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回归路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就觉的无比的幸运和神圣。师尊洪大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灵。我发愿:无论天塌地陷,生死攸关都听师父的话,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由于自己没有文化,学起法来困难重重,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泪,但是我那颗坚定的不可动摇的求法的心师父看到了,就不断的往我的脑子里打,使我两年左右的时间就能通读所有的大法书籍。同时师父将我三十多年的严重心脏病及各种疾病都清理干净。使我这个本该命归黄泉的人,达到了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邪恶疯狂的迫害开始了,电台、电视台、报纸等各种媒体,不停的造谣诬陷大法和师父,毒害着无辜的众生,同时也伤害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心。这么好的师父和法怎么能说成这样呢?我彻夜难眠,心想:应该去北京告诉最高领导人,法轮功如何美好。所以我就约了几个同修,准备去北京证实法。家人看出了我的心思,白天黑夜的将我看了起来。结果没去成,使我非常遗憾。

既然去不了北京,我想在家也能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那时真相材料欠缺,我就用小学生用的红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用透明胶粘住出去贴。有时得到一份真相传单,不舍得给一个人或送到一户家中,就想办法求常人给印点,然后贴到人最多的地方。如:大楼前、商店前、电话亭内、菜市场内……,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真是可贵的消息。

后来,大法弟子能自制不干胶了,就更方便了,我经常晚上一个人跑遍小城的各个角落。听人们说:这城里不知有多少炼法轮功的,到处都是真相贴。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那时邪恶到处非法抓人、抄家、劳教、判刑,十分猖狂,到处充满了恐怖气氛。由于种种原因能走出来的同修也少。而我自幼胆小的要命,每次出门前不敢吃东西,心里感到透不过气来,嘴也发干,肚子还疼,得跑了厕所才能出去。记得有一次拿着真相没法贴,我肚子疼的厉害,找了个地方上了厕所才贴上。回家后我认真的向内找,发现这都是这颗强烈的怕心造成的,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就听师父的话,把这个执著心去掉。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我还有什么心放不下呢?

二零零二年一月师父发表了经文《淘》,我悟到世人要不明真相就太危险了。那时真相材料也多起来,每次我都仔细的看过后再去发,觉得内容太好了,要尽快让世人知道,所以我想要多做快做救众生。

一天晚上贴完真相贴,又去一个宿舍楼发传单,这里地形复杂,有好多台阶,还没有灯光。这时动了人念,这地方离闺女家近,闺女知道了咋办;也累了,不上楼了,到配套房发发吧。念头一出,自己象迷糊了一样转了三个圈从一米多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当时也不觉得疼,站起来后膝盖以下耷拉了。幸亏从楼上下来一男士,帮我通知了老伴,接着送進了医院,我只认为是脱了臼,安上就好了,医生说是膝下骨折,这下由不得我了。打麻药、输液、贴钢板、打钢钉,这些我都坚决反对,但医院和家人不同意,最后输液输的全身哆嗦起来才停止。半个月我要求出了院。

回家后我仔细的查找摔跤的原因,在医院迷蒙中师父多次点化我:生肉、熟肉、大肉、小肉,全是肉。我悟到我有漏,学法少,起来了做事心,顾虑心,还有没去干净的怕心……被邪恶钻空子了。从此我就静心学法,七十天后炼动功。五个月要求医生在无麻醉的状态下取下了钢板、钢钉,接着就开始炼静功,打坐时由疼的全身淌汗到全身发冷哆嗦,就这样狠狠的疼了几次,就挺过来了,很快我又走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二零零二年的初秋,老伴得了偏瘫住進了医院;儿子、儿媳不在身边,上中学的孙子还要来家吃饭;不长时间儿子又出了车祸。我清楚的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想利用这些魔难把我拽下去,我坚决不承认它,我有师父管着,还要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我就在伺候老伴的医院里,在买菜中,在行走的路上讲着真相,继续不停的救度着众生。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越来越会修。

有一次夜里三点多钟,我和一位同修去发材料,挂横幅,被夜间骑摩托巡逻的警察追了上来,最后把我们俩追進了一个死胡同内,我俩停下来发正念,求师父保护,那人围着那地方转了三圈也没敢進胡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平安回了家。

