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老年夫妇俩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知道,现在众生的处境十分可怜,旧势力就是要毁灭众生,伟大慈悲的师父就是要挽救众生。所以师父在历次讲法中都特别强调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师父要求大法弟子救更多的人。从二零零五年初开始传《九评》、劝“三退”直到现在,我和老伴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风里来,雨里往,努力收救我俩所在这一方的众生,五年多来救了一万六千五百多人。

在十年证实法的风风雨雨中,我们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碰到许多千奇百怪的事情,遭遇一个个魔难。当然所有这一切都非偶然,这其中有苦更有乐,更有甜。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冒出一些个人心,象怕心、争斗心,此外还有名利心、安逸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忌心等等,冒出一个我就修掉一个。我在修炼中,遵照师父向内找的法理不断向内找,找出那颗心,去那颗心。如果不是在讲真相救人、证实法的伟大实践中,我的这些个常人心还暴露不出来呢,那可怎么去人心走向神呢?所以从修炼的角度来看,在这十年证实法的艰难岁月中,我所遇到的人和事,所遭遇的魔难,还真难得。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喜得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五岁,是个退休的高中语文教师。在这场邪恶疯狂迫害的十年中,身处中国大陆这个凄风苦雨、暗无天日的极其险恶的环境里,我切身体会到,我们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如果没有恩师的慈悲指点、呵护,如果没有海外同修不遗余力、持之以恒的讲真相、证实法,确实很难闯过那一道道关、一个个难。在这里,我作为一名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对海外同修的鼎力相助,表示最衷心感谢!

现在,我向伟大慈悲的师父和海内外同修汇报一下我在十年证实法的风雨天地行中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这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邪恶的日子,大魔头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发起了最疯狂的迫害,一时间,华夏大地腥风血雨,神州上空乌云翻滚。面对邪恶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和同修走出去,维护大法,去省、市信访办讲真相,证实法。省信访办戒备森严,周围及通向信访办的马路上都是警察、警车,还有大量便衣。進了警戒线,不论是大法弟子还是常人,都一律抓走,真是抓人抓疯了,十分恐怖。

我悟到,当这邪恶的魔难发生了,大法弟子必须走出来用各自不同的方式证实法。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去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我和老伴同修就在本地和去相距千里之外的外地亲友家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他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飞雪漫天,我们天天走出去,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真相资料撒到哪里。在撒传单、挂条幅、贴大法标语、发大法真相小册子的过程中,在向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逐渐去掉怕心,由开始的胆胆突突,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心想,我做的讲真相、救众生、助师正法,这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情,怕什么?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间,我们每次发真相资料,或是贴大法标语、挂条幅的时候,由于师父的加持、呵护,由于我们发正念,周围什么人也没有,如入无人之境;等我们做完了,四外都来人了,有的拣回大法标语,有的在看挂的高高的大法条幅,边看边赞叹:“法轮功了不起!”

但是,我还时不时的生出怕心。大法资料的运作本应是单线连系,而我和老伴却是多线连系,有时,一天竟有四位同修往我家送资料,存在着安全隐患。在二零零二年二月初,我家暖气管漏水,我和老伴也没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俩修炼有漏。结果在这年二月八日至十一日遭遇三天牢狱之灾。由于师父的慈悲呵护,由于狱外同修以及亲友、学生用各种营救方式,我和老伴于二月十一日(农历大年三十)中午走出了魔窟。我被邪恶抓,就是因为我有怕。那么我的怕是从哪来的呢?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我的怕心实际就是私心。要走向神,必须修去怕心和一切执着心,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在后来一系列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中,我逐渐修去了怕心。

尽管邪恶对大法弟子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打压,我和老伴同修以及其他同修照样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在我们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敏感日”,讲真相、救人就是不停。从二零零五年初至今的传《九评》、劝“三退”,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虽然也遇到一些很险恶的情况,但由于师父的呵护,由于我没有了怕心,心态很正,就是一心救人,一心为了别人而不考虑自己,结果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了。

二零一零年六月的一天早晨,我和老伴同修坐车去一早市讲真相,我俩下车后向车夫讲真相、劝“三退”,并给他真相小册子、神韵光盘。正在这时,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便衣警察突然来到我们跟前,吼道:“你们干什么的?啊,法轮功!跟我走!”当时,我和老伴不惊不慌不怕,非常沉稳,老伴赶紧发正念,我心生慈悲,用手轻轻地拍着他肩头,温和的说:“小伙子,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我真心盼你得福报,你一定要得福报啊!”他听了我的话,知道为他好,就说:那好,把东西给我,你们走吧。”他顺手就从我老伴的兜子里掏出一本真相小册子和一张神韵光盘。老伴说:“我还留着救人呢。”我对警察说:“你拿回家去看吧,好啊!”他笑了,我与老伴分别同他握手,然后我们就走了,又继续救人去。

在这件事情上,我和老伴同修既无怕心,又不想个人安危,一心为别人,念头正,我说出来的话充满慈悲,正念强。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和老伴同修碰到的这件事情,充份证明师父这段法的巨大威力。当然,我遇到这件事情也绝非偶然,是针对我还有无怕心。事后,我和老伴同修又向内找,觉的我俩做的还不到位,当场劝那个警察“三退”就好了,就没啥遗憾的了。

