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情况”掩盖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明慧网“大陆消息”栏目里前两篇文章都提到了一个名词“特殊情况”,我们结合消息内容分别论述一下。

“珲春市六旬妇女遭三天老虎凳酷刑”这篇文章,讲的是吉林省珲春市三栋房的六十岁法轮功学员徐桂霞女士被迫害的情况,其中讲到她被绑架时有这样的介绍:

“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钟,珲春市国保大队、珲春市光明街派出所四个恶警突然闯进徐桂霞家,进屋后不由分说,将徐桂霞家乱翻一通。徐桂霞质问他们:‘你们有搜查证吗?’他们却目无法纪地声称:‘特殊情况例外。’”

恶警们声称的“特殊情况”究竟是什么?其实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如果按照法律规定抄家,是需要有必备的手续才能进行的,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就是因为中共的迫害政策,使得中共这些打手以一句简单的“特殊情况例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实施抢劫了。

徐桂霞岂止是被抄家,非法关押期间被连坐三天老虎凳。还曾被用一个大布口袋套在头上,许多警察一哄而上拳打脚踢。恶徒们都是往她头部、脸部、耳朵部位打,打得她头和耳朵轰轰直响,把脸部都打肿起来了,还往腿上踹。有一个很高很胖的警察是国保大队的,他打得更狠,用拳头专往脑门上打。她不但被蒙住了双眼,手还被手铐铐得很紧,刻下了很深的血印。

那么,徐桂霞遭到的迫害是不是“特殊情况”呢?不要说她没有犯罪,即使对于犯人,也是绝对禁止使用酷刑的,可是警察们哪有这些约束?他们甚至认为对待法轮功修炼者的所有邪恶措施都得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们举一个例子。

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大法学员徐玉山,曾被绥化劳教所警察用白布条勒住嘴,勒掉两颗牙。在被凶残紧紧地固定在特制的铁椅子上时,警察指使劳教犯人将事先已准备好的一包头发渣子放进他的衬衣内。然后给戴上一顶特别的棉帽子,既看不见东西,又能把人捂出大汗来。而大汗一出这头发渣子就使得全身奇痒难忍,可是全身又都被紧紧地固定着,想挠一挠,蹭一蹭,动一动都非常难。恶人还强行在他的小便包头上揉旱烟烟面,使得徐玉山的小便痛如刀割,心似刀绞,几乎昏厥过去。恶警还指使犯人宋晓军将一包事先准备好了的玻璃丝塞到徐玉山身上的各个部位。玻璃丝是电线的外皮,也是做石棉瓦用的材料,皮肤沾上就很刺痒。徐玉山如坐针毡,真如万针穿心,奇痒难当,生不如死。

徐玉山受到了如此毒辣的迫害,可是警察们是怎样说的呢?警察说:“你从佳木斯一来我就看你不是一个好饼,你在佳木斯上车前就喊大法好,真相将大白天下,啥大白了,哪白了。你××的见谁都说,我们在你蹲小号时给你特殊待遇,什么用头发渣子,烟面子,玻璃丝嘛。今天你又落在我们的手上,你看我们怎么祸害你,你不是不怕死吗,我们不会让你死的,我们却会让你生不如死,就是祸害着玩,玩够了把你整残废了,快死的时候,把你放回家几天就死。你这事我告诉你劳教局都知道,各科室都知道,都支持我们整你,出事他们担着,有人担着我们就玩吧,我们把你喂胖祸害着玩。”

警察所说的“特殊待遇”不过是“特殊情况”的具体体现。这些特殊待遇还包括随后对他使用的其它酷刑:警察把点着的香烟塞到徐玉山鼻孔内,烧到最后再换一支,一支接着一支,把鼻孔烧的肿起老高。找来最辣的辣椒往徐玉山的眼睛、耳朵、肛门、小便上不断地涂抹。徐玉山昏迷时警察就用凉水浇醒。警察们还残忍的用烟头把徐玉山的脚趾盖和手指盖都烫煳了……

这些迫害情况当然极其的特殊,可是它可不只局限于一人一地。全国各地对被绑架的法轮功修炼者执行的是同一个迫害政策,这样的特殊情况不过是大同小异而已。可是对于实施酷刑的恶警来说,他们真的认为这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特殊待遇”吗?当他们习以为常于这种司空见惯的酷刑的时候,他们就会认为这一切再正常不过了,反而把与特殊迫害不相符的事当成了“特殊情况”。我们看下面这个事实。

这篇文章就是明慧网上二月十一日刊登的另一篇大陆消息,标题是“九年零十五天的迫害”。说的是重庆江津先峰夹滩镇豹泉村三组的农民王显安,在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永川监狱期间,二零零九年六月家人去看他,狱警不让见,他跟警察刘显刚说:为什么不准家属看我?刘显刚恶狠狠地吼道:“少跟我说那些,没有身份证就是不让见,谁都一样。”又说:“特殊情况有人打过招呼的可以见。”

其实,在管教刘显刚眼里法轮功修炼者的正常接见被剥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那么如果要接见的话,就只能有其它的“特殊情况”了。他所指的这个特殊情况又是指什么呢?本身就已经是超出常规的特殊迫害了,不让接见也是迫害的一种形式,他所说的“特殊情况”就是在接见时利用煽动家属的亲情来对王显安进行另一种形式的精神折磨。

监狱里准许他接见的特殊情况没有出现,可是在王显安非法刑期到期释放时却出现了另一种情形。四十四岁的他身体极度羸弱,拄着拐杖正准备走出监狱,却看见江津“六一零”和行峰派出所的几个人正在和他女儿交谈,话里话外是在挑起他的家庭矛盾,诱使女儿对父母仇视不满。

笔者写出此文的原因完全来自于两篇相邻的消息使用的同一个词语“特殊情况”。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中共的所作所为完全都是非法的,可是为了掩盖其血腥与罪恶,中共恶徒往往用一个“特殊情况”进行掩盖。这与中共把一切不合理的祸国殃民的手段用“中国特色”来掩盖的实质如出一辙,凸现中共将罪恶进行掩饰的无耻与卑劣。然而随着法轮大法弟子的深入揭露,中共的罪恶正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中共恶徒们所说的“特殊情况”不过就是迫害好人的一个借口而已,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不了罪恶滔天的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