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云南法轮功学员经历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

法轮功摆脱苦难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修炼法轮功前我的生活好苦啊!记事时父亲就病了,不能挣钱养家。家中六口人的生活全靠母亲一人担着,其艰辛可想而知。不幸的是,我十六岁那年母亲也倒下了,于是两个哥哥养父母,我和十岁的小妹妹另立门户自己养活自己。初中未毕业我只好辍学回家种地。我们姐俩什么也没有,一切从零开始。我俩常常没有饭吃,回去要点还被母亲和哥哥骂出来,姐妹俩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着。

我开挖了一块地种菜,又养几只鸡来养活自己和妹妹。妹妹很乖,一放学就飞快的跑回来和我一起浇菜水、拔草、喂鸡等。我们全身心的伺弄那块将给我们带来生存希望的菜地,无论烈日当空还是风雨交加。在我们的辛勤劳动下,蔬菜长势良好。收获的这天来了,我俩天不亮就起床去砍菜,把它们整理好堆在小推车上,高高兴兴的拉到集市去卖。我们的菜新鲜干净,价格便宜,很快就卖完了。这是我们姐俩第一次收入,它给我们带来生活的希望。我们小心的把钱放進兜里。妹妹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姐姐,我太饿了,想吃碗米线。”我高兴的同意了,两人兴冲冲的走進小吃店。我边掏钱边对老板说:“给我们煮两碗米线,要小碗。”伸進衣兜的手停住了,又不甘心的使劲儿去掏,又把所有衣兜、裤兜翻出来,还是不见我们的血汗钱,“我们的钱被偷了!”我失口喊到,然后姐妹抱头痛哭,几个月的辛苦付之东流。老板虽很同情,也没办法。我俩垂头丧气的、无精打采的、又累又饿的拖着小推车回到我们简易的家,煮了一锅清水白菜萝卜填填肚子,躺下了……

我嫁人后,丈夫和他的家人常常为一点小事无缘无故打我骂我,常打的我遍体鳞伤,连坐月子都不放过,无奈喝下一瓶农药被救活。苦难中我常仰天长叹:“老天爷,我前世作了什么孽,要我遭这份罪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九九八年我二哥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满头的白发变黑了,此事震动了当地。二哥给我一本《转法轮》,叫我好好看看,就知道自己为何这么苦了。我看完书后什么都明白了,所有的苦难全来自于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吃苦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我的心亮了,不再怨恨打骂我的丈夫和他的家人。碰到矛盾找自己,碰到困难主动解决,把家拾掇得妥妥贴贴的,整天乐呵呵的,一扫往日的愁眉苦脸。面对我巨大的变化,丈夫和他的家人被震撼了,深深感到大法改变人的巨大力量。迫害开始后,恶人几次上门威胁,丈夫主动帮我把大法书等资料藏好。

脚被车压伤以后

有一天,我儿子开的四轮小货车翻下山,全家被扣在车下,我大声喊:“师父!救救我的家人。”结果他们全都没事,我的脚踝子骨处却被车死死压住动不了。五、六个大汉都抬不动那车,我又求师父救我,那车一下就起来了。我的脚出来了,非常痛,而且我看着那脚从脚背肿上来,一直肿到膝关节,疼痛难忍。家人要送我上医院,旁边一人好心的说:“快去医院吧,看肿成什么样了,去晚了要被截肢的。”我笑笑说:“不怕,我有师父保护呢。”家人虽知大法的神奇,还是有些担心,但在我的坚持下还是把我送回家了。三天后肿消了,八天后我又挑起了大粪桶浇菜去了。常人觉的奇怪,说我是不是钢筋铁骨啊,怎么会一下子就好了。但大法的神奇却让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帮我家盖房子的师傅亲眼见证这一幕,被震撼了,第二天就叫他妻子来跟我学法轮大法。

后来派出所的警察来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时,我把这件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不语了。

钢板不见了

我的妹夫成天想着赚钱,卖猪肉时注水坑害别人也不管,只要有钱就行了。用他的话说,大法要求这么高,他下辈子都進不来。可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很快走進了大法。

在一次车祸中,妹夫的腰部受伤,不仅骨折还上了钢板。怎么办呢?跟姐姐学炼法轮功吧。人年轻,五套功法很快就学会了,当他看起《转法轮》后就放不下了,“这书怎么写的这么好,都讲到我心里去了。这功炼定了,这法也学定了。”对照法他知道自己以前卖注水猪肉是很不道德的事,坑害了别人,自己也积攒不少业力,以致在车祸中腰部不仅受伤还上了钢板,真是现世现报啊。自炼法轮功后他就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去掉了身上不好的毛病。他沉浸在修炼大法的殊胜中……,连腰背上的钢板也不见了。医生觉的不可思议,当他知道妹夫是修炼法轮大法出现的奇迹时,也被震撼了。

师父把我弟弟从地狱中捞了起来

在广东的弟媳打电话来说弟弟病的很厉害,已下了病危通知书。我离弟弟太远,无法去看他,只有真心求师父救救我的弟弟。两个月后弟弟痊愈,给我讲了他的奇遇:“我被推進抢救室时还有意识,听见医生叫我妻子把我的鞋脱了。后来就失去知觉。我感到我来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四周没有任何东西,空空的。后来听到一个北方口音的男子雄浑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后来我看到医生在抢救我,先来一批不行又换一批,其中有一个换管子的动作。此后的二十多天我都处于昏迷状态。再后来恢复到转入普通病房了。和医生聊天时提到换管子的事,他说没有换过什么管子,可我清楚的记的有。”

我大兄弟的嫂子也是同修,她告诉我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看见一只温暖的大手,从一个很大很大的黑浆浆的泥潭中捞起一个人,等泥浆褪去后一看,这不是小兄弟吗?醒来后马上意识到,是师父把我的小兄弟从地狱中捞起来了,否则他抢救不过来的。”

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弟弟。我俩热泪盈眶,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度无量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