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变化就是最好的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我从小体弱多病,特别是到了中年以后,全身都是病。八十年代气功开始流行时,我曾学过几个假气功、伪气功,整来弄去的仍是一身病,天天都头痛(不知什么原因),胆结石、慢性肾盂肾炎、脂肪肝、妇科病(医生还说有癌变可能)、高血脂、脑动脉血管硬化等,还有一些潜伏病没查出来。西医治疗经常吃药打针并多次住院,打针把手上的血管都扎坏了,最后输液不得不从脚上的血管输,吃下的药不计其数。有一次住院、所有的抗生素用遍,病情就是不见好转,医院为我做了药敏试验,结果都是抗药性的,只能靠注射激素控制病情,中药也吃了不少,药罐都煨坏几个。最后气功和求神拜佛一起上,收效甚微,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苦不堪言。后来又被查出患糖尿病和早期冠心病。

九八年我有幸進入法轮大法修炼。但并非是为了祛病健身,主要的原因是当我第一次阅读《转法轮》时,就被师父讲的“真、善、忍”的法理震撼,师父讲的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或看过的真理,正是我生命深处长期苦苦寻求和盼望的东西,我认为师父不是一般的人,师父要做的事是天下最好最正的事,除师父外没有一个人有能力做到,甚至连想象他们都想象不出来。我心生一念:我就学法轮功,我要将生命溶于法中。

看《转法轮》的第三天上班时,我突然间发现自己不戴老花镜就能看清放在办公桌上《某某晚报》上的小字了,就这样师父把我的老花镜摘掉了。从那一天起,我告别了戴了八年多的老花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受到人间真有神迹(第一次是在我十一岁那年,天目看到过与天一样高的许多穿着各种盔甲的武神,因受无神论的毒害,认为是幻觉。)从此,我如饥似渴的看大法经书,到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每天到炼功点炼功,师父在讲法录像中的表情、声音、语气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一想起师父的讲法内容时,师父讲法录像画面的神情就会在脑海中展现出来,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后,只要一想起师父的某一句话,师父的声音就象在耳边响起。

炼功还不到半月,一天中午,我躺在沙发上睡午觉,真切的感到有两个旋转的东西钻入我的身体,力量还很大,一个钻在小腹部位,一个钻在心口部位,我在睡梦状态中大笑起来,大声喊着:我有法轮了!我有法轮了!象说梦话一样喊着笑着回到现实中来。家人被我搞得莫名其妙,只有我心中明白,这是千真万确的在另外空间发生的事,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一个法轮是给我调整身体,一个是给我修炼用的,特别是在炼功叠扣小腹时或修炼中心性提高时,都会明显感到法轮在旋转。我庆幸师尊已在管我了。

学法中我明白了修炼是怎么回事,师父在《转法轮》中把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修炼,怎样修炼,常人为什么会得病,修炼人为什么没有病,特别是为什么要学好法和如何修心、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等等方面的法理深入浅出的、很全面、很透彻的告诉了我们。越看内涵越深,越看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遵照师父的教导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不断的放弃各种不好的思想和执著心,学法修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突出的表现是,我原来心思大多用在股市上,把挣钱的多少看作人生成功与否的一种标志 ,还打算退休后做炒股专业户。修炼初期,正遇股市低迷,很多股价都大幅回落,要马上离开股市,舍不得,心不甘,仍在股市上混,甚至到盲目买進,就想扳平,就想少亏点再离开股市,这种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的做法,不仅没扳回,反而亏得一塌糊涂。直至有一天师父借一个同事的嘴点化我说:你不是讲你不炒股了嘛,怎么还在看盘?师父把我敲醒了,我忍痛卖出了所有股票,把心收回来,在法上归正。那些股友碰到我后,劝我再回股市,说现在是牛市,赶快回来弥补亏损,我回答他们说:你们也赶快来学法轮功吧!真的太好了!现在,如果一边是一座金山 ,一边是一本《转法轮》摆在那里要我选择的话,我只会选《转法轮》。

明白法理后,我就一直这样重心性修炼,正念正行,身心发生着巨大变化,真有脱胎换骨的效果。师父在法中讲的修炼人修炼后所发生的变化我的身上都出现了。

修炼人在不同层次上会有师父为我们安排的消除病业时出现的状态,以什么心态对待这种状态,是很重要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所以,每当我的身体上出现消病业状态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没有事,一会就好了。”当然会有旧势力用“病”来捣乱,会有过“病业”关的考验等多种情况,我也不去分清是什么情况,也没有专门为这事发正念,因为我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就是抓紧时间做三件事,就是一心一意的做好每一天要做的事,忙来忙去,管你疼不疼,管你痒不痒,不去管它,不知不觉就好了,绝大多数是这样过来的。也有时间拖得长的,情况较严重的,那么一定是我的心性上有漏,就赶快向内找,及时归正。

