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用真相币救人的经验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我家是经营小生意的,虽然每天销售量不大,但货币流通相对日常生活消费来讲还是快得多。我利用我家这个有利条件加大真相币流通。

开始我是用一种防水的画笔往一元钱上写,渐渐的在五元、十元、二十元上都写。刚开始用真相币给顾客找钱的时候,会把真相币夹在其它钱里面,找的少夹一张,找的多就多夹,后来正念越来越强,环境也开创出来了,所有花出去的钱我就都用真相币。有一次,同修把自家的存款取出来五、六万元(都是一百元)我们就写上真相短语,再到另一个储蓄所去存,过几天后再取再写再存。后来我觉得这种做法很牵强,就不再做了,然后我就在我家小卖店的流通货币上写真相。

因我订货需要到银行先打款,我就利用这个便利条件,把每张纸币几乎都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往每张纸币上都写真相,有时也有思想障碍,后来想:每一张纸币都是一个独立生命,没被写上的,它就不能救人,那它一定很难过的,这样那些思想障碍就去掉了。

可能有了用钱救人的心,偶尔就有打印版的真相币流通到我手里,我觉得很好,就找同修商量能不能给我供应打印版的真相币?同修说能。我就攒零钱,同修给我往上打印真相短语,但几天才能攒二百、三百元,不够我一天用的,这样太慢了,于是就到银行去换各种面额的零钱。刚开始总觉得银行好象知道我换零钱干什么用,后来不断的学法归正自己,去掉了疑心。

逐渐的我也引导同修使用真相币,当同修都认识上来的时候,真相币就供应不上了,然后我就动员同修帮助换零钱,零钱多了,我的工作量也增加了,刚开始的时候有同修帮着熨,后来我默默的就一个人把这个项目承担起来了,有时天天熨,有时不超过三天二天就得熨一次,因白天看店卖货,这样就得每天晚上必保学完法后,才能开始做这项工作,每次都得熨到晚十二点以后才能睡觉,最晚到凌晨三点,忙的时候家孩子(小同修)也帮忙。

由于是旧钱币,所以熨时会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小同修会有些情绪,我就鼓励他说:看这些钱币都排着队来美容准备去救人,看它们多高兴啊!有的纸币流通的已经打印不了了,我们就挑出来,小同修就说:“妈妈他们没有参与救人多遗憾哪!”后来有同修知道我在这方面做的太辛苦,就利用有利条件供应我新币直接打印。

有一次明真相的一位常人朋友好心的跟我说:“听我小姑子说这种钱银行不让收,你赶快别换了,手里的快花出去吧!”我当时嘴上说没事儿,可她走后心里想:她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是不是自己潜意识中也觉得花这钱不仗义?但当我想到师父有关讲法,我就想,你银行不让用可我师父让用,那就谁也挡不住。于是我就又找到这位朋友深入讲真相,跟她说,真相币多了,每个人都能接触到,拿到手的真相币又不能撕掉,会流通到各个角落,这样偏远山区的也会了解这个真相,人人都有得救的机会。这个朋友明白后也跟着花。我鼓励她说,你一定会得福报的,因为无形中你也在救人。她现在已受益了,几年前肺不好、心脏偷停等毛病不再犯了。除了花真相币,她还在心里念大法好,口袋里装着护身符。

还有一个看过《转法轮》的银行工作人员找到我,说钱上有字她不理解,银行都往出挑,我也给她做了解释,并嘱咐她别挑,这样也属于参与迫害。我又和同修交流,告诉同修应该给银行、邮局工作人员讲真相,同时,在那一段时间我高密度对银行发正念。

附近做生意的也有来找我换零钱的,多时一次换三百(一元),有时我不给那么多,让他觉得这样的钱并不多不好换。有人发觉他们的生意不好就来换真相币,不去别家换,专找我。一次有个人来换钱,正巧同修在我店里,看我忙,就说“我给你换吧!”来人说:“我们老板让我找她(指我)换。”后来老板和服务员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

所有给我送货的我给的都是真相币,他们都非常乐意要,都明真相,都做了“三退”,而且我给他们的钱有的连数都不数,说我的钱不会错。有一些常人商贩时常的也跟同修要真相币,现在真相币越来越不够花,从一天几百,到几千,后来上万。在同修的共同配合下仅二零一零年一年(按农历)我们花出去的真相币(一元、五元、十元的),总数多达一百万元以上。真相币换的多了我的手都磨出茧子了。

有一个同修也做生意,一个人一天就是几千,周围做生意的同修都花真相币,还帮别人换,不做生意生活中也都花,现在过年给孩子压岁一百元都改为一元一沓的真相币。有一个老年同修七十六岁,她说,我们家生活消费花真相币,不修炼的老伴打麻将花真相币,屯里的小卖店跟我几百几百地换真相币零钱,老同修说她们屯里基本流通的都是真相币。

走不出来讲真相,又不敢发真相资料的同修,我就鼓励他们花真相币,因在同修的不断成熟中真相币的内容也相应的多了一些。从我手里出去的除破烂钱外,所有的钱都是真相币。

原来师父讲法总是嘱咐多学法,真是学有所用啊,因为我每天都很忙,但我在学法炼功上从不疏忽,除了同修需要我配合协调讲真相之外。我就是在店里花真相币讲真相。

我家小卖店带话吧,虽然不是在正街主面,但有缘人师父都会把他们引到我家来打电话,我就利用卖货和话吧接触有缘人,除了没有机会讲的之外,基本上我都能抓住时机给他们讲,且都能讲透,而且还有反复来听真相的,这其中也还有得法修炼的。来我家听真相的天南海北都有,地震其间有灾区来的,还有新疆的,乡下各农村的,各省市的。有一次有个要出国的来这里打电话话,听完真相走了。经我讲真相的有大老板,当官的,退休干部,教师,警察,大中小学生。

我的体会就是:多学法,学好法。把讲真相救人溶入生活中、工作中,三件事做起来并不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