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浅谈大陆在海外学员的怕和戒备心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由于怕心,我离开了大法弟子的主体,从大陆来到东南亚某国。这里有很多从大陆出来的同修,在这里状态各不相同,但看起来出国之前在国内的修炼状态都不怎么好。

总体上我的感觉是部份大陆来的同修怕心、戒备心重重,多数把主要心思和精力用到戒备、防范特务和自身安全上(本文只谈海外不涉及国内),把讲真相、证实大法放到次要位置。这正是中共邪党所乐见的,邪党巴不得我们整天都这样:互相不信任、互相排斥,不能专心做好三件事。仔细想想这些都是人心,都是私心,为私为己的私心。

这些执着心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场,而且这个场它还在不断的从有此类执着的同修身上吸取着能量,同时反过来又加强同修的执着。这个执着场还在干扰本地其他的同修,同时由于从大陆来的同修所带的各种负面复杂因素,也使本地证实大法的环境、形势变的复杂,在不知与无形中给当地大法弟子讲真相带来难度,造成一定范围内的局限。

旧势力也抓住我们的怕心、戒备心、相互不信任、排斥心,如意的在给我们演化着各种假相与進行各种干扰。如果说我们同修间真有中共特务那也是我们自己的这些执着招来的,我们的心不纯净我们的场也就不纯净,旧势力才有借口把特务这种败物安插到我们之中。

当我们在向世人讲真相的时候,由于我们自身携带着强烈的怕的、戒备的物质,也向听真相的人散发,而善的、正的能量场就会不强,那世人接收到的很可能就是一个混杂的信息,不能铲除人背后的邪恶,从而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又枉费了这个人得救的一次机会,这样看我们就是在帮邪恶的忙。

在这么多年的讲真相、证实大法中,邪恶给我们制造了很多麻烦和各种迫害形势,我们或多或少可能都吃过它的亏,从而会在思想中积存了一些对付它的经验和观念,也许在坎坷中我们只吸取了人的表面的教训,忽视了在法上吸取正面的教训。当我们一旦再遇到问题的时候,脑子可能一下就在人的经验与教训中搜索所谓正确的应对办法与方式,我想这也许正是我们人的思维方式,而这种思维方式恰恰是我们在修炼中不能提高的障碍。在这些的背后又隐隐的透着“私”,这个旧宇宙中的东西。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部份讲法:“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

我在此文中谈到的只是来自大陆的学员在此地表现的负面的东西,而更多的是正面的作用我在此没有提及。

以上交流,有不当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