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修炼之前,我在人生的旅途中越走越黑暗,我和所有的人一样经历了童年、少年、青年到现在的中年,然而与别人不同的是,我从来都没有感到快乐和幸福。从我记事起就惧怕冬天,每当到了冬天我的手、脚、脸、耳朵都要生冻疮。很小的时候就感觉人生很苦。即使在人中得到了人们认为的美好,我也从未开心过。从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的那天起,我的心从此就快乐,觉得人生更有意义、更充实——因为我走上了一条回归之路。

修炼之前沉痛的岁月

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前,除了冬天生冻疮外,还身患多种疑难杂症,神经性耳鸣、贫血、骨质增生、附件炎等等十多种慢性病。由于多种疾病的困扰,使我生不如死,贫血致使我的脸色发黄,浑身乏力、头晕,每月都要吃补血的“红桃K”中成药来维持;我颈椎和腰椎骨质增生致使我的身体不能长时间弯曲,以至我不能弯腰给孩子洗澡,不能编织毛衣,不能拖地,等等,凡需弯腰的家务活我都不能干;附件炎,每月妇女经期开始就右腹痛,随着病情的加重,痛的时间越来越长,一个月没几天不痛的,吃了很多的药,大瓶中药(1000毫升一瓶液体),每月背一袋子,吃药就缓解点, 不吃药就又痛;尤其是神经性的耳鸣,轰轰的耳鸣声,使我烦躁不安,无法睡觉,整天精神不振。由于疾病的折磨, 我三十多岁,看上去比四十岁的人都老,脸上长了一层黄黑斑。我到处寻找良医,西医看不好,中医也看不好,什么偏方也没有看好。多种疾病的折磨,我痛苦不堪!

不幸的是,我先生又患了肝癌,真是晴天霹雳!得了肝癌的人就等于是判了死刑了。我先生消沉极了,动不动就发脾气、发火。我强忍着心中的痛苦,硬撑着。陪着他到武汉协和医院住院医治,做介入疗法。然后找民间中医捡了很多的草药煎服。整个家里弥漫着浓浓的草药味。病痛的折磨,使他吃不香,睡不熟,身体沉重、闷痛,再加上药物的副作用,他面黄肌瘦,更加憔悴。整个家里充满了郁闷的气氛和药味的苦涩。这个不幸的家庭,也给我的父母、亲朋好友带来了无尽的痛苦。看着这样的家,我们感到人生无望,看太阳都是混沌的,天都是暗的。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别人告诉我们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之后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和我先生喜得大法。我先生所在的单位请了个退休的法轮功学员L作宣传墙报。我先生休病在家,由于郁闷经常去单位转转(我家离单位很近),他告诉我先生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然后借给他《转法轮》书看。经这个学员介绍,我和我先生到本地棉纺厂礼堂看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我们被师父讲的博大精深的大法法理给深深的吸引住了,当看完一讲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我的思想仍然沉醉在大法的美妙之中,整个世界观都变了,知道了人为什么会得病,人在社会生活中,争争斗斗或者做了坏事造成的业力而造成得病的,修炼后要想好病就要消业。然后老学员教我们炼功,老学员L还借给我们教功录像带回家照着炼。我们和学员们一起走出礼堂,回家的路上我们愉快的交流切磋。我抬头仰望星空好明亮啊!感觉世界都变了,变成全新的了。

回家后尽管很晚了,由于兴奋,我们毫无睡意,照着录像带继续学炼五套功法。更神奇的是,当天晚上我竟奇迹般的能睡着觉了,这激励着我每天勤学苦炼。凌晨四点起床,到炼功点炼功 。两个月后,脸上的黄黑斑全掉了,皮肤白里透红,不长的时间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当然祛病的过程是很痛苦的。记得刚修炼不久,就出现消业状态,发烧、流鼻涕,可是精神却很好,胃口也好,能吃能喝,就是想睡觉,这样持续五六天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我心里很坦然;还有一次消业时我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浑身无力,连举起手的力都没有,只是昏睡。第二天起床来,头脑清醒,精神一振,走路轻飘飘。因此,我更坚信大法,更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我先生当天晚上听完课,半信半疑的说这药还吃不吃呢?干脆这盒药吃完了再说。可是第二天他就拉肚子,拉的很厉害,什么都不能吃了,这药就停了,这一停就再也没吃过药了。这一拉就是一个星期,之后精神大振,轻松很多,吃的香,睡的沉。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给他清理身体。这种消业的情况,在修炼过程中,不断的出现多次。我们在修炼过程中,由开始的半信半疑,到越来越信,到最后的坚信,身体也经历由越来越轻松,到最后完全祛病的过程。我先生几个月后长胖了长白了,气色很好,精神比没生病之前都好。法轮大法拯救了他,他高兴的整天乐滋滋的,满脸的幸福,这是获得新生的喜悦,获得重生的幸福!半年后他就上班了 。

