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四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从九六年五月时就做辅导员,一直到今天还在做着协调员的事。我能走到今天,是我有一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必须走正,按照师尊的要求做,正念正行。在这十几年中不知碰到多少暴风骤雨,多少坎坷的处境,若没有伟大的师尊的保护根本就走不过来的,在这最后时刻,我们应走的更正、做好三件事,争取救更多的世人,才能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才能随师尊回家。

一、九六年得法前后的两个奇梦

没得法前十天做了一个梦,我在外面看蓝天白云非常漂亮,看着看着就从青天上来了两顶轿子,很高大的,特别好,不是人间的轿,离我不太远就停下来,好象在白云的笼罩中,就听轿里有人说什么,可我听不清,然后,就看见从天上滚动着一些长方形的大石块,一边滚动一边往下铺路,根本没人,一直铺到我的脚下,这时我醒了,到白天找人圆梦,那人就说今年你有大喜事,真的到五月就喜得大法了。

得法后十多天又做了一个梦,我上学了,可有人说不行,在上学的路上使劲的追我,可他就是追不上,我走到不是这个空间的路,全象小米一样的沙路,他刚要追上时,我就抓一把沙子往后一扬,他就后退远远的,再往前走路变了,变得那沙子象面一样细,也是黄色的,看上去这路真美,他又追上来了,我又抓一把面沙往后一扬,他退的更远,等我再回头时他穿上一件红色的袈裟追,他还是追不上,再往前走路就非常坎坷难走,这下他急了,变成一只大蛤蟆一使劲跳到我脖子上骑着,我马上用两只手抓住他的两脚一用劲,他那两脚全淌血了,疼的他直叫,“求你放了我吧,不追你了”,我就放了他,转眼就到学校了,進了教室,我回头一看他也来了,就有人说老师姓李,我就跟老师说一路上发生的事,老师说我来处理这事,给你一证书,你上大学吧,从这过去就是大学的学校,当时没悟到,到九九年后才悟到的。

二、十几年修炼路上的奇迹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时正是腊月天气,一闭眼看见我家院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和结了许多果子,第二天我们十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了,我走时告诉家人四天必回来,一路特别顺利。第二天中午到北京就直接去天安门打横幅被绑架了,关進天安门派出所,晚上送到平古监狱住了一夜,天亮,七八点钟放了我们三人,一点不差的第四天到家了,家人都觉得奇怪。

零一年的夏季,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我正睡的很香时儿子媳妇都跑来叫我说外边来了四辆车,还有二、三十抓你的警察。我醒后心跳的很严重,可我马上问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吗?这一问就好象有一块石头从心里落下去了,不跳了,当即求师尊加持弟子,发强大正念解体他们,不许他们進我家,因家里资料太多了。说完后我就听外边恶警们乱叫怎么没有大门呢?快上前院问老太太在哪。我家孩子说,她不在这住,恶警就走了。天亮后我把所有的资料都送進同修家,这都在师尊的呵护下才能做到的,才能出现神奇事。

乙同修也是协调人,有大法项目时我俩经常商量,被他家邻居告密三次,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我们出门和恶警走对面他们也看不见,都是很顺利的脱险,这类奇迹很多的。简单的举几例,只要我们坚信师坚信法我们大法弟子都会有神迹的。我总觉得伟大的师尊就在我的身边保护着我,恶警来抓我时师尊马上点我有事,所有的资料都在家中放着,恶警来翻就是看不见,连个纸条都拿不走。因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他们不配动神的东西。

零三年恶警在大街上绑架了我,恶警叫我坐老虎凳,还戴上手铐脚镣,然后叫我说修炼的事和资料都在哪放着。我说在我脑袋里装着呢,把恶警气得直翻白眼。打我不觉得疼,坐老虎凳也不累,我就一直背我会背的法。我知道师父在保护,这些都是师尊承受了,所以我求师尊加持我快点出去,我有许多救度众生的事要做呢。恶警在审我时说给我判五年,当时我说:“你说了不算,谁也判不了我”。他说:“谁说算呢,你们师父说了算那”。我说:“对了”。这样二十九天我闯出来了。

三、信师信法坚定的心

从九六年走進大法那天起,我对师尊发了愿,不管时日长短有多困难,在这条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跟师尊走到底。修好自己放下生死这可不是嘴上说的,必须做到才行。

