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悬一线的母亲靠大法闯出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年过七旬的母亲在大法的慈悲护佑下,连续破除了医生所说的“昏迷”、“植物人”和“偏瘫”三大险关,如今健康,充实,精進。她坚持多学法,学好法,认真学法,努力和周围的同修融为一体,做到绝不虚度一日。她说,我从心眼里感激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我感到自己的心和大法贴得更紧了,永远不能分离了。

下面是母亲这次靠大法闯出死关的经过。

2010年夏季,正是石家庄最最闷热的那几天,母亲的身体出现了高危的症状。母亲近几年先后经历过三次大手术:2007年脑部病变,次年乳腺癌摘除,到2009年又发现了腰椎三角骨癌,真是祸不单行。由于母亲的身体一直十分虚弱,又赶上那几天室内气温达到了30多度,她连续高烧不退,打针输液也丝毫不起作用。到第三天下午六点多钟,母亲开始了急剧的抽搐。情急之下,父亲赶紧打120急救,把母亲送到了离家较近的石家庄中心医院。

我与丈夫闻讯后即刻赶到,当时母亲已经昏迷不醒,鼻子嘴巴同时喷出了不少暗红色异物。我用湿纸巾不间断的给她擦着。其间医生先后采取了物理降温(冰袋、冰帽),以及输送液体等多种方法急救,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母亲依然没有醒来。

这时,医生找到我与丈夫,让我们签署病危通知书。他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们说:病人入院后所做的各项检查结果没有一项是正常的,脑部CT表象是脑出血,经过三个小时的观察无好转迹象,瞳孔有点放大,情况不容乐观。

签字后,我立即把弟弟,还有照顾母亲的那位同修叫到一起,大家共同切磋交流。我们四人都是大法弟子,都明白生与死的根本道理,危急面前不能动心,必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父亲当时还没有進入修炼,而母亲则是2009年最后那次腰椎手术前从新返回修炼的。我们一致认为,她既然已经是修炼的人,那她的状态就只能由师父来管,由她本人的修炼状态和实际表现而定。这虽然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但我们能帮她发正念,帮她清除干扰迫害她的邪恶因素,能帮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意识到,这样做正是我们助师正法,抢救同修的具体行动。于是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开始了有针对性的持续发正念。

夜间十一点,病房杨主任又特意把我和丈夫叫到他的办公室,将母亲的病情详细的告诉了我俩:“你母亲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已达到极限;我接受这样的病人不少,但像这样指标的病人却没有一个能够醒过来,你们就准备后事吧。医院门口就有这样的门市,昼夜开门,你们可以去看一看。”当时我俩一句话没说,也没动。杨主任看我俩没动,就安慰我们说:“像你妈这样情况的病人,能醒过来,有也是万分之一;即使醒过来,也会是个植物人。这种事情你们也不要太难过了,人生必有死,谁都有这一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签署了第二个病危通知书。

回到病房后,我们继续帮母亲发正念。由于天太晚了,我决定先让丈夫送父亲回家休息。父亲临走时对我说:“你妈的事,大家都尽心了,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我与照顾母亲的同修留下来,俩人一直不停地在母亲的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夜深了,我俩就倒着班的守着,念着。下半夜三点半左右,同修把我摇醒,激动的对我说:“阿姨醒过来了,身体开始有知觉了。”

清晨,人们轻轻的叫她,她已经能够简单回应。这时我悄悄的告诉她,我们一直在为她发着正念,并且鼓励她:“只要你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一天天好起来!”

上午九点钟杨主任查房时,看到母亲躺在病床上醒来的样子,微笑的说了句“真不错”,他也为母亲病情的转机而感到高兴。

到母亲醒来后的第三天,当杨主任查房发现母亲身体的左半边不能动时,又告诉我们,病人最终也许会落个“偏瘫”。

然而,杨主任永远不会想到,就在他说这番话的同时,母亲的体内却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她刚刚醒来时,我们就把早已录好的师父讲法MP3拿给她听。当她能说话时,同修就问她“你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么?”母亲回答,她醒来只是因为听到了大法弟子唱的动听的歌曲,又听到了炼功的音乐,很清楚,是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们明白,这是师父又一次唤醒了她,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给了她一次新的生命。

第五天,母亲的左手能动了,第六天,左腿也能动了。几天后,我偶尔发现她的肚子有点大,心里却没有在意,只是劝她“少吃点”。后来父亲打来电话,说你妈的肚子有积水,但杨主任不建议抽水,说越抽越厉害,会有严重后果。父亲一筹莫展,叫我到医院商量。面对这一情况,当时我脑子里只是很单纯的想了一下,让肚子里的积水随着尿液排下去不就行了!就这样想了想,也没和任何人说。不料很快父亲就打来电话说,不知怎的,你妈的肚子小多了。我过去一看,确实如此。我就顺便把我先前那个很单纯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大家都很高兴。

这次,师父又让我们见证了一次大法的神奇:只要我们念正、念纯,不加一点人的东西,大法的神奇就会随时展现。

随着母亲的体态迅速恢复,不久父亲就提出想办出院手续,回家休养。开始,医生犹豫再三,总觉得这样重的病,哪有这么快就出院的?然而发生在病房里的一个个神奇的“故事”,又怎么解释呢?最后,他们还是同意了母亲出院,但强调家人必须认真观察,并与医院保持经常而密切的联系。

如今的母亲,健康,充实,精進,她坚持多学法,学好法,认真学法,努力和周围的同修融为一体,做到绝不虚度一日。

我深信不疑:一个生命,只要你真心想要修炼,师父什么办法都有,甚至是起死回生,师父也会给我们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