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回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

(一)有缘得法

我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因家庭环境的影响就拜读了《转法轮》一书。和所有的有缘人一样,我深深地被书中的道理所折服。她就象一眼甘泉,滋润了我饥渴的心灵;如一缕春风,吹走了我的烦恼;似一缕阳光,灿烂了我的生活……(当然现在的感受更深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整个都发生了变化,我真正的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谛。

信在先,见在后。我相继看到了修大法之后家人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父母不再天天无故吵架了;爸爸四处求医而无果的胃出血等病好了,还戒掉了多少人多少年都戒不掉的酒瘾;妈妈也不再三天两头的挂点滴了,又摘掉了夏天都围着小肚子的兔子皮;奶奶说自从修炼大法后什么时候看月亮都是大莲花;周围修大法的亲朋好友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了,而且相处得比以前更溶洽了……在家人的带动下,我也学了起来。

在有限的时间里,和他们一起学法,一起炼功,一起弘法。我觉的修大法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大学毕业后,就在别人东奔西走找工作的时候,我利用假期时间工工整整的抄了一遍《转法轮》,刚完工,就有单位通知我去上班。这时感触最深的就是自身的变化:原本干涩暗黄的皮肤变得白里透红了,心情开朗了,心境豁达了,从心里往外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学大法是多么幸运的事啊!

(二)再续前缘

可上班后不久干扰就来了(当时没认识到是干扰)。那时大法被诬陷,看到电视里对大法的栽赃陷害,我痛恨极了,虽然我没见过师尊,也没参加过讲法班,但是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对师父和大法都深信不疑。

父母因去省城护法无功而返,当地派出所怕父母再走,便找到上班的我以看着父母为名让我签字保证父母不走。这个字当然不能签,于是他们就威胁我的工作(现在知道了这是邪党一贯的伎俩)。领导同事都劝我要识时务为俊杰,我不为所动。心想:大不了不要工作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更不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现在知道这想法不对,不能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但当时不知道要发正念)。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后来也许旧势力钻了我有漏的空子,四处给我找麻烦。我刚处的男朋友来找我,亲朋好友来劝我,还说了我父母的一身不是,也许是情没放下吧,几番唇枪舌剑之后,我在一张白纸上签了字(后来发表声明作废了)。这一下就将我与大法隔开了,加上对工作的执着,即使有时间也没怎么用心读读法,静心看看书了。学法上不似以前的精進,但做人上一直以法为标准,我知道要做个更好的人。

这样拖拖拉拉、松松垮垮的状态一拖就是五年。也许是心中的那一念始终没有放弃吧,师父不忍心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修炼之中,可环境却不是以往的宽松了,但我不能再错过机缘了。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通读了师父全部的讲法,我也知道了自己该怎样做。师父又管我了,身体出现消业现象。以前有过病的地方翻出来了,刚开始用正念清除它,好一阵,又不行了,就在我不知所措时看到了师父关于善解的法。于是,我静下心来与它善解,果真就好了。就这样分了三、四次过了此关,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当心中真的坚信大法的时候,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在此我也提醒还没过“病业”关的同修:不管“病业”(它也不是病,真正的修炼者没有病)表现得多么猖獗一定要认清:这不是病,不是我要的,不承认它,这是假相。我就信师信法,什么都挡不住我回家的路。并多读与这方面有关的讲法,一定能过去。

(三)工作与修炼

师父多次讲了工作与修炼的关系,我也在工作中处处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领导分派什么活不挑不拣,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可最近有个同事休病假,领导非让我代她的辅导员工作(因这是邪党部门的工作,我打心眼里就抵触它,憎恨它,心想:不能为它卖命。)好不容易才甩掉的工作又丢给了我(原来代过几天,很被动的做了一些工作),怎么说也没推辞掉,看来有我该去的心了。于是我和同修切磋,果然隐藏着一颗很自私的心:邪党的思想工作得迫害多少人啊,我不能干;人们思想受毒害做错事那是他们的罪过,我不能参与,不能担这份罪责。怪不得这么不爱干,原来是怕蹚浑水。但站在法上想一想,要是受邪党毒害的人干了这工作,组织了很多和邪党教育有关的活动,那人们的思想受毒害不更深吗,还怎么明白真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呢?这不是无意中把世人向深渊推了一把吗?如果是大法弟子做,工作中以“真、善、忍”为原则,多对人们進行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教育,让他们从正面受到教育,让他们学会正确的做人,不也能为他们有机会明白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吗?又何必在乎那个邪党的所谓称谓呢?想到此,心中的阴霾散去了,心境又变得豁达了。