我过去看过观音传奇,济公传,耶稣传,释迦佛的故事,最后又看了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当时我是哭着看完这本书的。密勒日巴坚信师父那颗心实在太珍贵了。我们有幸得这么大的法,是修宇宙大法,比他们修的法要大得太多了。师父讲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是开天辟地头一次传这么大的法。所以我就好好的深思,修这么大的法,我想必须把这信师信法放到第一位,我就暗暗的下了决心,师父咋说就咋做,必须跟师尊走完正法的全过程。因我们就是助师正法来的大法徒,师尊把我们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净又带着我们一步一步的往前修,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们,师尊为我们操尽了心。

九九年我就抄了三遍《转法轮》,零九年又抄两遍背一遍,我想把我的全部心血都扑在大法上才能修好,才能全部的把所有的执著心修掉。在这十年的风雨中,在被魔迫害时、在压力面前每一步都得走稳,走正、走好,才能扎扎实实的走到今天,我决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我只有学好法,心里有法才能指导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啊!

四、流离失所一月闯出魔窟

在零二年十一月末,我地区大资料点被破坏的很重,资料点的同修都被绑架了,我也流离失所了,那时本地区把我说成是重点人物,下了通缉令。在我最难的时候外市的同修来把我接走了,可当时我地区一点资料也没有了,那时我心里真急呀,眼看来到年关同修手里没有救人的资料怎么办啊?我就跑了两个市找大法弟子帮忙,把资料运回本地区给同修发下去,这都是在大法和师尊的保护下做成的。就在这最难的时刻有的学员不但不帮我,还说些不在法上的话,不让同修接触我怕有尾巴(怕特务跟踪),当时给我增加很大的压力,那时我的心里真的不平衡了。我现在这么难,你们怎么不理解我呢?

一天下午,我就把《转法轮》书中师尊的像打开放在眼前哭了一顿,我说师父啊,弟子没做错吧,为啥这么难呢?晚上我就看师父的讲法《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看一遍又看一遍,看到一点去关灯想睡觉,一看满墙上棚上都是会动的古画,古人穿着古装特别好,到了三点钟我睡着了,梦见一个大空场,全场都是大缸而中间是一个最大的,一层比一层小,突然脑子一闪,这不是师父在点我叫我增加容量吗?我就选了中间最大的缸。当时醒来心里就亮多了,心胸也好象开阔了,也知道向内找自己了,再做大法的事也顺了,同修不再怕我了,也不说不好的话了,一切都圆容了。

过完年我又把资料点建起来了,也运作的很正常。我上街被恶警绑架了,押到公安局审了三天,我一直什么也没说,他们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左右,说外审,一开监门就把眼睛蒙上了,把我弄到车上不知走了多远,停车后把我拽到楼上问我这是什么地方,我说不知道,他们说是警察一队。把我关在铁笼子里坐在老虎凳上,手脚被铐的紧紧的,前胸被叉上一根铁棍,人一动也动不了了。开始审问,做资料的钱是哪来的?你都认识谁?把本地区通缉的人的照片都拿来叫我认,我说一个也不认识。他们就开始打我嘴巴子。当时我没疼可他们手疼的不行了,然后就拿来一根电线上面有二寸长的瓷头,使劲的打我头。当时瓷头就打碎了,可我感觉好象打到铁上来,把他们吓得把电线马上扔掉了,不打了。把我关一天一夜也没审出什么,我就是背法(其实带我去的地方是本地的刑警八队)。

又把我押回看守所,过了几天后又有二名同修被绑架也押在这里,关到我们监室一个,我俩一见面同修就说咱们地区同修都为你发正念呢,我问同修这些天看没看到明慧和资料,同修说啥也没有啊,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个不停。我立即求师父加持我,快点出去,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有好多好多大法的事要做呢,我就在伟大师尊的呵护加持下,二十九天闯出来了。

五、十年资料点运作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后开始做真相资料一直到今天,开始时是从复印社每天印二、三千份,我自己往家里扛,后来本地公安不让复印,复印社也不敢了。有一个同修从市里弄来一台油印机,我们每天印几千到一万都行了,可我有多少一天必须给当地同修发完,不够时就从外市运一些来。零一年我们又進一台大型的一体机,这下可好了,做的又多又快,还能供应外地了。