法轮大法的宗旨是“真、善、忍”,教人向善做好人,提高思想境界,从而达到身心的健康。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和我先生脱胎换骨, 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我们每天早上炼功,然后去上班,精力旺盛,精神道德升华,得到了单位及顾客的好评。我先生在农业发展银行工作,他负责粮食企业的贷款,他严格把好信贷关,绝不走后门,企业送红包他拒收(在中国走后门、收红包是普遍现象)。职工投票竞选行长,他的投票人数最多。

我们晚上参加集体学习《转法轮》,然后学员们谈修炼的体会,弘法的经验,我们在学法回家的路上也快乐的交谈着,大家在一起总是有谈不完的体会,快乐极了。

我们全家积极的弘扬大法,到处传播着“真、善、忍”法轮大法。我先生骑着摩托车和学员一起到几十里以外去弘法教功,我带着女儿去广场集体炼功弘法。我们全家怀着感恩之情,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大法师父 !我们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所有善良的人们。

法轮大法,拯救了我们的家。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幸福、和睦,使我们家充满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我们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总是为对方着想,互相关心对方,不象以前互相抱怨,我们遇到矛盾都找自己。大法给我们带来了健康、幸福,也给我们的亲朋好友带来了快乐。我们全家走亲访友,告诉亲朋好友法轮大法好,他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

其实,又何止我们一家呢?全国上下有多少人因修炼大法而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有多少人被判了死刑因修炼大法而获得新生?记得当时有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大法给上亿的人带来了幸福 。再加上人们口耳相传,法轮大法影响着整个中国。

“7.20”之后中共迫害 丈夫无法承受压力而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从天而降,以江恶为首的中共恶党集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進行疯狂的迫害。一时间,全国从上到下,电视、电台、报纸等等,所有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诽谤、栽赃、诬陷大法与大法师父,对大法学员進行抄家、绑架、判刑。明慧网每天都有报道,触目惊心。

我先生因修炼法轮功,中共公安局隔三差五的找他谈话,要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并以开除工作相要挟。九九年七二零那天上午八点钟左右,正是上班的时间,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把他叫住就在银行院子休闲的石桌石凳上对他進行讯问笔录,引来很多人围观,当时我看到我先生的脸“刷”的一下苍白,说话都不自在,我看到他很紧张、很害怕,而且把他当作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進行人格侮辱和嘲讽,说他是单位的领导又是有知识的人,还搞迷信。强制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否则开除工作。他的精神压力很大,他就是炼功才得以活命新生的,现在不准他炼,这不是叫他死吗?炼就开除工作,没有工作怎么生活呢?一家人怎么过呢?这不是明摆着把人往死里逼吗?

在中共邪党的红色恐怖及迫害下,他总是怕着,恐惧笼罩着他,他不能堂堂正正的修炼,不久就离开了人世。我的先生是被中共害死的,我亲眼目睹他死的过程。我悲愤,我痛哭,后来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下去,为了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的孩子,我要自己振作起来。我带着十二岁的女儿,艰难的熬着日子,我不仅欠债,工资也入不敷出,我们没钱买新衣,生活在最低水准,实在没办法时,我卖掉了家里的房子。

中共的迫害毁了我的家,杀害了我的丈夫,也几乎毁了我。面对中共的杀戮,面对中共对上亿法轮功学员迫害,我能无动于衷吗?