我们单位全系统(省、市、县、区)几千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是一九九九年“七 二零”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二零零一年我因在街上散发真相资料,被国安绑架。这惊动了本单位、省、市公司的领导和职工,单位领导竭力向省、市610担保,让他们放我回家,但因我“不认错”,不配合邪恶,拒绝说出资料来源,被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我已退休一年多)。進劳教所不到三个月,劳教所的管教对我说:住在一起的人反映我起夜(小便)多,同时观察到我瘦了,问我有什么病?我说以前有过病,现在一样病都没有。他们让我到医院检查,我不去,他们就强制我到医院检查。检查的结论是:典型的糖尿病,要住院治疗。据此,劳教所给我办理了保外就医。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呵护。

被非法关押后我真的忘了我曾有糖尿病史。回来后,我向单位一个同事打听单位领导和同事对我被非法劳教有些什么反应,他说大家普遍认为法轮功就是个信仰嘛,就把人家送去劳教,某某(指我)真憨,说个不炼了,认个错就不必去受罪,等回家后照样炼不就行了。我当时向他解释说,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不能说假话。他说;现在的人有几个不说假话的?也有同事跟我说,大家在一起私下议论起法轮功时都说:“法轮功好不好,看看某某就知道了,你看人家的那种精神状态,上七楼连气都不喘,我们年轻人都追不上。”

一直以来,我们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几乎对法轮功没有说三道四的。我深深的体会到:其实,在邪恶对大法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之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切表现,言行举止都能起到讲真相的作用。我们单位的人几乎没有人对法轮功说三道四的。正如师父讲的,“中共邪党它不干什么它自己还少点事,特别是它一对大法弟子干什么坏事就成为它自己的丑事、败事,同时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单位每年一次的体检我从不参加,特殊病每年可增加几千元的医保费,我从没去办理,交十几元钱就可享受十多万元的大病保险我也没去投保,日常生活中衣食住行没有什么特别注意事项,我在讲真相时说我的病因炼法轮功就全好了,不用打针吃药、控制饮食,吃保健品,他们都说:“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也有一些有疑问的,认为我嘴上说炼了法轮功没病,不用吃药,可能偷偷在家吃药。就连我女婿都问我说:“妈,说你有糖尿病,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我见你饮料、甜食样样都敢吃,是不是医院诊断错了?”这种事很多。有一次老同学聚会,一个与我相处很好的行医多年的同学悄悄问我,“是不是开后门打的病情证明给劳教所?”就连她也不相信我曾患过严重糖尿病。有的亲戚还悄悄去问我丈夫(常人)我在家打不打针?吃不吃药?丈夫对我说,看来只有我能证明你的病是炼功炼好的。

二零零七年,我又一次被邪恶绑架,家里大量资料被抄。邪恶惊喜若狂,说我是近几年来查到的全市最大的资料点。抄家时,丈夫对国保大队的头讲我原来重病在身,我的生命是炼法轮功延长来的,已经延长了五年多了,所以他才允许我炼法轮功的。无论到哪里,他都可以作证我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如果认为他这个做法不对,他就收几件衣物和洗漱用具跟国保的走,把他也关起来。国保的头子说: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认为有病就在家炼就行了,不要扩大到社会上去,某师(指我)做的事扩大范围了。

当夜,我被送到看守所,从一开始我就在发正念:我要回家去,我还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我做的都是世界上最好最正的事,请师父加持,邪恶动不了我,一切师父说了算。在入所检查身体时,我请我身体所有的细胞配合我反映出“重病”。就这样,血糖相当高(这种指标要是常人早没命了),看守所拒收,国保大队头说我案情重大,执意要看守所收下我。好笑的是,最后居然来问我配不配合看守所的医生進看守所,我回答坚决:不配合。他们又向上一级请示,电话打来打去,商量怎样处置我。几个小时后,又把我送回当地派出所。国保头对我说:你病重了,考虑你的身体,让你家人接你回去办取保候审。

就这样我又能做我该做的事了。这一次证明了我曾有的严重的糖尿病史是真的,也向所有参与迫害我的司法人员证实了法轮功就是好。虽然我被非法判刑,监外执行,但一切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又一次更大范围的证实了法轮大法就是好!谁也抹黑不了。

宇宙在更新,大穹在重组。我们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与正法同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宇宙中最荣耀的生命。师尊为众生耗尽所有的一切,师尊为众生的付出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师尊把最好的一切给了弟子,给了众生。师尊的浩荡佛恩,我们无不感受到,但却无法报答,网上一位同修说:我们付出的只是一片树叶,而师父却给了我们一片森林。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抓紧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呢?特别象我,是师父是大法给我延续了生命,就是师父对我们的信任,师父只看我们的心,我们就要有一颗真修,实修的心,坚信师父和大法、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各位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