零一年至零三年被破坏三次,零三年是最严重的。不管有多困难,压力多大,我把大法的事全放在第一位,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了三次(都非常快的建成)资料点。我就想让同修尽快的看上明慧资料,快点把真相资料送到千家万户,让人明白大法和师父是清白的,必须还大法和师父清白。由于零三年大型资料点被破坏的很严重,有好几个同修被绑架,就把一体机改成小型的复印机,几台机同时工作。零三年后就渐渐的更多了,后又改为电脑打印机,现在本地区基本上是遍地开花。同修们基本上认识到了不等不靠了(但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最近几年里大量发《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盘等各类真相资料,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每年过年时做大量的“福”字,非常漂亮,众生都很愿意接受。做个“福”字得七、八道手续才能完成的,我和甲同修配合的非常好,在快过年前的一、二个月的时间内我们每天都得到半夜一点左右才能休息,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我们再苦再累心里也是甜的。

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有家不能归,在外面借房住,我每天晚上写二尺长的条幅,每晚写100-150条发给同修,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多少条,在师尊的保护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维护着大法。那时心里什么也不想,一心想的都是正法的事。

六、过亲情关和病业关

得法前,我身体非常不好,每年都得住院三、四次,得法后一个多月我的病全都不翼而飞了(那时最严重的胫骨骨质增生、低血压、胃病、肠炎、关节炎等,胫骨骨质增生压迫神经不能拎东西,全是麻木的)。

零四年,胸骨摔断了,根本不能走路了,连坐着都不行了。亲人来都说去医院吧,我说修炼人没事,那时我躺着整天就是背《洪吟》、发正念口诀,求师尊加持我,二十天就好了,能下地慢慢的走动了。到零五年末我的病业关特重,胃里就象放了一块大石头一样,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排便了,那时我肩负着很多人的资料,可我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就听师尊的谁也别想动我的命,师父给我的命师父说了算,我把大法放到第一位,我是带着使命来的,必须完成,我就是躺着也得把同修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做完,一天都不能误的。

零四年末到零五年末,不到一年我老伴去世了,我母亲也去世了,一年后我女儿(是修炼人)让魔钻了空子把命夺走了。就在这最难的时刻我坚定的告诉自己我是修炼人千万不能放松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带着使命来助师正法的法徒,要想得正果就必须放下世间的一切,因我有信师信法的心,两月后全都好了,最艰难的时候闯过来了,救度众生的事一点没耽误。

七、提高心性与向内找

在十几年当中做这么长的协调工作,我也走了些弯路,总觉得自己文化低,年岁又大,当学员大小事都来找你问,当说什么的都有时,心里就有些不太平衡。如学员与学员有矛盾来交流时我就想你们怎么能这样呢,都学法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能解决的事还找别人说。后来我通过学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知道了多向内找,才是提高的根本,这是师尊给修炼人的法宝,在修炼的路上保持经常向内找才能真正的提高和升华。同修有矛盾来找我,这不是同修不对而是我没做好不向内找,是我没提高上来,根本就解决不好问题。现在同修碰到什么矛盾来找我切磋时,我先向内找是不是我自己做的不对了,然后再交流很顺利的就解决了。只有向内找才能提高上来,只有向内找才能做好三件事,只有向内找才能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只有向内找才能把自己后天形成的一切观念与执著修掉。向内找是提高心性的根本与保证,向内找与提高心性是紧密相连的,这是师尊给修炼人的法宝。

八、讲真相救人与配合

从“七二零”后我就开始讲真相,见人就讲法轮功是冤枉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是修佛的。九九年末我们地区每天都发放几千份真相资料,自己每天起早贪黑做真相资料、送真相资料,到现在又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

今年在讲真相做三退时,旁边有一人就炸了,问我是干啥的,当时我心里没想什么就随口说了一句:我救人呢。紧接着那人说:啊,你是助人为乐呀。我说:是,就离开了。也有讲不通的时候,你没说通打下基础可能别人再说就通了,也就退了。在十年当中做真相资料、送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送“福”字、神韵光盘、《九评》,没有我这个老年弟子做不到的,一直到今天我想必须做到法正人间才行。

我修炼了十几年,也做了十几年的协调工作,在配合问题上我总觉得谁说的对就按谁说的做,没有什么争论的,每个人都是协调人,这是修炼不是常人中的什么事情。我们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不管做大法的什么项目,都得和善的配合好,你不能认为你是协调人就得听你的,那不是修炼。修炼的人就得走修炼的路,现在我们地区在协调配合上做的更好了,从来不争论,都默默的把自己该做的做好,把别人没做好的默默的补上。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们要做的更好,一步不差的跟着师尊走到法正人间,真正的做好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该做的,圆满跟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