坚持长期讲清真相

为了千千万万个家,为了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所有的中国人,我要揭露中共的邪恶迫害,讲清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中国人信仰自由的天空。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坚持长期而又艰难的讲清真相历程。

我们制作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向民众散发。我每天拎着大包大包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到居民区挨家挨户的发送;我们制作“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等条幅和横幅或不干胶到处悬挂或粘贴,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向人们揭露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假案,向人们澄清着中共对法轮功蓄意制造的栽赃、诬陷、诽谤;向人们讲述着天赋人权,信仰自由,向人们传播着“真、善、忍”,救度众生。然而,我们所做的善的举动,却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中共邪恶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等一行六人,开着两辆警车闯到我上班的单位,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未说明任何理由,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了我(后来听说,是有人恶意举报我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并叫我打开我家的门,想要抄家,我不开门。他们这些警匪就把我羁押在公安局,然后强行撬开了我家门,抄了我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一张师父的法像,以及法轮功真相传单。他们说,这些证据就足以判你十年、八年的。

警察笔录问我真相传单谁给的,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威逼我的家人、亲戚对我進行轮番轰炸。公安局副局长和国保大队长命令将我送往看守所关押迫害。当时是非典期间,看守所不收,局长打电话给看守所施压,强制看守所非法关押我。

在看守所我绝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指导员恶警叫来一帮刑事犯对我强行灌食,四人摁住手脚,一人捏住鼻子和腮帮子,一人用螺丝刀撬开我的牙,用割了底的塑料瓶做漏斗,强行灌食,由于不能呼吸,几乎窒息,被迫咽下了一些的液体,灌食过后恶心、呕吐,嘴里吐出了很多的血。

监狱这个牢笼,黑暗、潮湿,不见天日,在高墙上面只有个小小的透气孔,还有一个小洞口是送牢饭的。与牢笼相连的有一个小院(大概五、六平米),有一个门通向小院,但是平时总是关着,只有下午四点钟打开一会儿,被关押的人到这个小院中放风,也就是透透气,用自来水冲澡 。大概五点多钟关门。小小的监号(大概十二平米左右),监号里关着我和另外两个人,一个杀人犯,一个偷盗犯,三个木板床竖着把整个监号排满了,墙角放个便桶,晚上点着一个昏暗的黄灯泡,五、六月的天,时冷时热,热的时候任凭蚊虫叮咬;白天只有高墙上的透气孔射進来点光亮。监号里有监控器,随时可以监视你的一举一动、甚至观看你洗澡。

看守所的所长背后操纵迫害,恶警参与迫害。他们叫监狱的男犯人,用手铐脚镣铐住了我的手脚,使我不能随意走动。监狱恶医指使同监号里的劳教犯秘密监视我的言行,并随时给她通风打报告,我在墙上背写师父的法,恶医多次惩罚我。我晚上炼功,他们从监控器里看到了,他们警告我不准炼功。

公安局的人说只要你写个“不炼功的保证”就放你回家。我不写,他们就强制家人写了所谓的“保证”,还要在公安局上班的一个亲戚S签字做担保(也就是联保、株连)。出来时看守所向家人要了一千元生活费,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吃饭,一直绝食。

特务盯梢

从看守所出来后,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不仅派特务秘密盯梢,监视我的行动,还强制我上班的单位派人对我進行多人联保,如果发现我進北京或者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制裁联保人和单位;强制我家人担保签字,保证看管我,不准我随便走动、讲真相、发传单。

这里要详细说一说中共特务是如何盯梢的。我从看守所出来后,经常看到有一个男子盯着我看,当我与人讲话时,他就凑过来侧耳听,我知道,我被便衣盯梢了;二零零三年八月的一天傍晚,我和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起散步,看到有一个男子盯着我们看,我们没有理会他,快步往前走,迅速的摆脱了他。第二天,公安局亲戚S对我家人说,我昨天晚上与谁谁在一起活动,他还说我们不能聚会,要注意点,说我是有专人看着呢。公安局的亲戚S是我的“联保责任人”,所以公安局叫他警告我,同时也警告他,如果我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做,公安局就要扣他的工资,或者开除他的工作。联保说白了就是株连。

