铭牌是: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警官培训中心、上海市司法警官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