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我们学法小组从零五年起到现在已有六个年头了。开始只有六个老年同修,后来又增加了不少中青年同修,就分成了两个学法小组。我们每周定时学法、切磋。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大家都很融洽,有一种超常的幸福感;在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中,我们是一个相互配合、协调一致的小整体;在实修过程中,我们不断的去除人心、怕心、各种执著心,逐渐的走向成熟。

同修A七十多岁了,老俩口都是大法弟子,自修炼大法后相敬如宾。他家为我们提供了学法场地。老俩口常替同修包装好待发的真相资料,每天上午在家学法,整点发正念,下午就出去讲真相救人。有几次儿子带他们到外地旅游,他们都带上真相资料、真相币和真相护身符救众生。老俩口互相配合的很好,身体越来越硬朗。一次去北京旅游,登长城时,他走的最快,一直登上顶峰,那些年轻人都很佩服他,问他多大岁数了,他说:“我七十多岁了。”大家简直不敢相信。从外观上看,高大硬朗的身躯,没有皱纹、容光焕发的脸庞,哪像快八十岁的人啦!同修借机讲真相:“我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这么健康的身体。”并讲了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情况,也讲了“天安门自焚案”的骗局,还送给了他们护身符,个别的还给三退了。

同修B五十多岁了,修炼比较精進,三件事做的很好,可是她丈夫怕心很重,总是不准她学法炼功。一旦发现她看书炼功就对她拳脚相加,所以她在家学法受到很大的干扰。有一次她趁丈夫不在家就拿起《转法轮》在学,她丈夫回家发现她在看书,不由分说,伸手把书抢走并撕破。她一边抢书一边说:“你不能撕书,你打我都行!”接下来对她就拳打脚踢,打的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她没哭,也不觉的痛,这都是慈悲的师尊给承受了。她拼命的把书抢回来,捧着撕破了的书伤心的哭了。尽管这样,她都没有生气,只是好言相劝,讲大法的美好,讲师父的慈悲。她丈夫由于受邪党多年的洗脑,这些根本就听不進去。尽管她丈夫这样干扰、阻止她学法炼功,她信师信法心不动,照常坚持集体学法,三件事照常做,特别是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世人做的很好、很多。家务事她一人承担,处处关心丈夫和儿子、儿媳,还有小孙女。到学法组给我们叙说她丈夫打人的经过,并给我们看她身上的伤势,真让人心疼。同修们切磋,叫她近距离对丈夫发正念,运用师尊赋予我们的神通,清除他背后共产邪灵的因素。现在她丈夫好多了,并对她说:“你是个好人,今后你的事(指学法炼功)我也不管了。”现在她丈夫也在用真相币了。

男同修C,四十多岁,对人总是乐呵呵的,尽管经常在外跑车,都坚持参加集体学法、证实法。他在外地跑车,走到哪真相讲到哪,资料发到哪。他做的项目很多,除了做好三件事外,还帮同修下载师父的讲法录音、炼功音乐、大法歌曲等。现在又用语音电话、发短信讲真相。为了他的安全,在学法组上,同修也经常提醒他要加强安全意识,多发正念。

甲组是由B、D、E三位女同修组成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救人小组。他们每天上午各自在家认真学一讲《转法轮》,再料理好家务;下午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汇合,到商场、广场、菜市场或城郊等地方讲真相救人,多则一天三退二十几人,少则也要退下八、九人。B同修心态纯、口才好,就承担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D同修心细,应变能力强,就在一旁观场、发正念;E同修负责给明真相的有缘人资料、护身符和神韵光盘等。她们不畏严寒酷暑,穿街走巷,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她们正念正行,持久而稳定的走在救人的路上。为了救人,她们经常到商家买一些不太急需要的日常用品。有一次,她们在一家鞋店劝退了该店老板,同修D却买回了一双紧脚的拖鞋,她说:“鞋子穿不得可以送人,救了一个生命值得。”

乙组是由我们学法小组协调人牵头组成的三人晚间讲真相救人小组。她最忙也最辛苦,除协调本组工作外,还经常组织城里同修下乡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并定期到农村一个学法点,带动农村同修做好三件事。尽管如此,她心中还是装着整体同修的共同提高。看到同修F(不是本学法小组的)白天在一家药店上班,救人的事做的少了,很着急。因为她曾是个修炼非常精進的同修,曾经上过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看守所多次,也被非法劳教过。为了让同修F跟上正法進程,她主动的和本组的另一位老年同修组成了这个晚间救人小组。她们晚上七点在F同修家集合,准时出发、同时行动,一人打真相电话,一人贴真相不干胶,另一人发资料、光碟等。她们紧密配合、相互关照,到广场、公园、闹市,在人流中穿梭自如,带着师尊给予的神通和法器与旧势力抢人。