二零零四年,师父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后,我反复、认真的拜读,从此我更加紧了脚步,走上了大街,小巷去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出世。师父在零五年发表了《不是搞政治》、《向世间转轮》经文。从此我又开始面对面发《九评》劝三退,除了在大街小巷、亲朋好友中劝三退外,每逢集市我都去讲真相劝三退。期间有辛酸苦辣,也有成功收获。总之在师父的呵护下越来越会讲,越走路越宽。下面仅举几例与同修交流。

第一次劝三退我是在菜市场给一位卖鸡蛋的老年妇女讲的。当时她坐板凳坐空了,摔在地上,我走上前去安慰她说:“这么大岁数了,得注意点,别摔坏了。”她见我人很和善,就跟我聊上了。我告诉她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三十多年吃药治不好的心脏病也好了;还讲了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讲了共产党夺权后滥杀无辜,天要灭它,退出才能保命。她听后爽快的说:“我是老党员快给我退了吧!”并表示非常感谢,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鼓励我树立讲真相劝三退的信心。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上午,我和一位同修去派出所附近的一个工地去讲真相,发现有个男人有点不对头,我们也没多想继续讲,一会儿警察来了,我们来不及走脱,被带到了派出所,我想既然来了那我就好好的给你们讲讲。我用亲身经历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讲了炼法轮功的都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善待好人有福报等,他们听了直笑,有的警察还不断的提问题让我多讲点。有个警察说:你常在我们派出所门口讲,你看都给你照下照片来了,说着拿出了照片。我说哪里人都该明白真相得救。说话间来了个电话说要去抓小偷。我说:抓小偷你们可要注意,他们急了眼可真动手,刀子都敢给你们捅,我们修大法的和他们不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听说炼法轮功的打过人。希望你们善恶分明,善待好人的福报。他们都笑了。

下午下班前,一位警察拿来一份事先写好的材料,让我在上面按手印,我立刻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坚决不按,他们要强迫我按,这时我心里就求师父。立刻那警察一扔材料说:“算了,不按了!”随后便通知家属把我接回家。师父再次保护了我。

回到家我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安全意识淡薄,有点不太理智,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明明发现有人不对劲,而没引起自己的重视;再就是在派出所附近讲,被摄像头巡逻车都拍了照还不知道。因此叫邪恶钻了空子,能平安回家都是师父的保护,没有师父保护我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我要听师父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我也比较喜欢给年轻人讲真相,看到年轻人常说的一句话是:“小伙子,看到过佛法救人的材料了吗?”有的说看到了,有的说没看到。我就根据不同情况开始讲,其中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感激的、敬佩的,也有大吵大叫的。什么人都碰到过,我都能不被常人带动,冷静、慈悲的对待。

有一次在集市上给一伙年轻人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说些难听的话,最后有人说:“派出所找还找不到你,你还敢在这里大张旗鼓的讲这个,你就不怕把你抓進去。”我说:“派出所的人也要明白真相,他们明白了,也不迫害法轮功了,也会退出(党团队)保命的。”我见他们听不進去,心里很不是滋味,含着眼泪离开了他们,心里说:师父,这些人怎么救啊?走出去很远,一个小伙子追上来说:“大娘,我是团员,你给我退了吧,光盘、材料给我吧,我拿回家看看。”这时我的心里觉得比吃了蜜还甜,因为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还有一次快下集的时候,一个面包车旁边坐着两个人,我就过去给他们讲了真相,一会儿他们俩就爽快的退了邪党组织,一会儿又来两个又退了,又来俩又退了……他们两个两个的很快全车都退了。这些都是师父的安排,怕我讲不过来,两个两个的来听真相,人们就能都得救了。在此感谢师父!

这样的例子太多,我不能一一述说,回想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我究竟救下多少人,我无心去记,但只有一颗多救人的心。听师父的话,就没有突不破的难关,只要是师父要求的;救人需要的;大法需要的我都无私的奉献,全身心的投入。

在迫害严酷的日子里,我曾多次收留过流离失所的同修;做资料困难时我把儿女给我养老用的两万多元钱陆续付出,并自己出钱买了三台机器建了资料点,这些我都只有欣慰没有后悔。因为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再次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