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召开部门会议,主任传达上级的会议精神说:市政府会议通知哪个单位有法轮功上访,取消哪个单位评先進的资格;上级单位就取消下级单位全体员工工资晋级资格;政保科科长是法轮功学员的“联保责任人”,法轮功学员所在部门的主任是“联保责任人”。主任也亲自与我谈话说:你要出了什么事(就是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他和政保科长某某就要被扣工资或者受降职处罚。中共不断株连所有相关的人,而且还制造仇恨,让所有与法轮功学员有关人的利益与法轮功学员挂钩,明明是中共对世人迫害,中共却嫁祸于法轮功,这更说明中共的邪恶与阴毒。

在苦难中救人

在如此监视森严的环境下,我不仅没有一点做人的尊严,更没有做人的基本权利。我放下自我,全身心的救人。

不能在外面讲真相,我就在家上明慧网,下载真相资料、《明慧周刊》,然后打印传给其他同修。 同时刻录真相光盘。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买了电脑,可是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我就到网吧去学上网知识,然后自己练习打字。不久我就可以上明慧网,并且可以给明慧网发同修写的揭露邪恶的文章,发一些严正声明。我买了惠普HP的很小的打印机, 把同修写的揭露邪恶的文章打下了,在本地散发,对恶人起到了震慑作用。

当时我地真相资料很少,做资料的人不多,我内心发出强烈的愿望,要印制大量的真相资料,救度我市乡亲。于是我专程坐三小时的公汽到省城,买了台佳能ip4200连供喷墨打印机,和一箱墨水。连供就是墨水瓶在机器的外面,然后用管子连到墨盒上,上一次墨水可以打印一千多张,这样就可以打印出很多真相资料,而且还是彩色的,非常精美,对救人起了很好的作用。用电脑刻录光盘,一天也只能刻录一百片,不久我又专程去买了拖机,一拖七,就是一次可刻录七张光盘,这样就大大的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这些费用都是自费的。 由于我失业没有经济来源,后来购买耗材的费用都是同修捐的。

由于迫害形势的严峻,其它资料点被破坏,资料点的同修,纷纷的被绑架,被判刑,我地真相资料紧缺。2006年,我失业, 我就专职做资料了。用拖机刻录光盘一天可刻录三百至五百片,用连供打印,一天可以打印四千到五千张 A4 规格的纸。过年或者节假日忙的时候,刻录与打印同时進行,一直到深夜十二点是经常的事。

打印机我换了一台又一台,从 Canon ip4200到ip5300 、ip4680等等,一共用了五台打印机,而且多数是超常发挥作用的。用的耗材就更是不计其数。真相资料打印出来后,然后切割,再装订成册。刻录的光盘要贴上光盘面或者打印光盘面,然后装進双面袋或者自制(从明慧网上下的)袋里。

我特意买了电动车,用于运输真相资料、耗材等。我一大包一大包的资料送出去,然后一大箱一大箱的耗材运回来,当然这些行动只能在晚上或者中午别人午休的时候進行。刚开始是大量需要,我三天送一大袋资料,后来就是每个星期五送给单线联系的同修,满满一大袋做好了的真相资料、光盘、周刊。这些我都把它当作首要任务,从不懈怠,否则影响整体,影响救人。

后来随着修炼的成熟,明慧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做资料的同修也多起来了。我就转作编辑工作。我收集同修写的揭露邪恶的文章,编辑成本地真相册子,然后发给明慧网同修把关修改,我市资料点再从明慧网上下载打印,在本地散发,有力的抑制了邪恶。

我义务承担明慧网通讯记者,采访报道我市同修的一些迫害经过,及时发给明慧网。由于跟踪报道及时,并且适时的编辑到本地真相册子上,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恶人胆寒。我市二中教师W同修被公安局绑架, 我及时将他的迫害经过编辑成真相册子,在二中及他的居住区,和整个市区散发,再把迫害人及协助迫害的学校领导等人的电话上明慧网,海外同修配合打电话,对不明真相的人震慑很大。他们说两天之内,这么精美的真相册子都印出了,法轮功真了不起,法轮功是好人。使世人很快明白了真相。学校领导派人到公安局要人,说W同修是好人,不到一个星期同修就放出来。当然这一切都是与同修们的配合分不开的。

这么多年来,我凭着对法轮大法坚定的信念,在师尊浩荡佛恩呵护中,使我在修炼的路上,更加成熟了。但是,离法对我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今后我还要更加勇猛精進,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兑现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