于是,我认真的准备每一次活动,争取让所有的人都受到正面教育,反馈的效果也很好。在这之前我也用自己的方式,以修炼人为标准,参加了一次区级演讲,并获得一等奖。本来是领导让参加,我随便找了一篇文章想应付了事,可第一次没通过,非让我再好好准备,还是让我上(我本不想参与这些冠冕堂皇的活动,都是一些花架子,不务实,还耽误时间,牵扯经历),与同修交流后悟到:既然非让我参加不可,就有需要我做的事。那么我就该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事。于是,我从实际出发,以“真、善、忍”为主线写了自己的工作经验和体会,和同修多次修改后参加演讲。那天,同修在家发正念,我演讲,我感觉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受到了震撼,演讲后仿佛听到有人小声说:“讲的真好!”……我体会到:只有按法的标准去衡量,就能处理好每一件事情,只有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能做好你要做的事。

回想起这些事情,现在才明白“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象常人的事情一样,无足轻重,可是在另外空间里却起着巨大的变化。”(《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四)多看《明慧周刊》,多救人

刚回到大法中来的时候,怕心很重,不敢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是同修的鼓励,《明慧周刊》的帮助让我走上一条助师正法之路。在这里,我想说一说《明慧周刊》对我的帮助。

每当自己在修炼中出现一些问题而不知所措时,周刊就会刊登出同修写的一些类似的文章,总是能给我很多参照,很多启迪,让我少走弯路。比如:如何学法,如何过关,如何讲真相等问题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同时也在实践中运用了很多。有时自己有些感悟还没等写呢,类似的文章就发表出来了,也反衬出自己的修炼状态是多么的被动与不精進。同时也提醒了自己真的应该“比学比修”(《洪吟》)啊。于是,我开始走街串巷的发真相资料,资料由少到多,怕心越来越小,发的也越来越自如了。仿照同修的做法在发资料之前发好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彻底清除障碍众生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的一切邪恶势力,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在发资料的过程中对众生说:请你们珍惜资料,认真阅读,记住法轮大法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看后传给有缘人。如果发现被毁坏的资料,能用的再与其他资料搭配发出去,然后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原来有完成任务的心,有未对众生负责的态度,他们怎能珍惜呢?找到后再发资料的时候就看不见了。同时,我也想说一个细节问题:发完资料后的纸条、废纸应一起扔到垃圾桶里,不应随便扔在楼道里。我觉得这才是修炼人应该有的境界。

除此之外,利用业余时间发一些真相信,面对面发一些神韵光盘,面对面讲一些真相。但自我感觉不是很主动,遇到一些微词,就有些打退堂鼓了,因此要去掉顾虑心、怕麻烦、爱面子等的私心,抓紧有限的时间,多救一些有缘人。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更要做到。法给了我们这么多,到了我们该为大法说话的时候,我们能缄默不语吗?所以真的不能做一个苟且偷生的人,要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五)找回昔日同修

我们都知道找回昔日同修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我的体会是只有靠法的力量才能做到。仅举两例:

妈妈(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后邪悟了,我的任何语言都不能打动她。于是只要她有空就让她读法,一本一本的读完后,不用我说什么,她就写了一份严正声明。现在一直坚定的走在回归的路上。

我的姑姑们因一次又一次的遭受中共勒索、打压,也放弃了修炼,她们说:“只要记住大法好得福报就行了”。我知道这对她们来说很危险,于是在一次相聚时我给她们读了很多资料(原来给她们都不看),这时原本不想看经文的老姑说:“你那的经文还有吗,给我一份吧。”这时,我体会到了慈悲的力量。以前为她们心着急,动了情。现在是真的为她们的生命负责,所以才能无求而自得。通过这两件事也体会到只有法能启悟人的本性,法能破除一切执着。救人的是法,而不是人心。

(六)重视发正念

我好象从来没感受过自己有什么功能。但是当我学法状态很好时,炼功打坐时就真的感觉到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在做什么事,隐约的感觉到事情效果或结果有时会受自己的思想所左右。这让我更深信了师父的话,同时更不能小视自己(但不是自大),要相信自己。

在一次近距离发正念时,我体会到了法的威力。刚一坐下,“忽”一下感觉自己的头部被什么东西包围了,粘糊糊的,甩不掉,但当我静心的发出正法口诀时,就感觉到那种东西在一点点的消失,最后,脑清目明。

于是,我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中也注意时时归正自己,只要不符合法的念头一出现,认识到了,立即清除。若忽略它,干扰会越来越多。决不能小视它们、给它们市场。所以时时刻刻要重视发正念,环境宽松了也不能懈怠,并且发正念的基点要正,不能是为私的。否则就没有威力。

自从修炼大法,自己受益颇多。但再多的语言,也道不尽学大法修炼的美好殊胜;再华丽的词藻,也书不尽对慈悲伟大师尊的救度之情的感恩。望着那些坚定的走在前面的同修,再看看那些被蒙蔽而不明真相的世人,真的应该精進了,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