在十年证实法的风雨天地行中,不仅修去了我的怕心,也修去了争斗心和其它一些执着心。过去几十年,我一直受邪党的党文化的毒害,特别是邪党的斗争哲学对我的毒害更大。得法前的我,就是争来斗去的,今天和这个斗,明天和那个斗,群众关系搞的很紧张;得法后,渐渐修掉了这颗肮脏的心,但有时还往外冒。近年来,我们地区曾出现几起乱法事件,协调人让我写关于此事的评论文章。我一听说写评论文章,马上来了精神头,提笔便写。写了初稿之后,老伴同修和其他同修一看,文章里充满了争斗心,充满了火药味,大有“文革”中恶党的大批判文章的架势;写了第二稿,同修们看了,认为火药味虽然不那么浓了,但还有争斗心;写了第三稿,同修们方才认可。这次写文章对我触动很大,修改文章的过程,就是修去我争斗心的过程。

二零一零年七月的一天,我和老伴坐出租车去一个地方,途中我和老伴为了救这个司机,我向司机讲真相劝“三退”,我还没说几句,司机没好气的说:“你别讲了!”我没听他的,继续讲,可能由于我把未来的大劫难、大淘汰讲的过于恐怖,触动了他负面因素,他竟大发雷霆,破口大骂,爹娘都上来了,他也不管我这七十五岁的老者,他也失去了理智,甚至连人性也没了。我和老伴同修发正念,劝他不要这样。他骂我的时候,我不气不急,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必须高姿态,师父告诫我们大法弟子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按照师父说的做。当时我慈悲于他,认为他太可怜了,他被邪党毒害太深了。我下车的时候,还给他拱手施礼,并乐呵呵的说:“再见。”

我碰上这件事,也是针对我还有无争斗心来的。如果我在得法前遇上此事,就得和那司机斗的你死我活,不能善罢甘休;如今我是修炼十多年的大法弟子,而且是身兼历史重任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高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

对常人对同修我是不能同他们争高低的,但是却敢和老伴同修争高低、发脾气,我把老伴就当成老伴,而没当成同修。二月初,我和老伴同修要到一个地方讲真相救人。老伴说很近,不用坐车;我认为挺远,得坐车。我俩就争执起来了,这时,我竟忘了自己是修炼十多年的修炼人,竟发起脾气、发火、很不冷静、很不理智。老伴说:“那就坐车吧。”我没好气的说:“不坐!”就在这时,我感觉我的右腿膝关节象突然有个箍似的,隐隐作痛,腿越来越沉。到家一看,右腿膝盖已经肿起来了。腿越来越疼,但挡不住我天天学法炼功,挡不住我和老伴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但我的腿一瘸一瘸的,影响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形像。两个月后,几位同修听说我这种状态,就来到我家和我一起悟法,一起切磋。他们认为是旧势力邪恶生命抓住我修炼有漏而对我的迫害,可不是消业。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就是不承认这种迫害,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邪恶干扰我、迫害我,一切听从我师父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在做好三件事中、在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实修中不断归正自己。我遵照师父向内找的法,努力向内找,老伴同修也帮我找,结果发现,原来是我的斗争心,是我和老伴发火、发脾气,被虎视眈眈的邪魔钻了空子,加害于我。我深刻认识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方方面面必须做正,一正压百邪,有一点不正也不行啊!

师父说:“当你们不冷静的时候,我告诉你们,那个时候就是魔在利用你们,我不管你修了多长时间了,也别看你在大法弟子中的名望如何,你们不注意时保证是那样。”(《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师父还说:“你尽管意见不同,你心里头不高兴,那也要心平气和的去说。我们大法弟子不是在邪恶面前都表现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都能忍吗?都能耐心的去讲真相吗?那你这时候发火是为什么呢?修炼人发什么火?修炼人和修炼人之间,是不是更不应该发火?不管你是谁,你都是在修。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的弟子发火?我同意你对我的弟子这样了吗?”(《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学习师父的法,我非常内疚,深感无地自容,特别是师父在法中的一系列发问,使我更加痛悔我对老伴同修千不该万不该发火、发脾气!过去几十年,特别是我得法修炼的十多年,我对老伴发火、发脾气也不仅仅就这一次,但由于我没当关过,错过了一次次提高心性的良机!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一定改掉我发火、发脾气的魔性,一定改掉争斗心。

我在十年证实法中,切身体会到师父在历次法会讲法中为什么一再强调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学好法。对错综复杂的人间万象,我有时就被一些假相所迷惑,不知道北了,但学习师父的法就立刻破迷,学法太重要了。为了学好法,我和老伴同修不仅在我家设了一个学法点,还参加了有几位协调人参加的学法小组。我们学法、背法,明法理,不断使心性得到升华。师父说:“修炼哪,人和神之间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够下功夫学法,你就能做到。”(《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要遵照师父的教诲,下功夫学好法,尽快从人走向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