我们学法小组还有几个年龄偏大的老年同修就在家学法、发正念、在亲朋好友和邻居间讲真相、送护身符和用真相币。他们能智慧的理智的在熟人间面对面讲真相和劝三退。当与人闲谈时,能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引到讲真相上来,讲述大法的美好、揭露邪党的邪恶本质及天灭中共的事实,达到救人的目地。

有一个同修六十多岁了,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她学法回家,進屋就看见她丈夫倒在地上,然后送医院就去世了。她第二周就到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了,而且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的行列了。不仅参加晚间救人小组,还主动配合其他同修外出讲真相、劝三退。平时她也独自到菜市场、商场等地与陌生人聊天讲真相救人。她只要坐上摩托车,就能把这个司机救了。

还有个做生意卖包的女同修,利用店铺买卖便利条件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送真相资料、神韵光盘等。她有时也抽空外出讲真相救人。有一次,她到一家店铺给三个售货员讲真相,刚发了份资料,就被其中一个不明真相的姑娘恶意诬告了,当即被公安人员绑架到国安。她毫无怕心,对着国安人员发出强大正念: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救人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有师父保护,谁也动不了我。并请师父加持,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很和善的向他们讲为什么要救人的真相……几个钟头后,她平平安安的回家了。

我们学法小组最大的特点是坚定不移的信师信法,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就直言提出来,对方都能很乐意的接受并改正。没有那种“不能被人说”、“一说就炸”的表现。如开始有的同修发正念时总是倒手,一经提出马上就改,反复纠正后,现在发正念时没有一个倒手的。对不能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我们就和同修一起学法,带动同修做好三件事。

我们有个同修零五年前是个出租司机,他驾驶的小车在当时为本地区证实大法出了不少力,精進的同修经常乘坐他的小车到偏远山区、乡镇发放真相资料和九评,写真相标语……后来被绑架,在看守所被邪党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他表现的很坚定,始终不配合邪恶,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及家人多方面的营救下闯出了黑窝,从那以后,他妻子就不准他开车了,重操旧业――裁缝,夫妻俩就在小区外街开了一家裁缝店,因为心性高、人缘好,生意很兴隆,也致使G同修不能坚持集体学法。为了不让G同修落下,我们把这个小学法点设在了他家。因小区大门口设了门卫,开始时大家有怕心,总有点胆胆突突的感觉。有一回上楼时,发现五楼一家妇女在开门观看,于是大伙就起了怕心,要另找地方学法,几乎要撤了。通过集体学法、切磋,提高了认识,跳出人的观念,去掉怕心,正念正行。我们这个小学法点依然稳定的在运作。就这样,G同修也带出来了,也能抽空参加集体学法了,并利用节日看望父母之际给乡亲们送真相资料、做救人的事了。

我们我们学法小组也有一个被旧势力拖走了的老年同修,他是个乡镇干部,修炼前肺结核病非常重,到医院住院花了一万多元钱没治好,什么灵丹妙药都无效。零五年巧遇我们这位协调人,于是就在他家由几个老年同修组成了学法炼功点。一个星期后,他的肺结核病状明显好转,也不用吃药了,身体恢复很快,慢慢的就红光满面了。零七年十二月他家住進了新房,学法小组就在A同修家,由于居住环境优越,常人心加重了,他就不太参加集体学法了。到零八年下半年他完全就不来集体学法了。一次,协调人和同修到他家里了解情况,他正跟几个人在家里打字牌。我们说明来意后,他说眼睛有病,看不清字,要去医院治眼病(因为他发现医疗卡里有几千元钱医疗费)。我们说修炼人哪有病,这是假相,应该向内找,多学法。我们的劝说他根本听不進去,还有点不耐烦。后来就执意去医院住院了。出院后又到长沙几次,结果最后一次从长沙回来就被旧势力拖走了。

针对这件事,我们学法小组切磋了一个下午,大家先学法,然后向内找,吸取教训,认识到必须要坚持集体学法,时刻想到自己是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不能被旧势力钻空子。现在我们两个小组的同修从内心深处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这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是我们互相提高、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是正法时期圆容大法的有效措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