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河北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我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在一个大宫殿里,正面坐着一位蓝色卷卷头发的人,宫殿两边还站了好多的和尚。上面那位蓝卷卷头发的人拿起一个大本子,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和那些和尚一块上去。我看了看,我家一个人也没在,就说:“我不去”,蓝卷卷头发的人指着本子说:“上面有你的名字,你就上来。”于是我跟着那些和尚就上去了。

醒来后,我觉得这个梦很奇怪。

过了几天,我姐姐从外地回来了,早上我陪她去街上散步。走到一个操场上,看见有很多的人在那炼功,一问说炼的是法轮功。当时也没当回事。回家后姐姐说:“‘法轮功’是修佛的。”我当时心里一动:“我也要修佛。”第二天我就去了那个操场炼功。我记得那天正是一九九七年黄历的四月初八日。

我炼功不是为了祛病健身,我这个人从来就对病不太看重,虽然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可我从小就不爱好吃药。我修炼法轮佛法就想修炼得正果。

敬师敬法,大法显神奇

我修炼法轮功是十三年了,在这十三年里,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修炼一开始,我学第一遍《转法轮》时,我不懂敬法,有时就躺在床上看书。有一次,我看到书上写着:“学法不能躺着学”,我赶紧就坐起来学。第二天我到炼功点上和老学员说起这件事,老同修说:“你再好好看看,书上根本就没有这句话。”回家后我又从头一字一句的仔细的看这段法,确实没有这句话啊。这时我才明白,是师父点化我叫我敬师敬法。自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我学法时总是端端正正的坐好,手捧大法书学法。之后,我又请了师父的法像,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先给师父敬香,双手合十说:“师父辛苦了,谢谢师父!”

我每天晚上七点开始从家里起身去学法小组学法。有一次我看了看表,到七点还有一会儿,心想:用两千瓦的电炉子烧一壶水也就是六、七分钟的时间,烧完开水装到暖壶里再走还来得及。因为我的心里想着学法,把水壶插上电拿上书就走了,把烧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当两个小时后学完法回来,一進家门,一下子看见两千瓦的电炉子正烧的红红的,心里马上紧张起来,走到水壶边一看,壶里的水还在哗哗的开着,水量却和我灌進去的水一样多。我一下就哭了,赶紧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保护。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这两千瓦的电炉烧两个小时,后果会是怎样?通过这件事,我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

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一个分站的副站长。那时每天集体学法炼功,还到农村洪法教动,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提高的真快。

证实法、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可从北京刚到家,派出所就找上门来,進行骚扰,从那时起我就成了他们的“工作重点”。“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一开始,村委会的人叫我把大法书交出来,我不交。他们天天叫我写什么“三书”,我也不写。镇上给他们施加压力,他们没办法就把我从村委会开除了(那时我在村委会工作),他们说我是重点,还天天派人到我家看着我。不管她们谁来我都跟她们讲法轮功好,迫害大法修炼人是错误的,逐渐她们都明白了真相,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

那时我不懂的反迫害,就觉得这样一直被动的被他们监视着不对劲,以后他们一来我就严肃地跟他们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干扰我的正常生活,你们这是在犯法!”从那以后他们也就没再来找我了。

在这红色恐怖下、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日子里,有的人不敢炼了、有的在观望着。我没被吓倒,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用不同的方式证实着法。

我和几个同修经过切磋,晚上就出去贴真相资料。有的同修说晚上街上有警察巡逻,不让出去。就在当天晚上,师父就点化我:梦中我看到天上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大伞,再一看墙上还挂满了非常漂亮的毯子。醒来后我悟到我们大法学员有师父在保护着。第二天我就和另一同修去贴、去送真相资料。我们还去附近的村子发送真相资料。有时我孩子用摩托带着我晚上出去送真相资料。

那时我们地区还没有资料点,靠外地同修送,有时我们也去取。修炼后我的家人也认同大法好,支持我修炼,有时送来的资料是散的,全家人就帮我装订,再分到各片的负责人手中往下发放。

二零零二年某月下旬,有一同修被抓,把我说了出来,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配合邪恶,每天不停的发正念,外面的同修也发正念营救,一个月后我回到家,溶入正法洪流之中。

我的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二年某月下旬,外地同修给我送来一台小型激光复印机和需要制作的资料底稿,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的资料点就初步建立起来。第二年我们又换了一台功能更好的复印机,还买了一台一拖四的刻录机,和一台电脑。同修A负责上明慧网和下载资料,我负责复印、做《明慧周刊》和周报。后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锻炼得越来越成熟,能做《九评共产党》和大法书了。

我的家庭是一个大家庭,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需要我照顾;丈夫有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我伺候;还有儿孙们的日常生活得我管理,做饭和各种家务几乎都我一个人在做。我还要做供给几乎是半个县的好几百套资料,三件事哪一件都不能耽误。我悟到越是忙、越是累,越要精進,不能有一点的懈怠。我每天必须保证学一讲法、发正念,还要经常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所有这些不但样样不能耽误,还要做好,唯一的办法那就只有提高做事效率,再就是减少睡觉。

我每天只睡很少的觉,但我的精神却很好,虽然六十多岁的人了,我感觉像年轻人一样的精力充沛,多少年来都是这样。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我、加持我,也是大法威力的超常体现。

我还悟到,当我做好了的时候、做事符合法的标准的时候,什么事都会给我让路,一切都会与我配合得很好。我的所有机器和工具都是我的法器,我做资料时每次都先和机器沟通,无论做多少资料都非常的顺利。他们已经和我配合,走过了八个年头,到现在一直还在正常的运转着。

让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家的资料点是个大资料点,工作量相当的大。虽然我不怕苦不怕累,运作的也很好,也没出过任何问题,但我知道这不符合师父讲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法。于是我先帮本地同修建立了一个小家庭资料点,这个资料点专做《九评共产党》书;还建立了一个专做真相光盘的资料点。

接下来,我和同修A又帮其它地区的同修分别建立了几个家庭资料点。我的资料点负担减轻了,现在只负责部份《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的制作,和为同修印师父的新经文。

师父呵护我走过最后的路

几年来我和同修A配合的很好,A同修也做得很好。人人修炼都有难,都有他要修去的执着、要去的人心和要过的关和难。也就是说每个修炼人都有修之处。A同修因为家庭出了点事,他心情不好,执着的人心放不下,好长时间也过不去,结果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迫害离世。我很伤心,尤其是他做的那部份大法工作一下子没人做了。这使我既伤心又着急。好在我马上就静下心来学法并坚定正念。我想我不能被带动,我必须把两个人的工作一个人做下来,不能耽误做真相资料、不能耽误同修们看《明慧周刊》我得赶紧学会电脑。师父给我打开了智慧,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学会了上明慧网、下载资料和其它的电脑操作技术,一点也没有耽误资料制作与供应。

在这些年当中,我就做了这么一点事情。和精進的同修比起来我还有很多的不足,离大法与师父对修炼人要求的标准还差得很远。我要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到精進、“再精進”,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